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夕月晓)

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夕月晓)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夕月晓,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拥有幼驯染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谢邀,人在横滨,刚下飞机。大学毕业以后,为了和幼驯染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我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夕月晓,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拥有幼驯染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谢邀,人在横滨,刚下飞机。大学毕业以后,为了和幼驯染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我

夕月晓小说简介

阿治的语气狠厉又决绝,那惶然中捎带的质问仿佛在告诉我,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他立即会扑上来把我撕碎。
多么值得称赞的决心!
我看着他,非常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
可他离开的这四年,并不会经常造访我的梦境。偶尔遇见时,也是带着他那毫不在意的笑容和漫不经心的语气。
阿治抱着织田作桑,就像抱着失而复得却又得而复失的珍宝。

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全文阅读

原来啊,阿治也会因为某人的死亡露出悲伤的表情。
这难道不是普罗众生之像吗?
和他一点也不搭!
于是我忍不住说话:“阿治呀,你未免过于得意忘形。”
我忍不住笑,顺便还摸了一把他蓬松的黑色卷发,看着他神色中闪过的愕然与不适,心中趣味连连。
“阿治你还真是看得起我,你以为死而复生是一件简单的事吗?”
我嘟囔着抱怨:“明明自己都没把握的事,就这么交给我,津岛修治你一如既往的矛盾!”
像是按到了什么开关,他脸上那层装出来的稚弱就像是雾气一样消散了。
他一瞬间变得像把刀,“不要叫我那个名字!”
我感到不解,“你不就是津岛修治吗?不这么叫,那你是谁?”
他看着我,是重逢以来未有的认真。不是为了躺在怀中的织田作桑,只是看着我,我知道。
他一字一句的告诉我:“我是太宰治。”
是了!我想起来了!此时此刻在我面前穿着黑西装绑着白色绷带的少年,早已不是四年前,和我坐在一起,吃点心,打游戏,说着奇思妙想的津岛修治了!
津岛修治早在四年前,就拿着车票离开家乡,走向一条我不知道的道路。
这四年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反正不太好。看看他和织田作桑的境况吧!哪里有普通的十八岁少年会在这样人迹罕至的深山,遭受血与火的洗礼。而他看起来适应极了,如果不是织田作桑死去的话,他想必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这个结果夕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他那甜蜜的嗓音仿佛粹了毒,把我从思考中惊醒。
没错,我应该早就知道了。
毕竟四年前,是我对他说了那番话。
“阿治,走吧,既然在这里找不到,去外面找。”
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独自离家会遭遇些什么?总不会全是好事。
阿治他现在的变化不是理所应当吗?
“所以夕月,告诉我吧!怎么做才能让织田作活过来。”
我只能再一次叹气:“阿治你做到这种程度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打了个响指,淡淡的光圈将我们包围其中,然后我挪动位置想离他近一点,把双手置于他的双肩,强制他暂时忽略怀中的织田作桑看向我。
认真的注视他那双好看的鸢色眸子,却轻描淡写的警告他。
“阿治,你听好了,接下来我说的话你牢牢记在心里,任何人,包括你自己,在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想起来,知道吗?”
“从现在起,你要记住,织田作桑已经死去了,我不管你做什么,你必须让别人这么认为才行。”
“织田作桑死去以后,你会怎么做,你必须这么干。你也得当这件事成真才行!绝对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不然会发生可怕的事。”
他点点头,“这是夕月你的异能力限制吧。果然,哪怕是你,也要付出代价。”
“这是理所当然,不然我早就被抓起来关进实验室了。”
他表示赞同:“话虽如此,但我也得知道夕月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关织田作,我总要弄清楚缘由才放心。”
我有些微妙的看着他和织田作桑。
“阿治你真的不是暗恋人家吗?”
他像是被吓了一跳,“哇”的叫出声,“夕月你怎么才十八岁想法就和肮脏的成年人一样了!”
他不满的抗议道:“织田作是我的朋友!朋友!”
我因为他的解释感到不可思议,“原来阿治你也可以坦荡的承认自己拥有朋友。”
“毕竟我也长大了嘛。”
他语气轻飘飘,我却能听出里面蕴含的淡淡炫耀。
我承认,听见他肯定的这一瞬间,我心中有一股火焰被点燃了,虽然那火焰仿佛幼苗般弱小,但这种体验也是我十八年的人生中未曾有过的。
有些难受,但又有些满足。
我只能妥协,“阿治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得好好解释才行。”
“我的异能力时间之刃,理论上是操纵时间,你觉得我拥有起死回生的能力,的确不是无稽之谈。”

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夕月晓免费阅读

“不过正如你所说,这种能力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生与死的界线分明,想要从彼岸跨越此岸,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
“我能救活织田作桑,本质上是我回溯了织田作桑身体的时间,但这远远不够。”
“阿治你知道在传说里,人类拥有灵魂吧?”
他睁大了眼睛,“难道?”
我肯定的点头,“没错,在织田作桑死亡的那一瞬间,他的灵魂就已经离开了躯体,现在应该在去往黄泉的途中。”
“然而我使用能力将他的躯体复活了,所以现在的织田作桑是作为生魂在黄泉游荡,他进不了地狱,而我必须要将他的灵魂带回来,这才是真正的复活。”
“所以阿治,你要带着织田作桑离开,然后必须处理好织田作桑原本的后事,最后必须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在今晚十二点之前带着他找到我。”
我停了一会儿,想了想暂时没有接着往下说。
他了然,“只是这样远远不够。”
我继续解释:“时间之刃毕竟是一种异能力,是能力就有极限。虽然我能用它起死回生,但实际上这种做法有所限制。阿治你知道平行世界理论吧?”
他颔首道:“了解一些。”
我满意的看向他,“哪怕辍学失足了阿治你也没忘记学习,真是好习惯。”
他被我的话噎了一下,而后抱怨道:“夕月你这么说真的很过分。”
看见那张有点陌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熟悉的神情,我感到愉悦。
心满意足的继续说明:“总之你知道就好。使用时间之刃起死回生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必须要有一个世界,织田作桑是成功活着的。时间本就属于命运的一环,而我窃取的时间,是属于那个织田作桑的命运。”
“所以我们必须保持缄默,为了不让织田作桑暴露于命运之下,你哪怕知道织田作桑还活着,也必须当他死去。”
他毫不意外,甚至有种终于来了的肯定。
“毕竟是禁忌的能力,如此也还不够吧。”
“真是敏锐!”我真心诚意的夸赞他一句。
“我今晚将会带回织田作桑的灵魂与其身体融合,但他依旧不会醒过来。”
“阿治啊!在此禁忌之事上,我们可是罪大恶极的共犯!”
“你注定被命运所窥视,你是命运中极其重要的一环。”
我告诫他:“所以保持缄默,只要骗过了命运,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织田作桑就能醒过来了。”
他郑重其事的向我确认:“这样就可以了吗?”
我摇摇头,用一种微妙的眼神探究的凝视他,那探究中带着七分好奇两分期待一分恶意。
“我说阿治你呀!现在的你已经把从前的奇思妙想都付诸实践了吗?”
他轻松的回答:“是呀!离开那个腐朽陈旧的地方,我终于可以实践各种自杀方法了哟!”
我看着他解开绷带以后露出来的累累伤痕,很多都不是来自他人的伤害。
怎么说呢,他的做法也算是意料之中。
“独自赶赴死亡,未免也太过寂寞。”
他垂下眼帘:“是这样吗?干脆下一次,我邀请美丽的小姐一起殉情好了。夕月有兴趣吗?虽然夕月不是女孩子,但夕月很漂亮,鉴于我们认识得早,我就为夕月破例一次如何?”
我有些头痛,万万没想到一句感慨的话为他提供了新的自杀思路。
“请容许我拒绝,只能辜负你的厚爱。还有阿治,不要用漂亮来形容我。”
接下来我的态度有些玩味,“阿治,恐怕你以后的人生,都不能实现你的小爱好呀!织田作桑毕竟是已死之人,我已经贸然向另一位织田作桑借取命运,总不能再盗走他的寿命吧?”
阿治的眼睛蓦然睁大,已然预料到我要说的话。
所以你会怎么做呢?
我实在是非常非常好奇。
我终于说出了那个残忍的事实:“想要织田作桑能活着,只有将你的生命与他链接。从此以后你的寿命是他的寿命,你要背负起属于另一个人的一生。”
“阿治,你确定还要继续下去吗?”
阿治,怯懦的你,究竟会如何选择?
追求死亡的你,真的有勇气背负起属于友人的一生吗?
有一瞬间,他应该是面无表情,我不确定我有没有看错,因为那瞬间实在是太短暂了。
那是最接近阿治本质的瞬间,我只看见了那无法言喻的迷茫与恐惧。

小编推荐理由

我的幼驯染绷带成精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