魔教少主追妻路(夏晚池时水风)

魔教少主追妻路(夏晚池时水风)

导读:小编把魔教少主追妻路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夏晚池时水风,讲述了夏晚池是个名副其实的恋爱脑,哪怕只是轻轻一瞥她都可能和对面陌生男子脑补出一百万长文剧情,而就是这样渴望爱情的她,却偏偏遇到了魔教少主

小说介绍

小编把魔教少主追妻路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夏晚池时水风,讲述了夏晚池是个名副其实的恋爱脑,哪怕只是轻轻一瞥她都可能和对面陌生男子脑补出一百万长文剧情,而就是这样渴望爱情的她,却偏偏遇到了魔教少主时水风。

夏晚池时水风小说简介

其实夏晚池再怎么想谈恋爱也是能分清轻重的,毕竟她也是名门正派,自然不会想象和魔教中人苟合,但不知为何,这时水风却偏偏和她看对了眼,夏晚池就这样生平第一次有了人追…………

魔教少主追妻路全文阅读

春风和煦,已是春暖时节,一个背着背篓的姑娘脚步轻快地在林间,看着田间那一片碧绿,脸上尽是笑意。
今年的白菜长势喜人,夏晚池哼着歌,在地里收割白菜,看起来心情颇为愉快。
师父总说自己年纪大了,什么活儿都让她做,有时候她真觉得自己可怜,以前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一个姑娘,现在每天挑水洗衣做饭,活生生被逼成一个照顾孤寡老人的***。
忽然,头顶传来一声鹰啸,她抬起头,只见一只苍鹰独自在苍穹中振翅盘旋,威武雄劲,夏晚池并没有太在意,山中林密,别说苍鹰,就算猛虎恐怕也经常出没。
她突然察觉周围有些不太对劲,猛然转过头,看到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站在远处,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面目,可是他周身气息太过凌冽,穿着打扮并不是两仪门弟子的装束,他来后山做什么?
夏晚池紧了紧手上的匕首,刚想站起来,可他人已经不见踪影,好似她刚才看到的不过只是一个幻影,要不是头顶的苍鹰还没飞走,她一定会认为自己看花了眼。
有人走过来了,夏晚池暗自叹了一口气,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找麻烦,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仪门课业太少,让他们闲的。
她装作毫不知觉的模样,继续专心地收割地里的白菜,暗地里却在戒备着,提防他们会出手暗算,他们对此可是在行得很呢。
背后传来一声踢翻东西的声音,紧接着有人开口说话了,“哟,这是在做什么呢?”
夏晚池无奈地站了起来,转向身后,今天来了两个生面孔,看来前几次来找她麻烦的那个做得不够好,让古心婳不满意,今天换人了。
来者穿的都是两仪门中的宽袖白袍,一个身材瘦长,脸上棱角分明,一身的清硬之气。
另一个面皮白皙,剑眉细眼,脸上嘲弄之意十分明显,他身旁的背篓已经被踢翻,脚下的白菜也被他踩得稀烂。
夏晚池微微蹙眉,这可是她花了多少心思才种出来的白菜,是她和师父往后的存粮,这会儿却被人这般毫不怜惜的踩在了脚底下。
“两位师兄找我?”
慕容冲挑剔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打量了她一圈,二十五岁上下,挽了个乌黑的发髻,只斜插了一只牛角钗,长得是不错,尤其一双眼睛,目光如同秋水般明净,见之难忘,不过一身粗布麻衣,一副穷酸相。
“谁是你师兄,少攀关系。”
“那尊驾可否高抬贵脚,你踩到我东西了。”
“哦,是吗?”
慕容冲看了她一眼,果真抬起脚,下一刻,却朝着另一棵菜狠狠碾了下去,夏晚池嘴角动了两下,垂着眼睑蹲了下去,想要将背篓扶起来,谁知道慕容冲却一脚将它踢远了。
夏晚池深吸一口气,站直了身体,看向慕容冲,“尊驾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她刚转身想要走去捡背篓,只见人影一闪,慕容冲已经拦在自己面前,看来今天这事不能善了了。
“两位,我不记得我们见过面,更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你们,不知道两位这是什么意思?”
“听说你昨日把郝师妹给骂了,你还挺有能耐。”
她想了想,是有这么一回事,昨天郝云来找她麻烦,把她骂得狗血喷头,她不过顶了一句,怎么就变成她骂人了?
“两位是郝云的师兄?”
“你不用管我们是谁,既然骂了她,就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夏晚池朝着左右两边看了看,故意说道:“怎么没有见到郝云呢?”
“她不想见到你。”
夏晚池实在鄙夷他们这番说辞,却没有显露出任何不满,只是说道:“其实事后我想了很多,昨天的确是我不对,回去以后越想越觉得后悔,如是能见到郝云,我一定会亲自跟她道歉。”
慕容冲和庄净对视了一眼,这和他们设想的不一样呀,这姑娘都这般示弱了,他们两个大男人似乎没什么理由再为难她了。

魔教少主追妻路免费阅读

这姑娘跟古师姐和他们说的有些不一样,古师姐说她张狂霸道,目中无人,可现在看来,她身上似乎并没有这些毛病。
不过,既然古师姐让他们过来,总是不能让她失望,慕容冲冷哼一声,“你别以为你这么说这事就过去了,我告诉你,没这么容易。”
“这是郝云的意思吗?敢问尊驾,她怎么样才能原谅小女子呢?”
“你若是能跪下来磕头求饶,我们或许还能放你一马。”
这个要求可就过分了一点,且不说她只不过是还嘴,就算她真的骂了人,也用不到下跪认错这么严重吧。
“尊驾这样的要求未免过分了些。”
那个长相比较硬朗一些的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还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先打了便是,到时候还怕她不听话?”
说完,他竟拔出身上的配剑,看起来是准备要动手了,难不成古心婳已经不止想在口头上讨讨便宜,竟还想着要伤人了么?
夏晚池看向远处的一棵古木,此时此刻,古心婳应该等着准备欣赏自己的杰作吧,她朝着那边喊了一声,“古师姐,既然来了,就不必躲着藏着了,出来吧。”
听到她这么一说,庄净心中一惊,冷声喝道:“你在胡说什么。”
“难不成古师姐是这样敢做不敢当吗?”
古心婳冷哼一声,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古心婳一出现,那两个男人便走到她身后,脸上尽是谄媚之意,夏晚池见到他们这般讨好的模样,不禁嗤之以鼻,刚才对自己是那般盛气凌人,现在面对古心婳却是这样一副嘴脸,怪不得被人当枪使。
“我知道古师姐不喜欢我,找人寻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是我自认为没有得罪过师姐,师姐何至于这样跟我过不去呢?”
古心婳贝齿几乎没有咬碎,她整天缠住贝一师兄,还撺掇苏师姐骂自己,这会儿她竟还敢说没得罪自己。
“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叫我师姐。”
她刚好也不想认这么个便宜师姐,虽说古心婳是苏沅的师妹,自己已经尽量跟她友好相处了,可古心婳似乎不是这么想的,三天两头找麻烦,既然如此,她也用不着用热脸去贴人冷***了。
“你说的是,那便不叫师姐了。古小姐,你这样来势汹汹,还带了帮手过来,这是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见到你在这里,特意过来看看。”
古心婳比了个手势,她身后的那两个人立刻严阵以待,走上前将夏晚池围住,夏晚池笑意盈盈地看着古心婳,问道:“师姐,我可记得两仪门禁止私斗,难道我能有此荣幸,让几位为了我枉顾门规?”
“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怎么会违反门规,你的功夫乃是贝一师兄亲自指点,想来一定大有成就,我们不过来讨教高招,两仪门中可没有禁止同门之间相互切磋。”
古心婳一句话就把打斗说成同门间的过招,还带着两个大男人过来跟她过招,忒看得起她了。
以一对三,她一点没有胜算,夏晚池几乎想拔腿就跑,可三人已将她围住,完全切断了她的后路,逃是逃不掉了,下跪求饶未免太丢面子,况且古心婳还不一定会放过自己,丢脸之余还保不住命,这买卖不值当。
夏晚池看了看他们三个人,这三人都咄咄逼人,恐怕不好对付,可输人不能输阵,她暗暗运气,上前走了一步,甚至对着他们笑了笑,“几位一起过来跟我一个无名小辈讨教,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呢。”
夏晚池语气中的揶揄让古心婳脸上微赧,他们当然不是过来跟她讨教,他们是过来教训她的。
她早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一直没能下定决心,不过听闻延陵师兄将自己独创的剑法教给夏晚池,她觉得自己该出手了。
“这是自然,连延陵师兄都对你刮目相待,我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看来又是因为延陵贝一的原因,这才让她遭受这无妄之灾,夏晚池笑了笑,不是说延陵贝一清心寡欲,一心向道,怎么会惹下这笔风流债?
她实在想不明白,就算古心婳喜欢延陵贝一,她不是应该想办法攻克他吗?她来找自己麻烦算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魔教少主追妻路小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