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小厨娘(薛盈李维)

汴京小厨娘(薛盈李维)

导读:火爆小说《汴京小厨娘》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薛盈李维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汴京小厨娘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汴京小厨娘》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薛盈李维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汴京小厨娘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鲜鲫银丝脍,香芹碧涧羹。
炊羊下盐豉,煮蟹酿香橙。
作为汴京城身价不菲的厨娘,薛盈的生活还是相当滋润的,直到她受雇于翰林学士李维。

汴京小厨娘全文阅读

店内的客人看到这种情形,有的早就趁乱躲了出去,也有人路见不平,上前跟闹事的人理论,很显然,今早的生意是没得做了。
那中年男子见店里没什么人了,低声对薛盈道:“薛娘子,我劝你识相一些,趁早从了范大郎。你眼光再高有什么用?不过是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孤女罢了。这整条街的酒楼都要看范大郎的脸色行事,你若得罪了他,这家店也休想再开下去。”
薛盈这才明白他们闹事的由头,怒气抑制不住地涌上来。
那一厢李维和刘景年和往常一样起早上早朝,刘景年照例要来薛家瓠羹店买白肉胡饼,却见店门口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不由皱起了眉头。
没过多久,刘景年看见薛盈从店里冲了出来,拦住正打算撤退的闹事者喝道:“先别走,当着街坊邻里的面,我们把事情说清楚。”
闹事者不耐烦地甩开胳膊要走,却被一旁的沈瑶紧紧抓住,她跟随薛盈学厨艺这几年,日日端锅颠勺,也颇有些力气。
“心虚了?”薛盈冷笑道:“你把我店里桌椅碗筷砸了,想走没那么容易!”
薛盈索性提高了声音道:“诸位给评评理,太和楼的范大郎想娶我做续弦。我的心思都在这家瓠羹店上,何况他如今四十多岁了,和我年纪相差太大,所以没同意。结亲本是你情我愿的事,谁知范大郎被拒绝后恼羞成怒,竟找了几个街头混混故意来我店里捣乱。太和楼是京城七十二家正店之一,他范大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欺负一介孤女,这种做派,我还真瞧不上。”
薛盈这一番话有理有据,看热闹的街坊都很同情她,当下便有人议论道:“范大郎太过分了,平时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没想到私下里这么不堪。”“他这样的,一看就不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平日里无法无天的事肯定没少干。”
闹事者没料到薛盈的脸皮这么厚,竟然公开宣讲她与范大郎之间的私事,一时无话反驳,只得冲着她吼道:“你胡说!”
薛盈随即怼回去:“谁胡说自己心里有数,街坊邻里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今天把话说在这里,爹爹临终嘱咐我好好经营这家瓠羹店,我就是拼了命也会把店维持下去。我不会惹事,但也决不怕事。若范大郎还想找人来闹,我们就去见官好了。”
士农工商,商排在最后,汴京城一众商户虽饶有资财,却最怕见官,他们没料到薛盈竟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闹事者不由暗地埋怨起范大郎来了: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这么一个母夜叉!
刘景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这位薛娘子别看年纪轻轻,平时一副笑模样,关键时候却一点不含糊,当真有大将之风。
刘景年起了要管闲事的心思,低声对李维道:“子京,你是汴京的父母官,有人在坊间闹事,似乎不能不管啊。”
李维皱了皱眉,低声吩咐了侍从几句,没过多久,厢吏便领着人来了。
薛盈眼睛一亮,忙上前陈词,沈瑶与众街坊也帮着分说,厢吏很快弄清了事由,又见那些闹事者神色仓皇,言辞闪烁,心中早有了成见,很快将他们绑住领去衙门严加询问。
薛盈见李维和刘景年官身打扮,知道是他们的功劳,忙上前道:“多谢二位客官主持公道,不知二位怎么称呼?”
刘景年笑笑道:“在下刘景年,表字平甫。不过随手之劳,娘子无需介意。”
李维淡淡的一言不发。薛盈却知道,这回官府肯出头,大半还是他的功劳,便上前施了一礼道:“阁下不愿透漏姓名,我亦不好多问,不过礼数缺不得,这次真要谢谢阁下,日后必当回报。”
李维淡淡道:“娘子客气了,有人在坊间闹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却并不是因为贪图回报才帮你的。”
这个人似乎总能把话题聊死,薛盈暗自撇撇嘴,又露出感激之色对众人道:“我不过是妇道人家,蒙街坊邻里捧场开了这家瓠羹店,却没想到遇到这种飞天横祸,若非二位客官主持公道,诸位街坊法眼如炬,我就真的被欺负惨了。”
薛盈这一顶高帽子扔下来,刘景年俨然成了扶危救困的英雄,感觉好极了,众位街坊也纷纷道:“薛娘子不必客气。谁家没有个难事呢,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今后再有人闹事,我们必会出手相救的。”
李维心中好笑:这女子刚才当街与闹事者理论,泼辣得像一只胭脂虎,此时却在这里扮可怜骗同情,她可当真是一点也不傻。
正思量间,薛盈已是从店中拿出一坛酒来,笑对众人道:“今日多亏诸位君子鼎力相助,我今秋酿了一坛葡萄酒,一直舍不得喝,如今拿出来给诸位润润嗓子吧,大家千万不要客气。”
葡萄酒一向价值不菲,寻常百姓即使逢年过节也难喝到,众人纷纷上前品尝,一坛酒很快便见了底。
刘景年见那酒色如琥珀一般晶莹剔透,醇香扑面袭来,馋虫早就被勾起,也想舀一碗尝尝,却被李维一个眼风扫过,只得咳嗦一声道:“薛娘子好意心领,只是我们要赶着上早朝,就先告辞了。”
薛盈知道他是看李维脸色,只好上前招呼道:“这葡萄酒度数很低,稍喝一点不会醉,二位还是尝一尝吧。”
谁知李维皱眉瞅了薛盈片刻道:“薛娘子既然经营酒店,应该知道我朝严禁售卖私酒。京城除了七十二家正店可以***方的酒曲自酿酒之外,其他店是不许自酿酒的。你若是自己喝也就罢了,但要是公开贩卖,那是绝对不行的。”
薛盈内心咯噔一下,忙忍住腹诽赔笑道:“当然当然,我不敢违背朝廷的规矩,这酒是平日过节自己喝的,今天一时高兴便拿出来与众街坊分享。以后我会格外注意的。”
李维这才点点头,薛盈也不敢再劝他喝酒。她对李维的观感实在不佳:他可真是既严苛又古怪的人。
虽然如此,却并不影响薛盈打赢官司后的愉悦心情。她将店内收拾好,笑问沈瑶:“饿不饿,我们来做胜肉夹吧?”
沈瑶各种夹子吃了不少,但从没听说过有胜肉夹,忍不住问:“什么是胜肉夹,比肉夹还好吃吗?”
薛盈笑道:“我还是和道圣庵的姑子学的方子,胜肉夹是以冬笋、蘑菇、松子、核桃做馅,吃起来比肉还香呢。”
沈瑶很感兴趣,忙去和面。薛盈将核桃仁泡入温水中,去掉外皮捣成绿豆大的碎粒,又将松子去壳搓净褐衣。冬笋、蘑菇切厚片入沸水略焯,切成小丁。
待这些材料冷却后,薛盈将它们混在一起,又加入少许莳萝籽、盐、酒、酱油和芝麻油搅拌均匀,馅料便备齐了。
此时沈瑶已经擀好了圆圆的面饼,薛盈在圆饼的半边铺上足量的馅料,对折后包成半圆形的小饺,开始下油锅慢煎。
饼皮很快变成了金黄色,香味扑鼻而来,胜肉夹便可以出锅品尝了。
这时邻家炊饼店的小哥儿也来了,笑问道:“薛娘子,你家今日还有做瓠羹的剩下的骨头吗?”
这位小哥儿明唤张青,今年十三四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食量很大,薛盈经常把做瓠羹剩下的下脚料送给他,此时笑道:“有一根羊腿骨上面还有一点肉,你拿去吧。”
张青忙道谢,递给薛盈几张炊饼:“刚出笼的椒盐味炊饼,薛娘子尝尝吧。”又问吸吸鼻子问:“薛娘子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薛盈调笑道:“我就说你是猫儿食,闻见了香就好,隔锅饭就香。我们做了胜肉夹,不过可不够你吃的。”
沈瑶却一言不发拿了三个小碟子来,又塞给张青一双筷子。
那夹子包得很小巧,张青迫不及待夹了一个整个放入口中,只觉得满嘴都是甘香丰腴的味道,好奇问道:“这里面放了什么肉?”
薛盈笑道:“没有肉,是素馅的。”
张青诧异道:“不可能吧,没有肉能做出这个味道?薛娘子再给我一个夹子,我仔细尝尝。”
薛盈依言果然又给了他一个,张青这回吃得很仔细,犹豫片刻道:“是有笋和蘑菇的清香,其他的我就吃不出来了。”
沈瑶也好奇地夹了一个胜肉夹一口咬下,淡淡的面香里融入了笋菇的清香,不小心咬碎的松子和核桃肉又带来了油脂的甘香,忍不住赞道:“这简直比肉夹子还好吃,怪不得叫做胜肉夹。”
不出一盏茶时间,一盘胜肉夹便被一扫而空。张青满足地叹息一声:“跟薛娘子做街坊真好,总是有新鲜吃食品尝。依我看来,薛娘子的手艺不比京城正店的那些厨子差,只开瓠羹店真是屈才了。”
张青这一番话勾起了薛盈满腹心思。她也想过把店面扩张做大,但汴京城人口密集,房价奇高,御街附近一间仅能容纳十余人的店铺要价一万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这家瓠羹店是薛盈的祖产,以她现在的状况,实在无力置办别的产业了。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口中的夹子也不香了。

汴京小厨娘免费阅读

三月一日,城西顺天门外的金明池正式开放,都人都结伴去郊外踏春。这一带皆是园圃,百里之内并无闲地。次第春容遍野,万花争出,粉墙细柳,芳草如荫,人们都忙着享受这短暂的***,纷纷折翠簪红,寻芳选胜,一展金樽。
薛盈与沈瑶亦相约出城游赏,二人随着人流走上金明池中央的会仙桥,瞧了皇帝赐宴群臣的临水殿,去北岸看了停放赛船龙舟的奥屋,又去东岸临时搭盖的彩棚中观赏了水戏,挤的浑身是汗,便信步去金明池西岸躲清静。
与东岸、南岸的热闹喧嚣不同,这里游人稀少,也没有什么殿宇,只见垂杨蘸水,烟草铺堤。有零星的游人在这里垂钓。
薛盈被勾起了兴趣,走上前问道:“阁下的钓竿是自带的吗?”
那人笑笑道:“娘子有所不知,金明池不许人随意垂钓,你们必须去池苑所买牌子才可以捕鱼,那里也有钓竿可以出租。”
二人依言去池苑所买了牌子,又租了钓竿,许是今天运气好,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便钓上了一条尺把长的鲤鱼。
很快就有人上前招呼道:“刚钓上的活鲤鱼最宜做脍,小店就在不远处,二位娘子愿不愿意将鲤鱼交给厨下料理?只需出点工钱就好。”
薛盈笑道:“临水斩脍,以荐芳樽,也是一时佳味。我们走吧。”
二人高价买下鲤鱼随他来到店内,厨下倒也利索,不出一刻时间,便将鱼脍做好送来。薛盈随意尝了一口,皱眉道:“这鱼肉略有腥味,想是血水没有吸净,肉片也切得太厚了些。”
店家只得上前陪笑道:“娘子见谅,血已经放干净了,想是鲤鱼本就有些土腥味吧。”
薛盈淡淡一笑道:“店家,如果我们亲自斩脍,众人尝了没有腥味,你待怎么说?”
店家看她二人只是年轻的小娘子,想来即使平日在家烹饪,厨艺亦不会太高明,便笑笑道:“娘子可以到厨下一试,若做出来的鱼脍丝毫没有腥味,我不但免了二位的饭钱,还会有好酒奉上。”
“那就这么说定了。”薛盈这个人一向不怕事,便随店家来到厨下选鱼。在店内用餐的客人有爱热闹好事的,也跟着进来了。
灶台前放着一口大水缸,里面养了数十条泼拉跃动的大鲤鱼。薛盈随手拿起撮罗伸入水缸一舀,一条二斤重的鲤鱼扭动不安地出了水,她抄起案上的擀面杖对着鱼头猛一敲,鱼就老实不动弹了。
薛盈先是拿刀将鱼鳃与鱼身连接处切了一个大口,用手提着尾巴倒挂了一会儿,血便纷纷流了出来。
店里的厨子好奇问道:“我们这一带酒楼处理鱼脍,都是先砍断鱼的后尾,然后把它放进水盆,让它自己游动放血,娘子这么处理,是有什么缘故吗?”
薛盈笑笑道:“这么做有时鱼会先死掉,血反倒放不干净。我刚才切口的部位靠近鱼的心脏,是鱼全省血液最集中的地方,所以能够很快将血放干净。”
薛盈口中解释,手上也不停,她迅速刮去鱼鳞,剁掉首尾,从鱼脊进刀剖膛,再褪去鱼皮与鱼骨,将两片雪白的鱼肉放在砧板上。她的动作极快,处理完这一切,鱼竟然活着,鱼鳃还在一开一合,鱼骨还在动。众人不由啧啧称赞起来。
薛盈接着将鱼肉削成薄薄的鱼片,再切成细细的鱼丝放入食盘内,又取来甜酒、姜汁、葱丝、盐、芥子酱等调料依次倒入盘内搅拌均匀,随口问厨子:“你们这里有橘皮没有?”
厨子诧异道:“有是有,不过做鱼脍用不着橘皮吧?”
薛盈笑道:“橘皮去腥效果最好,你只管拿来便是。”
那厨子此刻已看出薛盈厨艺非凡,忙依言取了橘皮挤了汁洒鱼脍上。薛盈等鱼肉腌渍入味后,再用细纱裹起来挤净水分散置盘内,鱼脍便做成了。
薛盈把鱼脍装进白色的磁盘里,又将紫苏叶切碎混入,碧叶间以素脍,越发鲜洁可观。她笑问:“你们谁愿意先来尝尝味道?”、
“那我就冒昧试一试吧。”一名五六十岁的长者自动请缨。
长者用筷子夹起鱼脍,当真轻薄如纸,风吹可起,不由赞道:“运肘风生看斩脍,随刀雪落惊飞缕。今日方知***居士不是虚言。这位小娘子的手艺真是绝了。”
光看这外形已是令人惊艳,长者又夹了一片鱼肉送入口中,由于薛盈提前挤净了水分,口感十分爽脆,又带着鱼脍特有的鲜腴,却丝毫没有***气。他此时已经顾不上说话,一连吃了好几片鱼肉才叹道:“我平生食鱼脍多矣,这位小娘子的手艺可称第一,要是再有美酒相配就更好了。”
店主见长者这样不遗余力地褒扬,不由好奇上前也夹了一片鱼肉品尝,当真入口惊艳,那鱼脍切得极细,料汁充分混入到鱼肉中,有效去除了腥气,又激发了食物本身的甘美,果然非高手不能办。
店主也是位豪爽人,当即笑道:“小娘子技艺高超,我等甘拜下风。今日我做东请大家喝仁和楼酿造的流霞酒。”
薛盈厨艺固然精湛,酒量却很一般,却不过店主盛情,勉强喝了几杯,便已面红耳赤上了头,便找了个借口道:“家中还有些事,恕我竟要先告辞了。”
店主偏偏拉住她们不放:“何必如此着急,今日相遇也算有缘。小店虽然窄陋了些,但在金明池一带也算薄有名声,娘子若不嫌弃,可以在小店做主厨,薪酬绝不会亏了娘子。”
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薛盈忙笑着拒绝:“深感盛情,只是我自己也是开饭铺的,实在不得闲,还望阁下见谅。”
店主听她如此说,也只得罢了,却见旁边一直只顾饮酒的那位长者靠近薛盈低声道:“娘子请借一步说话。”
薛盈、沈瑶辞别了店主,与那长者来到一僻静的所在,长者拱手道:“不瞒二位娘子说,我是崇仁坊李府的管家。阿郎官至翰林学士。家中的厨娘因父亲去世辞去了府上的差事,太夫人年纪大了,吃其他人做的饭总是不合胃口。阿郎一向侍母至孝,这些日子一直想找个厨艺高超的厨子。我看娘子很够格,若是愿意去府上当差,我们在酬金方面是不会吝啬的。”
薛盈听说过李氏原是汴京大族,去这些豪门世家做厨娘,薪金原是十分丰厚的,内心一动道:“阁下能否给我一点时间考虑?毕竟我也有生意要照管,总得安排妥当。”
长者笑笑道:“这是自然。鄙姓陈,娘子考虑过若有意,便直接去崇仁坊李府找我就是。”
与长者告辞回到家中,薛盈心内盘算:自己经营这家瓠羹店算是薄利多销,满打满算每月顶多能赚60贯钱,刨去给沈瑶的20贯工钱,剩下的仅仅够维持二人的衣食住行和店面的正常运转,想要扩张店面,增加雇工无异于痴人说梦。自己想要多赚钱,去李府做厨娘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她叫来沈瑶问道:“如果让你一人负责经营这家瓠羹店,再将隔壁的小哥儿请来帮忙,你有没有把握维持下去?”
沈瑶虽然老实,但人却不傻,随即问道:“娘子这么说,是打算去李府做厨娘了?”
薛盈点头:“正是,店内里情形你是知道的,若想要来钱快一些,也只能去世家大族府上做厨娘了。爹爹临终前把这家店交给我,我一直想把它做成像丰乐楼一样大酒楼。”
丰乐楼位汴京七十二家正店之首,高有三层,由东、西、南、北、中五座楼宇组成,各有飞桥相通,华丽壮伟,顾客熙熙攘攘何止千人,是王孙公子、豪门富商首选的宴饮之地,在先帝时已名扬天下。
沈瑶沉默片刻道:“娘子尽管放心去。我跟着娘子学艺四年,知道怎样做好一碗瓠羹,断不会砸了薛家的招牌,若是隔壁张二郎能来帮忙,那就更好了。”
薛盈沉吟道:“张二郎每日卖炊饼也挣不了多少钱,我多给他些工钱,想来他应该愿意来店里帮忙。只是我做厨娘的这段时间要偏劳你了。”
“娘子说得是什么话。长宁九年陕西大旱,我父母双亡从长安逃难来到京城,多亏娘子收留了我,又花钱给家父办了丧事,如今我多做一点事也是应该的。”
等到薛盈下定决心去李府找陈管家,他却苦笑道:“娘子来得有些不巧,太夫人的娘家今日也荐了一位厨娘过来。这件事情怕是有些麻烦。”
薛盈情知此事不协,笑笑道:“既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慢着。”陈管家拦住薛盈:“我既然答应引荐娘子,就不能食言。这样,你先等一等,我再向阿郎陈情争取一下。”
大约过了两盏茶的时间,陈管家从内宅走出来笑道:“这可巧了,我去向阿郎陈情,太夫人正好也在。她听我说娘子厨艺精湛,也觉得错过了可惜,便让娘子和娘家推荐的厨娘一起做一道菜比试一下厨艺,优胜者便正式聘为府上的厨娘,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