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

导读:童倦顾松言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童倦顾松言的经历,段落欣赏:这试卷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书,张乾热衷看童倦张牙舞爪的嚣张在顾松言这里碰一鼻子灰,忍笑添油加醋,“我也考过满分语文啊,顾学神你怎么不给我这个待遇,我也想听童倦喊我……”顾松言扫了他一眼,张乾咳了声,“我不配。”

小说介绍

童倦顾松言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童倦顾松言的经历,段落欣赏:这试卷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书,张乾热衷看童倦张牙舞爪的嚣张在顾松言这里碰一鼻子灰,忍笑添油加醋,“我也考过满分语文啊,顾学神你怎么不给我这个待遇,我也想听童倦喊我……”顾松言扫了他一眼,张乾咳了声,“我不配。”

童倦顾松言小说简介

童倦知道自己什么水平。
这试卷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书,张乾热衷看童倦张牙舞爪的嚣张在顾松言这里碰一鼻子灰,忍笑添油加醋,“我也考过满分语文啊,顾学神你怎么不给我这个待遇,我也想听童倦喊我……”
顾松言扫了他一眼,张乾咳了声,“我不配。”
顾松言又转过头。
张乾嘿嘿笑,“倦哥,我支持你,让咱们顾学神喊你爸爸,到时候我帮你录下来一天听他妈的二十遍。”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全文阅读

童倦知道这是个坑,但他最不能受激将法,尤其面对面的这个人是顾松言,就算输也不能认怂。
跳就跳。
“我要是错一题,我就喊你爸爸。”
顾松言伸出手,童倦嫌弃地看着他:“小不小心眼啊你,我还能反悔?”说着冲他掌心拍了一下。
击掌为誓。
“嗯,加油,不许作弊。”顾松言眉眼轻轻舒展了一下,把童倦看呆了了一瞬,轻咳了声在心里嘟囔,“笑什么笑,就知道我不能全做对了。”
“你爹会作弊?”童倦反唇相讥。
顾松言没有因为他的怒目而有丝毫变化,淡淡给另一排发了试卷,背对着他说:“我爹不会,儿子不太确定,你会吗?”
“……”童倦再次哑口无言。
在口舌之争这件事上,他从来没赢过顾松言。
这人嘴里全是针,一碰就被他刺的全是血!
**
徐恒上完体育课回来,看到童倦桌上摆了几张试卷,修长白皙的指尖捏着比转来转去,利索的不行。
徐恒抹了把汗,拧开水杯咕嘟嘟灌了一大半,看他还撑着腮帮子看题一副思考人生的架势,不由得探头过来。
“倦哥,干嘛呢?改邪归正打算好好学习考第一了?”
童倦嗤了声,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好好学习,别人上课他睡觉,别人背书他发呆,小时候也考过第二名的,全归功于记性好,被同桌的背书洗脑了。
徐恒奇怪,“怎么是第二名啊?”
童倦“啪”的一声把笔拍在桌上,咬牙切齿,“第一名是顾松言。”
“……”
徐恒好像能理解童倦为什么不喜欢顾松言了,这谁能忍。
这俩大佬从小从开裆裤一起长大,童倦调皮捣蛋上树掏鸟窝下河捉鱼虾,打遍大院儿,邻里皆知惹不起沾不得的混不吝。
反观顾松言从小就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克己自律沉默话少,只要有他参加的比赛就毫无悬念的垄断第一。
关键他长得也好,冷的跟冰川一样的性子在学校里受追捧的程度甚至碾压童倦,连他妈妈都言言长言言短,热络得跟她亲儿子似的。
这谁能忍。
童倦心里莫名有点烦,皱眉想把试卷揉烂,连打了石膏的那只脚都让他烦躁不已。
徐恒看他动来动去,“倦哥你干嘛?屁股痒啊?”
“没事。”童倦压下尾椎骨的不适,重新摸起笔开始审题,没几秒就皱眉问徐恒,“恒儿,草字头加个辟念什么?”
徐恒探头过来看他真的开始写试卷了,抬手在童倦脑门试了试,“没发烧啊。”
童倦把赌约告诉徐恒,他沉默了一会,“倦哥我觉得你直接叫他爸爸比较简单,你连个薜都不认识这就很艹啊。”
童倦沉默了下。
徐恒真心问他:“倦哥,你不觉得跟顾松言比学习这件事是自寻死路吗?或者你真的没觉得,你被顾松言套路了吗?”
童倦点着笔尖。
徐恒看了顾松言一眼,又问:“咱班能考满分的也就顾松言一个,不是,整个年级你都找不出第二个,那这……你真喊他爸爸啊?”
童倦越发觉得尾椎骨痒得难受,抓心挠肝的烦闷实在静不下心把笔一扔站了起来,徐恒吓了一跳,“你干嘛?这就喊他爸爸去啊?”
“去厕所。”
**
走读生不在学校上晚自习,住宿生都出去吃饭了,教室里只剩两个人。
顾松言收拾完东西朝左侧看了一眼,童倦早趴在桌上睡着了,侧脸搁在试卷上,笔尖不知道怎么拿的几乎抵在眼皮上。
他走过去,伸手敲了下桌子。
童倦无意识哆嗦了下,慢慢撑开眼皮迷茫的看了眼周围,见教室里都没人了,晃了半天神才反应过来是晚课间。
顾松言用那张性冷淡的表情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
童倦以为他是来盯自己做卷子结果的,烦躁地把试卷往他怀里一塞,“你赢了,我不会做。”
顾松言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脆弱的样子,他一贯都是张扬跋扈连眉角都是飞扬的弧度,跟他针锋相对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着讥诮。
现在整个人都蔫蔫的没精神,眼圈发红到连眼皮都染上绯色,呼出来的气烫得厉害。
顾松言握住他手腕,“你不舒服?”
童倦软着手推开他,“关你屁事,别挡道。”说完拿起自己的拐杖跌跌撞撞往前挪,身子都微微发颤。
童倦忘了自己腿脚不便,一起身把自己绊了一跤,往前跌去时顾松言一伸手捞在臂弯,鼻尖冲入一股冷到极致的香,清苦、禁欲。
“别动。”
童倦尾椎骨又痒又胀,连胸口都充斥着一股燥热,手腕被顾松言死死掐着没力气挣开,皱眉烦道:“想听我叫爸爸是吧。”
顾松言拧眉:“你发烧……”
两人靠得极近,甚至能闻到那股清苦至极的味道沾染上了一丝柠檬草的气味,由呼吸熨的滚烫,一路烧过喉咙。
童倦抬起头,嘴角含着一丝讥诮,“顾松言……爸爸。”
顾松言呆在原地。
童倦眼睛洇的通红,透着股惹人欺负的可怜和迷茫。
“满意了吗?”童倦嗤笑了声将他推开,顾松言手上温度骤失,看着他的背影半晌,蹲下身捡起刚塞在他怀里但没接住掉在地上的卷子。
只写了三道题还有两道是错的,不由得摇了下头。
童倦撑着拐,两腿发软地往外走,总觉得尾椎骨滚烫,透着莫名的痒和胀,连跟顾松言斗嘴的心力都没有了。
九班在四楼,童倦艰难地走到一楼,迎头看见了程周从食堂打了饭回来,他一贯不放弃任何一点学习时间,一边吃饭一边做题。
“哟,这不是我们前任班长嘛,腿怎么啦?瘸啦,哎哟身残志坚还来上学呢,真是不容易啊哈哈哈。”
童倦没精神,懒得理他便撑着拐绕着他走。
程周喜欢学委辛亦瑶很久了,明里暗里对她示好可辛亦瑶从不理他,当时他只以为她只想学习不想在这个时候谈恋爱,结果她竟然给童倦送牛奶送蛋糕。

童倦顾松言免费阅读

他还看到语文课上辛亦瑶对童倦红着脸笑。
一个学渣也配辛亦瑶喜欢?
程周向来看不上学渣,他当了很久的副班长,本以为能顺利当上班长,可同学们竟然推举童倦?
一个学渣有什么资格!
好在他就把教导主任打了,这下他终于可以做班长了,结果那些人又开始推举顾松言,没关系,顾松言向来不管班里的事。
结果他没想到,顾松言居然接了班长这个位置!
他事事比不过顾松言心服口服,但童倦这种只会逞凶斗狠的校霸,跟外面的流氓地痞没区别,正好看到他腿折了,心里那点妒火瞬间燎原。
“你不就仗着自己家世硬吗,有权真好啊,有权就能一手遮天,连打老师都没事,到时候说不定连杀人都没事了呢。”
程周推了推厚重的黑框眼镜,用学霸的高高在上嗤笑童倦,“败类。”
童倦没吭声,撑着拐继续往前走。
程周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又觉得童倦是看不起自己,心里的火更旺,“喂你别走!站住!”
童倦被他扯得一踉跄,不耐地看着他。
程周看他微红的眼角和不耐的表情有些怵,但现在童倦腿断了他怕什么,于是大着胆子道:“你给我离辛亦瑶远一点!”
童倦额角跳了跳,尾椎骨刺痒手也样,心里鼓动着一股劲儿想揍人,叫嚣着把这个废物撂翻在地上。
程周丝毫没发现,自顾道:“只有好学生才能跟她一起,就你将来能跟他一起考大学吗?还不是毁了人家好学生的人生!”
不知道哪几个字刺到了童倦,他耐性终于到了崩碎的临界点,眼皮一掀,“你说得对,我就是喜欢辛亦瑶,她人生毁我这儿关你屁事,滚蛋。”
顾松言从台阶上下来,听见这句话微微皱了下眉。
童倦已经走远了。
程周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恶狠狠骂道:“人渣,废物,将来上了社会也是一团垃圾,就你也配喜……”
程周突然感觉有股压迫,下意识回头,“班长。”
“班长你说童倦这种人是不是垃圾,就他还喜欢学委,他配吗?”
顾松言没说话,也没打算搭理他,缓步往前走。
程周知道他们俩不对付,又想讨好顾松言,越发口无遮拦起来,“连老师都敢打,将来是不是敢杀人?简直是社会的败类,就应该让教导主任告他故意伤人,不,杀人!让他坐牢!”
顾松言转过身,静静看着他。
“说完了吗?”
程周一愣,“啊?”
顾松言朝他走了两步将他逼到墙角,接近一米九的个头加上他身上那股阴冷的气质让程周一下子闭了嘴。
他不闭嘴也发不出声音了。
程周的脖子被掐住,冰凉的指尖抵住动脉,虎口钳紧喉管,死亡的威胁瞬间降临。
“你……你想……干什么……”
顾松言低头看着他,充满阴翳的眸子冷的让人从心底发怵,“如果我再从你嘴里听见这些话……”
程周盯着他的眼睛,黑沉沉的像是能把人吸进去,没来由的腿脚发软站不住,却又被顾松言掐着脖子抵在墙上。
有住宿生吃完饭回教室准备上晚自习,看见这场景想上前又不敢。
整个二中都没人见过顾松言打人,仅凭着那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和冷漠如刀的表情就能吓跪所有人了,根本不用动手。
他和童倦都没打起来过,久而久之就有人以为他涵养极好,克己自律只爱学习。
程周被他那句没说完的留白吓的发抖,拼命想咽唾沫却感觉连呼吸都困难了,这人阴沉沉盯着人的时候,比童倦可怕多了。
“明白了吗?”顾松言问。
程周艰难点头,他嗓子实在太疼了,顾松言再不撒手他就要死了。
顾松言收回手,淡淡朝四周瞥了一眼,远远围观的人立即作鸟兽散。
他将滑落的书包稍微整了整,抬脚往校门走去,看到童倦拖着一只断腿艰难地在司机的帮忙下上了家里的车,他才转身往公交站台走。
**
童倦一上车就靠着车窗打盹,司机打趣他:“少爷怎么困成这样?今天上课没睡觉?”
童倦除了打呵欠连嘴都不想张,伸手挠了挠尾椎骨,感觉好像除了胀之外又没那么痒了,奇怪地又多摸了几下。
司机见他精神真的不好,脸颊红的跟高烧一样,手一直在腰后摸来摸去,眉头皱紧带着一丝茫然,不由得有些担忧。
“少爷您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太太今天临时有一台手术要加班,您可以等检查结束了和她一起回家,小少爷今晚说等太太一起吃饭。”
童倦一听邓书仪整个人都清醒了,“不了,我不难受,就是天太热了,我回家洗个澡就行。”
司机看了眼车内温度表,三度,热?
一到家。
童倦上楼把拐一扔,百无禁忌地直接踩在地上进了卫生间,三两下扒完衣服,看着被石膏稳当当包裹的左腿,再看看从大腿到小腿都肌肉紧实匀称充满力量的右腿。
“邓医生真烦人,老头子打一顿我又不会死,比当木乃伊好受多了。”
童倦念叨完,往淋雨头走的时候余光瞥见镜子,忽然想起来发痒的尾椎骨,侧身朝镜子里撅了撅屁股。
毫无异样。
他松了口气,下午又痒又涨,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头要顶开皮肉破土而出,吓得他以为要冒个尾巴出来呢。
还好,挺白的,还光滑。
上哪儿找这么好一屁股。
童倦欣赏了一会不知道怎么在脑子里冒出来一个想法,顾松言屁股肯定没这么好看,没他翘,指不定上面全是疤,又黑又丑。
他美了一会忽然被自己吓清醒了。
等一等。
顾松言的屁股关他什么事。
童倦冲着镜子骂了一声,“神经病啊。”骂完发现镜子里是自己,又补了句,“没骂我自己,骂顾松言那个性冷淡装逼犯的。”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