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别喜欢我(陈砚湛柯)

你最好别喜欢我(陈砚湛柯)

导读:陈砚湛柯小说你最好别喜欢我,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你最好别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陈砚追了湛柯四年,轰轰烈烈。在一起两年,甜甜蜜蜜。湛柯提分手的时候,他好像已经被磨平了所有喜怒。

小说介绍

陈砚湛柯小说你最好别喜欢我,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你最好别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陈砚追了湛柯四年,轰轰烈烈。在一起两年,甜甜蜜蜜。湛柯提分手的时候,他好像已经被磨平了所有喜怒,“湛柯,你最好永远别喜欢我。”

陈砚湛柯小说简介

平江四中有个传奇,高二开始一路逆袭最终踏进清华的校门。
后来有人问他,当初怎么就那么拼?
陈砚掐掉烟,思索了半天,然后轻飘飘地一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才会为了为一个人拼尽全力。

你最好别喜欢我全文阅读

“我c……”桃子的一声脏话还没完全脱口,就被自己压住了。
电梯外,一个个头将近一米九的男人,穿着风衣,衣着得体的站在外面。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眉宇之间是不加掩盖的疲乏。
电梯里除了新人以外,所有人的愣住了。
脑海中除了陈砚的那一句“我要结婚了”在疯狂刷屏之外,还有突然面对这个人时的慌乱。
他们虽然很想克制住自己别显得太反常,但还是抵不过下意识地动作。
下意识地看着陈砚。
陈砚站在最前面。
是离电梯外那人最近的。
他一句话刚出口,一抬眼就看到与自己面对面的湛柯。
陈砚眼中的慌乱避无可避。
电梯门要关上了,湛柯伸手挡了一下。
他盯着陈砚,拿着文件的手有些发颤,不知道是因为冬天的冷还没完全褪去还是什么。
湛柯想,如果他们的再遇是在其他任何一种情况下,他都会压下心中所有的想法,跟陈砚说一声老套的“好久不见”。
但偏偏是现在,是伴随着陈砚的那一声“我要结婚了”。
陈砚是所有人里最先反应过来的,压下那突如其来的失措后,他挑了一下眉,“湛总,”他手示意了一下,“方便让一下吗,我们人有点多。”
他声音很稳,语气听着也轻松。
湛柯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他低了低头,一言不发地站在了旁边。
陈砚招呼着让他们几个先出,自己最后走出去。
还不忘转头跟湛柯说一声:“谢谢湛总,那您玩好,我们先走了。”
陈砚早就跟自己说过无数次,分手不是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他能兜住自己的所有情绪。
陈砚没再回头,他径直走向自己的车,跟其他几个人挥手,“先回了啊,请柬估计明天就送过去了。”
见他面色如常,其他人明显松了一口气,都应下——
“好嘞砚哥!得给你包个大红包。”
“改天领出来见见。”
陈砚冲他们点点头,拉开了车门。
桃子突然问了一句:“操,男的女的?”
在一众人看傻逼一眼的目光里,桃子讪笑,准备赶紧开车滚蛋,就听到陈砚笑着骂了他一句,“傻逼玩意儿。”
然后他说:“当然是女的啊!”
陈砚坐上去,发动了车,刚起步,突然有人冲过来拉他车门。
吓得他一个急刹。
“傻逼啊!”他边骂边推门下车。
刚一从车里出来,就看到站在他车另一边的湛柯。
一肚子的脏话没了着落,陈砚心里窝火的很。
说话没好气,“有事儿?”他语气一点都不客气了。
湛柯拉了拉副驾的门,“聊聊行吗?”
停车场说大的确大,但耐不住空旷。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传的同样远,见他俩似乎起了矛盾,一个个也都知道陈砚的尿性,动作都跟开了快进一样。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开了出去。
陈砚很无语,他不想在公众场合跟湛柯起争执。
于是他坐进车里,也按开了副驾的门。
湛柯坐进来后,陈砚只觉得空气都变得浑浊又稀薄,让他感觉呼吸困难。
他咬牙问:“湛总,什么事。”
他问的客气,湛柯却一点都不疏离,“你要结婚了?”
闻声,陈砚紧绷的身子突然放松了,他单手放在方向盘上,没回答。
“女人?”湛柯又问。
陈砚这次回答了,他点头,然后看向湛柯,“是,不然还能是什么人?”
湛柯被堵的哑口无言,想来也是,都说是结婚了,男人又不能和男人结婚。
他垂眸,眼中似乎有些落寞。想了很久也找不到句合适的话,于是只能收起自己的顾虑与思考,很直白的问:“你……正常了?”
陈砚表情变得有些奇怪,“我一直挺正常的。”语气变得刺儿刺儿的。
湛柯当然听出他的意思了,有点慌,“不是那个意思。”
陈砚很烦躁,“到底有什么事儿,我急着回家,我老婆还在家等呢。”
湛柯抓着文件的手开始***,指尖泛白,他呼吸都变得有些重。
他当然知道陈砚现在需要的就是——他下车,放他回家。
但他就像叛逆期迟到了十年一样,就是不肯下车。
陈砚见他不说话,又下了一次逐客令。
“湛总?我有急事。”
湛柯还是无法回神,他低着头,呆呆地顺着问:“嗯,什么急事。”
陈砚都有点想笑,“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我老婆在家等我,你说我有什么急事?”
湛柯把文件袋捏的发出响声,不过抵不过他略带怒意的声音大,“你不是说对女人没兴趣吗?”
被问到这个问题,陈砚突然敛了所有的情绪。
他很放松的靠在靠背上,转过头盯着湛柯,盯了有个十来秒。
一直盯到湛柯转头和他对视。
陈砚忽然就笑了起来,他说话声里都带着笑意,“贵人多忘事啊。”
湛柯瞬间想起来了什么,他似乎知道陈砚下一句话要说什么了,他有些不想听,手缓缓放在了车门上想要推开。
不过动作抵不过陈砚说话快。
“你不是跟我说同性恋能治么,我这不治好了么。”
陈砚说话时看着轻松恣意,甚至是用调戏的目光看湛柯的。
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也不太老实,指尖来回在方向盘上轻敲,弹琴一样。
他好像全身都透着一鼓懒散劲儿,就仿佛聊的这些于他而言是多么不值一提的话题。
湛柯料到他会提起这个事,但还是免不了的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他看到陈砚眼中的轻松,虽然陈砚盯着他,但眼中却根本找不到他一点影子。
陈砚丝毫不念旧情的态度和语气,让他坐上车的勇气散了个干净。
他想到了五年前。
陈砚崩溃的告诉他,这不是病。
一遍一遍的重复,“湛柯,这不是病,这不是病。”
当时他拿着心理医生给开的单子,将陈砚紧紧圈在怀里,强迫他看上面的字。
还很残忍的一边吻他一边在他耳边轻声说,“宝贝儿,别怕,能治。”
陈砚那段时间情绪特别不稳定,湛柯一丝一毫的态度变化他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他见湛柯早出晚归,晚上睡觉两人之间像是划定了“楚河汉界”,坐在一起吃饭相视无言。
终于,伴随着湛柯怀疑的一句“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对”,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断了。
他像疯了一样的摇头,告诉湛柯他们没有错。
然后收到了湛柯的一句,“能治。”
陈砚现在想到也觉得有点好笑。
他也不绷着自己,“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
笑弯了眼睛,睫毛都轻颤。
湛柯知道这一切是自己造成的,却还是不免觉得这样的陈砚真残忍。
只是他没想到还有更残忍的。
在他终于忍不住推开了车门时,陈砚突然问:“你呢?你治好了吗?”
他语气里调侃的意味太过明显,想让湛柯恼羞成怒下不来台的意思更是显而易见。
湛柯扶着车门的手狠狠发力,他一条腿踏了出去,回头看着刚才笑得肚子疼到现在都单手捂着肚子的陈砚,他好像一点都没被激怒一样,回答了这个陈砚纯粹只是想***他的问句。
他盯着陈砚,深深的一眼,看进了骨子里。
他说:“没有。”

你最好别喜欢我免费阅读

请柬在第二天下午六点之前已经全部散了出去。
彼时陈砚正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未婚妻”瘫在另一边沙发上打电话。
“放屁,结个婚就能掰直,你当老娘二十多年白弯了?”
“是挺帅的,但是我也不可能把主意打发小身上啊。”
“那我也没办法,我妈说她的遗愿就是看到我结婚,对,和男人结婚,你傻逼吗,我倒是想和女人结,法律它不允许啊。”
“你这话问的像放了个没响的屁,他不弯我敢跟他结婚?”
“他肯定没男朋友啊,他要有我哪敢翘人墙角。”
“行了别***,来就完事儿了。”
“红包必须有,装的像一点,要表现出那种…嗯,对,不舍,反正你就想象我真的结婚了。”
“操,什么叫想不来,那你就想我快死了,你很悲伤。”
“我他妈一拳,什么叫一想到我死你就开心?你不想活了吧,准备ICU包年吗?”
“别***,挂了!”
季漪一脸不耐烦的挂断电话,转头熟稔的跟陈砚聊了起来。
“你那边怎么样?”季漪问。
刚巧游戏赢了的陈砚心情还算美丽的说:“我这边儿……”他伸了个懒腰,露出一小截细白的腰肢,“他们都以为我真直了。”说完,自己没忍住先笑了一声。
季漪盯着他腰非常明目张胆的看了几眼,“我怀疑你骗我。”
陈砚疑惑:“我怎么骗你了?”
季漪撇撇嘴,“你指定是下面那个。”
陈砚:“……”如果季漪是个男人,他现在已经一拳挥过去了。
季漪得寸进尺的说:“就你这腰吧,啧。”
陈砚抓起身旁的抱枕扔过去,“闭嘴吧你,老子怎么骗你了,我又没说不是。”
季漪笑着接住抱枕,顺势垫在腰后,“你前男友脑子一准儿有问题。”
她突然没由来地骂了这么一句,陈砚觉着有意思,拿了个抱枕垫在脑袋后面,问她:“何以见得?”
季漪“啧”了一声,“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是个男的,刚巧是个1,我绝对不放你这种0走。”
陈砚点点头,认同的说:“很有道理,可惜你不是男的。”
季漪瞪了他一眼。
陈砚鬼使神差地又补了一句,“他也放我走了。”
季漪那点打趣的心瞬间就收了起来。
她其实有点怕和陈砚聊起他前男友的。
这两年好多了她才敢说那句话。
五年前,刚分手那阵儿,陈砚不人不鬼的,提起和感情有关的任何字眼都会发疯。
季漪及时的把话题打住。
“行了,请柬也算散出去了,然后就是婚礼。”说着,季漪这段时间时常有的愧疚之意又掀了起来,她很糙的抹了一下脸,“说真的,挺对不起你的。以后你有事尽管开口,命豁出去都帮。”
陈砚最怕面对她这种时候了,动作非常敏捷的坐了起来,穿上拖鞋就要回房间。
被季漪一声喊住。
“喂!我他妈感动一下不行吗,每次都跑!”
陈砚回头,叹口气,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发,“可得了吧,这点小忙我帮一下又不会怎样,反正没爸没妈没人管我,我结个几十次离个几十次也没人敢说什么。”
季漪略显颓败的靠在沙发上,仰头看陈砚,“要没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过我妈那关。”
陈砚摆摆手,“别起这个腔,感谢我可以请我吃饭。”
季漪还真“唰”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指了指门,“那走吧,反正也到饭点了,换衣服换衣服。”
季漪是个很偏男性化的人,从内到外。
衣柜比陈砚的还死气沉沉。
但是这城市就这么大点儿,陈砚圈子又挺广的,季漪少有的细心了一下。
从角落翻出以前她妈买给她的裙子。
裙子,高跟鞋,棕色的长发烫着大卷。
季漪对着镜子一顿猛照,照满意了才推门出去。
刚巧撞上对门出来穿着休闲夹克、黑色裤子、白色板鞋的陈砚。
她好不容易穿出“淑女”和“***”并存的感觉了,这玩意儿居然穿的好像下一秒就能抱着篮球拍起来的十七八岁的少年人。
陈砚:“……要不,我***换身西装?”
季漪:“……要不,我去换个裤子?”
两人面对面的尴尬了一会儿,然后一起走向了玄关。
“饿死了。”“换个jb……”
于是27岁的陈砚穿出17岁的感觉,身旁跟着一个穿长款风衣的女人。
女人长发***浪,挽着他的胳膊,踩着高跟鞋走的有点慢。
两人上了车后,季漪果断地踢掉了高跟鞋。
“突然转/性?”陈砚把着方向盘问。
“那也不能让人以为我是你兄弟啊。”季漪瘫着。
“噗,你这头发就能很好的诠释‘女人’两个字,所以无所谓。”
“那没办法,穿都穿了。”
季漪的手就像是特地送去寺庙开过最高级的光一样,说要请顿好的就随手指了一家五星。
刚一走***——
“呀,陈总!”“陈总真巧啊!”“这是弟妹吗?”
一***就撞见几个生意场上的人,陈砚有些头疼的带着季漪走过去。
“嗯,徐总,王总,张总,很巧。”他非常生硬的打招呼。
如果是别人,他兴许远远的挥挥手就算过去了,偏偏这几个在平江这边都是厉害人物,一点都得罪不起。
给陈砚打招呼也算给他面子了。
陈砚总不能不要这白给的脸。
季漪也很识大体,优雅的跟三个人问了好。
俩人都站在这了,陈砚穿的也明显不是出来谈公事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是小两口出来约会,于是寒暄两句就表示不打扰了。
陈砚带着季漪刚一回头,就撞上昨天刚刚见过的人。
三个人同时僵住。
季漪见过湛柯的照片,这人的长相是那种一眼就能记住的。帅的人多了,可这人帅的特别凶,也是很特别的凶。
严肃的时候侵略性极强。
但当年陈砚的相册里,有他穿着围裙做饭的照片——个头有近一米九的男人,宽肩窄腰,系着围裙,切菜的手没停,转头看向镜头时眼中还带着丝丝缕缕的温柔,以及很明显的笑意。
大概是这个男人少有的温情。
季漪很怕陈砚绷不住情绪,于是她先收拾好自己乱糟糟的脑子,然后挽着陈砚胳膊的手紧了紧,故作一脸好奇的柔声问陈砚:“老公,你朋友吗?”
“老公”两个字一出口,陈砚都还没反应过来,湛柯先动了。
他手缓缓地攥成拳,“你叫他什么?”问的是季漪,却死死盯着陈砚。
季漪暗暗咬牙,心道这男人他妈不好对付,简简单单几个字问的她腿都有点发软。
陈砚仰头,毫不畏惧的对上湛柯燃着怒火的眼睛,淡淡的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季漪,他伸手将季漪搂在怀里,轻声回答:“大学同学,不太熟。”
然后又看向湛柯,“湛总,您先请。”边说边带着季漪往旁边让了一步。
路让开了,湛柯却一动不动的,像是被刻在了原地的雕塑。
他目光一次又一次的从陈砚身上扫过,一次又一次的垂落。
不敢看他。不敢看他和别人亲昵的样子。
湛柯哑声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季漪想说五年,还没开口就被陈砚捏了一下肩,后者淡笑道:“家务事。”
家务事,不方便告诉外人。
湛柯就是属于“外人”的一员。

小编点评

转眼间你最好别喜欢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