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本宫的猫(蓉蕙康熙)

康熙是本宫的猫(蓉蕙康熙)

导读:蓉蕙康熙小说《康熙是本宫的猫》特别推荐,康熙是本宫的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现代农业科学家陈晴晴带着空间穿越成胤褆生母惠妃那拉氏蓉蕙,来到康熙后宫最早时期,想到自己生育皇长子压力甚大。

小说介绍

蓉蕙康熙小说《康熙是本宫的猫》特别推荐,康熙是本宫的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现代农业科学家陈晴晴带着空间穿越成胤褆生母惠妃那拉氏蓉蕙,来到康熙后宫最早时期,想到自己生育皇长子压力甚大,不会宅斗的蓉蕙瑟瑟发抖想做个小透明

小说简介

现代农业科学家陈晴晴带着空间穿越成胤褆生母惠妃那拉氏蓉蕙
来到康熙后宫最早时期,想到自己生育皇长子压力甚大,不会宅斗的蓉蕙瑟瑟发抖想做个小透明
却一而再再而三被欺负,无可奈何只能对自己的猫诉说委屈
慢慢发现对猫诉说以后都能实现?难道是只叮当猫?
蓉蕙抱起小猫仔细看,拿开它的小尾巴:(#^.^#)原来是只小公猫,真可爱,么么哒!
猫突然炸毛耳朵可疑的红了:(╰_╯)大胆!你在看朕哪呢?朕的后宫竟然有如此不知羞耻的女人!
蓉蕙很快就发现康熙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耳根微红,晴晴只觉得这个小皇帝真害羞!
从此过上有猫陛下护着的滋润生活!
多年以后
蓉蕙给猫儿顺毛:球球,本宫就是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可没那些心怀天下的高尚品德,可为什么心里有点虚呢?┭┮﹏┭┮本宫才不会告诉皇上,本宫研究出化肥,能提高存活率跟生产量!
球球急忙起身,差点跳起来:(⊙o⊙)…朕刚才听见了啥?
第二天蓉蕙就发现康熙见自己时而皱眉时而欲言又止
蓉蕙忐忑不安:皇上这是想什么坏心思呢?
康熙:朕该如何让爱妃自己吐出化肥的事呢?

康熙是本宫的猫全文阅读

张氏有喜让后宫许多人坐不住了,钮钴禄氏更加坐不住,入宫这些年她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皇后因为有儿子稍微好一些,康熙为此还特地去看了看张氏,让张氏受宠若惊。
皇后也派人送了一些补品以示恩宠,后宫其他人也都如此,蓉蕙也随大流,蓉蕙明白后宫是非多,张氏如今这么打眼,并不是什么好事,她不想卷入是非。
除了请安,偶尔去菱萱那坐坐,蓉蕙就在自己的院子,原主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可那毕竟是原主的能力,哪怕拥有她的记忆,身体本能也会,可如此强加在身的技能毕竟生疏,需要实际操作转化为自身能力。
蓉蕙开始练字,因为原主本身写着一手漂亮的字,哪怕有记忆,到底有些不习惯,第一次写差强人意,多练练寻找感觉也就是了。
张氏有喜让康熙十分高兴,他子嗣单薄,他一连几天都抽空去看望张氏,晚上都掀了蓉蕙的牌子。
康熙人逢喜事精神爽,折腾的蓉蕙更加吃不消,蓉蕙在现代出身权贵,哪怕被保护的再好,也知道权利的可怕,所以才会如此敬畏康熙,可在敬畏是个人都有脾气,被康熙折腾了两晚的蓉蕙,这晚两人纠缠之时,奶凶奶凶的轻咬康熙耳垂,贝齿轻轻磨着,康熙身子一僵,低头看着如小猫一样萌凶的蓉蕙,心咚咚的直跳,整个人更加兴奋了!
蓉蕙在心里把他骂过千百遍,这个大猪蹄子!
蓉蕙只是象征性的用牙齿磨着他的耳垂,并不敢留下任何印子,那怕是真想死一死。
蓉蕙睡着之前暗自凶萌的瞪了瞪康熙,康熙瞧见一切,等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康熙露出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笑容,“你以为是谁都可以咬朕的耳朵吗?你以为是谁,朕都会如此纵容吗?小傻瓜这也就是你了,你还不以为然,真是朕宠的!”
可惜这句话蓉蕙没有听见,康熙拥着蓉蕙一夜好眠。
因为张氏有喜康熙常去看望的原因,蓉蕙被恩宠几天的事都没有成为焦点,所有人的焦点都在张氏那,又过了一天康熙终于掀了别人的牌子。
蓉蕙感慨终于得救了!
蓉蕙想着这几天有时大胆的行为,而康熙并未生气,心里也在犯嘀咕,这晚睡不着抱着球球,“球球,这几天皇上来我这,我有时候被他逼急了,作出一些大胆行为,皇上并未追究,也许皇上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是吧?”
球球身体里的康熙目光温柔,他的付出她还是能感受到的。
蓉蕙摸摸它的脑袋,“可是那又如何呢?他终归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皇帝,他的喜怒哀乐又何尝需要讲道理呢?所谓伴君如伴虎就是如此吧?哪像球球就算生气,只要我道歉哄哄就不会生气了,还是球球好!”
康熙:·······
他现在一爪子拍死这个蠢女人还来得及?
他是暴君吗?
蓉蕙想到自己来到古代,哪怕就是嫁给一般人也比这好,忍不住揉揉球球的小脑袋,“球球你说我为什么会进宫呢?如果我嫁的是一般人该多好,世人都羡慕都希望能进这宫墙,可谁又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机关算计,有多少危险呢?世人都觉得荣华富贵权利地位好,为此争破头,可谁真的想过再多的荣华富贵跟权利买不来真心真情,当争破头得到权利地位之时,就会想要真情,而那时真情真心已然成奢望。”
蓉蕙的话让康熙震撼,他年少丧父丧母,从未得到一日承欢,八岁登基,面对鳌拜把持朝政,他不断的学习成长除掉鳌拜亲政,当现在稳定下来,他发现身边除了皇祖母,已然没有多少真心真情。
“球球呀,我没有那么高的抱负跟欲/望,如果我的夫君只是一般人,并没有手握生杀大权的话,那么也许我不会如此小心翼翼,我们会跟其他夫妻一样,会闹小矛盾,会吵吵闹闹,平凡而幸福的过一生,可惜这一切对我对皇上而言却很奢侈,因为谁也不知道我认为的小吵小闹在他眼里是不是如此?”蓉蕙无奈的叹气。
康熙心里也不好受,他知道事实就是如此,难怪她总是小心翼翼很害怕自己,却从不讨好自己,可是她真的不在乎权利地位吗?
“球球呀,想到未来一生都是如此,想想也挺悲凉,可这宫中最不缺可怜人,人生如此艰巨,而在你面前,我可以无所保留,所以球球我会好好照顾你,你多活几年陪着我好不好?”蓉蕙抱起球球,让自己的身影显示在球球大眼睛里。
康熙这心里真的很复杂,自己赶不上猫,这感觉真不好。
“宠物是什么?那就是在主人这骗吃骗喝一辈子,走的时候,还要带走一串眼泪的家伙!”蓉蕙白皙的手指点点球球的额头。
康熙心里受到很大的冲击,有谁真的会为一只猫一只狗哭?又不是小孩子,然他在蓉蕙眼里看到她对球球的真情,他并未得到的真情。
康熙心里有些酸涩,人不如猫的体验实在......
康熙察觉蓉蕙的伤感,实在做不出猫那样******她,伸出小爪子轻轻搭在她手上回应着她,蓉蕙见球球如此,高兴抱起亲亲它,“球球真聪明!”
蓉蕙只是有感而发,也真的希望球球能平安长寿。
殊不知这番话全都被康熙听见了,也让康熙更深的认识她。
蓉蕙每天练字,字有了很大进步,这天康熙突然来了,瞧见她桌子未来得及收拾的字,仔细看了看,没想到她还写的一笔好字,“字写的不错!”
“回皇上的话,皇上过赞了!”蓉蕙没想到他突然会来。
“看来督促你的老师很用心。”这字有几分.......
蓉蕙心里坦荡荡,“回皇上的话,臣妾的字是臣妾表哥所教,小时候临摹的也是他的字帖!”其实仔细看的确跟容若的有几分相似,这作不得假,自己坦荡的说出来,总比皇上猜测要好。
李德全暗自为蕙小主捏把冷汗,如此实在到不怕得罪皇上。
康熙恍惚了一下,没想到她能如此坦荡,想到自己的女人临摹别的男人字帖,康熙对容若有些牙根痒痒,却也为她的坦荡感到舒心,“你觉得朕的字如何?”
蓉蕙并不知帝王的心很小,小的很难敞开一次,那么一次的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没有抓住,就永远不可能走进他的心,然她的误打误撞正让自己一点点的滲入他的心里。
“回皇上的话,皇上的字自是极好!”蓉蕙诚心的回答。
“那好,朕教你!”没道理临摹别的男人字,不学学自己的?
蓉蕙:·······
李德全:·······
皇上知道自个再说什么吗?
蓉蕙惊讶的朱唇微启,她学康熙的字做什么?好被人诬陷居心叵测等着砍头吗?
“怎么不愿意?”康熙眯着眼,但凡她敢点头,就要她好看。
“臣妾荣幸之至!”心里却苦不堪言,宝宝委屈,宝宝不敢说!
康熙明白她在乱想什么,康熙手把手亲自教她写字,蓉蕙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动作僵硬,康熙岂会不知?“你觉得朕的字是一两天能练成的?”小时候他为了练字可下了不少功夫。
蓉蕙一点即通,是呀,皇上只是教自己写字,而不是让自己临摹他的字帖,她怎么可能学会皇上的字,这也就不算事了,看来来到古代她这智商也跟着降了!
“回皇上的话,臣妾愚钝自然不能!”蓉蕙也不在紧张。
李德全甚是惊讶,皇上对皇后都没有如此尽心过,日后切不可得罪蕙小主。
青依他们见皇上如此疼爱小主,心里也为小主开心。
时光流逝,转眼过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蓉蕙时不时跟球球抱怨想吃点啥,康熙总是过几天才让御膳房给她送,再说也就只是一些吃食,并未引起蓉蕙的怀疑。
而蓉蕙跟康熙相处也从最开始的尴尬,到现在的较为融洽,哪怕有时无话可说,起码彼此都习惯了,并不会觉得尴尬。
这天蓉蕙在屋子里画画,菱萱过来串门子,“蕙姐姐你真是好定力,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在画画?”
“嗯?出什么事了?”她怎么不知道?
“唉,蕙姐姐你真的该出去多走动走动,今儿在御花园里张氏不知怎么的差点摔了一跤,的亏奴才扶住了,不过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动了胎气,好在六个多月无大碍,正魂不守舍的养胎呢,为这件事当时跟她在一起的陈氏等人都被皇后罚跪呢!”马佳氏传递消息。
蓉蕙蹙着柳眉,“张氏因为有孕,太过沾沾自喜,怕是太过招摇,可是孩子无辜,只怕她能明白才好!”
“这宫里也只有蕙姐姐你会如此想了!”在这宫里冤死的孩子,她的儿子不会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
蓉蕙但笑不语,康熙跟太皇太后大发脾气,导致后宫人人自危,张氏受次惊吓,也收敛不少,除了请安就躲在自己的寝宫里,深怕有人加害她的孩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秋天高气爽,康熙准备秋猎,蓉蕙也十分想去,晚上一边抚摸球球一边道:“球球你说我要是能出去多好呀?倒不是为别的,而是能出宫瞧瞧心情也好!”
球球眯眼,但凡她能把对球球的撒娇用一点在自己身上,她不就能去了?
“唉,算了,我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蓉蕙毫无形象的倒在床上。
这个小傻瓜,想想就行动呀,光想有什么用?
康熙为此特地给她机会,过一两天掀了她的牌子,如今两人相处比较愉快,康熙故意说要看看她字练的如何了,蓉蕙嘴角抽了抽,果然康熙最喜欢考别人,想到历史上皇子们读书的压力,真为孩子们心疼!这绝对不是亲爹!
蓉蕙根本没有练,写的还是原来那样,康熙昧着良心道:“不错,有进步,看来是用心了,说吧,想要什么奖励?朕都答应你!”
蓉蕙:······
这还是康熙吗?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断的快速运转脑袋!
李德全:·······
皇上您想带蕙小主去您直接吩咐就是了,这种瞎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回......回皇上的话,多谢皇上抬爱,臣妾没什么想要!”蓉蕙小心翼翼观察康熙的脸色。
康熙脸色一沉,“你在想想?”
李德全想笑不敢笑,皇上的一番恩情,奈何蕙小主欣赏不来呀!
见他神色严肃,蓉蕙实在不懂他好好的生气什么?
“回皇上的话,臣妾的确没什么想要的!”蓉蕙因不知康熙到底何意,不敢贸然开口。
李德全忍笑忍得咬紧嘴唇,蕙小主真是个人才!
康熙觉得自己良好的修养迟早被她败光!
康熙瞪着蓉蕙,心想等会看他怎么教训她,求饶都不好使的那种!
蓉蕙被他瞪的也有些生气了,她不要奖励这么善解人意,他还生气?生得哪门子气?都是后宫那些女人宠的,她也是有脾气的!
给好脸子不稀罕,她还不给了!
相处这几个月,蓉蕙的胆子也变大了,暗自转头嘟嘟嘴,她的小动作康熙太了解了!
康熙咬着后槽牙,他迟早被这个笨女人气死!
李德全在这一刻都深深同情皇上了!
康熙起身突然抱起蓉蕙,吓得蓉蕙惊叫一声,双手紧紧搂着康熙的脖子,深怕掉下去了。
“你还知道害怕?你不是挺大胆?”康熙抱着她往床上走。
李德全带着奴才们退出去,蓉蕙撇撇嘴,“臣妾又不傻!”
“呵,朕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蠢成这样,也就是他心胸开阔,不然早被气死了!
蓉蕙萌凶萌凶瞪着他,她可是现代最年轻的农业科学家,她要是蠢,让其他人怎么活?
蓉蕙嘟了嘟着嫣红的小嘴,压根不知道自己奶凶的样子多么撩人,康熙呼吸都变得炙热,这就是个小妖精!
蓉蕙又被康熙折腾了一晚,第二天下午接到李德全的通知,让她准备准备伴驾去秋猎。
幸福来的太突然,实在有点懵,但不妨碍她喜悦的心情,可她从未想过也就因为伴驾,毫无准备的见到了纳兰容若!

康熙是本宫的猫免费阅读

这次跟随康熙去秋猎的有钮钴禄氏,戴佳氏,马佳氏以及她,皇后因为大阿哥年纪尚小,所以这一次没有去。
蓉蕙跟马佳氏以及戴佳氏同乘一辆马车,蓉蕙时而掀开马车帘子,戴佳氏十分看不上她这没规矩的样子,菱萱也怕她落人口舌,“蕙姐姐外面并未有什么好风景,有何好看的?”
“菱萱,我只是太久没有出来了,我还记得小时候阿玛只要有空就会带着额娘和我出来玩耍。”说的是现代的父母。
菱萱她们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阿玛额娘如此恩爱,自个的阿玛别说带她们出去玩了,有空来看看她们都让她们觉得受宠若惊!
“蕙姐姐有个好阿玛!”菱萱感慨道。
蓉蕙知道她们误会了,却也不会辩解,到了位置安排好住处后,康熙就跟大臣们商议事了,这次索额图明珠容若福全常宁他们都来了,而钮钴禄氏作为除皇后地位最高的妃子,交代了一些事,也就没在管她们。
戴佳氏她们都各怀心思,想趁着这次能得到皇上的恩宠好怀上子嗣。
初来匝道,蓉蕙也十分安分,康熙本想去蓉蕙那,可最后还是去了钮钴禄氏那,因为蓉蕙经常念叨他的随心所欲会让没有自保能力的她受伤,这句话让他印象深刻。
他现在无法改变什么,那么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皇上晚膳是在钮钴禄氏那用的,蓉蕙也就早早休息了,习惯摸摸身边的球球却落空,好生不习惯,球球托给小德子照顾,青依跟着来了。
第二天第三天康熙带着群臣去狩猎,头天晚上来蓉蕙这,送了蓉蕙一些动物皮子,后一天去了菱萱那里,第四天开始,康熙也不在拘着群臣,早上带着群臣狩猎,下午等于自由活动,主要是康熙知道蓉蕙想出去转转。
跟大臣用完午膳就去了蓉蕙那,带着蓉蕙出去了,钮钴禄氏得到消息气的摔碎了杯子,本以为自己份位最高,皇上会更多的宠爱自己,可事实并没有。
蓉蕙都没想到皇上能带她出去,这周围其实没什么好玩的,无非也就是外面随意转转,蓉蕙觉得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也非常好,她时而看看这,时而望望那,半分规矩都没有,康熙完全不计较,李德全全当没看见,青依倒是被主子吓得半死。
蓉蕙没想到康熙会如此纵容自己,心里对康熙多了几分感激。
“就这么高兴?”除了跟球球在一起的时候,从未见她笑的如此明媚动人。
“回皇上的话,跟皇上在一起当然高兴!”蓉蕙昧着良心道。
康熙明知是假话,却也高兴,她这算是感谢自己带她出来吗?
见康熙心情甚好,蓉蕙觉得果然是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呀!
走着走着遇见了福全跟常宁,兄弟二人刚去跑马了,“臣参加皇上!”
“起来吧,你们俩倒是肆意快活!”康熙心情好也有心思调侃兄弟两句。
常宁看了看皇上身边的蓉蕙,“臣弟哪有皇帝哥哥您肆意快活呢?臣弟这不是很久没有跑马了吗?怕把祖宗的本事生疏了,这才拉着二哥一起来跑马!”
“生疏?依朕看那就是练的不够,要不朕派个师傅督促你?”康熙并未生气。
“皇帝哥哥,臣弟错了,皇帝哥哥就饶了臣弟吧。”常宁耍宝的求饶。
“马上都是要娶福晋的人,还如此不着调!”才十三岁的弟弟,康熙还是很疼爱。
常宁笑笑,“有皇帝哥哥护着臣弟,臣弟才不怕呢!”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康熙压根没注意到蓉蕙随意摘采了野花,悄悄编织着手环,常宁眼尖的发现,“臣弟等就不打扰皇帝哥哥了,臣弟等先行告退!”
福全不懂常宁为何突然如此,也跟着走了,蓉蕙一直望着他们走远,康熙眯着眼,“你在看什么?”当他是摆设吗?这么看着别的男人,有点规矩没?
疑?皇上这是吃醋了吗?“皇上能把手伸出来吗?”
康熙疑惑的伸出手,蓉蕙把编织的手环放在他的手掌中,“送给皇上,谢谢皇上!”
看着这随处可见的野花,编织粗劣的花环,康熙竟然觉得很满足,什么时候他的品味如此低了?
“就这么谢朕?”康熙明明高兴的不得了,却故意沉着脸问。
“回皇上的话,是的!”不要以为沉着脸,她就没看见他压制不住上扬的嘴角,真是不坦荡,这么傲娇可怎么好?就好像球球心里明明高兴,却摆出高冷的模样!
李德全忍笑忍的肚子疼,蕙小主真是太厉害了。
康熙好笑的摇头,对她就不能要求太高,两人逛了一会就回去了,一路上彼此的心情都很好,晚上康熙去了戴佳氏那里,皇上的雨露均沾让除了钮钴禄氏都很满意。
这天蓉蕙菱萱正在院子里喝茶,实在闲的无聊,“菱萱要不我们来踢键子吧?”
“啊?蕙姐姐这不大好吧?”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在宫里,再说谁会过来这?就算在宫里踢键子也没什么不可以是不是?”蓉蕙劝说道。
的确没什么不可以,可是......
蓉蕙让青依找来毽子带着青依玩起来,菱萱见她们玩的开心,也忍受不了***一起玩了,院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路过的戴佳氏看见,倒是有几分羡慕,主动走过来,“蕙姐姐萱姐姐,我也可以一起吗?”
“当然!”蓉蕙点点头。
难得大家一起玩,院子里充满欢声笑语,钮钴禄氏路过有些羡慕,却不会放下身段过去玩,“蕙姐姐你好厉害!”菱萱衷心的夸赞。
“是啊,小主你真厉害!”青依都不知道小主原来如此会踢键子!
康熙正巧带着福全常宁容若过来,就瞧见她们在踢键子,蓉蕙爽朗的笑容,充满活力的神情,脸庞因为运动染上红晕,显得格外的动人。
康熙望着这样的蓉蕙忍不住笑了,而常宁他们也有些看呆,康熙目若冰霜的看了看他们,常宁他们被冻的瑟瑟发抖。
就连马佳氏她们也觉得蓉蕙闪闪发亮,“蕙姐姐你知道吗?你这样真的很容易得罪人。”
“嗯?”得罪谁?不是在踢键子吗?
望着不解的蓉蕙,菱萱无奈的叹气,“踢键子都踢的这么好看!”
蓉蕙忍不住笑了,弯腰摘取一朵花走到菱萱面前,菱萱疑惑的看着她,蓉蕙笑着把花插到她的头上,“谢谢夸赞,每个人的美丽是不同的,你也一样很美丽!”
蓉蕙眸光粼粼,如沐春风的笑颜,温软的手掌抚摸在菱萱的***上,菱萱何时被人如此撩过?忍不住有些脸红了,蓉蕙忽然伸手摸摸她的额头,“你怎么了?太热了?那别玩了?”
菱萱:·······
戴佳氏:········
钮钴禄氏:·······
突然好同情皇上!
福全常宁他们都同情的望着皇上,康熙嘴角抽了抽,就不能指望这个蠢女人开窍!
康熙心里可不高兴了,送礼物这么随便的吗?难道不是只送给他的吗?
菱萱深呼吸,“蕙姐姐,我没事,继续玩吧!”
“哦!”蓉蕙也没有多想继续玩,当她把毽子踢出去的时候,不小心太过***踢偏了,蓉蕙他们顺着目光去,看见了皇上他们,蓉蕙吓得大叫一声:“小心!”
毽子朝着容若砸去,容若轻松的接住了,马佳氏她们松口气的情况下,也有些恐惧,她们连忙过来,“臣妾给皇上请安!请皇上恕罪。”
“都起来吧,下次小心一点。”康熙并未追究。
“臣见过各位小主!”容若跪下行礼。
“请起!”蓉蕙她们见皇上没有任何不悦也安心不少。
蓉蕙也只是第一次真实见到容若,果然是个翩翩少年郎,可惜那个曾经与他相爱的蓉蕙已经不在了。
蓉蕙本以为自己见到原主的情郎会有一些不自在,可真的毫无预警的遇见,她发现她根本没有太多的感触,因为容若对于她而言就只是陌生人!
容若再见蓉蕙心里波澜万千,外表却丝毫不敢显露,可见蓉蕙如此坦荡纯粹的眼神,那眼神里在没有以前一丝爱意,这样也好,他们本就不再可能,他也娶了媳妇,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结果,可为什么心疼的厉害?
“启禀皇上,臣妾等就先行告退!”蓉蕙想着还有常宁他们这些外男在,也不好诸多待着!
“嗯!”康熙对于蓉蕙的知礼很满意。
菱萱她们也反应过来,连忙跟着拂拂身子离开,晚上康熙来了蓉蕙这,两人先随意聊了聊,“蓉蕙你觉得容若如何?”康熙突然问,他一直都有注意蓉蕙,当蓉蕙见到容若时,有片刻闪神!
蓉蕙微愣没想到康熙会如此问,但她知道谎言是要用无数谎言去掩埋,“回皇上的话,表哥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起码在原主的记忆里是如此。
“哦?你很了解他?”康熙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坦率。
“回皇上的话,不敢欺瞒皇上,臣妾所了解的表哥,只是臣妾接触到的,至于表哥平时是不是如此,臣妾也不知道!”蓉蕙如此回答是玩了个心眼。
“那说说你眼中的容若!”康熙岂会不明白?
“回皇上的话,臣妾依稀记得,小时候阿玛额娘带臣妾去叔父府上做客,那一年臣妾五岁,臣妾贪玩不小心弄脏了表哥的功课,阿玛教导过臣妾,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悔改,臣妾之前从未见过表哥,一来就毁掉了他的功课,自然于心不安,臣妾更不想受罚,于是臣妾主动拿着毁掉的功课去找表哥道歉,表哥当时听了没做声,臣妾就故意先发制人哭了起来,边哭边道歉,就是让表哥不好惩罚自己,表哥也如臣妾想的并未惩罚臣妾,反而安慰臣妾,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对于臣妾知错就改很赞扬,所以当时臣妾就觉得表哥不愧小小年纪就有才子之名,如此通情达理,如此温柔好说话,慢慢长大也亦是如此!”这的确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所发生的事,只是原主蓉蕙当时就对这样温柔的哥哥很有好感,那时只是纯粹的兄妹之情!
康熙没想到是这样,故意板着脸,“当着朕的面,如此赞美容若,你到不怕惹朕生气?”
“回皇上的话,皇上为何要生气?表哥只是表哥!”蓉蕙明白他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要她表明自己的心!
蓉蕙清澈的眼神,坦诚的回答无疑让康熙很满意,心里却还是有些羡慕,羡慕容若从小就是认识蓉蕙,这一晚又狠狠的把蓉蕙折腾了一番!
康熙的小心眼着实让蓉蕙大涨见识,却也为日后铺路,免得日后皇上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她跟容若关系不错,而自己这时却骗了她,无疑是增加嫌疑,自己坦然大方,反而会让人觉得那些人是造谣生事!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康熙是本宫的猫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