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里调婚(阮烟周孟言)

蜜里调婚(阮烟周孟言)

导读:火爆小说《蜜里调婚》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阮烟周孟言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蜜里调婚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蜜里调婚》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阮烟周孟言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蜜里调婚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阮氏濒临破产,阮家众星捧月的小公主阮烟一夜间跌落名媛神坛,还暂时失了明。
暴雨夜,她被赶出家门,蹲在路边无处可归。
直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到她面前,一串脚步声渐近,而后雨没再落到她身上,她听到头顶落下低沉的男声:
“不当阮家的小公主了,来做我的太太如何?”
几个月后,阮氏集团被收购,阮烟成为唯一继承人。
曾经讥笑践踏她的人全部风水轮流转。

蜜里调婚全文阅读

阮烟原本在家中悠闲听歌,突然就接到了周孟言的电话,那头说要去领证。
挂了电话,阮烟一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没反应过来,感觉自己如同死刑最终宣判。
虽然这个比喻不太吉利……
男人说差不多还有半个小时到家,她可以先准备。
的确,是心理准备……
阮烟赶忙换好了衣服,佣人又给她画了个淡妆,全部都忙好后,男人刚好回到家接上她。
车子很快驶到了民政局,她和周孟言走了***,此刻里头的人很少,大概很少人会像他们一样,冒着暴雨还来领证。
流程走得很流畅,一个小时后,两人从民政局出来时,天边已经虹销雨霁了。
回到车上,阮烟摩挲着手中的红色小本本,感觉还有点恍惚……
怎么转眼间就成为一个已婚少女了TvT.
她以为还要过段时间,谁知道竟然这么快。
车子启动后,身旁的男人转头就看到她耳根微红,脑袋侧向窗外的模样。
“结婚证给我吧,放在一起保管。”他道。
“嗯……”她递出红本本。
车内再次陷入安静,阮烟低头正走神着,突然听到周孟言开口:
“婚礼的时间大约是一个月之后,这段时间你配合婚礼团队就好,有什么想法可以和他们说。”
阮烟呆了下:“要办婚礼?”
他沉声反问:“不需要办么?”
“噢……”她一直以为他对于结婚这事会非常低调,“那一个月来得及吗?”
“这段时间我刚好没那么忙。”
“好。”一切肯定是要按他的时间安排,她想到什么,“对了,周先生……”
周孟言忽而截断她的话:
“阮烟。”
“啊?”
“你打算以后在外人面前也一口一个‘周先生’这么叫我?”男人的嗓音落在她身侧。
她愣了下。
好像确实是……现在他们好歹是***了,先生来先生去,旁人听来一定觉得很怪。
阮烟面露纠结,小声嗫嚅:“可是我不知道该叫你什么……”
夫妻之间有个特殊的称号,“老公”、“老婆”。
但是她怎么可能叫得出口……!
“叫名字就好。”男人出声,打破她的胡思乱想。
周孟言?
这样直呼其名感觉有点儿不太好?特别是三个字的名字合在一起念,就让她想起小时候班主任生气时点其他同学的名字,就是某某某,虽然她是两个字,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孟、孟言……?”
她一所出口就后悔了,这显得有点亲昵是怎么回事!
男人闻言,眼底划过一道情绪,很快消散:
“都行。”
阮烟感觉脸上的热度又攀升了。
“刚才想说什么?”他问。
“我是想问,阮家那边……该怎么说?”她离开阮家后,一直都没和那边联系了。她和周孟言结婚,不用猜,那边一定是炸开了锅,首当其冲应该是阮灵。
“这事你不用考虑,我会去通知。”
“好。”
-
九月,婚礼如火如荼开始筹备,周孟言请了一个来自意大利的高级婚礼策划团队,把婚礼每个方面都安排得事无巨细。
领证后一个星期,周孟言的父母从国外回来,打算见一见阮烟。
结婚的事他前段时间就告诉了他们,奈何国外有些事耽搁了,现在才抽得开身。
周孟言提前告知阮烟,明晚会有一个两家人需要见面吃个饭。
第二天傍晚,周孟言先是回到家,接她去往餐厅。
今天阮烟穿了一件偏素净的蓝白棉麻长裙,黑发自然放下,看过去安静温婉。
她想到等会儿未知的场景,紧张的情绪再次浮起。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的父母,结婚这段时间以来,阮烟还没有和他们联系过。
她努力缓和情绪。
快到地方时,周孟言放下手中的文件,告诉她一些等会儿见面的注意事项,并且告诉她:“我父母喜欢听话懂事的女孩子,不过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她会意点头。
她不需要去装乖,从小到大,她是出了名的乖乖女……
他最后沉声嘱咐了句:“不要说联姻的事情,装作我们很恩爱。”
“……好。”
车子停在所定的餐厅门口,阮烟下了车,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做,手掌被握住,而后搭在一个臂弯里。
“挽着吧。”他疏淡的声音落在头顶。
她愣了下,轻轻点头。
挽着会显得亲密些。
他带着她往里走,脚下的步伐保持在她能接受的速度。
他们来的是一家高级私房菜,环境装修成苏州园林的样式,古典而静雅。
踏上一层石阶,推开木门,周斯礼和秦锡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看到两人来了,秦锡走上前,唇边挂上温和的笑:“烟烟,可算见到了——”
周孟言道:“这位就是我母亲。”
“阿姨好……”
秦锡笑,“你好。”
秦锡和周斯礼刚得知他要娶的是失明了的阮家大千金,都很惊讶,甚至有点难以接受,奈何儿子说自己钟意对方多年,他们向来也干涉不了儿子的决定。
对阮烟进行一番调查过后,他们也逐渐得知女孩和阮家的关系并不好,倒是挺可怜的一个孩子。
周斯礼走上前,阮烟也问了好,秦锡轻轻握住阮烟的手,牵着她先坐在庭院里的小圆桌前,周孟言也坐在一旁。
周斯礼斟了一杯好茶放到阮烟面前,“来,先喝一点茶。”
“谢谢叔叔。”
秦锡:“都怪我们前段时间有点忙,现在才回来,婚礼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在准备中。”
“对了,亲家怎么还没来?”
“我通知他们是六点半,应该快了。”
秦锡点头,和阮烟搭起了话。女孩刚开始还心中忐忑,可是见到秦锡,就能感觉到她是一个温婉知性的女人,相处起来很***。
提到眼睛的事,秦锡温柔安抚:“没关系,这是车祸留下的后遗症,过段时间我飞回英国去了解一下当地有没有好的眼科医生。”
周斯礼也言:“这都不是什么治不了的事。”
聊了一会儿,包厢门口终于传来一阵声音——
冯庄和阮灵走了进来。
今晚原本只约了冯庄,但是阮灵得知,硬要跟过来,非要看看是真是假。
周孟言起身看到她的那刻,眉心蹙起。
秦锡笑:“是亲家来了。”
几人起身,阮烟听到那两个声音,心头一紧,去仍然保持微笑的面容。
两人走上前,冯庄与秦锡握手,笑容满面:“没想到这次见面我们就成了亲家,对了,这位是我的小女儿,阮灵。”
“嗯,之前听过的……”
“我们是不是来迟了?”
“没来迟,来请入座吧。”
阮烟挽着周孟言走到餐桌前,坐下后,她左手边是周孟言,而右手边是秦锡,与冯庄和阮灵隔开。
侍者送上菜单,秦锡侧身问:“烟烟,你想不想吃这个?”
冯庄看着餐桌前阮烟和周家人交谈的样子,仿佛他们更像是一家人,莫名有种讽刺。
而阮灵看着秦锡对阮烟友好的态度,以及周孟言有意无意的照顾,心中妒火渐烧。
周孟言把热毛巾递到阮烟手里,“擦擦。”
冯庄:“真是辛苦孟言了,阮烟眼睛坏了,还要靠你照顾她。”
男人淡淡勾唇,“怎么会,倒是辛苦冯阿姨了,这么多年一直照顾烟儿。”
冯庄心虚地移开目光,“这……怎么会,一家人哪里照不照顾。”
阮灵:“姐姐自从嫁给孟言哥哥后,就有人陪有人靠了,真替姐姐开心。”
阮烟还未回答,周孟言把果汁递到她手中,“芭乐汁,喝一点尝尝。”
“嗯……”
男人算是直接阻断了阮灵的话。
后者脸色僵硬。
过了会儿,软灵起身说去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后,却发现门口的小亭台有个男人的身影。
周孟言指间夹着烟,高瘦的身形在朦胧的夜色中更添几份凉意。
阮灵回忆起今晚发生的事,自己本该是那个坐在男人身边的人。她不甘心走上前,发问:“周先生,你真就打算和一个瞎子过一生了吗?”
男人侧首看向她,眼底凉意一片:
“我不瞎。”
阮灵怔了下,刚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而后突然明白他话中之意——娶她,他才是瞎了。
她被羞辱得眼眶发酸,只见男人掐灭了烟,往回走前给她留下最后一句:
“今晚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
-
这顿晚餐吃得异常和睦。
阮烟配合着周孟言,出演了婚后以来第一场夫妻恩爱的甜蜜戏码。
冯庄看着周家人如此喜欢阮烟,原本那些小心思也不敢使出,只能表面上装着和和气气。
饭后,秦锡牵着阮烟走出包厢,“烟烟,这几天你和孟回老宅住几天吧,想着和你们多待一段时间,怎么样?”
阮烟点头:“我没问题的。”
周孟言结完账,走过来:“妈,那你先带烟儿回家,公司临时有点事。”
“啊?你得走?”
“嗯。”
“好,那我和烟烟先回去。”
和阮家人道别之后,周孟言离开,阮烟坐着私家车,过了会儿就回到了老宅,也是周家两位回国住的地方。
秦锡带她上楼去到房间,又让佣人准备了换洗的衣物,让她今晚好好休息。
十点多,阮烟洗完澡,从浴室慢慢出来,走回偌大的卧室。
房间里飘着淡淡木质家具的味道,她走到沙发上坐下,而后摸到上头放着的裙子。
这是刚才秦锡让佣人给她送来,明天穿的,让她试试看尺寸,如果不合适再说。
阮烟先吹干了头发,而后脱掉身上的睡裙,拿起裙子,拉开后背的那条拉链。
她穿上,感觉大小正好,打算脱下来,去拉拉链,拉到一半却发现头发缠了***,一***头发就被扯得越来越紧……
她着急试了几次弄不出来,手别在身后也不方便,无奈之下她只好先把衣服从头上脱了下来,而后把裙子拿到身前。
因为看不见,她只能去慢慢摸寻卡着的地方。
忽而间,门口传来平稳又不断清晰的脚步声,突然停下后,门把动了一下,传出吱呀一声。
她立即吓了一跳,下意识到处去摸手边能遮挡自己的东西,头发仍然紧紧被拉链卡着,她背上窜起汗来,一片发烫。
脚步声进来的一瞬间顿了一下,阮烟几乎可以听到门口传进来的呼吸声,卷起浑身的热度。
安静间,她听到一个很沉闷的男声响起:
“先这样。”
是周孟言?!
阮烟心里猛然一沉。
男人走上楼,和人打着电话,自然而然推开卧室门,看到阮烟背对着坐在沙发上。
橙黄的光线下,女孩露出一大片白皙的后背和漂亮的蝴蝶骨,前面的***若隐若现。
他沉黑的眼底划过一道转瞬即逝的情绪。
阮烟听到是他的声音,呼吸彻底乱了,刚拿裙子遮住自己身前,就听到脚步声再次响起。
一步步,在朝她走近。

蜜里调婚免费阅读

阮烟听到脚步声,彻底陷入恐慌,更加不知所措,仿佛背上被火烧了一般,心跳都飞快跳得要停止。
完了,她该怎么办……
阮烟把头埋得更低,面颊酡红,吞吞吐吐地解释,声音打颤:“我……我头发卡在裙子拉链里了……”
男人低头就看到女孩显现在视野之内的窈窕线条,不断往下,几乎是无处可藏。
她全身白若凝脂,灯光下仿佛有流光在其上流动,身上带着股甜甜的水***香。
安静许久,阮烟整个人快要紧张的晕过去时,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终于落在她头顶:
“需要帮忙么。”
男人的嗓音听过去仿佛并没有什么起伏,好像在问她要不要一杯水那么简单。
阮烟慌乱尴尬的思绪被他的声音拉了回来,她垂着头,眼睫轻颤,纠结了一会儿才轻轻点了头。
如果没有外人帮忙,她觉得自己确实没有办法解决。
她身子还下意识地局促着,下一刻感觉男人的手不小心轻轻滑过到她肩上的肌肤,瞬时间如火花一般燃起,她心一跳,听到他开口:
“裙子给我。”
她鼓起勇气,把遮在胸前的裙子慢慢拿起给他,被她攥着的地方都沾染了手心的汗水,她微蜷着身子,轻声嗫嚅:“可以……可以给我床被子吗?”
而后,她听到男人走去旁边,又走了回来,一床被子就被盖到她身上。
她立刻裹紧,“谢谢……”
周孟言收回看向她的目光,拿起裙子,打量着裙子拉链上打结的地方,安静于手头上的动作。
面前的男人反应平静而自然,无论从哪里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怪异。
她突然觉得……她自己在这慌什么?
他们已经结婚了,如果以后有一天有更亲密的行为,不也是合乎情理吗?
她这样反而显得有点扭捏矫情。
她身体渐渐放松,努力让脸上的红晕消下去。
“已经缠***了一小段,我把卡着的几根头发剪了。”周孟言道。
“嗯。”
他转身走去卧室里另外一间的书房,几分钟后拿回来一把剪刀。
轻轻一剪。
阮烟一小缕的头发自然垂落。
“好了。”
“谢谢……”她抿唇想接过裙子,就听到他淡身言:“裙子我让佣人修一下拉链,明早再让他们送进来。”
阮烟点头,再次道谢。
其实这间是周孟言平时住的的卧室,应该是秦锡认为他们结婚了,自然而然就让阮烟住了进来,而周孟言刚才也没多想,上来后就直接开了门。
他没再说什么,拿起工具和裙子,“休息吧,我去另外一间。”
阮烟轻轻应了声,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男人离开卧室后,把裙子转交给佣人,而后去到同层的一间客房。
他刚***要关门,秦锡刚好从楼下上来,看到他,突然一愣。
“你今晚怎么在客房睡?”秦锡诧异。
周孟言眼神敛了几分,没回答,他往房间里走,秦锡追了进来。
“烟烟还在房间里,你怎么不回去?”
男人走到沙发上坐下,仍旧没作声,秦锡震惊:“你不是和我说你喜欢阮烟很多年了?你和她吵架了,还是……你就是在骗我?”
周孟言敛睫,不置可否。
秦锡看着他默认的态度,终于明白了“钟情多年”是他搪塞他们的借口,难怪从未听儿子说过有女朋友一事,转眼怎么可能突然就要结婚。
她叹了声气,坐在他身旁,也跟着沉默了。
“为什么不找一个喜欢的女孩子结婚?非要这样骗我们?”她柔声问。
他看向窗外,神色淡淡。
“阮家一开始也是介绍的,而且你和爸不也是这样么?”
秦锡无法还口。
的确,她当初和周斯礼结婚也是没有感情,两人配对走在一起,她知书达理,温婉贤惠,周斯礼从他父亲那接手梵慕尼,秦锡就成为了他的贤内助。
虽然没有感情,但相敬如宾,也是外人眼中的珠联璧合。
秦锡也不知道自己她和周斯礼之间到底是因为有了孩子而生的情,还是他们之间其实一直都没有爱情。
周孟言长大,看着父母之间这种相处模式,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枯燥生活。
秦锡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走他们的老路,就盼着他能够找到一个喜欢的,白头到老。
可是现在事已成定局。
“那你和烟烟之间……还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秦锡问,“难不成就结完婚,各过各的?”
周孟言沉默了片刻,淡淡开了口:
“再说吧。”
秦锡:“……”她就知道问了也是没结果。
“妈,你早点休息吧。”他请她离开的言下之意很明显。
秦锡走后,男人看着暗沉的夜色,抽了根烟。
过了会儿,他起身刚准备去洗澡,手机就响了。
是滕恒的电话。
他接起,那头就传来发小坏笑的声音:“接这么及时啊,这么晚了我会不会打扰到什么吧?”
周孟言脸色冷了几分,没给他好语气,“有事?”
滕恒笑意更深:“我这不是担心你和你太太最近正新婚甜蜜着,等会儿我坏了什么好事。毕竟你这么多年一个女朋友没谈,突然结婚了,可不得好好发泄一下啊。”
滕恒和周孟言两人从小就是朋友,属于两个性格极端,极外和极内,滕恒是林城有名的“浪荡”公子,女朋友能排成一条街,而周孟言寡言寡语,妥妥的冷淡禁欲风。
周孟言懒得搭理他,走去衣柜前拿衣服。
滕恒叨叨逼了一会儿,见对方都没反应,突然一惊,想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不会吧,周孟言别告诉我你和你老婆还没有***吧?你难道是那个方面……”
“你说够了没?”他冷声截断。
滕恒大笑,真是稀奇世界上会有周孟言这样的人,他调侃:“兄弟,就算是商业联姻,床也是可以上的啊,你不会真想当和尚吧?”
他话音刚落,手机“嘟”的一声显示对方掐断了电话。
喂,他还没说正事呢!
周孟言把手机扔到床上,往浴室走去,脑中忽而闪过今晚阮烟的模样。
乌发红唇,肤白胜雪。
许久后,他敛睫,关上了浴室的门。
-
由于距离婚礼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秦锡和周斯礼回来看望了两个孩子,就又回英国了。
他们的婚礼定在国外,所以到时候周孟言会安排行程,直接把他们送过去。
阮烟在老宅待的这几天,秦锡偶尔会和她谈谈心,或者和她聊聊爱好,还算和睦,临走之前,秦锡也对她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联系她,她们可以保持联系。
阮烟和周孟言又回到了平时住的别墅,后者的工作更加忙碌,祝星枝得知阮烟总是一个人待着,怕她在家发霉,就约她下午出来喝下午茶。
“看来这阔太太也不好当啊,你得有一颗耐得住***的心。”祝星枝牵着她走进商场,“你说你现在就是一小金丝雀儿,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只有在家享清福的份。”
阮烟也很无奈。
自己的确就像在过退休生活一样,虽然她没有经历过,但是眼睛一看不见,什么事都做不成。
“不过‘周太太’的生活,估计有太多女生做梦都想过。周太太,采访一下你本人,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婚后你老公没让你受什么委屈吧?”
“……没有,挺好的。”
婚后生活果然如她之前所预想的那样,对方专心忙事业,平时没什么时间顾及她,一周能坐在一起吃三次饭都难得,男人偶尔需要她陪同出席一些场合,就装装相敬如宾,珠联璧合。
“那他没冷落你吧?”
“什么叫冷落?”
“就是……”她放低了声音,“晚上让你一个人独守空房呀。”
阮烟怔愣了瞬,而后轻声言:“我们现在还是分开睡的……”
“啊?”
“你们这结婚也有一周多了吧?还没发生点什么啊?是你太保守还是他不愿意?”
阮烟在商场里的椅子坐下,而后慢慢拿出奶茶的吸管,“可能当初说的合约结婚就是这种,他对我本来就不感兴趣,不那个不是挺正常的吗……”
“你们难道是无性婚姻吗?也太牛逼了吧。”祝星枝捏捏她的脸,“你这么漂亮的小娇妻,你老公竟然能把持得住,奇了怪了。”
阮烟羞地打掉她的手,“什么小娇妻,你别乱说。”
“行行行,周太太行了吧,我严肃点。”她吸了口阮烟的奶茶,笑了笑,“走吧,陪我去吃冰淇淋,天气太热了。”
阮烟被祝星枝带去了哈根达斯,两人***各挖了两个球后,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
两人正聊着天,就听到背后传几个女生的声音:
“呦,我看到了谁啊?”
祝星枝转头就看到三个穿着露腰短袖,***短裤的女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名牌包包,走至她们俩面前,摘下墨镜,打量着阮烟,“诶这不是阮家那个被赶出来的大小姐吗?”
阮烟隐隐约约记得她们的声音,都是有钱人家的千金,也是她从前所在的名媛圈里的人。
所以阮烟的事一传十十传百,估计整个圈子里都知道了。
祝星枝勾起唇角,冷下眼来:“认识你们吗?”
“祝星枝,你还和阮烟玩呢,果然姐妹情深,你这是帮她导盲来着?”女孩笑。
“论导盲不及你们,鼻子可灵了,看到我们就往上凑,但是我们这可没有好东西给你吃。”
为首的双马尾辫女生气结,“你骂谁呢?”
“谁当真就在骂谁。”
仨女生说了句懒得搭理她们,而后隔了两个位置的旁边坐下。
祝星枝还想再怼,就被阮烟拦了下来,“没事,算了吧。”
“瞧瞧他们幸灾乐祸的样子,阮灵这个多嘴婆,是想把你的事昭告天下吧。”
阮烟无奈,的确,“阮烟”这个名字现在被很多人嘲笑讥讽,但是她要真生气,也气不过来。
三个女生卖完冰淇淋坐下,而后聊了起来:
“你这条红宝石项链好好看啊,在哪订做的,这么好看。”
“我妈给我的生日礼物,不过我这次看到了一个更漂亮的红宝石,想买。”
“什么牌子啊?”
“不是牌子,是一周后要在林城举办的一个珠宝玉器的拍卖晚宴,我昨天看到拍品名册了,里头有个我特别中意。”
“拍卖晚宴?”
“对,国外不是有个著名收藏协会叫MINIYA吗?就是他们主办的,我爸好不容易帮我搞到的邀请函。”
几人激动的声音传至阮烟耳边,当她听到收藏协会的名字时,身体一怔——
父亲曾经心心念念多年的一个翡翠平安扣,不是就是这个协会的藏品吗?!
“这次是个大型晚宴,我还专门为此设计了件晚礼服……”双马尾辫话音未落,就听到阮烟的声音在旁响起:“你说的拍卖会是什么时候?”
双马尾转过看到阮烟,先是一怔,而后被逗笑了:
“怎么,你也有东西要买?”
“……不可以吗?”
双马尾翻了个白眼:“就你?你以为随随便便的人都能***吗?而且你都被赶出阮家了,还有钱买首饰?”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