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不带刀(和臻陆铮鸣)

锦衣不带刀(和臻陆铮鸣)

导读:和臻陆铮鸣的小说————锦衣不带刀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作为东厂提督的和四这时候再计较显然是不合适的,何况人还是他开口讨人情饶下来的,他心情复杂地按住澎湃激昂的心情,决定回头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让手下的四大护法把这个觊觎他美色的王八蛋套麻袋,好好教他做一下人。“厂公,厂公?”岳钟的连声呼唤响在他耳边,他本就摸不清这位东厂提督突然造访的原因,但眼下见他不问缘由为那几人开了口,心下更是迷惑,亦有几分不快。锦衣卫现下虽是式微,蛰伏于东厂之下,但终究也是个挂着官牌的独立卫所,这位东厂提督好大的威风,一来就插手了他们的“家务事”,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小说介绍

和臻陆铮鸣的小说————锦衣不带刀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作为东厂提督的和四这时候再计较显然是不合适的,何况人还是他开口讨人情饶下来的,他心情复杂地按住澎湃激昂的心情,决定回头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让手下的四大护法把这个觊觎他美色的王八蛋套麻袋,好好教他做一下人。“厂公,厂公?”岳钟的连声呼唤响在他耳边,他本就摸不清这位东厂提督突然造访的原因,但眼下见他不问缘由为那几人开了口,心下更是迷惑,亦有几分不快。锦衣卫现下虽是式微,蛰伏于东厂之下,但终究也是个挂着官牌的独立卫所,这位东厂提督好大的威风,一来就插手了他们的“家务事”,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和臻陆铮鸣小说简介

和四活了一十八载,第一次被人调戏,不是很习惯,没有及时给出反应。等他做完一系列“卧槽,说好的锦衣卫都是钢管直的直男呢”“哼,老子当然知道自己很美啦”“不对,我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勃然大怒,而不是有点小开心啊……”心理活动之后,被打得半死的那个小缇骑已经被拖走了。
作为东厂提督的和四这时候再计较显然是不合适的,何况人还是他开口讨人情饶下来的,他心情复杂地按住澎湃激昂的心情,决定回头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让手下的四大护法把这个觊觎他美色的王八蛋套麻袋,好好教他做一下人。
“厂公,厂公?”岳钟的连声呼唤响在他耳边,他本就摸不清这位东厂提督突然造访的原因,但眼下见他不问缘由为那几人开了口,心下更是迷惑,亦有几分不快。锦衣卫现下虽是式微,蛰伏于东厂之下,但终究也是个挂着官牌的独立卫所,这位东厂提督好大的威风,一来就插手了他们的“家务事”,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岳钟情不自禁越想越多,心里头忿忿又扼腕,说到底还是缺了一个强势精干的指挥使啊!
和四自然不明白这位副指挥使突然就灵光起来的脑回路,他被喊回了神,咳了一声,收起满肚子腹诽,云淡风轻得和什么事没发生过一样,笑道:“走吧,岳大人,我们进屋详谈。”

和臻陆铮鸣全文阅读

岳钟看他皎皎面容上那一缕意味深长的笑容,心中一咯噔,果然还是有大招等着来发难了!
锦衣卫官署其实是一南一北一分为二的,远在偏都的副署主要管理人员档案和军匠,而位于燕京的正署则是负责刑狱和拱卫天子。既然被称作亲军,人数自然比东厂要多的多,也自然不可能全放在皇城之中,皇城里的不过是挂着个官牌的衙门,里头多是轮值的堂官和文职,大部分人马安置在皇城周边。
故而官署不大,不过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入了待客的春秋堂,待人上了茶水,和四怡然坐在高座之上,摆手示意随扈人等退下。
岳钟瞅着这架势,心里头越发凝重,一面忐忑一面也让自己的人退下。
任他如何来者不善,这里终究是锦衣卫的地盘,他东厂提督难道还能在这公然杀人放火不成!
和四姿态端雅地撇了撇碧青色的茶汤,天光穿堂而入,将他的侧颜映照得白皙透亮,正是肤色如雪,绯衣如霞。
“岳大人,”和四慢慢挑着茶沫,并未轻呷,“有句话我知道不该说……”
岳钟紧张地一握拳,那你就别说!
“但我还是要说。”
“……”
和四浑然不知一句话把岳钟堵得差点心梗,“这里到底是皇城,陛下和各位娘娘们近在咫尺,大行皇帝走了又不久,这打打杀杀的血腥事还是少来些好,以免惊扰了贵人们,您说是不是?”
岳钟心说狗太监果然是狗太监,这点鞭刑在你们东厂连下饭小菜都算不上,现在居然摆出副道貌岸然的姿态来指责他们打打杀杀???
呵,好一朵盛世白莲花!
岳钟心里头不屑又咬牙,嘴上干巴巴地说道:“厂公提点得极是,以后必不再犯了。”
和四浑然不知道自己才当上太监头子几天,就已经得到了一个即将跟随他一辈子的光荣称号,他只觉着开场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得直切主题了。他清清了嗓子:“这个岳大人……”
岳钟神思一凛,瞬间提高警惕。
和四厚着脸皮说:“最近东厂手头有点紧,转不过来,不知锦衣卫的弟兄可……”
岳钟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斩钉截铁道:“没钱!”
好啊,你们东厂欺人太甚!敲竹杠居然敲到他们这里来了!岳钟气得心肝直抖,一双铁拳握得青筋凸起。
和四:“……”
和四和情绪激动的岳钟对视半晌:“不是,兄弟,我们有借有还嘛,借的不多……”

和臻陆铮鸣免费阅读

“没钱!”岳钟恨得牙咬得死紧,“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厂公尽管拿去!”
岳钟心道,就算锦衣卫没有指挥使撑场子,也不能任由东厂这么践踏上门,欺辱了去!他今天拼了一条命,也不能让东厂的手伸到他们头上,有一就有二,这种事绝不能在他这开先河!
和四:“……”
和四被岳钟的铮铮铁骨惊呆了,借钱而已嘛,兄弟你冷静点好不好?我要你一条命作甚啊,让你天天给我表演胸口碎大石,铁掌劈西瓜吗?你们直男我真的好不懂啊……
因为岳钟的寸步不让,这场东厂和锦衣卫有史以来可能发生的第一次金钱关系,无疾而终。
两人不欢而散。
和四在回去的路上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怎么办,借钱的事儿没办成,回去那本破书会不会直接让他心痛而亡?
和四想到尚欠了户部的叁拾万两白银,算了早死早超生,下辈子投胎当狗都不到东厂当太监!
赵精忠神出鬼没地闪现到步辇旁边,看看左右皆是自己人,压低声音道:“督主办妥了。”
和四:“……???”
赵精忠声音压得更低:“我已摸清楚岳钟他家尚未婚娶亦无相好,家在城西五里墩,有宅院一座。每天除了轮值守夜之外,定时上值回家,偶尔和几个关系不错的兄弟去酒馆喝酒,从不去烟花之地。”
和四一头雾水:“等等,你摸清楚出这个作甚?”
赵精忠一脸“我明白我理解我懂”的表情:“督主,您和岳钟关小黑屋说悄悄话,不就是看上他了吗?督主放心,岳钟此人家世清白,可以下手,只要您一声令下……”赵精忠做了一个咔嚓的凶狠表情。
和四:“……”
和四心好累,他只有十八岁,为什么要经历这些,他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忘掉这些日了狗的手下和锦衣卫。
今日是休沐,皇城官署里人烟稀少,难得小皇帝今天又安分守己没作妖,受到精神创伤的和四决定出宫转悠一圈,排解一下躁郁的心情,顺便见一下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回的四大护法之一——王招财。
赵精忠说,王招财此番从幽州回来带了一个惊天动地的重要消息。
为此,和四在出宫前特意多带了一瓶保心丹。
他实在害怕王招财突然冒出来,对他说,哦豁~督主!您不知道吧,老厂公还欠了宁王一百八十两万银子哟~
对了,幽州是宁王的地盘儿,那也是一位曾经掀起血雨腥风的主儿。

小编推荐理由

锦衣不带刀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