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小姨妈(秦朔南)

穿成反派小姨妈(秦朔南)

导读:火爆小说《穿成反派小姨妈》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秦朔南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穿成反派小姨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穿成反派小姨妈》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秦朔南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穿成反派小姨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在古代X朝,秦朔南是女扮男装的大将军,是世人公认的战神,最大的烦恼除了如何安|邦定国平天下,就是不能暴露女儿身。
战死疆场,秦朔南突然穿进后世一本小说里,成为一对反派兄弟传说中会嫁入豪门超有钱的小姨妈。

穿成反派小姨妈全文阅读

霍存席,男,十六岁,身高一米八二,体重六十八公斤。
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人单手随便一“揪”,就揪得他离开了地球。
其他人可能看不到他双脚离开地面的微毫距离,但是他本人却非常清晰的感受到秦朔南揪他衣领惯性往她方向扯了一下而瞬间爆发出的可怕力量。
但秦朔南本人却意识不到,她又暴露了她习武之人的可怕手劲。
因为那一“揪”,她根本就没有使力。
而且她揪霍存席衣领的时候,正处于对霍存席极度不满的情绪中。
秦朔南成为里面反派二人组霍存席和霍存煜两兄弟的小姨妈,已经快一个月了。
但她很多时候都想不通霍存席这样性格糟糕的少年,未来如何能成为令整个社会都闻风丧胆的大反派。
报复性杀了“她”这个小姨妈后,还杀人无数?
就霍存席这中看不中用的体格,在古代跟她上战场,别说杀敌,恐怕自保都难,活不过一轮交战。
你看,现在只是被她“没使力”的一揪,霍存席居然还能“纸糊”似的趔趄一下。
面对双腿徒然失重站不稳的霍存席,秦朔南忍不住投以极为嫌弃的一眼。
而这一眼,彻底崩了霍存席冷静到冷酷的天才神经。
“你放开我!”霍存席怒吼了秦朔南一声,抬手去秦朔南手里扯回他的衣领,却使出吃奶的劲也没有扯动半分。
不仅如此,他还惹来秦朔南更为嫌弃甚至达到鄙夷唾弃的一眼。
“你也老大不小了,一天天不想着自己努力赚钱给弟弟治病,只想着靠我走捷径赚钱,现在还有脸吼我!”
秦朔南对十六岁还一事无成的霍存席真的嫌弃的不能再嫌弃了。
要知道上一世,她十三岁随父上战场,十六岁早功冠全军,当上骠骑将军了。
当然好汉不提当年勇,但秦朔南穿越后越跟霍存席这个便宜大外甥相处,就越觉得他没用。
现在他不仅没用,还敢对她大呼小喝!
一点长辈尊重都没有!
“我最近真的是太给你脸了!”秦朔南看着霍存席因为挣脱不开她的手而气红的眼睛,也是越想越不能容忍。
几乎是下意识的,秦朔南想抬腿将外露凶戾的霍存席踹跪在地,实施他们秦家对不孝子的严厉家法。
但不等她把腿抬起来,她的腿就被坐在儿童代步车的小霍存煜给飞扑了抱住。
小霍存煜满脸焦急,从代步车里探出大半个身子去抱秦朔南的腿,动作幅度大的差点没有从代步车里摔出来。
这吓了秦朔南一跳,俯身快速的把他抱了出来。
“小姨,你不要生气,哥哥坏坏,小煜帮你打打。”
小小的霍存煜被秦朔南抱怀里,一张可爱的小脸马上笑起来哄秦朔南不要生气,同时还伸出他还带着针眼的细手臂,奶凶奶凶地打了霍存席几下。
“小姨,我打了,你别打了。”小霍存煜百转千回护哥的小心思,秦朔南看得不知道说什么。
但却又一次确定,小霍存煜对危险有着超强的感知能力。
这在小说里有多次提及,因为霍存煜靠这方面感知的敏锐和黑客技术,帮霍存席逃脱了重案小组的许多追捕。
最后更是凭此对危险的敏锐感知,霍存煜坐在轮椅上飞扑替霍存席挡了狙击手的致命绝杀。
想到那时候死去的霍存煜只有十五岁,秦朔南叹了口气。
因为这都是原主造下的孽。
原主秦烁岚为了驱赶霍存席兄弟俩,居然当着霍存席的面打了小霍存煜。
还没有满三岁的小霍存煜,出生就带了某种罕见的免疫性疾病,体质弱的要死,小磕小碰都都可能承受不住,更别说来自一个成年人的责打。
秦朔南会穿越成秦烁岚,就是秦烁岚的行为激怒了霍存席,被其推倒在地,磕到头昏了过去。
而没有秦朔南穿越,按照原剧情,那一晚秦烁岚醒来后,会借着霍存席维护弟弟对她动手的事,将兄弟俩赶出了家。
而就在露宿街头那一晚,小霍存煜在哥哥霍存席怀里发病了,几经波折送到医院抢救却延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小小年纪双腿神经坏死,终身失去了站立行走的机会。
……
“昨晚我已经跟你说过,你教我拍的那些搔首弄姿的舞蹈视频,没内涵,火不了,赚不到给你弟弟每个月需要的昂贵治疗费,叫你认清自己没这方面赚钱头脑的事实,怎么现在还认不清?”
秦朔南抱着病弱的小霍存煜,继续训斥霍存席。
霍存席在弟弟之前奶凶奶凶的拍打下,也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理智。
所以他在秦朔南的训斥下,微抿薄唇没有反驳什么。
但秦朔南看着他轻微遮瞳带来冷感的桃花眼,却知道此子这时候内心的桀骜不驯。
所以她也懒得继续训他,而是掷地有声的通知他。
“既然你这么刚愎又无用,那么这个家,以后我说了算!”
*
“刘总监,你之前说的两百万独家平台博主合作,不知道能不能换成跟我大外甥签?”
秦朔南跟霍存席撂下话后,开始转了跟刘总监谈她想要的赚钱合作方式。
“啊?”刘总监有点意外秦朔南的提议。
霍存席也意外了一下,但却觉得她是露出尾巴的异想天开。
一边的刘总监也开口拒绝了秦朔南的提议,并认真说了他拒绝的思考。
首先他是冲着秦朔南已经因为一支视频火出圈,可以给他们bim平台带来社会曝光和话题讨论来的。
第二是他并不看好霍存席。
霍存席的外形很出众,但他却没有任何亲和力,太过高冷了。
这份高冷不仅来自于他过于棱角分明,锐利感十足的五官,还来自于他的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
当然也有喜欢霍存席这样冷艳贵公子形象的群体,但是很少,所以刘总监并不看好霍存席,不论是博主还是艺人。
但秦朔南却跟他说霍存席也靠脸吃不了饭,她想要他靠才艺。
“小霍先生有什么才艺?”
秦朔南志得意满的话,勾起了刘总监对霍存席才艺的好奇。
他看着气宇轩昂,一看就不是俗人的霍存席,心中猜测了霍存席不知道多少高大上的才艺。
秦朔南却告诉他是搞笑方面的才艺。
“搞笑?”
霍存席这样不笑能吓哭孩子的高冷冰山走搞笑路线???
刘总监都怀疑他不是幻听就是秦朔南在逗他。
秦朔南却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把她已经剪辑好的几段视频播放给刘总监看。
然后看完的刘总监,差点笑得没有背过气去。
“哈哈哈哈哈嗝,没想到小霍先生这张脸还有被做成表情包的潜力,哈哈哈哈,可以可以,小霍先生我愿意签了。”
刘总监把手机还给秦朔南,觉得中间有阴谋的霍存席想去拿了看,却被秦朔南打了手。
”啪!”一声巨响,刘总监听着都觉得被打的霍存席很痛。
霍存席却毫无疼痛反应一样,冷冷地看着秦朔南说,“你不给我看,我不同意!”
“你之前发那支视频,不也没有给我看吗?”
秦朔南看都不看霍存席地回了他一句后,继续跟刘总监讨论签约细则。
她对这些还有很多盲区。
……
“小霍先生的签约级别现在还不好定,我们还需要看看小霍先生能不能凭这几支视频火出圈,给我们bim带来如秦小姐今日一样的多少热度。”
“这样需要你们先发布作品。”
“你们可以在这一周里商量好作品发布时间,我们bim平台会配合给推荐位,到时出数据效果,我们依靠数据来谈签约等级。”
刘总监回答了秦朔南很多问题,最后还在她的要求下,给了她一份bim百万级播主签约合同供她了解。
“我下午还有工作,不能远送刘总监了。”秦朔南笑着主动伸出一只手跟刘总监握手道别。
刘总监跟秦朔南握手的时候,才注意到她一直单手抱着霍存煜跟他谈话。
如今要跟他握手道别,还是将拿在手的合同塞给旁边一直低气压的霍存席,才空出一只手。
而那只手伸出来,刘总监觉得比视频中看到的还要纤瘦一些。
“小伙子,多听你小姨妈的话,你......柔弱的姨妈不容易。”
离开的时候,刘总监忍不住拍了拍霍存席的肩膀,语重心长的给他留下这么一句。
对于这一句话,一贯面无表情的霍存席也忍不住蹙了久久的眉。
秦朔南看着他那神态,不知为什么就联想起前两天在微信看到的【老爷爷地铁看手机】表情包。
瞬间,她忍不住笑出声。
“哈哈。”
笑完,秦朔南继续无视霍存席的“死亡视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没管里面的未接电话,而是翻进通讯录,联系了最近在剧组结识的一个组织临时演员的群头。
“张哥,你那边有剧组缺群演吗?”
“对,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大外甥,我现在要给他找点活干。”
“不用看我面子给他找比较轻省的,八十块一天最普通的群演都行。”
“唉,真不用看我面子……对,那臭小子长得人高马大,超过一米八。”
“我们剧组的男二号今天下午就缺个一米八的“尸替”,我大外甥可以顶上?”
“一天五百块够了,你别跟副导演帮我提价了。”
“嗯,我大外甥现在就在影视城内,我马上带他回剧组,我工作时间也要到了。”
“好的,张哥,一会《紧急救援》剧组见。”
.......
秦朔南打了两分钟不到的电话,帮霍存席定下了一个五百块的兼职。
霍存席都反应不过来,就听秦朔南说,“走吧,我带你进剧组。”
“我不做,你别给我安排这些乱七八糟的工作。”
霍存席反应过来,出声拒绝却对上秦朔南对他嫌弃得不能再嫌弃的眼神。
这一次都不用秦朔南开口,霍存席突然心领神会她这是在嫌弃他没给家里挣一分钱。
而且他从秦朔南跟群头张哥在电话里的熟稔程度来看,秦朔南其实早有帮他安排群演类暑假兼职赚钱的打算。
这让他有个大胆的推测,秦朔南昨晚并不是突然对他的bim赚钱计划提出质疑,而是某种在秦朔南那里时机成熟的爆发。
秦朔南那边应该早想好了新的bim赚钱计划,也早给他准备了其他赚钱工作。
而且这些还都是她至少提前一周就筹划好的。
那时,秦朔南才取代他真正的小姨妈几天?
应该还不到20天。
是的,小学接受智商测试,测出智商超过190的霍存席,早知道他真正的小姨妈被秦朔南替代。
而且他还清楚的记得,秦朔南最初穿越那几天,种种细节都表明,她那时对现代科技和文化是一窍不通的。
20天,秦朔南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怪物”,就可以疯狂学习并适应到这种程度了吗……
一瞬间,霍存席后背升起一股寒意。
*
王潇潇、范晓莉来找秦朔南,远远看到霍存席站在秦朔南身边阴沉着一张脸的模样,也后背升起一股寒意。
她们几乎同时想起一个月前,秦烁岚满头是血不知死活躺地上的场景。
“叶蓉,你和晓莉去找烁岚说暑期实习证明的事吧,我就不去了。”王潇潇手心都因为看到霍存席而冒出冷汗,推着带着个医用口罩的叶蓉和范晓莉去找秦朔南。
“我也不过去了,叶蓉你一个人去吧。”范晓莉的身体虽然没有王潇潇表现的那么怂,但看到霍存席打心底里还是有些发怵,下意识不想跟他碰面。
叶蓉不知道她们一个月前经历了什么,所以完全没有把霍存席这个落魄了的少年放眼里。
但她现在戴着口罩,却又有些心虚面对秦朔南,根本拿不出之前在电话里的张洋得意。
所以想拉着王潇潇和范晓莉一起,王潇潇却不给她机会推了她一把叫她快去。
范晓莉则更狠,乘王潇潇推叶蓉的时候,抬手将叶蓉半路买来的医用口罩给摘了,然后用很大力将叶蓉往秦朔南站的方向推过去。
叶蓉一时间被推的有些狼狈和愤怒,但她来不及回头冲范晓莉发火,秦朔南那边看时间不早,已经开始带着霍存席兄弟两向剧组走去。
见此,叶蓉挺直了腰背,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向秦朔南走了过去。
但秦朔南跟她错位走过的时候,却连眼风都没有给她一个。
原因她当时并没有认出暑期又进行整容手术的叶蓉,她只有秦烁岚一个月前在大学校园见叶蓉的记忆。
反而是面无表情着一张脸推着儿童代步车跟着秦朔南的霍存席,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察觉到什么去看秦朔南。
秦朔南那时正单手抱着小霍存煜,目不斜视大步流星的往剧组内赶。
一边赶,秦朔南发现霍存席没跟上,还回头吼他,“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那时的秦朔南整个人都像一团燃烧的火,雷厉风行的。
一点也没有她进了剧组,听到别人喊她“小秦化妆师”而突然转变的温温柔柔。
哦,只针对别人的温温柔柔。
秦朔南见到进了剧组还低垂着眼睑,面无表情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霍存席,还是一肚子看不上。
“别人跟你打招呼,你怎么不回应,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秦朔南一边训斥着霍存席,一边将他按在一个木箱子上化死亡特效妆。
霍存席还有些陷入自己的思考,所以一开始没注意到他坐的木箱子是收纳何物的东西。
等他觉得身体那里怪怪的,低头看了一下箱子,瞬间脸臭到不行的站起来。
“别站着我不好化。”
秦朔南没注意霍存席是洁癖症发作,她正兴致勃勃地在一个色盘上用塑形油彩调制受伤色。
这还是她第一次自制特效妆方面的东西,之前一直负责化生活妆。
“快坐下,我要开始化了。”
秦朔南吩咐霍存席,霍存席死活不动,她喊了两次正嫌他烦的时候,发现他是小说里有多次提到的洁癖症发作。
“一身臭毛病!”秦朔南看着在她眼中干干净净的箱子,对霍存席这个小说大反派真是从头嫌弃到脚。
但要说她最最嫌弃大反派的一个地方么,那必然是他在犯罪小说中暴露无疑的变态记仇属性。
具体多变态的记仇,就是他真正的小姨妈在他三岁时陷害了他一次,他都能在之后的复仇杀死小姨妈前,记得把那一次间隔十八年的“仇”捅还到小姨妈身上。
“一个大男人,我还没见你这么心胸狭隘爱记仇的!”
霍存席化完脸部的死亡特效妆后,去换戏服回来时,整个人突然变得阴沉而吓人。
秦朔南一开始以为他是穿别人的戏服洁癖发作,所以又训了他一句。
因为那时候她还预估这臭小子阴沉沉地,怕是因为戏服的事,在小本本上给她记了一大笔“血海深仇”。
等她之后抱着小霍存煜去男洗手间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以李彤为首的几个女演员们又聚集在女厕所的洗手池外说她坏话,秦朔南才知道霍存席回来为什么会那样阴沉***。
“你们看网上爆料了吗?那个姓秦的实习生,根本不是什么白富美,就一个姐姐嫁的富一些,上上个月那富姐夫还破产跳楼***了,姐姐也病死了。”
“我还看到网上有她高中同学爆料,说她高中就占着长得漂亮四处傍富豪乱搞。”
“那么小就乱搞了,那你们说她今天带来的小外甥会不会不是她姐姐生的,是她那几年乱搞出来的私生子?”
“你也发现这个秘密了?我刚刚一看她抱着他,就有他们是母子的感觉!眉眼几乎一模一样!”
“就是私生子实锤了,我刚刚还特别去找了她姐姐的照片,小外甥一点也不像她姐姐。”
……
“我带小煜去洗手间。”
霍存席追着弟弟过来,跟在秦朔南身后又听到了那些女演员说的坏话,但他没有什么行动,而是满身戾气准备抱着弟弟离开。
秦朔南最看不下他这样暗搓搓的记仇样子,所以用秦家家训教育他,“君子端方,心胸宽广”。
霍存席不屑的以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告诉他不要记仇,却看到秦朔南教育完他后,提着化妆箱仿佛带着千军万马一般,杀到那群女演员面前。
秦家的第136条家训:君子端方,心胸宽广。
所以秦家子弟,特别是最后一代秦朔南,是出了名的:
从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

穿成反派小姨妈免费阅读

秦朔南突然提着化妆箱杀到女演员面前,把那群女演员都吓坏了。
她们没想到聚集在洗手池边讲秦朔南坏话会被她听到,所以都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她,
“谁是谁的私生子?你们继续说啊!”
秦朔南毫不客气地当众质问她们,把她们都质问地难堪不已。
女演员们看着秦朔南那双不笑而变得令人生畏的桃花眼,不自觉的就想到她之前练武捏断钢管的视频,而忍不住害怕她是来捏爆她们狗头的。
但秦朔南却不是过来打她们的。
她可是立志要做温柔贤淑女孩子的人!
生气了怎么可能像以前作为男孩子一样,撸着袖子就去打人。
而且她也从不打女孩。
她提着化妆箱过来,是有其他法子教这几个女演员做人。
秦朔南走到那群缩挤成一团站着的女演员前面,放下化妆箱,拿出一支化妆刷把玩着喊她们,“过来化妆!”
几个女演员却莫名觉得在手里随意在手指间转动化妆刷的秦朔南,像是拿着一把秦家枪喊他们,“过来挨打!”
所以稍微几个胆小的女演员们就你推我,我推你的不敢过去。
最后还是对秦朔南最心生嫉恨的李彤,恶向胆边生的咬牙站出来怂恿大家不要怕。
“你们是不是忘记那支视频被网友公认是特效了?”
李彤跟女演员们提起如今秦朔南那支练武视频在网上的热讨论。
这热讨论大多是质疑视频内容的真实性。
“傻子才信她这么一个纤瘦柔弱的女人徒手捏断钢管,就是耍的秦家枪现在都有技术帝怀疑是摆拍。”
“秦烁岚哪有什么练武的经历,这弄不好就是她炒作走红的一个方式。”
李彤越说越觉得她说的对,所以推开了一个女演员,主动走向秦朔南。
走过去的时候,李彤忍不住细细的打量秦朔南。
然后越打量越觉得秦朔南是上帝的宠儿,清妍昳丽的相貌真是那种放在任何年代都能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耐打神颜。
身材更是那种看起来纤瘦,但又不是那种骨瘦如柴,而是现代女生都希望拥有曼妙身材。
什么A4腰,漫画腿,直角肩……
李彤真是越看越嫉妒,嫉妒的脸都快扭曲了。
秦朔南拿着化妆刷调粉底液,注意到第一个过来的李彤,记得她是第一个说小霍存煜是她私生子的人,也是说她背后一定有金主的人。
所以秦朔南给她化妆的时候,就逗弄她逗弄的有些久。
她故意给李彤化歪了一条眉毛,惹起李彤炸毛喊她重化后,李彤就开始不错眼地盯着她化妆的每一个步动作。
李彤眼睛都要瞪酸了秦朔南在镜子里的每一个动作,也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坏动作。
她正准备不这样耗费心神的死盯时,秦朔南又总是踩着她极限地在她眼前来个大幅度手抖,吓得她有几次差点没尖叫起来,却发现秦朔南手抖是抖了下,但是该给她化的地方没有任何失误。
秦朔南这样逗她的次数多了,李彤也渐渐品出来她这是在戏耍她。
李彤气得要死,却没有真正抓到秦朔南失误的大把柄而跟她理直气壮的闹起来,只能憋屈的默默忍受秦朔南化妆,她的心神还随着秦朔南虚虚实实交杂的动作去紧张和抓狂。
所以等秦朔南宣布她的妆化好了,李彤整个都虚脱的瘫在专属她在剧组的凳子上。
而且李彤瘫了一会发现,她没做什么剧烈运动,但是上半身因为刚刚配合秦朔南化妆的角度而一直挺直的腰背开始如跑了好公里般酸疼起来。
“妈的,就像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李彤几乎是骂骂咧咧扶着腰的去拍戏。
然后开始发现自己走霉运一样,整个拍戏过程都不顺。
“热死了!”
大夏天在没有空调只有几台吹风机的绿布场景中拍戏,天气本来就闷热的容易中暑,今天的打光灯还开了两个灯对着她,这样更是热得她心浮气躁。
“小憋崽子,长得帅又怎么样?没背景还不是只能趴地上给模样不如你的男演员做尸体替身!”
李彤因为拍戏打光问题的燥热,看到霍存席作为她一场戏的背景道具趴在绿布上一动不动是,忍不住走过去嘲笑了他一通。
霍存席天生情感淡漠,不似常人那样容易拥有情绪起伏。
所以这时候他顶着秦朔南给他化的死亡特效妆,面无表情眼神冷漠地看着她,并不为她的话生气或动怒。
李彤却莫名被他此刻真的宛如死尸一般的模样慎得后背发凉,骂了他一句:“怪胎!”,匆匆回到了原来的拍摄位置,等着导演喊开拍。
霍存席继续面无表情的趴在地上。
四周的空气很燥闷,趴着的霍存席却表现出极为强大的忍耐力。
且残酷的环境会让他的思考和观察变得更敏锐。
所以他因为趴着的视角,渐渐发现李彤在拍戏中的不对。
李彤的肤色在打光效果下比其他演员的肤色要暗沉许多。
这在李彤一个人拍戏的时候发现不了,只有在群戏中才暴露出来。
在群戏中李彤都会比其他演员“黑”几个色调,就是打光师去多打几个灯去帮她提色也提不回来。
而且群戏也不是她为主角,打光师还要照顾其他演员,所以在没有打光灯打在李彤身上,李彤在一群人中就有些突兀的“脸黑”了。
“噗!”
有懂行的摄影师拍着拍着注意到李彤的“脸黑”,就明白是咋回事,忍不住偷笑出来。
见到秦朔南抱着小霍存煜站有有风扇比较凉爽的位置看拍摄,还忍不住对她比了大拇指夸她这手报复高明。
剧组传播事情都很快,李彤等几个女演员背后说秦朔南坏话被她抓包的事,现在几乎全剧组都知道了。
当时在附近的工作人员见秦朔南没有发火,还背地里替她打抱不平,说她这个软妹子脾气太好,性格太好被欺负了。
但如今发现秦朔南来的这一手,估计知道的工作人员没人不认为她是个狠角色。
真是杀人不见血,悄无声息就给对手来了个超级绝杀。
那被绝杀的对手还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李彤就是拍了所有戏没有反应过来这件事,等她去监控器查看她这一天拍的成效时,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我怎么像个黑面包公,一个人「黑」在人群中啊!”
*
“小秦化妆师,小秦化妆师,不不好了,你大学闺蜜在网上黑你了。”
一个群演突然喊住抱着小霍存煜的秦朔南,告诉她一件大事。
叶蓉、范晓莉、王潇潇三人看到网上关于秦朔南【大学闺蜜】爆料贴的时候,本以为是她们中的另一个人做的。
所以点开前还有些不悦对方为什么不等等她们一起下场踩秦朔南。
哪知道点***看内容,差点没把他们气得跳起来。
“妈的,这是谁在借刀杀人!给秦烁岚泼脏水也就算了,怎么还乱说我们是外围女。”
“你妈才是混在富二代外圈陪|玩|陪|睡的外围女!你妈全家都是!”
……
叶蓉、范晓莉、王潇潇三人都要被“外围女”这个侮辱性词汇气疯了。
她们愿意承认她们虚荣拜金,想跟着秦烁岚嫁入豪门,但是根本就不是外围女那样low的存在。
她们好歹也是名校大学生,怎么可能如外围女那样做皮肉生意。
“艹,还雇水军和营销号宣传!这是哪个碧池在故意黑我们,走我们快去告诉烁岚。”
叶蓉这时候都忘记秦朔南刚刚没有认出她而给她的难堪,风风火火地又跑去找秦朔南。
然后被秦朔南盯着脸看了半天。
当时叶蓉就心跳加快了,以为秦朔南发现了什么。
一边的范晓莉也发现秦朔南盯着叶蓉整后的脸,她当时差点没兴奋地蹦起来喊秦朔南快点撕叶蓉。
范晓莉早就看出来,这叶蓉的整容模版完全是照着小公主秦烁岚来的。
“撕啊,快撕啊!”范晓莉在心中呐喊。
秦朔南多看叶蓉几眼,却只是因为她太惊讶现代整容技术。
她根本没看出叶蓉是照着她整了眼睛鼻子和嘴巴。
她对女子样貌这方面太没有***性了。
穿越最初那几天,也是没反应过来,她其实跟秦烁岚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因为成长环境不同,所以一个偏阳刚英俊,一个偏柔和娇美。
等反应过来,她那几天还拿着镜子偷偷多看了自己好多次。
“谢谢你们来告诉我网上有人雇水军诋毁我这件事。”秦朔南收回看叶蓉的视线,不仅没有撕叶蓉,还跟她们道谢,然后就准备去找霍存席去说这件事。
她现在还是不太了解网络上诋毁人的操作,水军、营销号什么,也有点知识盲区,所以想先给霍存席说说,看看他有没有解决方法,没有她再抽空查查这些东西。
“烁岚,你怕是脑子进水了?怎么真如潇潇说现在对大外甥言听计从。”
叶蓉一听秦朔南要去找霍存席,马上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秦朔南为此愣了下,才说她消息有点不灵通。
“这都是昨天以前的事了,现在我们家我说了算。”
秦朔南有点开心的说,王潇潇却怒瞪了叶蓉一眼,明显不悦叶蓉出卖她透露秦朔南的消息这件事。
叶蓉这时候也回瞪了王潇潇一眼,她也很不悦王潇潇对她们遮遮掩掩的传递消息。
“烁岚,我看你现在对小外甥抱进抱出,不打算丢掉他,你是真当你儿子养了?可是你养得起他吗?我记得你之前跟我们说过他需要定期打什么针剂吊命,一针3万还是4万来着?”范晓莉着霍存煜突然问秦朔南。
“4万一针,每个月要打6针!”
“啧,这么贵,难怪你要拍bim视频赚钱。”范晓莉以为她获得了最关键的信息,叶蓉却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烁岚,你还没有说你跟潇潇是走谁的关系进这个剧组实习的?”
叶蓉状似随意的问秦朔南,但却不自觉暴露她内心自己的猜测。
“不会背着严少又认识了其他富少吧?”
“什么富少?”秦朔南本来准备告诉叶蓉她走谁的关系进这个剧组,但听叶蓉提富少就有些不悦的不理她了,抱着小霍存煜去找还在当替身的霍存席。
一边走秦朔南一边想,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叶蓉跟原主就是一类人,都是心心念念想跨越阶级嫁入顶级豪门有些疯魔的女人。
明明考了一所很好的大学,学习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却并不把这个专业当作人生职业,而是把这个专业当作让自己变得更漂亮更完美的手段,而名牌大学生的身份则是增加她们嫁入顶级豪门的一种资本。
当达到这种资本就各种荒废学业和过纸醉金迷的生活。
“影视美术设计专业,多好的专业不好好学习!”秦朔南去找霍存席的路上忍不住感慨,“我就准备以后靠这个专业吃饭。”
*
秦朔南找到霍存席的生活,霍存席还趴在地上,惊讶她给李彤准备“双重”报复。
霍存席之前比其他人要多观察到秦朔南在精神方面“戏弄”李彤,他以为那就是秦朔南终极报复手段了,完全没想到那其实应该只是秦朔南报复的前奏或铺垫。
精神报复是其一,更多估计是利用那时候的精神干扰去一步步达到她后面的目的。
“那个怪物果然擅长行军打仗的步步为营,走一步看三步。”
霍存席趴在绿布上继续思考和分析着秦朔南的处事习惯,但越分析就越心惊她的深谋远虑。
这一度又让他对秦朔南的防备达到最大值。
但等秦朔南难得因为叶蓉的话有些失望的走过来,霍存席又觉得他高估秦朔南了。
“本来我还觉得叶蓉有心来告诉我那些消息,是个好闺蜜,哪知道她脑子里只有富少,不堪为伍!”
秦朔南跟霍存席说了网上被黑的事,忍不住痛心疾首地跟霍存席感慨了一句,霍存席则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她。
一点都不理解秦朔南这种从来没有闺蜜只有生死兄弟,对闺蜜这种软软香香女孩子的期待。
“你少捏我弟弟的脸。”霍存席不仅不能理解秦朔南对闺蜜的期待,也不能理解她对香香软软的小宝宝的期待,看她又不自觉捏小霍存煜的脸就伸手去阻止。
然后惹来秦朔南极为嫌弃的一眼。
“过来我给你补个妆吧!”
秦朔南把化妆箱又提了过来,开始风风火火给霍存席补妆。
补完她突然觉得霍存席此子不堪重用,所以也不听他关于她被黑的科普,而是抱着小霍存煜去她一直被叶蓉乱猜是富少的“关系”人那里,徒留趴回绿布上的霍存席越想越不对。
等霍存席顶着厚重油腻的死亡特效妆,在大热天下像受刑似得趴久了,他猛然想起来——
他做的尸体替身是不需要露脸拍摄的,所以他也一直是秦朔南有仇当场就报的对象。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