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

导读:主角是童倦顾松言的小说叫《死对头痴迷我尾巴》by荒川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闹哄哄的教室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比商经纶拍桌子嘶吼还有效。顾松言拿起一支粉笔,先说:“从今以后每个学生都要晚自习,包括走读生。今天整天不上课,全部安排考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童倦顾松言的小说叫《死对头痴迷我尾巴》by荒川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闹哄哄的教室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比商经纶拍桌子嘶吼还有效。顾松言拿起一支粉笔,先说:“从今以后每个学生都要晚自习,包括走读生。今天整天不上课,全部安排考试。”

童倦顾松言内容介绍

顾松言站上讲台。
闹哄哄的教室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比商经纶拍桌子嘶吼还有效。
顾松言拿起一支粉笔,先说:“从今以后每个学生都要晚自习,包括走读生。今天整天不上课,全部安排考试。”
“考试时间和学科安排我写在黑板上……”
“班长!”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全文阅读

张乾在后门扬声喊了句,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冲他晃了晃手机说:“看热闹去不去?”
顾松言略一蹙眉。
张乾说:“群里说童倦又跟人在器材室打起……”
话音未落讲台上已经没了人影,只剩地上碎成两截的粉笔。
张乾呆了呆,把剩下半句补完,“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热闹,这身残志坚的校霸都成木乃伊了还能揍……人……呢?顾学神你去哪儿啊!”
**
童倦腿脚不便,闵嘉荣根本不怕他。
器材室里全是“凶器”,随便就摸了一根棒球棍冲着童倦便挥了过来。
他左腿石膏重得跟拖了个人似的,下意识一挡,手腕立即挨了一下,敲得他骨头都要碎了,下意识拧了下眉尖。
闵嘉荣一向看不惯童倦,“我以为你有多强呢,狂啊,不是校霸吗?不是全校都崇拜你吗?还喊你爹。”
童倦手腕剧痛,稍微甩了下缓解,眉角一勾轻嘲道:“是啊,你也想喊?”
闵嘉荣最烦他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
门突然被推开。
哐当一声。
一个人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形挡住了逆来的光,长长的影子拖在地上显得阴沉又骇人,闵嘉荣下意识停了。
顾松言走进来,垂眸看了眼童倦红肿的手腕,眼底闪过一丝阴翳,“你只会用拳头解决事情?”
童倦手腕剧痛,原本就没多少的耐心被他这么一问直接灰飞烟灭。
“老子乐意,关你屁事,碍着您大学霸的眼睛了?滚远点。”
他懒得跟顾松言解释打架原因,免得他以为自己在护他,他只是听不惯那些污言秽语罢了。
童倦拖着石膏腿缓步走向闵嘉荣,后者下意识挥棒球棍,堪堪到童倦额头旁边时被顾松言一把攥住。
他垂眸去看童倦,“你另一条腿也想被打断?”
童倦现在一听腿这个字就烦,童立诚他不怕,但邓书仪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把他另一条腿也打上石膏。
“我警告你不准跟我妈告状,不然我揍得你满地找牙!听见没有!”
顾松言垂眼看他,“回教室,今天要考试。”
童倦捡起地上的拐杖,“少在我面前摆班长的谱,我从不写试卷,挡道了,让让。”
顾松言没因为他的尖锐言语恼羞成怒,淡淡说:“你昨天还做了卷子,做了三道错了两道还喊了我……”
童倦又被他噎得说不出话,又想起被全校听见的那句爸爸,气得牙痒痒,一把拽住他领子,“我警告你别找揍!”
顾松言眼底含着一丝轻嘲,“你是没受过教育的原始人类?张口闭口就要动手。”
童倦攥着他领子,嘴角也勾起一丝讥诮,“你就是三句话掉两个书袋的迂腐酸儒?”
闵嘉荣攥着棒球棍站在一边看两位年级大佬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他背后全是冷汗。
童倦斜着眼睛看顾松言,“大学霸,让我考试也行,我要是做了你就喊我爹?去广播室,当着全校喊爸爸?”
顾松言沉默几秒,忽然觉得他可能不太聪明。
昨天才刚输给自己今天又来?他这么喜欢喊自己爸爸?
顾松言脑海里泛起那天童倦眼睛通红,含着一丝水汽,声音嘶哑无力喊他爸爸的样子,再听一次也不错。
“……行。”
童倦觉得顾松言可能不太聪明。
他只说了自己去考试他就喊爸爸,又没说全做对,这大学霸的脑子也不怎么样嘛。
闵嘉荣看着两人先是唇枪舌剑的互怼,突然又达成了协议,生怕童倦把他刚才说的话告诉顾松言。
闵嘉荣和张彻对视一眼,艰难地咽了下唾沫,手里的棒球棍突然烫手了。
他刚才被冲昏头,现在冷静下来才反应过来童倦就是个混世魔王,连教导主任都敢开瓢,更何况是他。
他完了。
童倦动了下还疼的手腕,看向闵嘉荣,“你,刚才……”
顾松言拦了他一下,眸光又冷又沉,“现在回教室考试,不然赌约作废。”
童倦磨了下牙,顾松言真烦,逼事儿多,回去就回去,教训这个憨比不着急,有的是时间。
“先饶了你,改天我再告诉你,我到底能不能狂得起来。”
童倦平时懒得跟这种怂货动手,但他舞到脸上了就不能怪自己。
“喂,你不走?”
顾松言站在原地,说:“我一会要去办公室,你先回去。”
童倦冲身后比了个OK的手势。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童倦顾松言免费阅读

闵嘉荣和张彻看童倦都走了一起松了口气准备离开,可门在他们迈出去的前一刻关上了,阴森森的器材室里三人对峙。
简单来说,是顾松言盯着他们两个。
“顾松言,你想干什么?!”
“你别乱来啊!”
**
顾松言回到教室的时候头发有些乱,额角垂下来一缕被他随手向后一拨,一扫而过的眼神含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凌厉。
“报告。”
他站在前门,女同学小声议论,“哇班长这动作好帅啊!”
“平时看班长冷冰冰的,这个撩头发的动作好酷啊,有种锋利的危险,妈妈对不起我早恋了。”
“班长好帅啊,我想从童倦那里爬墙了,辛亦瑶你帮我看着老师,我偷拍一张班长回头发给你一起舔啊,呜也太帅了吧,我心动了。”
辛亦瑶自从被童倦从教导主任手底下解救出来就心无旁骛,一心只喜欢童倦了。
“你们俩小点声,老师看过来了。”
两个女生立即低下头装作认真写卷子,暗搓搓用余光偷瞄站在门口的顾松言。
商经纶正在监考,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刚想破口大骂哪个混账玩意连考试都迟到,一看是顾松言,赶到舌尖的话硬生生噎了回去。
“哎哟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快去考试,别耽误时间了。”
顾松言点点头,走向自己座位。
学生们习惯了奸商这副跪舔好学生的嘴脸,见怪不怪了。
徐恒小声跟童倦逼逼,“这奸商,看顾松言就跟他亲爹一样,我要是迟到一下,他就恨不得用唾沫星子把我淹死。”
童倦嗤笑了声,顾松言每年拿那么多奖,考那么多第一,作为班主任能拿奖金到手软,肯定当爹供着。
衣食父母嘛。
童倦转了转笔,拍在桌上在安静的教室里发出清脆一声响。
商经纶听见声音,“童倦你不考试就给我滚出去走廊站着,别影响别人!”
童倦眯眼一笑,“我考啊,不考坐教室干嘛,不是说有教无类吗?老师您是不是对我有偏见。”
商经纶被他气的说不出话。
张乾从试卷里抬起头,刚想笑童倦还知道有教无类,余光瞥见顾松言的手,“哎,你手怎么受伤了?”
“没事,不小心碰到了。”
“你怎么出去那么久啊?童倦都回来半天了你才回来,跟他们起冲突了?”张乾压低声音,朝商经纶看了一眼,又小声问:“几个人啊。”
“两个。”顾松言活动了下手指,拿起笔开始写卷子。
张乾若有所思地朝童倦那里看了一眼,又看了下顾松言修长的指尖,因为很白所以手背血管很清晰,那道伤痕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他们说什么了你跟他们动手?”
顾松言头也没抬地,“考试了。”
-
童倦朝顾松言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人眉眼低垂,侧脸透着股锋利的冷,右手握着笔,不用看也知道那手字写的多漂亮。
往年过年的时候,邓书仪都让他捧着几张红纸跑顾家去,让顾松言给写一对春联,再写几个福字。
童倦烦见到顾松言,跟她犟嘴说就不能买几张春联吗?家里破产了买不起?
毫无悬念被邓书仪摸着擀面杖一顿好打,“大过年的乱说话,快给我滚去找言言写字!”
童倦往嘴里扔了几颗坚果,百般不愿地抓着红纸要出门,又被叫住,“你给我捧着去,折皱了贴出来不好看。”
童倦烦不胜烦,“我还捧着,又不是结婚证。”
邓书仪讥讽,“你但凡写字不是狗爬,我至于找言言写?”
童倦被她言言长言言短叫的脑子疼,“你让他当你儿子得了,我跟兰泽一块滚蛋,给您换个顾松言来,你俩儿子换一个,不亏。”
邓书仪从厨房出来端了个瓷盘,闻言斥他胡言乱语。
童倦侧头指点弟弟打游戏,“左边点儿左边点儿,来我帮你打,这小学生太猖狂了,哥哥帮你教训他们!”
童兰泽刚想把手机给哥哥,突然被截胡。
童倦看着手上多出来的瓷盘。
邓书仪说:“刚蒸出来的糖糕,你带给言言吃,他不喜欢吃甜的,你告诉他我没放多少糖,馅儿是豆沙。”
童倦“哦”了声把红纸夹在咯吱窝,趁邓书仪上楼拿东西,眼珠一转溜进厨房,拿起糖罐子往刚蒸好的白糖糕上倒了小半瓶。
“顾松言,看本少爷甜死你。”

小编推荐理由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