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

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

导读:火爆小说《夜少强势锁婚》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云倾北冥夜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夜少强势锁婚大结局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夜少强势锁婚》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云倾北冥夜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夜少强势锁婚大结局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顶楼办公室。
唐堇色-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云倾拒绝陆承,唇角挑来一丝笑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夜少强势锁婚全文阅读

第13章
顶楼办公室。
唐堇色-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云倾拒绝陆承,唇角挑来一丝笑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唐总!”里面传出一个冷漠恭敬的声音。
唐堇色语气冰冷,透着丝玩味,“记住那位陆总的脸,以后禁止他***英皇的地界,懂?”
“是!”
唐堇色刚挂掉电话,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门被人推开,云倾走进来,眉目慵懒带笑,看着的确是没受什么影响,“唐总,早安。”
唐堇色盯着她的脸看。
要说他心中没有疑惑,那是假的。
云倾对陆承的痴缠,整个云城人尽皆知,她为了那个男人干的荒唐事多不胜数,只是短短几天,她再次面对那个男人的主动求和,竟然就能做到无动于衷。
甚至连一丝伤心怨恨都看不出来。
简直......匪夷所思。
不过,云倾对陆承越冷漠,对北冥夜煊就越有利。
虽然跟那么个玩意儿比很掉价,但谁让跟北冥夜煊领证的女人是云倾呢?
唐堇色唇角挽笑,一派恣意,“早安,云倾小姐。”
他走到桌前,拿起一叠资料,递到云倾面前,“这是娱乐圈内,演技最好的一批女明星,二小姐可以挑一下,有没有让你满意的。”
云倾接过,走到沙发上坐下,微微垂着头,透白的手指翻开资料,凝神细看起来。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女子洁白美丽的容颜上,给她全身上下都晕染出一丝清暖的光。
唐堇色优雅的搅着咖啡,以纯欣赏的眼神,观察着这位赏心悦目的美人,忽然“啧”了一声。
长得可真好看!
云倾专注地看完,用笔圈住了几个名字,将资料递给唐堇色,抬头揉了揉脖子,微微一笑,“让这几位,后天来面试吧。”
唐堇色看了几眼,吩咐助理去联系人,垂眸看着杯子里的咖啡,若有深意地问,“为什么不是明天?”
云倾眉眼一弯,目光幽深,“明天我有事,辛苦唐总了。”
剧本跟电视毕竟是两种东西,云倾不是专业导演,她也从不妄自菲薄,下午的时间,就留在英皇,请教专业导演关于拍摄的问题。
一直到晚上,云倾才拖着有些疲累的脚步,回到城堡。
北冥夜煊比她早一步进门,被告知少夫人还没回来,眉眼一凛正准备出门捞人,刚转身就看见云倾踏着一地月色走进来,小脸上带了倦色。
北冥夜煊走过去,长臂一伸将人抱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视线落在她脸上,语气沉冷,“以后不许这么晚回家。”
云倾听到男人的话,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关心自己,仰头笑了笑,“是我忘了时间,下次我会早点回来。”
北冥夜煊将她扣在怀中,修长有力的手,越过纤细的脊背,按住了脆弱的后颈。
温热光滑的肌肤,没有丝毫阻隔的触碰,透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云倾觉得两人***,有点过于亲密,正要推开他,却忽然发觉那只修长的手,在细嫩的颈椎上,轻轻揉起来,很温柔。
耳边传来男人近在咫尺的声音,丝丝蛊惑,“这里不***?”
云倾推人的手顿住,要害被陌生男人掌控,她竟然没有生出丝毫危机感......
她眉尖蹙了下,压下心头的怪异。
之前的云倾,长期伏案写故事,再加上情志抑郁,少有开心的时候,身体也不是太好。
她今天低了一下午的头,有些不***。
没想到这么小的反常,居然被这男人看在了眼里。
北冥夜煊靠在她肩膀上,性-感的薄唇若有若无地擦过漆黑的发丝,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极其技巧地,帮她疏缓着疲累的神经。
对于女孩子来说,颈椎不止是要害,还是个很脆弱的部位。
从未与异性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云倾洁白的小脸,微微泛红。
男人身上强势蛊惑的气息,不动声色地侵袭而来,缠绕着她的身体,透着甜蜜又肆意的味道。
云倾本就青-涩,被他这么一撩,有些无措,避开他贴的极近的嘴唇,低声说,“我没事,就是饿了。”
北冥夜煊压抑住内心深处的躁动,幽深的视线,盯着她雪白的后颈。
光洁细嫩的一片。
说不出的脆弱。
他怀中的小姑娘,在害羞,紧张,惊慌,甚至有些害怕。
北冥夜煊低笑一声,忽然撤了手,极有绅士风度地将她从怀里拉起来,带着往餐桌边走。
动作温柔又自然,仿佛刚才那种强烈的侵-略性,从未出现过。
云倾很快收拾好情绪,在餐桌前坐下,盯着北冥夜煊完美精致的脸看。
男人一身黑,深沉尊贵,一张脸尽管面无表情,却依旧拥有着令人痴迷的魔力,宛如暗夜之王。
这样气度恢弘凌厉的男人,实在没必要,对她一个小孤女,存在什么见不得光的心思。
云倾摇了摇头,抛开脑海中的杂念,低头安静地用餐。
晚饭过后,云倾跟他道了晚安,上楼睡觉。
北冥夜煊眯眼盯着她的背影,片刻后,忽然扬起薄唇,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告诉他们,明***动取消!谁来了都不见!”
......
翌日。
帝豪。
陆家是云城豪门权贵之家,陆老爷子八十大寿,可谓权贵云集,明星大碗随处可见,场面尽显奢华铺张。
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宴会厅里,悠扬典雅的音乐声缓缓流淌着。
陆承站在二楼走廊的角落里,一身高级定制西装,身形高大挺拔,面容俊朗,举手投足间尽显世家子弟的高傲与耀眼。
只是此刻,他眉头深锁,让那份魅力,有些大打折扣。
陆夫人拢着披肩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儿子这副表情,冷冷一哼,“云倾到了吗?”
陆承往楼下看了一眼,冷漠地说,“还没有。”
陆夫人不满,眼中带着几分警告,“阿承,你当众悔婚已经让陆家丢尽了脸面,今天要是再出什么乱子,惹了老爷子不高兴......”

夜少强势锁婚全文阅读

第19章
云千柔脸色蓦地一变,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脸色苍白,“六少,我不懂......你的意思......”
陆星阑冷淡又讥诮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懂没关系,我们有眼睛会自己看。”
云千柔浑身僵硬地抬起头,就见屏幕上的监控被放大了,角度找的极其刁钻,正好定格在她抬手去抓云倾脖子那一幕......
那脸上带笑眼中却蕴含怨毒的阴沉表情,清晰地展露在现场每个人眼中。
“我还真当云千柔柔弱善良,这阴毒的眼神,隔着屏幕都看的我毛骨悚然......”
“表里不一,果然跟她妈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
云千柔感受到一道道异样的视线落在脊背上,脸色惨白的难看,嘴唇几乎被她咬破了,摇着头。
“不......我没有,我只是想去拉倾倾进来而已,是她打了我的手,我不小心才差点碰到她的脖子......”
云夫人被陆夫人一顿挤兑,眼中带着浓重的怨气,“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监控这种东西本就不清不楚,分明是你们故意扭曲事实,冤枉我女儿!”
陆星阑面色不变:“那我们可以放慢速度当着所有人的面播一遍。”
云夫人被她呛得脸色青白交加,却始终没有胆气,真的让对方去放慢重播。
她并不清楚云千柔袭击云倾脖子的原因,只是想将话题从监控上挪开,立刻冷言质问,“我女儿无缘无故,去掐云倾的脖子做什么?她脖子上又没有宝贝——”
云千柔肩膀微微颤抖着,双手紧握成拳,低着头,好似受到了莫大委屈般,眼泪一颗一颗往下直掉,听到云夫人的话,慌忙说,“妈,你别说了——”
可惜,她慢了一步,云倾的轻笑声,赶在她之前截断了云夫人的话,“谁说我脖子上没有宝贝?”
一句话,瞬间将现场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纷纷看向她的脖子。
这一看之下,众人先是猛地一怔,紧接着现场响起无数道此起彼伏的惊呼。
只见云倾雪白的天鹅颈上,戴着一条钻石项链。
青色的宝石,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美丽的宛如天上的星辰。
云倾细白的手指,将钻石捻在指尖上,悦耳的声音,清晰的传入现场每一个人耳朵里,“我脖子上,戴着她想要却没资格得到的东西,她没能力抢走,自然就只能毁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死死地盯着云倾手上那颗钻石,眼睛里浮现出浓浓的震惊与惊艳。
“这是......”
“拍卖场那颗被人花了五亿买走了的青钻?!”
陆承看到那颗青钻,双眼蓦地睁大,身体一瞬间紧绷。
他当然记得这颗钻石。
原本是云千柔看中的,他出五千万想买了送给她当礼物,却被一个忽然冒出来的男人,用五亿截了胡。
却如今这颗他没能力买下的钻石,却石破天惊地出现在了云倾身上......这说明了什么?!
陆承盯着云倾,握紧拳头,眼底多出一抹阴郁,隐隐还有些不快。
云倾高挑纤细的身影萦然而立,绝美的容颜上,展露一抹冰冷的笑容,“云千柔要毁我的钻石,我动手打她,有什么问题吗?”
现场众人盯着那颗钻石,眼神或羡慕、或嫉妒、或惊艳、或深思。
如果事实真的向云倾说的那样,她动手打云千柔,自然是没有错的。
云千柔拼命地摇着头,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一颗颗滚落,急忙解释,“不......我没有......”
可惜,监控上的视频摆在那里,对比那上面她阴冷怨毒的表情,再看此刻的言语解释,显得别样苍白无力。
陆夫人在听闻有人花五亿为云倾买了颗钻石是,内心剧震,脊背蹿过一阵恐慌。
云城内嫌少有人能出得起五亿去买一颗钻石。
即便有那样的人物,也不可能单纯地花五亿仅仅只是为了讨一个女人欢心。
尤其云倾已经声明尽毁。
因此,对方只可能是觊觎她身上更重要的东西。
云倾已经被云家赶了出去,一无所有,只有她身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才值得人花这样大的手笔!
这样一来,就连云倾忽然对陆承的冷淡,都有了顺理成章的解释。
一个愿意花五亿为自己买一颗钻石的男人,跟一个背弃自己不停地伤害自己的渣男,是个女人都知道应该怎么选!
陆夫人心急火燎,挽回云倾的心,在此刻变得更加坚定,且迫在眉睫。
她阴冷地扫了眼陆承,转头看着云倾,眼睛里充满了怜爱,柔声说,“倾倾,我知道你受委屈了,阿姨让他们给你道歉,陆承,你还不滚过来给倾倾道歉?!”
陆承一僵,面色阴沉地看着云倾,从内心深处觉得,云倾不可能真的会让自己对她道歉。
要知道,之前的云倾,在他面前从来连句重话都不敢有,为了得到他一个眼神,做什么都愿意。
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他的女人,对他生点儿气也就罢了,怎么可能真的能狠心当众落他的脸?
云倾洁白的手指将钻石放了下来,盯着陆夫人拉着她裙子的手,柔白的小脸上,漾着冷意。
“陆夫人,纵然你是长辈,但情面也是有限的,我说过,我的时间很宝贵,放手!”
陆夫人死死地盯着陆承,气的浑身发抖。
她正要发火,忽然被一个响亮的巴掌声打断了。
陆承睁大眼睛看着眼前一脸阴沉愤怒的父亲,不敢相信他居然又挨了父亲的打。
“爸——”
陆父目光锐利地盯着他,“你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今天是你爷爷的生辰,现场这么多宾客,你都做了什么?!”
陆承冷汗淋漓,一抬头,果然看到高台之上,陆家老爷子陆慕山站在那里,正面色阴沉地看着他。
陆承对上那双威势深重的眼睛,猛地一个激灵,脸色越发难看。
陆慕山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视线一转,落在云倾身上,目光越发幽沉,“倾倾丫头,看在今天是陆爷爷生辰的份上,给陆爷爷一个面子,可好?”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