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导读:《夜少强势锁婚》又名《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本已完结,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那件丑事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云倾的生日,她在酒店里殷殷期盼的等了陆承一天。

小说介绍

《夜少强势锁婚》又名《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本已完结,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那件丑事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云倾的生日,她在酒店里殷殷期盼的等了陆承一天,陆承却因为云千柔生病了,一直没有露面。

云倾北冥夜煊小说简介

云倾蜷缩着身体,伏在枕头上,***绒一样的长发散满了薄细的肩膀,烟眉微拢,静静地安睡着。
北冥夜煊站在床边,俯下修长的身躯,妖异的手指摸上她额头上的绷带,沿着苍白的脸蛋下滑,落在了她的嘴唇上,温柔的摩擦着。
他靠的近,呼吸间,能清晰地闻到女孩子身上的香气。
云倾在睡梦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就要睁开眼睛。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阅读

“堇色。”北冥夜煊微微上挑的黑眼睛里,透出一抹愉悦,再不掩饰心底的悸动,“我得到了一个…宝贝。”
听出他语气里的兴奋,唐堇色震惊到差点咬到舌头,“谁?不会就是那个盛小姐吧?”
“不是。”
“那是谁?”
“......”一片沉默。
唐堇色,“......”
不是吧,居然小气到连名字都不愿意透露?
想到他们家这位爷那视女人如尘埃的性情,难得有个女人能被他看上......
唐堇色当机立断,“行!只要你喜欢,不管对方是谁,我立刻去请回来叫大嫂!”
对方要是黑的,正好天生一对,要是白的,天使恶魔绝配,只要能让这个男人喜欢,同性恋他都不歧视了。
北冥夜煊低笑一声,“她现在在我床上。”
唐堇色:“......”
原来已经带回家了,难怪这么反常,嗯......
同为男人,可以理解......
他还在吐糟的时候,北冥夜煊又缓缓地发了话。
“英皇总裁的位置,让出来。”
唐堇色一怔,反应过来后,眼睛整个都亮了,“你终于良心发现,要给我放假了,我马上买机票麻溜儿的滚蛋———”
那边砸出一句冷冰冰的话,粉碎了他的侥幸,“你当副总。”
唐堇色:“......…”
这是什么鬼转折?
“......你要英皇总裁的位置干嘛?”
依照北冥夜煊的身份和性情,没事他是绝对不会过问英皇的。
干的活最无聊,除了赚些钞票之外,吃力又不讨好,现在更好,都沦为给人当牛做马了。
北冥夜煊声线压低,有些沉意,“她有用。”
他的新婚小妻子眼睛里,有些很浓重的,仇恨的味道。
她会忽然无理由的找他结婚,最大的可能是被伤到了极致,要报复那些伤害了她的人。
云城能碾压云家和陆家的,非英皇莫属。
唐堇色,“......”
她?
目测,只能是他刚找的那位老婆有这么大分量了......
北冥夜煊修长的手指滑过眉骨,声音暗沉“她在云城名声不好,你给我护好了。”
“......知道了,谁要是敢在英皇骂她一句,我立刻让她滚出云城。”无论外界怎么传,但能让北冥夜煊看上的,唐堇色都绝对不能怀疑对方的人品。
不然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北冥想到云倾的经历,再次冷冷地开口,语气轻描淡写中,透着一抹触目惊心的力度,“三个月内,我不想在云城再看到所谓的云家和陆家!”
......
放下电话,北冥夜煊悄无声息地回到房间。
云倾蜷缩着身体,伏在枕头上,***绒一样的长发散满了薄细的肩膀,烟眉微拢,静静地安睡着。
北冥夜煊站在床边,俯下修长的身躯,妖异的手指摸上她额头上的绷带,沿着苍白的脸蛋下滑,落在了她的嘴唇上,温柔的摩擦着。
他靠的近,呼吸间,能清晰地闻到女孩子身上的香气。
云倾在睡梦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就要睁开眼睛。
北冥夜煊透白的手指,拂过丝绸一般的黑发,轻柔地拍了拍,“没事,睡吧。”
云倾纤长的睫毛颤了一下,没感觉到恶意,反而感觉到了,似乎久违了几个世纪的,淡淡暖暖的温暖。
她蹭了蹭枕头,宛如一个婴儿般,双手抱住了他的胳膊,显露出一丝莫名眷恋的味道,很快再次睡了过去。
北冥夜煊鬼魅的眼睛,凝视着沉睡的小脸,满满倒映着她的身影,许久,低头,在她眉心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无论是你谁,来自哪里,经历过什么,我都不会......放你走了。”
......
云倾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洒进房间。
她隐约记得昨晚自己被人抱进卧室,所以此时并不惊讶。
只是对于自己竟然会在一个陌生男人怀中睡的如此沉稳,连丝戒心都升不起来的反常,有些惊讶。
她敲了敲额头,实在想不通,便将心思暂时丢到一边。
她下了床,走进衣帽间,从那一屋子的衣服中,挑中了一件莲青色的长裙,很简洁的款式,穿着她身上,如同她的性子,美丽温暖,又带着淡淡的安静清冷。
她用过早餐,医生给额头上的伤口换上药,戴上帽子就准备出门。
此时,北冥夜煊双腿随意交叠着,坐在沙发上,一直静静地注视着她。
直到她准备离开时,他才站起来,走过来,抓住纤细的手腕,将一份股权转让书交到她手上,声线温柔,“聘礼。”
云倾愣了一下,随即打开看了两眼。
这是一份英皇集团的股份转让书,所有的一切手续都准备就绪,只要她签了字,就可以成为英皇的新任总裁。
这份聘礼,放在云城任何一个女孩身上,都足以令人疯狂。
云倾不在云城长大,她前半生二十多年的精力,也都花费在了学习上,对于金钱,反而没有什么深重的执念。
但她既然嫁了北冥夜煊,就没有资格拒绝他的聘礼。
并且,眼前这个男人,应该是已经将之前的云倾调查透彻了,才会知道这个时候,她严重缺钱。
不过,能随随便便将英皇送给她当聘礼,这个男人的身份......似乎比她想的还要强。
云倾眉眼一弯,将东西收了起来,乌黑的眼睛看着眼前宛如一件精致瓷器的男人,柔柔一笑,“谢谢,我收下了。等我准备好嫁妆。”
她说完,俏皮地朝他眨了一下眼睛,转身走出了门。
身后,北冥夜寒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颜色一瞬间变暗,望着逐渐走远的纤细身影,无声的告别。
......
云倾回到云家。
她刚进门,就看到云夫人坐在沙发上喝茶。
她穿着修身的旗袍,尽管已经四十多岁,依旧保养的极好,豪门贵妇范十足。
那双已经微显细纹的眼睛瞥了云倾一眼,看到她的装扮,愣了一下,紧接着眼睛里闪过厌恶,“早饭给你留在了厨房,以后你就在厨房里蹲着吃饭,也省的下人们收拾桌子。”
“别怪后妈狠心,你给云家抹了这么大的黑,陆家那边没办法交代,将你父亲气了个半死,他要赶你出家门,但你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忍心看你流落街头,又不能让你父亲看着你生气,所以你就委屈一下。”
“以后二小姐的饭菜,都留在厨房里,听到了吗?”
云家的下人们唯唯诺诺,对着云夫人恭敬的说,“听到了。”
让二小姐蹲在厨房里吃饭?
这是要把她当家里的畜牲养呢......
云倾神情平静,她的脸上既没有愤怒,也没有生气,甚至带着淡淡暖暖的笑容,“不用了,云女士,我今天就搬出去。”
说完这句话,她抬步上楼。
云夫人骤然发飙,狠狠的一磕茶杯。
“站住!长辈还在楼下,你就自己上楼,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做了那些丑事之后,连脑子都傻了?”
说完,她沉了脸色走到云倾身边,抬手就要打她,云倾躲开,云夫人扑了个空。
云夫人扭曲了脸色正要发怒,刚抬头,视线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湛黑冰冷的眼睛。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阅读

那双眼睛浓黑无光,空洞的仿佛没有尽头的星空,牢牢的锁在云夫人身上,寒冷刺骨。
云夫人被这双眼睛看的毛骨悚然,脸色逐渐白了起来。
云倾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语气幽幽地说,“云女士既然这么喜欢狗,将来我一定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保证你跟它们,这辈子都分不开。”
云夫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看着眼前忽然间变得陌生的养女,心底多出不安。
此时,云千柔站在楼梯口,她穿着一条水红色的长裙,背着同款包包,妆容精致,看着云倾的脸,眼睛里露出深深的嫉妒。
她的五官虽然没有云倾那么精致,但也十分清秀,柳眉下一双柔媚的眼睛,似乎随时随地都泛着水雾,看人的眼神朦胧又单纯,让人忍不住想怜惜。
云千柔笑容明媚,仿佛淬了毒,“妹妹,你觉得姐姐这一身漂不漂亮?裙子和包包都是香奈儿的独款,承哥哥专门送来讨我欢心的。”
她的眼神,带着深深地得意,“婚礼真是太可惜了,差一点点,你就成了承哥哥的妻子,但出了那样的丑事,你终归还是功亏一篑,不过没关系,虽然你无法成为承哥哥的妻子,但姐姐一定会帮你找一门“好亲事”的,不会让你下半生无人问津。”
然而,听着云千柔毫不掩饰的炫耀话语,云倾仍然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眼神没有丝毫波动,看着云千柔仿佛跳梁小丑。
看着云倾无动于衷的脸,不如往日那般隐忍痛苦,云千柔眼底掠过狞色。
似想起了什么,她又柔声说:
“忘了问,妹妹你的伤怎么养了?我伤的不是很重,但是承哥哥非得陪我去医院,还给我开了vip的病房,亲自照顾我,吃的东西也是专门定制的药膳,就连我要出门透气,他都不放心。”
云倾盯着那张楚楚动人的脸,问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你把我卖了多少钱?”
那件丑事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云倾的生日,她在酒店里殷殷期盼的等了陆承一天,陆承却因为云千柔生病了,一直没有露面。
云倾一直巴巴的等到深夜,陆承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她伤心之下喝了些酒,酒里却被掺了料。
更巧的是,恰好有几个男人,在她药效发作的时候闯了进来,周围的保安对她的求救视而不见。
虽然最后云倾侥幸的逃过了一劫,但她在大街上逃跑的照片却被拍下来的,对方角度找的刁钻,看着就引人遐想。
那天若非云倾运气好,她不止会失去清白,还会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但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被人心爱的男人厌恶,悔婚,声名狼藉,连命都没了......
一点儿活路都没给给那个苦命的女孩留。
真狠呐!
云千柔笑了笑,刚要说话,忽然看到云倾身后刚进门的陆承,炫耀的神情倏然一敛。
脸上顷刻间挂满了泪珠,声音里满满都是自责跟愧疚,抬手要抓云倾的手,“对不起妹妹,那天是我不好,我不该生病,不该麻烦承哥哥,不该没有去陪你过生日,如果我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会......”
云倾蹙眉,打掉了那只手。
这只手每次朝真正的云倾伸出来的时候,都会害她被打,被骂,被厌恶。
云倾恶毒的名声,都是拜这双手所赐。
她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重重的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
响亮的声音听着就觉得疼。
云千柔的手背红了一大片,痛哭出声,眼泪落的又急又凶。
与此同时,云倾身后传来两个惊怒交加的声音,“千柔!千柔!”
云夫人和陆承冲了上来。
看到云千柔手背上那一大片红肿,云夫人心疼的眼睛都红了,她怒视着云倾,一巴掌扇过去。
“小畜生,你还有没有良心?!做出这样的丑事,你父亲要把你赶出去,是千柔哭着哀求,才说服你父亲,你不知感激也就罢了,还恩将仇报,简直无可救药!”
云倾及时后退,脸颊还是被云夫人的长指甲划出了血口,她***了***嘴唇,尝到了咸咸的味道。
那是血。
她的眼睛掠过极致黑暗的光。
云夫人眼神狠毒,脸色扭曲,“滚!立刻给我滚出去!”
陆承心疼的捧着云千柔的手,回头瞪云倾,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然而目光却在触及云倾容貌那一刻,陡然怔住。
站在那里的女孩子,容貌昳丽,肌肤比雪花还白,微卷的长发垂在薄细的肩膀上,静静站着不动的时候,有种高贵。
这是......…云倾?!
陆承深深的震惊了,云倾追着他跑的时候,一直都是浓妆艳抹,他几乎都忘了云倾本来长什么样子,怎么也没想到,洗掉那层铅华后,露出来的真容,会是如此的美丽。
云千柔见他目露惊艳,心中恨的要死,双眼中盛满了泪珠,隐忍又委屈的说,“妈,承哥哥,我没事,妹妹不是故意的,她刚遭遇那些事情,心情不好,我们要多包容她......”
云夫人怒声说,“千柔,你别替她解释,我们都看见了,这个女人自甘堕落,根本不值得同情!”
云倾挑了一下眉毛,她过去十八年的人生里,可没有接触过云千柔这类型的女人,表面良善,内心狠毒,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利用身边的人害人。
这女人是个天生的戏子。
如同过去无数次对待真正的云倾一样,就这么一个小心机,充分体现她的善良,云倾的恶毒,让云夫人恨不得撕了云倾,让未婚夫陆承对云倾恶语相向,是这女人惯用的计量。
云千柔......
迟早她会帮助那个无辜枉死的女孩撕掉她身上那层伪善狠毒的皮。
云倾没兴趣继续看这出戏,她今天来有更重要的事。
陆承见她就这么走了,神情间完全没有往日里对他的痴迷和讨好,有些恼怒,“云倾,给千柔道歉!”
云倾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的嘲讽与阴寒让陆承悚然。
只见她唇角勾起笑容,冷淡的看着他跟云千柔,柔柔弱弱的骂出一句,“一对狗男女。”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