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它是奶糖味的(沈司岚穗杏)

暗恋它是奶糖味的(沈司岚穗杏)

导读:沈司岚穗杏小说《暗恋它是奶糖味的》特别推荐,暗恋它是奶糖味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穗杏偷偷暗恋着沈司岚,就像袁湘琴喜欢江直树,他笑一笑,她的天空就变成了粉红色,直到她暗恋成真那天,沈司岚垂眸望着她。

小说介绍

沈司岚穗杏小说《暗恋它是奶糖味的》特别推荐,暗恋它是奶糖味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穗杏偷偷暗恋着沈司岚,就像袁湘琴喜欢江直树,他笑一笑,她的天空就变成了粉红色,直到她暗恋成真那天,沈司岚垂眸望着她,瞳孔如月色般清淡沉静:“学妹,说起暗恋,我的时间比你长。”

沈司岚穗杏小说简介

计院来了个小学妹,鹿眼,狗狗脸,说话声儿夹着甜
万年单身的工科直男们的父爱开始泛滥
只可惜穗学妹运气不好,偏偏被分配到高岭之花带的那个班
-
关于这位沈姓司岚,其中某段关于他的情感文案在校内流传度颇广
「人人都知道清大高岭之花沈司岚矜贵冷漠,对女人从来不屑一顾,
直到某天,众人看到他打着给挂科的学妹单独辅导的幌子,将学妹摁在墙上亲」
后来这段文案传到了沈司岚手里
“呵。”当事人先是不屑。
接着将文案压至掌心,眉眼冷淡,沉声讥嘲,一言戳破了这段玛丽苏文案的不现实之处:“奖学金比她命还重要,她肯为了我挂科?”

暗恋它是奶糖味的全文阅读

“你还是在家等我吧,我尽快。”杭嘉澍说。
看来是没找着司机。
穗杏转了转眼珠子,说:“没关系的,我过去找你吧。”
可能实在是忙,杭嘉澍没法只能口头嘱咐她两句,妥协让她自己过来。
“嗯,我知道了,”穗杏说,“但是哥哥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有些事如果真的会发生,不是光靠嘴巴说就能避免的。”
“……”
“如果我过了很久还没到,你不要犹豫,赶紧报警。”
“……”
“不要告诉爸爸妈妈,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
“我书桌下还藏了很多零食,到时候你记得帮我吃了。”
杭嘉澍打断她:“谁要吃你剩下的东西。在家等着,我找人去接你。”
穗杏很犹豫:“这样麻烦别人不好吧,我一个人真的可以。”
“你个小东西可以个屁。”
杭嘉澍挂断电话。
今天周末,在加班的人不多,杭嘉澍正打算闯进休息室强行打断沈司岚的桃花,没想到这人却自己出来了。
“你跟你同学聊完了?”杭嘉澍问。
沈司岚冷脸:“没有。”
“还没有?你们到底聊什么,是正事吗?”
“下学期要不要留任参加竞选的事。”
杭嘉澍皱眉:“那不就留或者不留两种选择吗?至于聊这么久。”
沈司岚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耳朵,淡声:“不是聊,我是听了这么久。”
杭嘉澍意有所指,“那你这同学挺能说的。本来我还想找你帮个忙,现在看来如果真找了你,估计你同学得怪罪我。”
“我帮。”
杭嘉澍以为自己听错了。
平常叫他帮个忙跟请祖宗似的,今天这么干脆,连他让他帮什么忙都不知道就直接答应了。
杭嘉澍警惕性很高,“你知道我让你帮我什么忙吗?”
沈司岚这才顺着他的话漫不经心的问:“什么忙?”
“帮我去我家接我妹妹过来,我答应她今天要带她去吃自助烧烤。”
杭嘉澍从兜里掏出车钥匙丢给他。
哦,原来是要带小博美要去吃肉肉。
沈司岚接过,手指边把玩着车钥匙,边慢吞吞的说:“学长,既然我替你当了司机。自助是不是该算上我的份?”
他就知道这逼没那么热心。
“我说沈少爷,拜托你做个人吧,”杭嘉澍冷笑,“你要想吃自助就自己开个店,一天二十四小时随便你吃,何苦委屈自己跟我们掐着饭点去吃?”
沈司岚少爷做派十足不屑的嗤了声。
临走前他用下巴指了指休息室,“那个交给你打发了。”
杭嘉澍最后说:“如果我妹非吵着坐副驾驶,你别答应。她话特别多,会影响你开车。”
沈司岚用后脑勺回答他:“昂。”
人走了没多久,杭嘉澍发觉休息室里一直没动静。
他礼貌敲了敲门后才推门***。
正等着沈司岚回来的年轻女人一身长裙配开衫,黑发被挽成松垮垮的鱼骨辫垂在肩上。
杭嘉澍认出来,那是汪育妃。
他们院系红榜张贴出的优秀大学生代表,也是这届的团会骨干。
汪育妃见来的不是沈司岚,语气略有些失落:“杭学长?沈司岚他还没回来吗?”
杭嘉澍替人转达:“他有事先走了。”
汪育妃垂下眼,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话:“可是,我刚刚约他晚上一起吃饭啊。”
杭嘉澍了然。
难怪这少爷要微服出巡跟他去吃自助烧烤呢。
“那你要不要先回学校?”
汪育妃想了想问:“如果我在这里等沈司岚回来的话,应该不会打扰到杭学长你们的工作吧?”
杭嘉澍愣了下,随即笑眯眯地说:“怎么会呢,你自便。”
离开休息室后,杭嘉澍懒洋洋的松了松肩膀,笑得像个满肚子坏水的老狐狸。
-
电视里正在播放综艺节目,穗杏扶着下巴盯着电视屏幕,却怎么也看不***。
第一次看电视也会看走神。
她不经意的看了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最后还是拿起,点开了几分钟前她和杭嘉澍的聊天记录。
【我让沈司岚来接你】
【他在路上了,我把他手机号给你,等不及的话就打电话问他到哪儿了】
之后是一串数字。
穗杏直勾勾盯着,要把每一个阿拉伯数字盯出洞来。
她深吸两口气,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
没几秒,对面接通了。
“喂?”
简短的开场白。
穗杏心如擂鼓,佯装平静:“我是穗杏。”
“嗯,什么事,”男人顿了顿,说,“我大概还有十几分钟到。”
“没事,就是想问你还有多久到。”
“那挂了。”
“哦,好,拜拜。”
通话结束,穗杏看了眼时间,连二十秒都不到。
可她已经没时间去失落这个,扔下手机跑到全身镜前左看右看。
她今天扎了个丸子头,发箍上还坠了个镶了水钻的小草莓。
她还穿了条奶黄色的棉裙,***上印着大片的小雏菊,这是她觉得自己的衣服里,最不幼稚的,最漂亮的。
去商场买这条裙子的时候,就连爸爸都说,穗穗穿这条裙子看着像个大姑娘了。
按理来说,她今天是百分之百会穿这条裙子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捏着裙子,又跑回房间,换上了一套比较简单的帽衫裤子。
穗杏从来没这么纠结过。
太普通了,她又不高兴,可穿了那条裙子,她又有点点害怕。
她不想被任何人,包括那个人看出来,她打扮了。
如果他不在意,她会沮丧,如果他在意,她会害羞。
会藏不住这份心情。
会被看出来。
就在她想要不要豁出去换回那条裙子时,手机响了。
沈司岚已经把车子开到了楼下。
穗杏没时间了,只好最后抓紧时间又用梳子梳了梳她的头帘,慌忙忙出门下楼。
下楼的时候,她盯着电梯上不断变小的数字。
心跳却和电梯的递增趋势呈反比,穗杏揪着手指,盯着电梯四周,反射出的自己的模糊身影。
果不其然,她后悔换了衣服。
但如果她穿着是那条小雏菊,可能这时候也会后悔,太招摇了,显得她特别,特别,特别的期待看到他。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穗杏的心思全在等会儿走到车子边,该怎么和主驾驶上的男人开口打招呼。
却没料到他就站在电梯门口。
沈司岚单手抄着裤兜,正低头看着手机,见电梯门开了,抬眼往里瞥了眼,正好对上她的眼睛。
他闲闲说:“挺快的,本来想上楼接你。”
穗杏不知该怎么接话。
“上车吧。”
怎么办,还没有习惯两个人单独在路上走。
穗杏只好埋头,跟在他身后。
幸而沈司岚没说什么,这一路上也没开口。
走到车子边时,穗杏看了眼副驾驶的车门,最后还是选择坐在后座。
杭嘉澍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沈司岚挑了挑眉,坐上主驾驶,发动车子驶离小区。
车子里的气氛实在太沉闷了。
以往坐车,爸爸和杭嘉澍都习惯将车载音乐打开,可现在开车的是沈司岚,他显然没有听音乐的兴趣。
男人透过右上角的后视镜往后看。
她就安安静静的端坐在后座,垂着眼皮,双目无焦,是典型的在发呆的状态。
也没有像杭嘉澍说得那样,话特别多,会吵到他开车。
沈司岚突然出声,“不是你哥来接你,你不高兴?”
穗杏回过神,拨浪鼓般的摇头:“没有没有。”
她生怕他误会,又赶紧说了句谢谢。
“该说谢谢的是我,”沈司岚瞥了眼车窗,“想喝奶茶吗?”
穗杏不明白沈司岚的前一句是什么意思,但后面那句她听懂了。
她小声问:“你请我喝吗?”
“嗯,我看到奶茶店了。”
他靠边停车,穗杏本来也想下车,结果沈司岚只是问她想喝什么,直接关上车门走了。
穗杏又缩回了座位上,有点失望。
本来想和他一起排队买奶茶的。
十几分钟后,沈司岚提着奶茶回来了。
他坐上车,也没把奶茶给她。
穗杏双手捏着主驾驶的椅背,探出身子来:“不是说请我喝奶茶吗?”
“想喝?”沈司岚侧头问她。
这不本来就是给她买的吗?难道她说不想他就不给她喝了?
“想啊。”
他打了个响指,指着空荡荡的副驾驶,“坐前面来喝。”
穗杏乖乖道:哦。”
她下车,又坐上了副驾驶。沈司岚把奶茶给了她。
她选的是双层海盐味奶盖奶茶,穗杏很喜欢吃上面那层软绵又带着咸味的奶盖,直接撕开了封条打算吃一口。
沈司岚指着吸管:“用吸管喝。”
穗杏说:“我不用吸管的。”
男人语气平静:“不用吸管的话,嘴上的唇膏会被吃掉。”
她的脸瞬间就红了,一言不发,插上了吸管。
如果沈司岚问她为什么今天擦了唇膏,她一定会羞愤得当场死亡。
不过还好,他没有问。
她也不用死了。
穗杏低头喝着奶茶,还没从自己的丰富的心理活动中回过神来。
“好喝吗?”
“好喝。”
“我的谢礼给你了,你的谢礼呢?”
“啊?”
“谢谢我开车过来接你的谢礼。”
穗杏这个谢礼怎么也应该去问杭嘉澍要才对吧。
不过他问她要,她也肯定会给的。
“你想要什么谢礼?”
沈司岚手搭着方向盘敲了两下,“晚上请我吃个饭吧。”
穗杏当然愿意,但是她还是老实交待:“今天晚上吗?今天晚上是我哥哥请客,得去和他说才行。”
“妹妹,”沈司岚歪着头看她,慢悠悠的拖长着腔调,清冷的嗓音也被拖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散漫赖皮,“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

暗恋它是奶糖味的免费阅读

没见过世面的穗杏哪见过这种阵仗。
她低着头,讷讷说:“嗯。”
得到答复,沈司岚轻笑一声,收回目光,推下手刹,偏过头盯着车外后视镜,转动方向盘继续开车。
男人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干净修长,轻快而缓慢的轻轻敲打着有规律的节奏。
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可穗杏还是从他的手指中窥见,他心情不错。
穗杏也跟着开心起来,有什么情绪喜滋滋的从她心间冒出泡泡。
之后虽然没有没有再交流,可穗杏还是将这份好心情持续到了目的地。
直到她跟着沈司岚上楼回到工作室。
穗杏第一反应就是找杭嘉澍。
“哥哥。”
杭嘉澍正在打电话,见她来了只是点点头,用眼神示意知道了。
几分钟后,杭嘉澍揉捏着眉心挂掉了电话。
“如果我把甲方给打了,应该不会对工作室有什么影响吧。”
他说这话时脸上没什么笑意,也没带着一贯的吊儿郎当。
这话一出,都知道他刚刚在跟谁打电话了。
“不会,换个老板而已。”沈司岚语气平静。
杭嘉澍当做没听到,对一旁乖乖等他的穗杏说:“我收拾下东西就出发,”然后才朝沈司岚伸出手,“车钥匙还我。”
沈司岚没动作。
“待会我来开车吧。”
杭嘉澍没听懂,“你什么时候干起代驾的?太屈尊了吧。”
“难得有人请客吃自助,我屈尊开个车,”沈司岚声音平静,却仍掩不了他语气中的狂妄和无耻,“应该的。”
杭嘉澍满脸问号:“你活在梦里吧,我什么时候说要请你吃自助了?”
刚问出口就发现了旁边因为心虚而缩了缩肩膀企图降低存在感的穗杏。
明白了。
他这边出了个小叛徒。
杭嘉澍阴阳怪气的冷笑,“有人这招借花献佛用的真是妙啊,是吧穗杏同志?”
穗杏小声强辩:“做人要大气。”
“你跟我讲大气?我买零食在家里放着,你自己喜欢吃的几天吃个精光,不喜欢吃的就通通丢给我让我替你解决,每回我洗衣服的时候你就拿着你那些脏衣服过来跟我说顺便,我让你替我洗个袜子你脸都皱成咸菜干。来来来,你跟我说,大气这两个字你会写么你就敢教育我?”
沈司岚在旁听着,眼底促狭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穗杏尴尬得抬不起头,但嘴上仍不愿认输。
“我比你小,你照顾我是应该的。”
杭嘉澍气笑:“行,从明天开始我叫你姐,换你照顾我,你看怎么样?”
“那你叫吧。”
“?”
穗杏虽然有点怕,但还是很嚣张的继续说:“哥哥你怎么还不叫?”
“……”
深吸两口气,杭嘉澍沉声:“你不要以为在外面我就不敢打你。”
穗杏嘴上占够便宜,闭嘴了。
杭嘉澍瞥她,冷哼一声偏过头,接着对沈司岚发难:“沈司岚,行啊。还跟我玩曲线救国呢?不过你还是先应付好休息室那位吧。”
沈司岚闻言皱眉:“她还没走?”
“没走呢,非要等你回来,”杭嘉澍不怀好意的拖长了声音说,“你要是不回来,我估计她能一直等下去。”
穗杏不明所以,休息室里那位是哪位?
她想起之前在电话里听杭嘉澍说起过有人来找沈司岚。
可能是听到门外的动静,休息室里的人出来了。
汪育妃总算把人给等回来了,语气欣喜:“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这语气就跟在家独守空闺的妻子终于等回了在外浪够了的丈夫似的。
而沈司岚俨然就是那个混蛋丈夫。
“你怎么还没走?”
汪育妃:“我等你一起吃晚饭。”
沈司岚用下巴指了指旁边没出声的穗杏,“我有约了。”
汪育妃这才将视线转到穗杏身上。
“这是?”
杭嘉澍:“我妹妹。穗穗,叫姐姐。”
穗杏抿唇,叫了声姐姐。
“穗穗是吧?你长得好可爱啊,”汪育妃又看了眼杭嘉澍,“你们兄妹长得不太像啊,我都没看出来。”
她没生气。
为什么,难道她看上去就这么没有威胁性吗?
穗杏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说话。
杭嘉澍笑了笑,算是对她这句调侃的回应。
刚刚吵闹的工作室瞬间陷入了寂静。
汪育妃勉强露出笑容,轻声对沈司岚说:“既然你要带杭学长的妹妹去吃饭,那我们就改天?”
沈司岚没说话,无声的提醒她离开,他此时目光渐沉,显然已经是耐心告罄。
汪育妃掩下情绪,道了个别后转身离开。
“走吧,”杭嘉澍说,“去吃自助。”
沈司岚先下去开车,穗杏拉住杭嘉澍,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杭嘉澍弯下腰,揉了揉她的头:“怎么?被人说跟我不像难过了?”
穗杏小声询问:“我们真的长得不像吗?”
杭嘉澍看着她圆圆的眼睛,笑着说:“还真不像。”
穗杏突然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说:“还好不像。”
杭嘉澍:“?”
穗杏继续说:“如果像的话,我怕我跟你一样,二十三岁了还找不到对象。”
“……”杭嘉澍嘴角抽搐,紧接着呵了声,坏笑道,“小东西你知道么?如果你跟我长得像,或许只用单身到二十三岁。可惜了,你跟我长得不像,以后变成老姑娘了都没人要。”
穗杏:“不会的!”
杭嘉澍装腔作势的摊手:“拭目以待咯。”
-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他们吃自助餐的兴致。
晚餐饭点的自助餐厅是最热闹的。
餐厅里灯光明亮,人声嘈杂,还伴随着烤肉滋滋往外的冒油声。
穗杏一直没忘记刚刚在工作室看到的那个姐姐。
她端着盘子本来在挑肉,挑着挑着就挤到了杭嘉澍旁边,像块牛皮糖似的粘着他,他夹什么她就夹什么。
杭嘉澍扬起手里的夹子划了个范围:“我负责挑这边的,你去对面挑去。”
穗杏只***着头皮,迂回委婉的问出了口:“你们怎么没叫刚刚那个姐姐过来一起吃啊?”
“我跟那个姐姐又不熟。”杭嘉澍漫不经心说。
穗杏顺着他的话又问:“那沈司岚哥哥跟她很熟吗?”
“熟啊,他们是同班同学,又一起在学团分会工作,当然熟了。”
穗杏哦了声,说:“我去对面拿东西了。”
她心里想着事,连自己最喜欢吃的炸鸡块都忘了夹,浑浑噩噩端着盘子走回座位。
沈司岚看了眼她盘子里的东西。
“喜欢吃蛤蜊?”
穗杏这才发现她竟然夹了一盘子蛤蜊。
她不喜欢吃这个,肉很韧,而且就算是吃熟的也觉得有股腥味。
“不小心拿错了。”
可是拿了的又不能再放回去,她干脆说:“没关系,给哥哥吃。”
沈司岚勾了下嘴角,“真是好妹妹。”
穗杏听出他在埋汰她。
杭嘉澍也并没有因为穗杏特意为他夹了一盘子蛤蜊而感到开心,或是觉得有个妹妹真好。
“再拿错你这辈子都别指望我会带你来吃自助了。”
穗杏理亏,夹了块刚烤好的肥牛卷,蘸上酱料,又裹上生菜递给哥哥,用作示好。
杭嘉澍冷哼,但还是接受了妹妹的伺候。
吃了没几分钟,杭嘉澍又来电话了。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交给了沈司岚。
沈司岚皱眉:“干什么?”
“王总的,替我接,随你怎么说,”杭嘉澍说,“实在是懒得伺候了。”
沈司岚替他接了电话。
也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什么,沈司岚先开始还听得好好地,到最后来了句:“就这种简单的要求?”
杭嘉澍无语:“你他妈别吹牛逼了行吗?还简单呢。”
沈司岚睨他一眼,接着慢条斯理的对电话里的人说:“想要实现这种网页端功能很简单,我建议王总你现在就启程到中东去找神灯,擦三下就能替你完成任何想法,而且还能节省下不少预算和时间成本。”
杭嘉澍:“……”
通话结束,沈司岚将手机扔还给了杭嘉澍。
“王总那边怎么说?”
“他让我把具体地址和那个叫神灯的联系方式发给他。”
杭嘉澍觉得荒唐:“然后呢?”
沈司岚慢吞吞说:“然后就交给你了。”
“我他妈去哪儿找神灯?去童话书里找?”
“或者你可以送他一本童话书。”
等王总知道神灯到底是什么,这单项目算是彻底黄了。
不过杭嘉澍也懒得再应付这种钱包跟事儿逼程度成反比的甲方。
这事儿解决了,杭嘉澍又想起另一件:“那个汪学妹,你真的没兴趣?”
正在专心吃肉的穗杏脑袋上的天线突然就伸直了。
沈司岚一听这名字就皱眉:“提她干什么?”
“提一句怎么了,她不挺好的吗?长得不错成绩也好,工作能力也没话说。对你又专情,你如果没有喜欢的人,或许可以考虑给她个机会,跟她谈谈看看?”
穗杏咬着筷子不说话,耳朵竖得老高,一个字也不想错过。
沈司岚并不领情,语气冰冷:“你既然觉得她不错,那你去跟她谈吧。”
杭嘉澍不以为然:“我?追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对你的桃花没兴趣。”
“呵。”
“你要真不喜欢她,直接拒绝了不就行了,吊着人算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沈司岚反问。
杭嘉澍有些没想到:“你已经拒绝过了?”
沈司岚像是被戳到了烦躁的点,眼眸里渐渐失了温度,低着嗓音,语气不耐:“不知道她这么做有什么意思。”
他一贯对这种事没有什么耐心,喜欢干净利落的处事方式。
穗杏啊呜吃了一大口肉。
“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他话锋一转,“但这顿还是你来请。”
沈司岚觉得好笑,“杭总真是勤俭持家。”
杭嘉澍眨眨眼,顺着他的话叹气,“现在赚钱难啊,没看我还养着个绞肉机呢。”
然后指着穗杏。
穗杏此时正在吃肉,双颊鼓得肿肿的,见对面的两个人看了过来,腮帮子动作的频率越来越慢,从咔嚓咔嚓的小松鼠变成了牙口不好的老太太。
“……”
杭嘉澍啧啧称奇:“我来采访一下,请问我在家是没给你饭吃吗?”
穗杏艰难的咽下嘴里的肉。
然后十分嫌弃的皱起眉:“就你做的那也叫饭?”
她听见有人笑了。
杭嘉澍也听见了,转头瞪那人,“你笑个屁,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有本事下个厨,我看你能做出什么满汉全席来。”
沈司岚勾着唇角,神色似笑非笑,拖着尾音说:“你妹妹嫌弃你做饭难吃,关我什么事?”
杭嘉澍斜他一眼,一副你懂个屁的样子看着他:“换你来养你就知道她有多难养了。”
“行啊,”沈司岚闲闲说,“要不我养养看?”
“你不要太自信了,”杭嘉澍冷笑,随即转头看向穗杏,“也不问我们家饭桶答不答应,我们家饭桶认米,只吃自家的饭,是不?”
穗杏:“……”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暗恋它是奶糖味的 完结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