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沈封雪林韧)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沈封雪林韧)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封雪林韧,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1.前世的沈封雪,与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在边关缠斗五年。好不容易打赢了,饮了庶弟一杯鸩酒,当场毙命。死了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封雪林韧,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1.前世的沈封雪,与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在边关缠斗五年。好不容易打赢了,饮了庶弟一杯鸩酒,当场毙命。死了

沈封雪林韧小说简介

林韧语气平淡,只道是说了一件不足为奇的小事,可四周的人听清楚他的话,心中的胆战心惊顿时化为哭嚎求饶,跪地的两位公子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如此恶劣的天气,若是挨上青羽卫的十鞭,只怕当场就没命了!
摄政王口谕无人敢违,青羽卫迅速动手,四下遍野嘶嚎一片,怎是一个惨字。
秦二公子吓得几欲昏倒,却因对方权势不敢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友人小厮受罚,末了还得强撑着瑟瑟发抖的身子,谢摄政王教诲。
林韧瞥了他们一眼,管家余静立刻示意他们速速离去。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全文阅读

等到人都散去,林韧一动未动,面容淡漠,一双凤眸盯着那紧紧合着的车门,冷漠开口:“本王在此,为何还不拜见?”
……
沈封雪这辈子除了君上父母还未拜见过他人,更别提对着自己的手下败将叩首问安,这比杀了她还令她难受。
车内没有动静,问寒小声提醒:“姑娘。”
青羽卫正带了一干人等清算闹事者,秦二公子惊慌之中扭头看了眼,只看见一窈窕身影从马车上缓缓而下,他不甘地看了一眼,唇色惨白的离开。
沈封雪从马车上下来,对着林韧盈盈一拜:“小女沈封雪,见过摄政王千岁。”
她不卑不亢,却没有下跪。
隔着帷帽,沈封雪仍能感觉到林韧在打量她,那目光黏在她身上,似要将她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林韧毫不避讳地打量着上辈子将他斩于马下的铁血将军。
重生后,经余静三番查证,忠义侯府只有一位名叫沈封雪的嫡女,并无嫡子也无私生子,他怎么也不肯相信他堂堂摄政王会被一个小女子生擒,所以他在重生后第一时间赶去边关查证,等看到那与沈封一模一样妖艳的眼尾,还有什么不明白。
前世举兵叛乱计擒他的大将军,便是由眼前这位看上去瘦弱纤细的女子所扮。
想到这里,林韧脸色也越发阴沉:“令尊不过去世两年,你就把礼仪忘了干净,难道你不知道见到本王,该如何行礼吗?”
周遭的空气似比之前还要冷凝,冬日寒重,余静怕主子动怒,连忙说:“摄政王乃朝中一品大员,便是你父亲忠义侯在世,也要叩拜行礼,姑娘为何不跪。”
提及忠义侯,问寒胸中有气,却不敢发作,跪在一旁。
沈封雪神色未动,似笑非笑:“先父只教过小女跪君上,跪先祖,跪父母,见到京中长辈需见礼问候,却不曾教过小女王爷也要行跪拜之礼,恕小女见识浅薄,不知这上京城中规矩如此繁多。”
大祁官员等级分明,下属见了上司,作揖为礼,官员子弟身份尊贵,除却当今圣上,只需见礼,无需叩拜。
也只有林韧辅政这些年,真把自己当成千岁,还要官员行叩拜之礼。
余静听出沈封雪话中讽刺,高声呵斥:“上京城不比淳洲,姑娘慎言!”
林韧抬手,余静只得后退,看着自家主子走向前掀开沈封雪的帷帽,心里咯噔作响,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四目相对,她的眼睛如当年一样,妖艳的令人厌恶。
林韧眸中寒光一现,迟早他要剜去这双眼睛扔去喂狗,不,比起喂狗,不如将她这双眼睛存封起来,供他日日把玩。
两人贴的太近,微热的气体呼到沈封雪的脸上,让她十分不舒服,便牵笑问他:“摄政王寻封雪何事?”
如此大雪,林韧总不会是为了给自己撑腰,才特意赶到城门口。
林韧什么都没说,只是放下白巾,掏出手帕擦拭双手,向着软轿走去。
余静见状,连忙躬身为他掀开轿帘,待林韧在轿内坐好,轿夫抬轿,才拾起微笑,虚意恭敬道:“沈姑娘,陛下有请。”
……
马车内,问寒忧心忡忡:“姑娘,我等才入上京,陛下匆匆召见,问寒担心。”
自顾边关将士入京,从来都是先休沐一日去掉身上煞气才可觐见,她未带亲兵,又是女子,本只用寻个日子进宫谢恩,谁想才入城门,便要入宫觐见,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嗤……”沈封雪解开帷帽,对着问寒眨了眨眼:“你担心什么,当今陛下不过五岁,他召见我作甚,只怕要见我的是不是陛下。”

沈封雪林韧免费阅读

问寒本就不笨,经她这么一提点也明白了:“姑娘是说,太后。”
沈封雪“嗯”了一声:“忠义侯府十万兵马,在淳洲已让人眼热,上京虎豹财狼,谁不想分一杯羹,给自己多一分底气?”
要这么说就更令人担心了,问寒又问:“那岂不是更不安全,后宫妇人心思最重,若是使出什么下作的手段,姑娘可有应对之法?”
“你不用惊慌。”沈封雪下巴对着前方扬了扬,“这不是有个现成的护身符吗?林韧若对这十万兵马感兴趣,只要我不在皇宫中做出弑君之举,他必护我无虞。”
“姑娘莫说胡话!”这大不敬的话一出,问寒再大的胆子都吓破了,她连忙捂住沈封雪的嘴,低声道:“小姑奶奶,管好你的嘴。”
沈封雪唔唔两声,挣脱她的手:“呸呸,你的手冷死了。”
问寒见她一副无畏,无奈地摇了摇头,端出暖炉塞到她手上,又道:“虽说是摄政王邀您入京,可我看他对您并不亲厚,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好端端地来什么边关。”
能亲厚就怪了。
前世她二人步步算计,只为除对方而后快,今世相遇虽未结大恨,但一个是把控君主的摄政王,一个是忠君不二的将门后,怎么可能看对方顺眼。
况且,林韧莫名其妙来边关寻她,看到她时一闪而过的惊悚诧异做不了假,而后便是皇帝下旨,让她持摄政王手书回京。
一切来得太突然,沈封雪怀疑林韧与她一样得了机缘,看来她还得找个机会,试他一试。
这些话并不好对问寒说,沈封雪只能糊弄道:“为了什么你不清楚?”
问寒不说话了,要是生在太平盛世,区区十万兵马何尝会让人眼红至此,只是可怜小姐,明明可以在淳洲无忧无虑过一生,只能被迫回这上京虎狼之地夹缝求生。
风雪满程,已无回路。
……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沈封雪下了马车,便看见一位头发半白,身穿内侍服装的太监与林韧说话,那人虽为内侍,衣襟却绣有金线锦鲤,看上去极为富贵。
太监见她出来,来到她面前拱手:“奴才萧寿,见过贵人,贵人一路辛苦,陛下本想召贵人前去想问淳洲事宜,可惜陛下方才贪食,身体略微不适,休息去了,故特让我前来,传陛下口谕。”
原是陛下近侍,大太监萧寿萧公公。
沈封雪不敢轻怠:“雪天寒重,劳烦公公亲自跑这一趟。”
萧寿摆手:“贵人客气,都是奴才分内之事,谈不得劳烦,请贵人接旨罢。”
待沈封雪跪下,萧寿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道:“传陛下口谕,忠义侯嫡女沈封雪恭顺聪敏,特赐青彭县主,朕念忠义侯早逝,深感痛惜,恐忠义侯府无人,故请王叔亲自教导,即日起,青彭县主移居摄政王府,待来日礼成,王叔应允,方可回府。”
沈封雪身体僵直,一双美眸满是惊诧,大太监尖细的声音又落了下来:“县主,接旨吧。”
她怔愣了许久,勉强笑道:“公公,玩笑可不能乱开,这般旨意……”
不仅强人所难,更是滑天下之大稽,她乃侯府嫡女,皇帝即便亲赐,也应是宫中嬷嬷,何须王叔教导?
“青彭县主。”萧寿面上笑意不减,音量却重了三分:“咱家从小跟随先帝爷,也是传了数年口谕,怎会传错,若是姑娘不信,他日自可进宫当面询问陛下,何苦为难奴才,陛下还等着奴才回去照顾呢”大太监看了眼一旁迎雪而立的摄政王,又尖着嗓子喊了一遍:“青彭县主,还不接旨!”
大雪纷飞,平地忽地刮起一阵旋风,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打起哆嗦。
沈封雪缓缓站起身,拍掉身上的落雪,用余光去瞥林韧:“倘若,我不接旨呢?”

小编推荐理由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