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大佬躲猫猫(柯乙澹台悠仪)

我带大佬躲猫猫(柯乙澹台悠仪)

导读:主角是柯乙澹台悠仪的小说我带大佬躲猫猫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哥哥最近越来越精了 ….”“哥哥开天眼了么?”“艹都蹲不到人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柯乙澹台悠仪的小说我带大佬躲猫猫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哥哥最近越来越精了 ….”“哥哥开天眼了么?”“艹都蹲不到人了!”再后来,澹台悠仪回到了自己身体,面对自己那一筐米,开开心心的当起了米虫。然后在某一天发现自己微博炸了。原因如下:【微博】柯乙:“澹台你个混蛋给我出来!@悠悠子是米虫”澹台悠仪:????卧槽你特么赖上老子了?

小说简介

澹台悠仪的人生目标就是当一只米虫,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望着自己攒好的米准备享受人生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提前ICU了。
但是她身体还老老实实地在ICU躺着,魂却跑了。
史上最年轻的三栖巨腕柯乙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头疼的事情--他有一个庞大的私生饭团体。生活工作无孔不入。
他原本以为这就是极限了,没想到私生饭竟然连鬼魂业务也开通了。
柯乙:“滚远点!”
澹台悠仪:“???? 你看得见我?”
后来,澹台悠仪发现了自己的新乐趣---带着大佬跟私生饭躲猫猫。
于是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我带大佬躲猫猫全文阅读

第9章
澹台悠仪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柯乙拿着一台手提电脑从楼上下来。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柯乙看着震惊的澹台悠仪不悦道,“我难道不应该有电脑么?”
“没。”我以为你们都只用手机的。后半句话澹台悠仪没有敢说,她看着电脑好奇地问道:“你平常用么?”
“做音轨和扒曲子的时候偶尔用用。”柯乙打开输入密码,递给她然后贴心地问道,“要帮你开灯么?”
澹台悠仪从他手中接过电脑熟练的打开浏览器然后敲下了一个地址,头也没有抬地说道:“网虫的世界不需要灯光,而且我有夜视仪buff。”
正说着,浏览器上画面就出现了一个淡绿色的界面,上面还有各种图标,似乎是小游戏。柯乙凑过去,诧异道:“**99?你还玩这些?”
“对啊,这里面的游戏可好玩了,我能玩一整天。”澹台悠仪点开了一个塔防小游戏开始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玩的同时还不忘记解释:“我玩游戏有瘾,几天不碰手痒的厉害。”
柯乙坐在一旁看着她津津有味地玩着游戏,一个玩腻了又换另外一个,最后觉得屏幕有些刺眼于是摇摇头上楼了。
澹台悠仪听见关门声后立刻关闭了网页,之后飞快的在电脑终端界面上敲了几行命令,一个风格明亮的窗口立刻弹了出来。澹台悠仪对这个自己设计并且创建的界面很满意,她熟练的输入账号密码后窗口上面刷出了几行字,这竟然是一个聊天室,***后屏幕疯狂的滚动着,看得出来此时聊天室里面热闹的很。
澹台悠仪******嘴唇,飞快地敲出一行字点了发送:
“***!我胡汉三悠悠子又回来了!”
聊天室安静了半秒然后刷出来的清一色的:
“卧槽?!闹鬼了?”
“你谁?不认识!”
“你爸爸我的项目都没做完还敢上线啊?”
这跟澹台悠仪的预想不一样,她嘴角抽搐了一下没好气地回复:“曲大佬不是都跟你们说了么,小心我变成鬼半夜来找你们!”
虽然曲行风没有明说,但是她敢肯定对方早就将自己的消息给这群狐朋狗友了。
刚说完,一个叫婉清的人就冒了出来:“悠悠姐,你可以帮我去找柯乙要一张签名么?”
果然,澹台悠仪叹了一口气,正要回话就看见又有好几个人冒出来:
“悠悠姐,我要柯乙的照片!”
“悠悠姐!我你帮我问问柯乙下次可以跟他合照不?”
“悠悠大佬!我想要柯乙的原味胖次!”
“卧槽,hentai退散!”
澹台悠仪看着又重新热闹起来的聊天室,敲了一句话上去:“你们为什么都认识柯乙?他很有名么?”
这一问出来,聊天室又安静了。澹台悠仪正在纳闷的时候,一个私人通讯请求发了过来,她点开一看,正是婉清。
“悠悠姐,你不认识柯乙么?”
澹台悠仪老实地回答:“之前是真的不认识,但是曲大佬说他很有名。”
“那可不!”婉清似乎很激动,接连打出了好几段话。
“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21世纪末唯一一个三栖巨腕!”
“亿万少女的梦中***!”
“娱乐圈最神秘的存在!”
这几个头衔砸下来,让澹台悠仪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婉清你是不是夸张了,他看起来就很普通啊。”澹台悠仪吐槽,“而且神秘这个词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第一次听说在我们面前还有秘密的。”
“唉,悠悠姐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我可是跟着其他姐妹扒了他好久的资料,结果什么都扒不出来。”
听婉清这么一说,澹台悠仪顿时有了兴趣:“这么厉害,家里背景深厚?”
“不知道诶。”婉清停顿了一下又打出一行字,“悠悠姐,他们好像再叫你,我先撤了。”
澹台悠仪切回之前的窗口,果然看见一群人正在刷她的名字。
“叫你们爸爸干嘛?” 她一行字打了过去,但是下一秒她就后悔了,因为她话音刚落就立刻收到了好几个文档传输请求。
“卧槽,你们要造反么?”澹台悠仪看着那一连串的请求瞬间懵了。
“***,悠悠大佬,左右你现在没事,不如就帮我们弄了吧。”
“对啊对啊,悠悠大佬,你不在我们都接不到什么活,快点救救孩子!”
“悠悠姐能者多劳嘛。”
澹台悠仪看着屏幕,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容。她调出了命令框,往里面敲了几行指令,毫无阻碍的***了聊天室的管理员权限,然后调动管理员权限拿到了刚才给她发文件的人的ip地址。紧接着她又打开了一个空白文档,随手敲了几行代码上去,然后按照地址直接将代码一个个个ping了过去。这一切看起来行云流水,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敲命令的时候因为情绪激动没控制好自己,所以她的手还穿过了电脑好几次。
做完这一切后三分钟不到,刚才给她文件的人都消失在了聊天室,短时间内是不能再***了。澹台悠仪见状得意地哼哼两声。之后她心情愉悦地打开了这些人发给她的文件,瞟了一眼,心中有了大概的计较。
接下来的时间,她飞快地解决了文件上的问题,然后一个个又给他们发了过去。随后她想了一下,又回到了刚才问的聊天室找到了曲行风的马甲,给他发去一个消息,问他接下来一周有没有时间来找她,附带上了她想要的东西。结尾的时候,澹台悠仪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敲上了一串ip地址。
正当她做完一切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又一个通讯请求发了过来。她瞟了一眼发讯人,挑了挑眉,点开了链接。
屏幕一下次变的暗淡起来,澹台悠仪调亮了屏幕亮度后发现这次跳转出来的是一个非常粗糙的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才会有的windows窗口。
“哟,悠悠子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的叫无垣的人,澹台悠仪还没有来得及打字回复,就看见另外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先开会吧。”
随着这句话发出来,澹台悠仪的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线性图表,紧接着又立刻跳出来了好几篇英文报道,是关于最近世界各地发生的网络入侵事件。澹台悠仪飞快地扫了几眼报道,然后又看了一下图表,最后切回了窗口问道:“为什么最近这类事情又增加了?”
“我们跟官方合作的合约到期了,所以给了他们不少机***的机会。” 组织大家开会的人回复她,“你不回来大家都无心开工。”
“原来我这么重要啊。”澹台悠仪故意自嘲道,“怎么我之前住院的时候你们都不过来啊。”
“悠悠子你可不能空口污人清白啊,我们可是在收到了医院电话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人帮你把账单结了。”另外一个人跑了出来嚷嚷,底下还有好几个人符附和他,显然都是出了力的。
“我们还等着你回来主持大局呢。”
“悠悠子对端口的研究我等望尘莫及,没有你的烂苹果生活都少了不少趣味。”
听见他们这么说,澹台悠仪觉得心头一暖,她隔着屏幕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才想起他们根本看不到,于是回了一个“XD”,结果却引来了其他人的嘲讽:
“0302年了,竟然还可以看见有人用如此老套的表情。”
“悠悠子是活在上个世纪的人类么?”
“悠姐表情包多少年没有更新了,笑死哈哈哈哈。”
“我想起来了,悠悠子住院之前可是在穷乡僻壤待了好几年,要不是曲风帮她连线,她死外面也没有人知道了。这表情包自然没办法更新了哈哈哈哈。”
澹台悠仪回了一个“呵呵”给他们,打趣了两句随后又跟其他人就刚才的新闻聊了起来。看着屏幕前熟悉的一切,澹台悠仪之前一直有些不安的心终于是落了地。果然网络的世界让她更加自在安心。
“悠悠子,你知道展沉要回国了么?”
正聊着,一句话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澹台悠仪打字的手停顿了不到一秒,然后回了一个“嗯”。随后她又像是在掩饰什么一般,加了一句话:“敢回来就封杀了他这个小叛徒。”
“悠姐威武!”
“悠姐霸气!”
屏幕上来回闪动着这两句话,澹台悠仪的嘴角弯了弯,想要露出一个笑,结果却透着屏幕发现比哭还要难看。
“澹台,徐修刚才说….”柯乙从楼上探出头,正好看见了她的侧脸表情,还没说完的话便硬生生的顿住了,“你怎么了?”
澹台悠仪在键盘上敲下了几个键,刺眼的亮度都跑了出来,这在昏暗的客厅异常显眼。她调暗了屏幕后回他:“没事。”
柯乙走下楼,看见屏幕上写着“Game Over”的字样好笑道:“游戏而已,没必要这么沮丧吧?”
“你不懂。” 澹台悠仪收起了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游戏事小,但是从这个游戏中我感受到了天地的宽广,人类的渺小。这让我不禁开始思考,人类是什么,从何而来,又要去往何处。”
“你就吹吧你。”柯乙一脸你骗鬼呢的样子,“输了就输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唉,年轻人看事情永远都是这么肤浅。”澹台悠仪故作深沉,“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又或者是嘴里的饭不够香。”
柯乙被她逗笑了,他伸出手想要揉揉澹台悠仪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穿了过去。一时间竟然有些愣怔。
澹台悠仪也被吓到了,她盯着柯乙看了半天才说道:“你这叫非礼美少女!”
“哈哈,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活波?”说着柯乙放下手又靠近了她一点,脸上笑吟吟地问道:“我只看见了一个小姑娘,哪里来的美少女?”
“呵呵。”澹台悠仪白了他一眼,“我成年了 !”
“好好好。”柯乙一副敷衍地语气,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了,徐修说你的医疗费已经被人结清了,而且已经被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这事你知道么?”
说话间柯乙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越发地觉得这个看着不大的小姑娘充满了秘密。想起之前徐修说澹台悠仪的住院费已经被人结清,而且人也安排了转院,之后再无踪迹,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他越发地觉得这个看着半大的姑娘深不可测。
“这姑娘不适合你,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徐修的话仿佛还在耳边,柯乙看着澹台悠仪的目光充满了探究。
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澹台悠仪点点头承认:“对啊,是我朋友们帮我处理的。”
“你之前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个?”
打电话?澹台悠仪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说过类似的话:“对呀,他们赶不来看我,就只能做点举手之劳的事情了。”
“你有一群好朋友。”柯乙想着,ICU的价格不菲,澹台悠仪住了这么久都没有人来看过她,本以为她没有亲人朋友,但是没有想到她的朋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患难见真情,我也没想到我对他们原来这么重要。”澹台悠仪吐了吐舌头,一双眸子中光彩四溢。
“挺好的。”柯乙对这件事情兴趣不大。
澹台悠仪趁他不注意将网络切断然后把所有的电脑界面关闭,合上后交给他说道:“刚才网络似乎断掉了,你可能需要重新连一下。”
柯乙点点头,拿着电脑就上楼了。只是等他下来的时候却发现澹台悠仪并不在。
“澹台?”柯乙喊了几声,却并没有人回应。他又在屋子其他角落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人。柯乙脸色黑了几分,双手也下意识握拳,他突然很直观地感受到了这个叫澹台悠仪的人他根本抓不住。
他坐回了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嘿,柯乙!”澹台悠仪小脑袋突然从旁边的窗户穿过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柯乙开心地问道,“外面景色怪好看的,你想看看么?”
柯乙听见她说话,猛地转头。就看见她的头在窗帘上,原本画面应该是特别诡异的,但是他却突然安心了一般。他看着澹台悠仪的笑容,一时也没有说好或者不好。
澹台悠仪以为他在担心外面会有人偷拍,连忙说道:“我刚才在周围转了一圈,保证没有看见半个镜头,你放心吧。”
所以她并没有消失不见。这个认知在柯乙脑中划过,他的心中瞬间被满足感填满了。
以往他出门的时候会有徐修找来的保洁上门清扫,每次回来窗帘都会被拉开,所以他做的最多的是将窗帘拉上,而拉开却还是第一次。
橙色的光芒因为没有厚重窗帘的阻挡,终于是穿过了玻璃落在了客厅上。整个房子瞬间亮了起来,并且被蒙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
柯乙愣愣地看着外面的景色:蓝色的天空由近到远逐渐被金红色所取代,整个城市他在眼中一览无余,再远点似乎还可以看见海面上的粼粼波光。
“你家位置选的真好。”澹台悠仪在一旁开口,“之前跟你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觉得,现在才注意到,你家地势很高,竟然连海都可以看见。”
听见她说话,柯乙转头向她看去,如同上次一般,她的脸上布满霞光,整个魂体在光芒中若隐若现,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了一般。柯乙之前心中的不安感又冒了出来,以至于还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他就已经伸手向澹台悠仪的手腕抓去,这一次他的手并没有穿过去,反而抓了一个正着。
澹台悠仪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看着那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又顺着手看向它的主人柯乙。她喉咙微微一动,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感觉到鼻子中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她用另外一只手抹了一下鼻子,发现竟然是血。
柯乙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么一个走向,当他回过神发现自己抓着澹台悠仪的手腕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吓到了,结果没有想到下一秒澹台悠仪竟然流鼻血了。他连忙松开手,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澹台悠仪仰起头,没有回他。柯乙抽了几张纸巾放在她的手里,澹台悠仪说了一声谢谢后连忙堵住了自己的鼻子。过了一会后她低下头取下纸巾,已经止血了。随后她瞪了一眼柯乙说了一句:“果然祸水!”就独自飘开了。
柯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起她刚才骂的那个词,摸摸鼻子笑了。

我带大佬躲猫猫免费阅读

第10章
曲行风是在第五天敲响了柯乙家的门。他左手抱着一个半个人高的礼盒,右手提着一个粉色塑料袋子,看起来就很像从超市拿回来的那种。
听见敲门声,柯乙本想起身开门却被澹台悠仪拦住了,她直接穿过门然后发现外面站着的曲行风,心下一喜,然后缩回去拉着柯乙从沙发上起来要他开门。
柯乙一脸无奈的被她拉到门口,打开门首先被那个礼盒吓了一跳。
“这…?”
“嘿呀学长,来都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澹台悠仪笑嘻嘻地跑过去接过她手中的塑料袋子,对他抱着的半人高的礼盒却视而不见。
“小,悠,悠!”
曲行风咬着牙喊着澹台悠仪,后者摸摸鼻子一脸无辜地说道:“你自己带这么大礼过来怪我咯。”
“你!”
“先进来吧。”柯乙打断了他们的话,他后退让开了一条路,目光在曲行风和澹台悠仪之间来回转。
“学长,你咋找到的这里啊?”
澹台悠仪边问边将塑料袋里面的东西倒在茶几上,柯乙这才看见了里面的东西,可是除了手机平板外,其他的他一概都不认识。
“这些是什么?”
“***,好东西。”澹台悠仪冲他玩味一笑,眼中的意思很明白,她要搞事情了。
“迷你工具箱,信号屏蔽器,反追踪器,还有反侦查系统等等。”曲行风解释道,不过他见进门后没有人理他,就自己换了鞋子然后将半高的礼盒直接放到了柯乙的面前,“喏,你的粉丝给你的!”
“我的粉丝?”柯乙目光奇怪地看着那个礼盒,没有打开的意思。
“对,你的粉丝。”曲行风后半句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澹台悠仪听见了也好奇地看了过去,然后问道:“学长,你是在附近遇到了他的粉丝么?”
“没有。”
“那?”
“还不是因为你!”曲行风终于是没有忍住,他大步走过去对着澹台悠仪的头就是一巴掌呼上去,“净给我找事。真要我过来就别留IP啊,留个MAC会死啊!不然她们怎么会知道我要过来,还非要我带上这个,重死我了!”
澹台悠仪捂头蹲下,柯乙连忙走过去柔声关切:“你没事吧?”
说话间还看了一眼曲行风,眼中满是警告。曲行风见他的样子,挑了一下眉,那双桃花眼在两人之间流转,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呜呜呜,学长打我。”澹台悠仪捂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看着像是在哭一样。
曲行风冷哼一声,早就看破了澹台悠仪的性子的他不为所动。倒是柯乙第一次见,他以为她真的在哭,于是手忙脚乱地给她递上纸巾最后柔声哄道:“好啦好啦,没事啦,别哭啊。”
“呜呜呜呜,我都变成鬼了,学长还打我!”澹台悠仪一只手接过纸巾然后继续嘤嘤嘤地‘哭泣’。
“变成鬼是你走运了。”曲行风毫不客气的反驳。
柯乙听见这话没忍住反驳了他:“你这话过分了。”
“我过分?”曲行风扬眉,他走到澹台悠仪身边蹲下,然后按着她的头说道,“我过分还是你过分?”
澹台悠仪被他这么按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连忙陪笑道:“我过分我过分。我肆意差遣曲大佬是我不对。”
“乖~”
柯乙看着他们两个亲密互动,他不自觉抽身,眼神黯了暗,最后像是没事人一样起身问曲行风道:“想喝什么?”
“初次来柯影帝家若是能有一杯手磨咖啡我就很满足了。”曲行风笑的有些欠揍。
柯乙瞪了他一眼说了一句“有”就走到厨房那边去给他泡咖啡了。
曲行风是故意支开他的。见柯乙走开了,他直接一***坐到了沙发上大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当他看见那个拉紧的窗帘,挑挑眉没有说话。目光转回澹台悠仪身上,他唇角上扬,桃花眼中尽是暧昧。
澹台悠仪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她搓了搓双臂耷拉着脸:“曲大佬求放过,别这么看我,怪滲人的。”
“小悠悠魅力挺大的啊,连亿万少女的梦中***都对你臣服了。”曲行风的声音很轻,只能够澹台悠仪一个人听见。
澹台悠仪摇摇头,瞟了一眼在厨房的柯乙说道:“他对我并无男女之情。”
“骗鬼啊。”曲行风不信,“不喜欢你刚才还这么护着你,还警告我?”
“那是因为我被他当成了所有物。”澹台悠仪解释:“你知道他一直都被粉丝狗仔追着跑,一点秘密都没有,可是我不一样,除了他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有可能知道我的存在。所以现在的我暂时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啧,开个玩笑你还这么认真。”曲行风一脸没趣的样子,“行了行了,不逗你了。来看看这些装备吧,我费了老大劲才给你找齐的。”
“***,谢谢学长。”澹台悠仪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桌子上,“我刚才看了一下,大部分型号都是我要的,而且太阳能型号的反追踪器现在国内已经没有货了,学长能搞到真的是辛苦了。”
“啧,知道我辛苦了就说句好话来听听。”曲行风斜眼看她,桃花眼尾微微上翘,可见他此刻心情不错。
“曲大佬威武霸气天下第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小女子对大佬的钦佩如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恨不得日日侍奉只为求得一两真传便此生无憾。”澹台悠仪熟练地吐出一大段话,中间一口气都没有停。
曲行风看了她一眼,这才放过了她。
澹台悠仪见他满意了,从茶几上起了平板和工具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它给拆了,随后澹台悠仪又将信号屏蔽器,反追踪器,还有那套反侦察系统也拆了。然后将散落的核心零件取了出来,十根手指在零件中舞动,每一个零件都正好卡放在对应的位置,最后在曲行风震惊的目光中,她从塑料袋里面拿出了一卷黑色的带子,因为灯光的缘故,甚至可以看见里面有细细的流光。澹台悠仪将带子缠绕在那堆零件上面,这个带子材料神奇,缠绕上去竟然无比贴合。不一会,一个扁平的黑色手环出现在她的手中。
“哇,小悠悠,你这双手真的是神奇。”曲行风也是第一次见到澹台悠仪的本事,一时间他看着澹台悠仪的手充满了热切。
澹台悠仪倒是脸色平常,她在手环上摸索了一下,在内侧找到了一个凹***的usb接口。她拿过桌子上的数据线,看了一下然后用它将手环和手机连在了一起。随后她打开了手机,面向解锁后,她点开了其中一个app,手机屏幕一黑,一个熟悉的终端操作台背景出现在屏幕上。澹台悠仪又看了一眼手环,最后开始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敲着代码。
此时她的神情极其专注,杏眸中只有屏幕上的代码,其他的一切都容不下。她的手指在虚拟键盘上飞快地跳动着,代码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最后澹台悠仪停下手,开始运行调试,手环上面的流光也忽暗忽明,看起来十分奇异。
曲行风盯着澹台悠仪的脸,正在这时,一个白色的杯子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柯乙。
“谢谢啊。”曲行风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满嘴的苦涩味让他看向柯乙似乎是在说‘真小气’。
柯乙神色如常的坐到了澹台悠仪身侧,看着她的眼神不自觉中带上了几分宠溺和柔情。曲行风见状心里啧啧两声然后对他说:“那个礼物盒你不打开看看?”
“稍后。”柯乙听闻看向他,神色很是平淡。
“我可没有在里面放什么东西,那是你的粉丝们听说我要过来非让我带上的。”曲行风看了一眼那个礼盒,“费了好几天呢。”
“替我谢谢他们。”
“好了!” 澹台悠仪将数据线从手机和手环上拔下来,然后又将黑带缠上手环内侧的端口,将它封闭起来。
随后,她看四周一眼,发现柯乙就在身边,随机将手环递了过去:“快试试合适不。”
柯乙差异手环的来历,但是他还是拿过来套在了自己的左手腕上面。手环大小正好合适,他意外地看向澹台悠仪,眼睛里面充满了疑惑。
“就…前天趁你不注意量了一下。”澹台悠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前天?柯乙想起来了,前天澹台悠仪也不知道怎么了非要拉着他玩桌游,但是澹台悠仪在桌游方面简直就是人菜瘾还大的典范,最后他都不想玩了,还是被澹台悠仪拉着死活不放手。
原来是那个时候量的么?柯乙心中了然。
“之前徐修的车不是被人按了跟踪器么,这种事情一般也很难被人知道。”澹台悠仪解释,“以后你要是发现这个手环上的纹路亮了,就说明附近有跟踪器。”
柯乙翻转着手腕仔细打量了一下手环,半晌,他才吐出两个闷闷的“谢谢”。
虽然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澹台悠仪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对他的性子了解了不少,所以她很清楚,柯乙很喜欢这个手环。见到自己做的东西被人喜欢,所以她也开心的笑了。
“咳咳。”曲行风见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不得不出声打断。
澹台悠仪和柯乙一起看向他,前眼中带着疑惑,后者则是不悦。
“既然东西送到了,我就先走了。”说着曲行风就要起身,只是走之前他意味深长地说,“这个礼物等会记得拆开。”
见他要走,澹台悠仪飘起身道:“我送你下去,顺带去看看周围有没有盯梢的人。”
曲行风见她如此积极,眼皮一跳,心中某种预感越发明显,但是他面色不显,反而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好呀。”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柯乙家。待人走后,柯乙放下手环,盯着自家大门嘴唇微动:“悠悠?”
他声音不高,但是在空旷的家里面却显得异常清楚,语气温柔缱倦却带着少许疑惑。
曲行风和澹台悠仪出了电梯门,他看了看四周,确认无人后转头看向一般的澹台悠仪认真地问道:“之前不是答应我不会帮他么?”
澹台悠仪正色:“可是在答应你之前我已经跟他达成了交易,我帮他躲避那些疯狂的粉丝,他帮我找到肇事司机。”
“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还不简单!有为什么要找他?”曲行风对她舍近求远的举动表示不满,“还有,你说他对你没有男女之情,那你自己呢? ”
刚说完,曲行风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看着愣怔的澹台悠仪,这才满怀歉意地说了一句抱歉。
澹台悠仪回神自嘲:“我配么?”
曲行风低头,看着快哭了的澹台悠仪,想说的话在嘴边打了一个转最终选择咽了下去,他摸摸澹台悠仪的头说道:“他那是胡说八道,你别当真。”
澹台悠仪原本还可以憋住的眼泪一瞬间决堤而出,她双手抹着眼睛,声音有些嘶哑:“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大街上随便找一个女生的确比我好太多。”
“该死的他竟然还这么说过!那个叛徒最好这辈子都别出现在我们眼前!”曲行风看着她的眼泪越抹越多,最后一肚子不满只能憋住,最后只能僵硬地抱住她,慢慢拍着她的背安抚,“乖啊,不哭。他当初攀龙附凤,自然要把你说的一无是处,不然他说服不了自己的。”
澹台悠仪没有理他,曲行风又继续说:“他认识才多久,我们这些一直陪着你都人都没有觉得你哪里不好的。”
“那是因为你们不愿意说而已。”澹台悠仪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前传出来。
“什么逻辑!”曲行风叹了一口气,拉开她直感慨:“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小祖宗,认识你之后又当爹又当妈,现在还得兼职心灵导师。”
澹台悠仪听见他这么说,眼泪总算是止住了,她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佯装生气:“那真的是幸苦曲大佬了!”
“好了,不哭就好了。”曲行风捏了捏她的脸,一双桃花眼笑弯弯地说道,“走好自己的路,顺带让他无路可走。”
“哈哈。曲大佬这是哪里学来的歪理。”澹台悠仪终于是笑了。
“笑了吧,不难过了吧。”
“嗯,还好。”
曲行风听见电梯门传来声音,他看了一眼,发现是有人要下来了。他拍拍澹台悠仪的头快速说:“行了,我先走了,照顾好自己,过段时间我们接你回家。”
“好的。”哭过之后的澹台悠仪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着让人心痒痒。
曲行风笑了一下,在电梯门开的前一刻转身走了。澹台悠仪望着他的背影,觉得鼻子又酸了。
另一边,柯乙也没有想到曲行风竟然带来了一个大礼给他。两个人走后他终于是拆开了那个一直被曲行风暗示的礼盒,本以为今天他已经见到了很多神奇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礼物竟然让他更加意外。
这是一个有3D打印出来的,柯乙的Q版形象模型。这个是柯乙以前的一个粉丝为他设计的,那个时候他才刚出道,粉丝也不多,所以当时粉丝给他做的东西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只是后来粉丝越来越多,做这个设计的粉丝也没有再出现过,所以这个设计也被淹没在了互联网庞大的数据流之中,可以说知道的人很少。
他没有想到,几年后他竟然还可以再看见同样的形象。他注意到Q版自己的手上还夹着着一张纸,他取下来后发现上面竟然是一封信。柯乙将信看完,这才知道,原来当初这个形象是他的好几个粉丝一起设计的,而这群人好巧不巧正是澹台悠仪的朋友。
不过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信的后半部分还告诉他,这个可不是一个普通的3D模型,里面还镶嵌了语音识别和感应系统,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语音助手。但是跟市面上的还不一样,因为这个是真正独属于他的。
这个认知让他心中涌出一股不知名的情绪,让他觉得自己整个胸膛暖洋洋的。
“诶?他们真的把这个做出来了?”澹台悠仪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身后响起,“我给你说啊,我家那群小姐妹喜欢你好久了,一直都想做点什么送给你,后来….诶!你干嘛抱我?松手啦!”
澹台悠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柯乙一把抱住,她挣扎了半天最后只得放弃,还未散去水雾的眸子里面满是无奈:“你就算要感谢她们也别抱着我啦。”
“谢谢你们。”柯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谢谢你们。”
他不断地重复这么一句话让澹台悠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犹豫了半天,最后才学着刚才曲行风安慰她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头,像是哄小孩一样。
晚些时候,柯乙登陆了自己许久不看的微博,上传了两张照片,一张是那个3D模型,一个是澹台悠仪给他做的手环,并且配字:“我有一群特别好的粉丝,爱你们所有人。谢谢!”
很多柯乙的老粉丝看见那个模型的样子后都不自觉捂嘴无声尖叫,甚至有人隔着屏幕泪流满面。这些年因为层出不穷的跟踪事件,柯乙在微博上与粉丝的互动越来越少,明明是私人号却几乎就已经变成了第二个工作号。
明星和粉丝之间本应该是双箭头,但是柯乙自己切断了和粉丝的交流接触,让他自己变的无法触及,老粉丝倒是能够理解,可是对于新粉丝来说,太过疏离会让他们望而却步。现在看见柯乙久违的发声,大家纷纷跑到这条微博下面留言,一时间竟然变成了追星的心理历程分享。
柯乙看着下面的留言,他一个个看过去,修长的手指划过上面一个个昵称,有些他还记得,有些他却是第一次见。但是他一个个划下去,似乎想要全部记住。
突然间,他脑海中闪过一张跟自己八成像的脸,他原本上翘地嘴唇耷拉下来,最后将手机一甩,自己倒在床上,一副兴致缺缺地样子。

小编推荐

小说《我带大佬躲猫猫》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我带大佬躲猫猫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