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商濛濛燕淮)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商濛濛燕淮)

导读:商濛濛燕淮小说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燕淮:“想清楚了,离开我,你将什么也得不到。”三年里温顺听话的小女人这次非常坚定:“分!”

小说介绍

商濛濛燕淮小说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燕淮:“想清楚了,离开我,你将什么也得不到。”三年里温顺听话的小女人这次非常坚定:“分!”燕淮看着只收拾了个简单的行李箱,他送她的东西一件也没拿的商濛濛,自信地等着她自己吃了苦头哭着鼻子回来,求他复合!

商濛濛燕淮小说简介

商濛濛追燕淮追得轰轰烈烈,他们在一起三年,三年里她活成了他希望的样子,燕淮也觉得他们这段感情很稳定很正常。
就在他准备和商濛濛结婚时,商濛濛却觉得他像一座怎么也捂不热的千年冰川,于是放弃了。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全文阅读

早上闹钟响过一遍,燕淮就睁开了眼。他一向自律,从不赖床。
很快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洗漱完毕,燕淮从浴室出来。
主卧室自带一个大概二十平的开放式衣帽间,放置两人当季的衣饰。
燕淮背对着床解开黑色丝绸睡袍的系带。
商濛濛缩在被子里眼睛眯着,看着男人的宽背、窄腰、长腿、翘……咽了咽口水。
最后一粒纽扣扣上,燕淮突然转身。几缕半干未干地黑发随着自然的角度耷在额前,和平时打理得一丝不乱的精致相比,有一种略带颓荡的性.感。
不得不说,一见钟情不是没有道理的,这男人完全是按照她的审美长的。
四年前的11月16日,商濛濛遇到了比她大两岁的燕淮。
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她陪着同寝室的向澜去隔壁A大找朋友。
深秋时节,金黄的银杏叶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商濛濛喝着奶茶,站在树下捡起一片银杏叶对着夕阳看。
这时,有脚步声渐行渐近。
她侧脸。
只一眼就沦陷了。
她的脑中有好几秒都是完全空白的。
随后,心中的土拨鼠发出了震碎宇宙的尖叫。
作为一个绝对的颜狗,商濛濛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粉的abcd哥哥们抛弃了,全身的血液都在拼命呐喊——
好帅!
泡他!!
不泡不是人!!!
于是,彻底臣服于对方倾城美貌之下的她满眼冒着粉红泡泡,勇敢地冲上去。
不出意料地,人生中第一次搭讪失败了。
不过,商濛濛一根筋地认定已经走远的少年就是她的真命天子。于是开始了轰轰烈烈地追求。
一年后,她终于心愿达成抱得美人归。
也许是追求得太辛苦,真正在一起后商濛濛总有点患得患失。尤其是燕淮那说不上热也说不上冷的态度,都让她在不自觉中变得小心翼翼,总是主动去迎合他的一切喜好。
这就是先撩者贱吧。
回过神来,却见燕淮不知何时走到床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要不要我再解开给你看一遍?”
商濛濛被他笑得羞了,梗着脖子不承认,“我才没看。”
燕淮将她从被子里挖出来,“给我挑条领带。”
男人穿了件温莎领白衬衫,纯灰色西装三件套。商濛濛挑了条深色带暗纹的领带。
她身高170,却比燕淮矮了快一个头。习惯性地将已经十分平整的领带捋捋,商濛濛才微仰起脑袋,将领带的一端从他竖起的衬衫领口穿过。
清晨,小女人长发软软地披散在身后,穿着酒红色真丝质地的睡袍,看起来慵懒又迷人。她身子前倾,微翘且有肉感的唇瓣嫣红,这么近的距离下皮肤依然毫无瑕疵,水嫩得像是牛奶布丁。
棉质的衬衫布料与她的手指摩擦,带起沙沙的响动。
“好了。”
商濛濛退开两步,满意地上下打量着那个漂亮的交叉结。
燕淮很忙,所以她会特别珍惜一早一晚可以和他相处的时光。哪怕只是陪他一起吃早饭,为他准备一天的穿着,再笑着送他出门。
些微琐事,她甘之如饴。
燕淮整理着袖扣,商濛濛跑到床头拿出手机找到蒋小美昨天发的婚纱照。
夕阳西下,波光粼粼的海水卷起,两人深情拥吻,沙滩上是两人重叠在一起的影子。
“这就是我的高中同学蒋小美,她和老公今天去爱琴海度蜜月。”
燕淮将一只百达翡丽机械表在左手手腕扣好,闻言,瞥了眼她的手机。
“你也可以。”
语气不像开玩笑。
商濛濛的眼里瞬间迸发出了比八月的艳阳还耀眼的光芒,“可以吗?”
他真的有时间陪自己去度假吗?她的要求不高,不拘哪里,只要能和他安安静静单独呆上几天就行。
燕淮点点头,很自然地说:“反正你工作不多,在家里闷的话,想出去玩随时都可以去。正好,我最近要正式接手俊臣的事务,会很忙,过段时间还要出差。”
商濛濛眼里的光一点点熄灭。
燕淮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转身下了楼。
商濛濛垂眸看着被窗户切割开来的的阳光,伸出手,金色光束里的尘埃粒子在她手心里上下翩舞。
她想要的很简单——只是在她跑向他的时候,他也能够恰好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
吃过早饭,商濛濛去了公司。
作为国内三大传媒娱乐公司之一,星辰传媒非常财大气粗地在高楼簇簇林立的中央商务区租了半栋楼。
她径直上到二十二层的经纪人部,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
公司上下的单人办公室一律为玻璃外墙。商濛濛一走近,就看到办公桌后的中年男人穿着C家高定西装,翘着兰花指指着坐在对面一个男艺人叭叭叭地喷吐沫星子。
中年男人就是她的经纪人乐奕凡。
乐奕凡,性别男,年纪四十出头,性向不明,爱好保养,微胖界的颜值扛把子。从头到脚都极有腔调,一双手伸出来比年轻女孩子还细嫩。
入行二十年,算得上是业内数得上名号的著名经纪人,带出过两个影后三个影帝。
就是脾气略暴躁。
商濛濛可不想自己往枪口上撞,在外面转了一会儿,等男艺人离开,她才敲门。
得到允许后,她推门而入。
宽敞的办公室内,乐奕凡皱着眉看着电脑,表情不是太好。
一见商濛濛,乐奕凡脸色缓了缓,指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然后扔过来两份文件,“看看。”
一份是代言合同,一份是综艺邀约。
商濛濛先看代言,“永芳?”
乐奕凡以为她嫌名字土气,“你别看是国货,人家可是有三十多年历史的老品牌呢。”
商濛濛知道他想岔了,解释道:“我知道的,小时候我妈妈就用这个牌子的护肤品,很好用。他家有一款祛痘的,我中学时一直在用,基本上三天痘痘就消了。”
“既然你知道,那最好不过了。”乐奕凡坐正,认真给她科普,“其实,这个牌子在国外比国内有名。因为它其中一个祛痘的中药成分属于国家级绝密配方,二十多年前就荣获了世界发明博览会化妆品的唯一金奖。”
“这么厉害?”
“对,所以,它多年来都是以出口为主,去年海外销售额近亿美元。这次虽然代言费不高,但是不比那些烂七八糟的野鸡品牌,质量是绝对有保证的。”
商濛濛花了十分钟看完全部合同,干脆利落地签了名。
她翻开第二份合同,看到综艺名《十二天浪漫》,就有点犹豫了。
作为公司里少数知道她和燕淮关系的人,乐奕凡一看她这个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恨铁不成钢道:“你看看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燕总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和你同时出道的那谁,颜值没你高,演技比你尬,可人家勤奋啊,到现在都赚出一架飞机的钱来了,你再看看你。”
越说越气。
在圈里浸淫了二十年,乐奕凡自认没走过眼,唯一栽的跟头就是在眼前这位身上。当初小汪总亲自吩咐他带自己发小的女朋友时,心里头是不大乐意的。
但一见到人,他就知道小姑娘是天生吃这碗饭的。首影校花,外在条件不必说。天赋灵气也高,在校期间获奖短片两只手都数不完,大一就有好几家娱乐公司要签她。
天生自带聚光灯和镜头感,随便一站,就跟鹤立鸡群似的稳稳抓住所有人的眼球,再也看不到旁人。
别人是和老天爷讨饭吃,到了商濛濛这儿,是老天爷赏饭吃。
只要不碰原则底线,想不红都难。
偏偏她找了个男朋友,一头栽***。吻戏不拍,亲热戏不拍,需要长时间离京也不接,每年用来工作的时间加起来也没超过五个月。
可即使如此,她拍的每一个角色都让人过目难忘,有时碰上人设不讨喜的女主,光芒能直接盖了过去。
让他找谁说理去?
商濛濛看乐奕凡对着自己磨牙,连忙讨好地冲了杯速溶黑咖递过去。
乐奕凡满腔的憋屈没地发,叹了口气,“这个综艺是档恋爱真人秀,今年是第三季,前两年收视率还是不错的,对提升你的人气很有帮助。节目组还邀请了沈胤,他和咱们是一个公司,你和他搞搞暧昧炒炒CP就行。”
商濛濛垂着眼睫,“乐哥,我考虑一下。”
乐奕凡摆摆手。
在商濛濛临出办公室之前,他叫住了她,“濛濛,咱们也认识三年了,我以过来人给你说句忠告——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女艺人的大好时光就这么几年,出名要趁早,女人最好的安全感就是自己有事业。”
今晚,燕淮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
商濛濛趴在沙发上看着第二季《十二天浪漫》,听见动静,她坐起来,笑眯眯地看着他走近。
燕淮加快脚步到了她的面前,扣着她的后脑,急切而粗鲁地吻了下去。
额角汗珠顺着他绷着的下颌线滚落,“吧嗒”砸在商濛濛光洁的额头上。
女孩儿细白的脚背绷直,圆润的脚趾一颗颗蜷起,茫茫然的视线从客厅天花板的水晶吊灯,移到男人脸上。
看着燕淮在最为情动的那一刻,左眼下那粒泪痣吻着浅绯色的眼尾,变得秾丽异常。
躺在床上,空气中飘散着暧.昧的甜腻气息。商濛濛翻身抱住男人的腰,下巴支在他的胸膛上,望着怎么也看不够的那张俊脸,说道:“我最近接了新的工作。”
“嗯,是什么剧?”燕淮的手指绕着她的长发把玩。因为刚才得到了极致满足而显得心情颇好,难得对她的工作有了点兴趣。
“不是影视剧,是一档恋爱综艺。”
“恋爱综艺?”燕淮眉心皱了起来,“不行,不许接。”
燕淮从来没看过任何一档恋爱综艺。但是他从字面含义也理解出七八分,大概就是假扮情侣假装恋爱的综艺。
所以,他没有商量余地地断然否决。
商濛濛其实也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
在外人面前燕淮总是矜贵冷淡的模样,可她却知道他骨子里的霸道、掠夺、强悍。
从前,她总是以他的喜欢为第一位。
现在,她突然不想了。
商濛濛拿开搂住自己的那条胳膊,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燕淮转脸,目光顺着她气呼呼的后脑勺往下。
小女人穿了条墨绿色镶白色蕾丝吊带裙,衬得她的肌肤如牛奶般白皙丝滑。他伸手撩开她的长发,精致的蝴蝶骨像两片薄薄的蝶翼展翅欲飞。
燕淮靠过去啃了一口,商濛濛反应***地躲开不让他再碰。燕淮却不以为意地将她强行拖到自己怀里,语气放缓了,“你是有男朋友的人,我看着你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我会怎么想?再说你一个小姑娘,长得又漂亮,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综艺做什么,多容易被别人占便宜!”
商濛濛不无自嘲地想,两人在一起时间有限,通常都是做得多说得少,难为他今晚长篇大论地说了这么一大段话。
她闭着眼不说话。
燕淮以为她妥协了,满意地亲亲她的脸蛋,“乖,听我的,在家待着就好,工作少接一些。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揉着她冰凉顺滑的长发,燕淮闭上眼,很快陷入睡眠。
商濛濛觉得自己就像是燕淮放养的宠物,心情好的时候逗弄一番,只要不触及底线,他会对自己偶尔的不乖,表现得宽宏大量。
但是宠物就是宠物,只有他可以支配,可以占有。
别人都不行。
包括宠物自己。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商濛濛没有像往常一样起来为燕淮准备出门的衣服,也没有陪他一起吃早餐。
燕淮以为她还为昨晚的事闹脾气,并不为意,捏了捏她的脸蛋就走了。
听到卧室门被关上,商濛濛“呼”地一下坐起来,难掩失落地看向门口。
先撩者贱,不论男女。
大概在燕淮的潜意识里,自己是不用哄的,因为她离不开他。而且,在他面前,她一向温顺听话。所以他不需要做什么,过几天她的不开心自然就会过去。
可是他忘了,她不是一件家具摆设,她是会呼吸会思想的人。久病不医,积少成多,总有一天会彻底爆发。
商濛濛下楼吃早饭,一个人吃总是无聊,拿起手机边吃边刷朋友圈。
她现在其实很少看朋友圈。因为看来看去,不是秀恩爱晒娃晒美食晒旅行就是卖东西。
果然一打开界面,满满的幸福泡泡源源不断从屏幕往外溢。
其中,蒋小美的爱琴海九宫格自拍最为亮眼。
童话般美丽的背景里,她和老公手牵手,裙裾飞扬,脸上灿烂甜蜜的笑容比盛夏的阳光还要耀眼。
商濛濛在羡慕的哭泣中点了个赞。
燕淮太忙,他们俩别说一起出国旅行,就是连最近的T市都没有去过。朋友圈秀恩爱更是不可能,刚追他的时候完全就是因为他那张倾城级别的脸。后来知道他家里不是普通人家,也不好随随便便发朋友圈。
说来可笑,他们在一起三年了,商濛濛的大部分朋友同学依然以为她是只单身汪。
想到这里,商濛濛越发心塞塞,“啪”地把手机扣在桌上,早餐也没吃完,上楼换衣服。
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乐奕凡把恋爱综艺的合同签了,然后坐电梯下到十一层。
随着第一档选秀节目的大火,星辰传媒立刻与时俱进成立相关部门专业培养爱豆。
从十层到十五层都是练习室。
商濛濛按照短信提示找到1107室,站在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热烈到炸的摇滚旋律。
她拧开门,悄悄***站在门口。
练习室中央一个相当高挑的男孩子穿着休闲服头戴棒球帽,对着镜子边唱边跳。
商濛濛进来的时候正好是副歌部分,又唱又跳高音依然稳得一批。
每一个舞蹈动作更是做到极致。节拍踩点、力度拿捏、一收一放全部都正正好。那种刻进骨血里几乎化为本能的性.感和张扬,毫不收敛地从他身上溢出。
唱功、舞蹈动作、爆发力、表情管理堪称完美。
练习版都这么A这么酷了,上了舞台更要炸了。
这样的男孩子天生属于舞台。
不愧是拥有六千万粉丝的ZERO少年团队长——王珈宁。
伴随着旋律最后一拍落下,王珈宁做了个顶.胯的动作,朝大大的镜子抛了个wink。
商濛濛啧了一声,这小子现在越来越会撩了。
一曲结束,王珈宁拽着衣领抖了两下,朝着商濛濛走过来,笑得没点正形,“姐姐,今天这么好专门来看我?”
商濛濛白他一眼,“少自作多情了,我是来看澜澜的,你怎么会在这儿?”
“向澜姐请我做她演唱会的嘉宾。”
“哦,她人呢?”
“刚被经纪人叫走了。”
王珈宁说完,突然倾身靠近,颀长的身形将她面前的光全部笼罩。少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姐姐,没有水给我吗?”
连声音都带着桃花。
商濛濛:“……”
每年星辰要进那么多练习生,最后能真正出道的必须万里挑一。
作为公司培养的第一批唱跳爱豆,实力毋庸置疑。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长得好看也是一种硬实力。
王珈宁是典型的浓颜系长相。五官精致立体,乌黑桃花眼内勾外翘灿若星子,尤其是上妆后,不知多少无知少女溺死其中。
不过,和燕淮在一起的三年将商濛濛的审美level拉到了天花板,对好看的美少年抵抗力十分强劲。
她本就站在墙边,被王珈宁逼得退无可退。于是嫌弃地伸出一根手指,戳着少年硬邦邦的胸膛,“你离我远点,别没大没小的胡乱释放你那无处安放的魅力。要喝水自己去买!”
王珈宁一脸受伤地顺着她的力道让开了点。
这时,练习室的门被推开,恃腰行凶穿件露胃针织衫,踩着铆钉高跟鞋的向澜飒气十足地走了进来。
看到两人,她长眉微挑,“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有一种就蒜硬挤***,自己也不过是个橘外人的感觉。”
商濛濛、王珈宁异口同声:“没说什么。”
向澜,和商濛濛同为首影表演系的同班同学兼同寝室室友,也是位奇葩。
好好的演员不做,念着念着大学转行去做了歌手,还是真材实料的唱作歌手。
两人脾气相合,当初向澜转行时,正好和家里决裂,她本人花钱大手大脚,没有一分积蓄。做第一支单曲的钱都不够,最后是商濛濛资助的。
向澜发行的第一张专辑就将词、曲、编曲一手包办,被粉丝戏谑“谁也不能从我澜澜手里挣走一分钱”。线上发售十分钟即售出三十万张,主打歌在几大音乐平台的新歌榜上霸榜近一个月。
这次演唱会,向澜要和王珈宁合唱,两人今天凑一起就是为了编排相应的舞蹈。不过他俩都是掌控欲比较强的人,逗十分钟嘴才能确定一小节的动作。
商濛濛坐在地板上,不自觉地时不时看一眼手机,不知在期待什么。然而,直到中午吃饭,手机毫无动静。
向澜和王珈宁也吵累了,嚷嚷着三人好久没聚,一起吃顿好的。
商濛濛是无所谓。
向澜和王珈宁今天都有开车,而且还都是顶级轿跑——只能坐两人。于是,商濛濛坐谁的车成了问题。
最后,两人石头剪刀布分出了胜负。
商濛濛坐了王珈宁的保时捷。
“你又换车了?”
王珈宁像个得了新玩具的大孩子,从配置到内饰到滔滔不绝地叭叭叭介绍起来。
商濛濛:“……”
她就随口一问。
也许男人大概都喜欢引擎声,喜欢汽油味,喜欢和速度相关的一切。
燕淮也有好几台豪车。
就在这时,微信的提示音响了一下,商濛濛从链条包里拿出手机。
淮淮大宝贝:【今晚想吃糖醋鳜鱼,你做的。】
比起“嗯”、“好”、“行”倒是多了好几个字。可笑她牵肠挂肚一上午,人家却没心没肺地把她当***。
商濛濛一个字都没回,把手机扔回包里。
动作幅度略大,引得王珈宁有些担心地看过来,“姐姐?”
商濛濛朝他笑笑,“没事。”
九曲回环的立交桥堵得厉害,王珈宁单手握着方向盘,侧眸看着她,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姐姐,不论遇到什么,我都站在你背后。”
商濛濛有点被感动到了。
他们是三年前认识的,那时王珈宁只有十六岁,还是个普普通通的最低层练习生。
他是南方人以前又是学黄梅戏的,普通话说得很不标准。
商濛濛好几次在公司的楼梯间、天台碰到少年戴着耳机一遍遍地背诵《普通话朗读六十篇》。
商濛濛对这个努力的少年很有好感,于是自发自愿地给他当了半年小老师。
说起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但,王珈宁虽然长了张风流博浪的脸,实际却是个心地纯良的好孩子。大红大紫之后,见了商濛濛依然姐姐长姐姐短地叫。
商濛濛从包里摸出一块黑巧克力,撕***装,塞进王珈宁嘴里,哄孩子似的语气,“你的好意姐姐心领了,来,吃糖。”
王珈宁正经严肃的脸一秒破功,很是不服气地含着巧克力嘟囔:“我马上二十了,不是小孩儿。”
他们今天去的是公司附近一家有名的日料馆,所有食材均是当天从日本空运来的,随随便便吃一点就是大几千块。
向澜提前订了包厢,三人嘻嘻哈哈边吃边聊,还照了不少合影。
商濛濛用P图软件调了调光就将照片发给两人,结果他俩都不满意。向澜P了一遍,王珈宁又P了一遍。
商濛濛扒着向澜的肩膀,“你现在包袱有点重啊, 2P不行,还要3P、4P。”
向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你在说什么虎狼之词?”
商濛濛:“???”
向澜摇头不语,给她一个你品你仔细品的眼神。
商濛濛悟了,抓起桌上的纸巾朝她扔过去,丢下一句,“我去洗手间。”
从女洗手间出来,转过走廊,经过一间包厢时,恰好***白色和纸的推拉门打开。
看着那双被黑色西裤勾勒的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商濛濛就知道是谁了。
“你怎么在这儿?”燕淮走近一步,意外相遇让他心情有点好,唇角挑起一道弧度。
“和朋友来这里吃饭。”商濛濛垂着眼睑回答。
“男的女的?”
商濛濛抬眸,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两片薄唇,脱口而出,“有什么关系吗,这个世界不是男人就是女人。”
燕淮的表情冷了下去,气氛有点点尴尬。
他微微侧头。
身后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助理立刻有眼色地道:“燕总,我去车上等你。”
说完,秦萧朝商濛濛点点头,飞快离开。
“我先回去了,朋友还在等我。”
商濛濛说完,扭头要走,却被男人蓦地揽上腰,强抱进了包厢。
燕淮反手关上门,将她抵在墙边。
微凉的唇陡然落下,撬开她的唇齿,蚕食鲸吞一点不客气。

小编点评

分手后我爆红娱乐圈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