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导读:重生虐渣总裁甜宠文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为您精彩呈现,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作者懒朵儿所著作。妹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我一次。”云倾笑的极美极恶,“那真是太好了,我早就忍不住……想送你去地狱忏悔了。

小说介绍

重生虐渣总裁甜宠文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为您精彩呈现,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作者懒朵儿所著作。妹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我一次。”云倾笑的极美极恶,“那真是太好了,我早就忍不住……想送你去地狱忏悔了。

小说简介

痛——
钻心的剧痛从额头传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额头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云倾睁开眼睛,视线被一片迷-离的红占据,那些鲜红妖娆的颜色,激起了她体内某种幽暗狠戾的气息。

夜少强势锁婚全文阅读

陆夫人也气陆承不争气,但亲耳听到儿子被云倾贬低,眉眼间显露不快。
但几乎是眨眼间,她就压下了那点儿不悦,脸上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
“倾倾,我知道是阿承对不起你,但今天老爷子大寿,他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身为晚辈,哪儿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云倾冰冷的视线在陆夫人慈眉善目的脸上扫过,勾唇一笑。
“陆夫人,您该知道,并不是我不想留下来给陆爷爷贺寿,而是云千柔根本不会给我留下来的机会,您的儿子又一心维护她......您是觉得,我还没有被他们害死吗?”
陆夫人想到刚才的事情,握紧了手心,几乎掩饰不住脸上的扭曲。
她试图上前拉云倾的胳膊,却再次被对方躲开了。
“倾倾......”
云倾站在大门口,只要一迈脚就会走出宴会大厅。
她看着陆夫人,光影明暗间,表情有些模糊不定,声音却带着透骨的凉意。
“陆夫人,虽然您是长辈,但有些话还是要讲清楚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云千柔又是什么样子的人,旁人不知道,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您......却是心知肚明的,既然您已经纵容着儿子选了云千柔,为什么还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她的目光渗出一点儿意味深长来,“我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云千柔抢走了,现在孑然一身,陆夫人还想从我身上,图谋什么?”
陆夫人听到云倾如此犀利反常的话,心脏蓦地下沉,隐约还有些心惊肉跳。
她紧紧地盯着云倾的眼睛,想从那里面看出什么来。
她看到只是一片堪称冷酷的平静。
那双漂亮清彻的眼睛里,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对陆承的痴迷和爱恋。
别说爱恋,她甚至没有从这个女孩脸上,看到一点点遭遇心爱男人背叛的痛不欲生和心如死灰。
从悔婚宴到现在,短短几天之内,眼前这个女孩子,就好像经历了一场焚心蚀骨的蜕变,从容貌到性情,都恍若重生。
陆夫人一直都知道,云倾不是不聪明,相反,依照她母亲的家世和出身,这个女孩子各方面,都比云千柔优秀出色。
她只是没有云千柔狠毒,也没有对方老谋深算和不择手段。
放在之前,云倾深爱陆承的时候,就算知道她偏心云千柔,也绝对不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
现在却无比犀利地点破了这层隔阂,怀疑她别有用心。
陆夫人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女人,深知一个女孩忽然有了这种脱胎换骨的转变,只有一个解释——
她已经对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彻底死了心!
她再也不会为了那个男人委屈求全,更不会卑微如草芥地继续躲在角落里,看着他对另一个女人无微不至,祈求他偶尔施舍般给予自己一点点关心和温暖。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只为自己活着的,真正的云家大小姐!
陆夫人发觉了这一点,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在回去狠狠扇陆承几个耳光,掐死云千柔。
如果不是她在结婚宴晚上算计的那一出,彻底毁了云倾,云倾恐怕也不至于这么极端!
想要留住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今天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了......
陆夫人想到此处,沉了脸,关切的声音陡然拔高,全场皆可闻。
“倾倾,你胡说什么?你才是陆家的儿媳妇,是陆家的主人,云千柔对陆家来说说,只是客人而已,我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敢赶你出去!”
云倾惊讶地看了陆夫人一眼,眼中流露玩味。
陆承没脑子,陆夫人却是个魄力强硬的。
一直暗中观察云倾的云千柔,脸色陡然泛白,吸吸鼻子,眼眶发红的问,“我没有要赶走妹妹,她好几天没回家了,我只是关心她......”
她说着,用一双娇怯带泪的眼睛去看陆承。
往常这种情况下,陆承肯定会立刻站出来,狠狠地帮着她指责刺痛云倾。
但今天,陆承只是站在原地,用一种歉意复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就转头过去看云倾了。
云千柔垂下眼睛,苍白的脸上满是受尽委屈的表情,尖锐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手心,心中溢满了愤怒与不解。
怎么回事?!
为什么陆夫人会忽然向着云倾那个**,陆承竟然也不帮着她了?
陆承不说话,之前帮着云千柔指责云倾的千金小姐,却都迫不及待跳了出来。
“陆夫人,你别听云倾胡说,千柔是好心想要带她进来,她却动手打人,还故意踩了千柔,害她被泼了满身的酒......”
“就是,众目睽睽之下,我们都看见了,是云倾不对!千柔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
一时间,大厅里,四处都是女人义愤填膺的尖锐指责声。
云倾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眉眼倨傲,细白的手指勾着一缕漆黑的发丝,面对众多指责的声音,仅仅只是勾了勾唇角。
那股卓然而立的风采,看的在场许多男人怦然心动。
虽然知道这位云二小姐声名狼藉,但这身容貌气质......真正令人倾心不已。
陆夫人似乎是打定了主意维护云倾,冷着脸,看着云千柔:“倾倾无故不会动手打人,千柔,你能不能告诉阿姨,倾倾为什么会忽然动手打你?”
站在陆承身边,一个剑眉星目风骨俊秀的少年忽然开口。
“云倾小姐进门的时候,并没有动手打云大小姐的意思,是云大小姐自己走过去,跟云倾小姐说了什么之后,云倾小姐才动的手。”
云千柔面色更白,嘴唇也失了血色,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
“......六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承怒喝:“陆星阑!”
陆星阑看了陆承一眼,音色依旧冷淡,“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是我们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实而已。”
“六少说的是真的。”
又一个拿着酒杯的男人开口,看着云倾,笑了笑,“云倾小姐这等绝世姿容,当时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那个画面......看着还真挺像云大小姐故意勾着云倾小姐打她一样。”

夜少强势锁婚免费阅读

云倾唇角勾了一下,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心虚愧疚的表情。
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陆承,冷冷一笑,“是啊,我宁可去随便找个男人,也不找你,可见你这个未婚夫有多烂!”
陆承已经完全不能用烂来形容了。
之前的云倾,那么喜欢他,将他当成灰白生命中的救赎。
可就是这么一个男人,联合着害死她母亲、毁灭她的家、霸占她身份的***女儿,不止害的她身败名裂,还害的她失去了生命。
对于陆承和云千柔,她势必是要搞死这对狗男女的!
陆承脸色顿时暴怒地扭曲起来,“不要脸!”
“我不要脸,可我生的美,可比你抱在怀里的云千柔好看多了。”云倾扫了一眼云千柔,灿然一笑,眉眼间满是倨傲,“无论是出身,还是容貌,跟我比,云千柔都是地上的泥巴。”
云千柔脸上的柔弱表情,险些维持不住。
她警惕又意外地看着面前的云倾,总觉得这个妹妹,今天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她仔细地端详了许久,虽然换了一身衣服,卸掉了那些难看的妆容,但她的确是云倾。
若不是这个贱人这张脸生的太过美貌,她怎么会联合陆琪算计她?
只是没想到,一场失败的结婚宴,反而让她开了开了窍,不再如之前那般愚蠢。
云倾自然看出了云千柔的心思,只是不屑地笑了一声。
云倾可一点儿都不蠢。
她甚至是个很聪明的女孩。
之所以会被云千柔和陆琪算计,只是因为,她实在是太喜欢陆承了。
只要是那个男人喜欢的,无论多么不符合常理,她都会去做。
可惜这个渣男,辜负了这么好的女孩。
云倾拍了拍心口的位置,安抚了一下有些难过的心脏,再懒得多看这三个人一眼,抬步往楼上走。
在场三个人,目送着云倾就这样走了,集体扭曲了脸。
云倾回到了房间。
自从上任云夫人死后,云倾在云家就没有了丝毫温暖可言。
她的房间,风格冷清又孤寂,完全看不出一丝温情味。
云倾微微一叹,心底升起一丝怜爱。
她将窗帘挂起来,打开窗户,让阳光照进来,驱散了一地冰冷。
然后,云倾四处看了一圈,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
她对云家并无眷恋,之所以走这一趟,是因为之前的云倾,有些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云家。
云倾在抽屉里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找到。
她眼中冷光一闪,没有废多余的功夫,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楼下大厅里。
云夫人正在帮云千柔的手上药。
母女两个脸色都十分难看。
陆承坐在一边,眉头紧拧,虽然是在跟云千柔说话,但眼神总是不自觉地往楼上看。
云千柔看着陆承心不在焉的样子,咬了咬嘴唇,低下头,“陆承哥哥,我……好难过……”
陆承柔声问,“怎么了?”
“我知道是我和妈妈不好,破坏了妹妹的家,可是……”云千柔难过地低下头,依偎进他怀里,哀哀哭泣着,“出生这种事情,不是人能选的,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伤害任何人,妹妹就这样当众骂我是***生的孩子……”
陆承抱着她,冷哼一声,“她那样的人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云千柔看着身后楼梯上,正走下来的云倾,嘴唇勾起一丝笑容。
往常云倾看到陆承对她呵护备至的样子,表情既痛苦又隐忍,明明痛苦难过的要死,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唯恐陆承更加厌弃她。
只要她手上握着陆承,十个云倾,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她总能利用陆承,将云倾伤的遍体鳞伤。
云千柔自信满满地,等着看云倾露出痛苦隐忍的表情,可是这一次,她失望了。
云倾从楼梯上走下来,别说伤心,看都没看陆承一眼。
她漆黑的双眼,冷冰冰的盯着她,携带着一股惊天的怒火。
云千柔莫名瑟缩了一下,这贱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不止胆子大了不少,看那模样,竟然连陆承都彻底厌恶了的感觉……
陆承听到脚步声,下意识推开云千柔,转头看去。
就见云倾已经走到了近处,双眼冰冷地盯着云千柔,语气充满了冷意,“我房间抽屉里的剧本,交出来!”
云千柔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什么,面色柔弱地问,“妹妹,你在说什么?什么剧本?我根本没看到剧本……”
她一边说,一边转头问沙发上的云夫人,声音疑惑,“妈,你看到妹妹房间里的剧本了吗?是不是阿姨打扫房间的时候,给弄没了?”
云夫人愤怒地说,“什么剧本?她就是个草包,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的成绩,说她会写剧本,有人信吗?而且她的东西不见了,却来给你要,分明就是故意污蔑你!”
云倾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愤怒。
这对母女,害死云倾的母亲,抢了云倾的家,抢了她的未婚夫还不够,连她最后的梦想都要抢……
云千柔慌忙说,“妈,你别这样说,妹妹,你的剧本是什么样的?姐姐马上就帮你找……”
云千柔说着,连忙站起来,快步朝着云倾走过去,嘴上说着安慰的话,却在陆承看不到的角度里,娇笑着,用嘴型对云倾说,“贱人,你的剧本我拿了,你又能怎么样?”
云倾抬手,狠狠一个巴掌括在她脸上。

小编点评

夜少强势锁婚 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