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岳白郑泓川)

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岳白郑泓川)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凉皮就面包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岳白训完就走,毫不停留,费茹只好安抚了他们几句,赶紧又跟上。岳白身后走的三个助理中,其中一位穿着黄色短袖、长卷发的女孩子,趁人不注意凑上来: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凉皮就面包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岳白训完就走,毫不停留,费茹只好安抚了他们几句,赶紧又跟上。岳白身后走的三个助理中,其中一位穿着黄色短袖、长卷发的女孩子,趁人不注意凑上来:

岳白郑泓川内容介绍

全场工作人员都很安静,被训的那几位简直快缩成鹌鹑了,挤成一团瑟瑟发抖,弱小可怜又无助。
岳白训完就走,毫不停留,费茹只好安抚了他们几句,赶紧又跟上。
岳白身后走的三个助理中,其中一位穿着黄色短袖、长卷发的女孩子,趁人不注意凑上来:
“白白……你刚才简直要吓死我了!本来我还担心你会被人欺负呢,现在看来你才是欺负别人的那个呀!”
黄短袖女孩叫做陈灿星,真实身份是陈氏集团的小公主,以前跟岳白关系特别好,是她青梅竹马长大的闺蜜。

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全文阅读

岳白醒来之后,陈灿星就一直忙前忙后的来回照顾她,这姑娘心思单纯人又有趣,还一直以为岳白就是以前那样温柔可爱的女孩,生怕她来到剧组会受欺负,执意要扮成助理跟着她过来。
没想到来剧组之后,她看见的第一个大场面就如此劲爆,完全刷新了她对岳白的认知。
说好的温柔贤淑呢?说好的人淡如菊呢?
她回味了一下刚才,忍不住又加上一句:
“不过,嘿嘿,你刚才还挺帅的!”
岳白回过头,亲昵的刮了一下她鼻尖: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没有原则,刚还说我欺负人呢!”
陈灿星皱起鼻子,傻傻的笑:
“本来也是他们做的不对呀!为什么要背后议论你,这样很不礼貌的,而且他们说的那话就很难听啊,该怼!怼的好!”
岳白笑:
“有你支持我就满足了。”
陈灿星跟着助理们把岳白送到休息室内,看岳白低头看剧本,她又八卦起来:
“我刚才听你们说话,怎么,你竟然跟那个蔡维以前认识吗?他现在可厉害了,爱豆第一人,我身边都有好几个姐妹喜欢他,你竟然认识?那能不能让他给我签几个名啊?”
岳白脸上淡淡的笑意沉了下去,还没想好说什么,忽见休息室的门被打开。
进来的人正是蔡维。
他容貌确实很好,身段挺拔,太好看了,让陈灿星忍不住低呼一声:
“哇哦,好帅啊!”
见蔡维看了过来,陈灿星鼓起勇气拿出笔记本求签名。
蔡维笑容满面,认真的签过名字,签了好几页才结束。
陈灿星立马带着其他助理撤退,拦住门外正准备进来的剧组化妆师们。
屋内只剩下两个人。
蔡维挺直脊背站着,看着岳白,心里情绪特别复杂。
岳白见证过他的至暗时刻,是他心里的白月光,可是……岳白做过的那些事情又实在让他不齿。
有许多人都爆料过,岳白以前很喜欢睡小鲜肉,骗小鲜肉的感情,蔡维以为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为此难过了好久。
在他特别难过的时候,林秋秋出现在他生活里,像一缕阳光驱散了岳白留下的阴霾。
他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岳白,开始新生活,却没想到,今天只是在剧组打了个照面,他就无法自控的,来找她了。
“有事吗?”
岳白懒得动,坐在椅子里抬起一只手,托住下巴。
蔡维视线在她细腻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指上停留了一秒,随即被烫到似的赶快移开,嘴里嗫嚅了一句:
“你……这么多年,还好吗?”
岳白一声冷笑:
“小弟弟,你也去试试当五年植物人,看看会不会好?早上那时我还不确定,现在我真是确定了,你是不是跟林秋秋在一块儿,人都呆傻了?”
提到林秋秋,蔡维顿时反应剧烈:
“你别这么说,秋秋她人很好的,也很聪明的……”
岳白瞬间气笑了:
“小朋友,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你家林秋秋有多好,那大可不必,请你离开。”
蔡维不知道该做什么,局促的站在那里,双手交叠一块,神情又开始像小狗一样楚楚可怜起来。
他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问出口:
“你……你当年,是不是……看上我了?想潜规则我?”
岳白:
“哈?”
真是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这年头的爱豆都不需要智商的吗?
一股邪火直冲脑门,岳白砰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脚踹翻了椅子。
她身高1米68,站直身体时刚好到1米8的蔡维下巴位置,本该是柔弱的小鸟依人。
但此刻,岳白完全化身愤怒的小鸟,一抬手,白到发亮的手指在空中划过,蔡维以为她要甩耳光,下意识躲了一下。
但岳白只是一掌拍在旁边的梳妆台上,真是气得不行,连珠炮似的又开始骂:
“你神经病啊,年纪轻轻就瞎了?看不见我这张脸吗,还潜规则,我潜规则你那我多亏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光爱做赔本买卖?想做你家秋秋的舔狗就赶紧滚,别什么屎盆子都往老娘身上扣,长得丑想得倒是美,给我滚出去!”
蔡维:
“……”
眼看岳白气得双眼冒火,想起她身体还没好,蔡维赶紧开门出去,怕把她气出个好歹来。
站在门外,蔡维自己心脏也砰砰猛跳。

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岳白郑泓川免费阅读

岳白刚才反应那么剧烈,骂人骂的那么狠……这是不是说明,她没有对自己起过那种心思?
也就是说,她当初救了自己,并没有什么肮脏的目的,就是一场普通的萍水相逢?
可那些人说的又是怎么回事……
蔡维想着想着,忽然流出眼泪,他赶紧伸手把眼泪擦掉,心事重重的离开。
岳白化妆的时候还一直在跟陈灿星疯狂吐槽:
“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竟然说我会不会潜规则他,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有毛病啊我潜规则他?我最讨厌的就是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星星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对比我小的男孩子产生想法,对吧?”
陈灿星抚摸着炸毛的岳白,听了这话笑着说:
“你呀你呀,我从没见你对别的男人产生过想法呀,不就郑……”
岳白立刻出口打断: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们已经结束了,彻底结束了。”
陈灿星是岳白从小长大的闺蜜,当然知道岳白和郑泓川十年的故事,不过她不知道岳白苏醒后发生的事情,还以为这两人百年好合呢。
“怎么就结束了,你们不是挺好的吗?发生什么了吗?”
陈灿星八卦之魂燃起。
“没什么,只不过我累了,他根本不喜欢我。”
岳白声调低沉。
陈灿星心说,郑泓川还不喜欢你?我就没见过那么喜欢你的人!
岳白变成植物人后,郑泓川每天不吃不喝不睡,盯着她的照片从早看到晚,一切精力都用在给岳白挑选医院和医生上面,整个君悦集团都为此停摆了两个月。
陈灿星那段时间见过郑泓川一次,见他人都瘦脱相了,性情也是从原来的沉静寡言,变成了暴躁易怒、偏执又疯狂的感觉。
五年之间,郑泓川脾气越来越暴躁偏执,整个君悦集团人事流动严重,他的贴身助理连换了十多个也没定下来。
郑泓川在岳白病房安装了全方位监控,屏幕就链接到他自己的办公电脑、手机、智能手表上,可尽管他时刻盯着监控出神,却一次都没有去病房实地看过岳白。
陈灿星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管怎样,从她听到的那些流言来看,要说郑泓川不喜欢岳白?那绝对不可能!
不过现在有外人在,陈灿星也就没说什么,叹了口气。
第一场戏是夜戏,费茹为了破冰,安排的是男女主感情高.潮的吻戏!
“期待期待,一来就能亲到这么可爱的小奶狗,当女主就是好啊!”
岳白听到陈灿星这么说,心里恍惚了一下。在这个剧组里她是所谓的女主,可在人生这整个剧本里,她本该只是个早死的女配而已。
但林秋秋这个所谓的原著女主,不知为何,专门针对她,做了那么多龌龊的事情,可以说,是林秋秋激起了她的血性。
女配怎么了,女配也应该有自己的荣耀,凭什么被女主当踏脚石呢?
“Action!”
场务一声令下,岳白闭上眼,再睁开时,已经瞬间进入角色,成了女强人连风雪。
身穿狼狈的西装,头发凌乱,口红偏离唇角……连风雪刚刚逃脱合作方的魔掌,下意识走到男主角沈冰工作的酒吧门外,怔怔的望着门牌。
沈冰听见酒吧服务员说门外有个奇怪的女人,出来看时,才发现是自己一直敬仰的连风雪。
可他从没见过连风雪如此狼狈的样子。
“沈冰……请我喝一杯吧。”
沈冰带她进酒吧,帮她点了杯柠檬水,两人坐在僻静的卡座里。
沈冰还没开口问话,忽然就被连风雪伸出双手死死抱住。
“你身上是香的,不像他们,都是臭的,臭的!”
连风雪伏在沈冰身上干呕。
酒吧音乐浮躁,灯火迷离,而她的眼睛,亮过天际繁星。
在连风雪用脸颊磨蹭自己额角时,沈冰终于忍不住,吻了上去……
当然最后那个吻,用的只是借位,几个大灯一打,后期再一处理,效果比真的还真。
“卡!”
费茹对这第一场戏极度满意。岳白天才级的演技她早有预料,可她没想到,蔡维这个唱跳爱豆,这场戏居然也演得特别真实。
尤其是岳白抱上去时,他那个僵硬却又不由自主回抱的动作,完美地体现出了男主纠结的心理!
“都非常好,这条一次过,等会儿再补拍一些特写就好了!”
岳白早在喊卡的那一刻,就从蔡维身上爬起,眼神冰冷又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忽的又凑近他的脸:
“刚才爽吗?可惜,你再没机会了。”
她转身离开,穿西装的背影瘦削却又潇洒。
蔡维望着她离开,完全不敢起身。
刚才……只是一个拥抱,他居然起反应了。
剧组围墙外,绿树掩映下,一个长焦镜头悄悄伸了进来,眼睛一样的镜头闪了好多下。

小编推荐理由

白月光暴富后她黑化了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