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前夫请靠边(顾忱姜悦)

影帝前夫请靠边(顾忱姜悦)

导读:主角是顾忱姜悦小说——影帝前夫请靠边全文免费阅读特别好看,讲述了:她对文字比较***,专业老师稍稍一点拨就通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凭借自身的努力和与生俱来的天赋,在台词和情绪上的把握和专业配音员无异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忱姜悦小说——影帝前夫请靠边全文免费阅读特别好看,讲述了:她对文字比较***,专业老师稍稍一点拨就通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凭借自身的努力和与生俱来的天赋,在台词和情绪上的把握和专业配音员无异。

顾忱姜悦小说简介

顾忱本来想约在外面谈,姜悦坚持把地点定在了家里,也就是三年前顾老太太为他们准备的婚房。
房子在市中心,两室一厅,一百多平,被姜悦整理得干净整洁,井井有条,一人一猫,过着平淡又温馨的日子。
三年前和顾忱领完证以后,对方一次也没有踏进来过。姜悦为了应付顾老太太,她备了不少男性用品,还要时常编一些甜蜜日常骗老太太,靠一己之力,将她和顾忱这段丧偶式的婚姻演得如普通夫妻那般恩爱甜蜜。

影帝前夫请靠边全文阅读

【明天就是三年整了,晚上有时间聊一下离婚的事吗?】
姜悦看着微信页面上的这句话怔怔发愣,直到旁边的人拍了拍她才回过神来。
“导演叫你呢。”搭档一脸不安地指了指隔音玻璃外的人。
“姜悦,你怎么回事儿?好不容易带你找到角色的感觉,怎么现在又不在状态了,叫你半天也没听见,你还想不想录了?”身材壮实,发际线却堪忧的中年男人双手叉腰,五官因为怒气挤成一团。
“对不起,导演。”姜悦朝玻璃外的人鞠了个躬,“能让我稍微调整一下吗?”
她的长相属于乖巧类型,梳着齐刘海,皮肤白皙,双目清澈透亮,虽然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但也遮挡不住精巧好看的五官,低垂着眉眼的样子,让人看了内心跟着柔软起来。
“行吧,这场戏先这样。”导演看着她无辜的模样,语气也软了下来,“再给你两天时间,回家好好找感觉,下周一还不行的话直接换人。”
一众工作人员小声议论着散开了,搭档拍了拍她的肩膀出了录音室。
姜悦轻轻舒了一口气,看着摊在架子上的剧本,眼神慢慢失焦。
一年前,姜悦还是一名普通的初中语文老师,因为声音条件太好,机缘巧合之下接触了配音圈后,她就辞去了教师的职业,改行成为一名专业的配音演员。
她对文字比较***,专业老师稍稍一点拨就通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凭借自身的努力和与生俱来的天赋,在台词和情绪上的把握和专业配音员无异。
发掘她的伯乐曾经说过,她的声音被上帝亲吻过,那种清透悦耳的音色,可女王,可御姐,可萝莉,就连上到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也配得像模像样,可塑性极强。
只是她的性格太闷了,不善与人打交道,所以在这个竞争***的圈子里依然寂寂无名。
发完呆,收拾好东西,录音室的人已经***了,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来。
姜悦背好包,带上口罩离开了录音室。
经过楼梯拐角的抽烟区时,她听见了两个人的说话声,本来并不打算偷听,只是听到自己的名字以后,她的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那个姜悦,我还以为她有多大能耐呢,还不是配成这副鬼样子。”
“就是啊,刚入行的新人,又不是专科毕业的,能拿下这个角色指不定靠什么上来的。”
“虽然刚刚听她被导演骂很痛快,我还是替你觉得不值,林总明明是让你来试这个角色的,没想到被她给截胡了,真希望导演赶紧把她换了,好把角色还给你。”
“现在我可不稀罕这个角色了。”女人说话的语气得意起来,“《世上最遥远的一片海》知道吗?”
“顾忱主演的那个电影?”
“对啊,女主角不是中法混血吗?从小在法国长大,普通话不太行,他们正准备找配音员配女主角的角色,林总早上跟我说会推荐我过去,到时候,谁还稀罕这个小广播剧的角色。”
“天哪,真的假的?这么说你要和影帝搭戏?”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
“哇,洪雪,太羡慕你了,我做梦都想认识顾影帝呢,到时候你们合作,一定要介绍我们认识啊。”
“放心吧,事儿成了以后,别说认识了,让你们坐一个桌上吃饭都行。”
听着两人的对话,姜悦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嘲弄的弧度,抬腿正准备离开,门猝不及防地打开了,刚刚还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愣愣地看着门口的人。
假装没听到已经不太可能了,姜悦也不打算躲避,转头淡漠地看了两人一眼,目光中鄙夷的眼神不加掩饰。
两人被她的眼神盯得红一阵白一阵,半天没出声。
姜悦见她们没有什么要说的,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迈步离开。
“姜悦。”叫洪雪的女人叫住了她,扬着下巴,带着挑衅的语气说,“看不出来你还有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
姜悦停住了步子,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看不出来两位前辈还有背后说人闲话的习惯。”
“我说错了吗?”洪雪似乎被她这句话***到了,话越说越刻薄,“也不看看自己今天配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我要是你啊,我都没脸见人了。”
“就是,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就你这水平,说靠实力上来的谁信啊?指不定靠勾引哪个投资人换来的呢。”另一个人也口不择言的附和着。
姜悦轻轻勾了下嘴角,摘掉眼镜转过身,走到两人面前后,抬眸直视着眼前的人,刚刚还气焰嚣张的两个人瞬间被吓得后退了小半步。
她虽然看起来乖巧老实,但摘掉眼镜定定看过来的时候,那双明亮的双眸毫无畏惧,眼神锐利可怕,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视线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转了一圈,她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问:“两位前辈知道法律存在的意义吗?”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明白她话里的用意。
姜悦继续漫不经心,“你们刚刚说的那番话,我应该告你们诽谤?造谣?还是污蔑?”
“谁污蔑你啊?你别……”
洪雪伸手挡了一下经不起吓唬的同伴,强装镇定地瞪了姜悦一眼,“敢做不敢承认啊?你去告呗,我看到时候谁丢脸。”
姜悦的眼神着实有点吓人,洪雪说完这话立马拉着身边的人大步离开。
听着身后走远的脚步声,她嘴角的弧度收了回来,重新戴上眼镜和口罩离开了录音室。
四月初的晚风还带着凉意,轻抚着裸露在外的皮肤立马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颤栗。
姜悦取掉头发上的皮筋,将长发落了下来披着。
“快看,顾忱的新广告。”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身边一个女孩子激动地叫喊着。
“妈妈呀,太帅了吧,我感觉自己又要恋爱了。”另一个女孩说。
“你看微博了吗?他的新电影《世上最遥远的一片海》昨天已经杀青了,他和那个混血小姐姐超有CP感。”
“我知道我知道,花絮里的互动简直甜齁了,光看着他们就饱了,半年不用吃饭了。”
……
两个女孩聊得太起劲,姜悦配合地抬头看着对面商场大屏幕上的广告。
男人穿着白色衬衫在白色的广告布中走动,偏欧范的立体轮廓即使在放大了N倍的显示器上依然无可挑剔,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仿佛会勾人,深邃如星辰的双眸像是两个神秘的漩涡,一不小心就将人吸了***。
姜悦怔怔地看了几秒钟,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看了下来电显示,接了起来,“喂,奶奶。”
“悦悦,下班了吗?”电话里老人家的声音传了过来。
“下班了,正在回家路上。”看到红灯亮起,她跟着人群过了马路。
“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老人家神秘兮兮地问。
姜悦笑了笑,“放心吧,奶奶,您的生日礼物已经准备好了。”
“好好好。”老人家也跟着笑了,“那奶奶明天让老陈去接你。”
“好的,奶奶明天见。”
上了地铁以后,姜悦就拿出耳塞带上,垂着眼眸发呆。
不经意地偏头时,她看到旁边的一个女孩正在看视频,视频里播的又是《世上最遥远的一片海》的杀青花絮,顾忱和他的混血搭档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耳机里的音乐很大,她听不到一点外界的声音,只是静静地看着手机上小小的字幕,看着屏幕上男人一张一合的嘴唇,时而思考,时而微笑,时而和搭档打闹的样子。
人红了果然不一样,哪儿哪儿都能听到看到关于他的消息。
视频放完了以后,小姑娘退出了微博。姜悦也收回了视线,打开微信,看着不久前收到的消息。
【明天就是三年整了,晚上有时间聊一下离婚的事吗?】
怔怔地看了两分钟,她回了一个“好”字。
聊天界面的左上角显示着两个时常在她生活中出现的字。
——顾忱。

影帝前夫请靠边免费阅读

顾忱本来想约在外面谈,姜悦坚持把地点定在了家里,也就是三年前顾老太太为他们准备的婚房。
房子在市中心,两室一厅,一百多平,被姜悦整理得干净整洁,井井有条,一人一猫,过着平淡又温馨的日子。
三年前和顾忱领完证以后,对方一次也没有踏进来过。姜悦为了应付顾老太太,她备了不少男性用品,还要时常编一些甜蜜日常骗老太太,靠一己之力,将她和顾忱这段丧偶式的婚姻演得如普通夫妻那般恩爱甜蜜。
三年了,演累了,也该脱掉这层幸福的面具去过自己的生活了。
回到家以后,姜悦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棉质的柔软居家服,从抽屉最里面翻出一瓶存放已久,却没有开封过的雏菊香调香水,往自己身上喷了些,又从酒柜里翻出了一瓶红酒开瓶醒酒,才去厨房准备晚餐。
顾忱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桌上装盘精致的牛排和意面早就冷透了。
姜悦看着小半年没见的男人走进屋,多余的招呼都没打,起身端起盘子往厨房走,“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
“不用,我吃了晚餐过来的。”顾忱的语气冰冷,比对陌生人还要凉上几分。
姜悦停住了脚步,顿了片刻后,笑着回头问:“结婚三年了,坐下陪我吃顿饭可以吗?”
顾忱侧眸看向她,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眯起,像是在探究她的用意。
片刻间,他还是点了头。
姜悦热完牛排和意面出来的时候,顾忱坐在餐桌前刷手机,见她出来,按灭了手机翻盖在桌上。
姜悦摆好菜,拿了两只红酒杯,正准备倒酒,顾忱伸手挡住了她的动作,“我开车来的,酒就不喝了。”
“我帮你叫代驾。”她抬起眼皮,如星辰般明亮的双眸定定地看着男人,乖巧得让人不忍拒绝,“这三年就算没有感情,也算夫妻一场,连陪我喝一杯都不愿意吗?”
向来说一不二的顾忱突然就难住了。
他原本以为,在这场被迫结合的婚姻里,姜悦也是主谋之一,所以他提前表明了态度,自己不会对她产生感情,他们之间更不会有夫妻之实。
只是他没想到,结婚以后,对方如他所愿,一直都老实的待在自己合适的位置上,从来没有给他找过麻烦,也没有向他索要过什么,甚至还在奶奶面前陪他演恩爱夫妻,背下里也替他说了不少好话,让他这三年的婚姻生活过得还算舒坦。
后来他慢慢发现,姜悦对自己好像也没有一点兴趣,他猜对方或许也是迫于奶奶的压力才答应和自己结婚。
于是,他就心安理得的让自己这位合法妻子守了三年空闺。
今天是姜悦第一次向他提要求,如果自己还拒绝的话确实是有一点不近人情,尤其是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让他莫名的生出一些愧疚感来。
顾忱松开了手,视线落在了红酒杯上,看着暗红色的***顺着杯口缓缓流进高脚杯里。
姜悦坐在顾忱对面,端起酒杯与他相碰,然后贴着殷红的唇仰头将红酒喂进嘴里。
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暗,笼罩在穿着居家服的姜悦身上显得有些朦胧。她蓬松的长发自然的散落肩膀,双眸波光潋滟,连同那轻轻颤动的纤长睫毛,让气氛陡然变得暧昧起来。
顾忱移开了视线,将杯里的红色***一口饮尽,放下杯子开口道:“离婚后,这房子归你,我会另外给你一千万,你……,还有其他要求吗?”
姜悦握着细细的杯脚,轻轻晃动着仅剩的一点红酒,面上漾开的笑容如罂粟花般夺目,脸颊上还有两个小小的,不太明显的酒窝,莫名的有些醉人。
她张了张莹润的红唇,轻轻吐出一句话,“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想跟你讨要一个小礼物。”
“什么?”顾忱眯起了眼睛,眸子中多了几分戒备。
姜悦又端起瓶子给他倒上红酒,与他碰杯,“吃完饭再告诉你。”
许是因为心怀愧疚,姜悦倒了一杯又一杯,顾忱都没有拒绝,直到姜悦自己都喝醉了趴在了桌上,他们都没有就离婚的事展开详细讨论。
看样子,事情是讨论不下去了,只能明天再说。
顾忱揉了下太阳***,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了一些,他才稳住不受控制的身体,抱起已经醉了的姜悦往房间里走。
她的身体很柔软,喝醉酒以后靠在他的怀里更是恍若无骨一般,醇香的酒气混着清新的雏菊调香味钻进鼻孔,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把姜悦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顾忱正想转身离开,一只滚烫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回头。
姜悦靠着枕头,面颊绯红,双眸氤氲着一层浅浅的,晶莹剔透的水雾怔怔地望着他,像一只小猫那般无辜,又充满了***力。
顾忱的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他想放开那只拽着他的手,对方却顺着他的手臂爬了起来,最后跪在他面前的床上,双手自然地圈住了他的脖颈,抬眸看着他,犹如羽翼般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乖巧又讨好的眼神惹人怜爱。
“老公,我们做一次好不好?”姜悦低声吐出一句话,尾音悠长,撩得人心痒难耐。
老公两个字就像是炸弹,炸得顾忱的耳朵“嗡”的一声,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活跃的跳动着,血液也在体内疯狂流窜。
理智告诉他赶紧走,以免发生让他无法控制的事情,本能却让他犹如钉子一般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打死他也想不到,这个和她形同陌生人的挂名老婆,有一天会摆出这幅撩人的模样喊他“老公”,而他,居然真的被撩得心猿意马,可耻的起了反应。
身上的热度烧了起来,某个位置正在慢慢苏醒,脑子像是被下了蛊般一片混沌,下意识地想要靠近面前这具滚烫又柔软的躯体。
直到眼前的人得逞地弯了下嘴角,闭上眼睛向他靠近,将带着醇厚酒香的唇贴上他的,小心试探又青涩生硬的轻啄着他的唇瓣,他才如梦初醒,猛地推开了挂在自己身上的人。
姜悦跌在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睁着波光潋滟的明亮双眸看着他。
那样子无辜极了,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看着她的眼神,顾忱心理刚刚燃起的怒意瞬间散了大半,他盯着床上的人冷声丢出一句话,“明天过后,我会跟奶奶提离婚的事。”
你最好老实待着,不要打任何主意。
后面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咬了咬后槽牙,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卧室,离开了他们的家。
他果然还是看错了姜悦,有谁会不喜欢一个人还委屈的和他结婚?
更何况还是曾经跟他表白过的人。
姜悦只是忍耐力太强了,假装无所谓的偷偷忍了三年,准备在最后一刻给他挖陷阱,想利用这件事继续和他纠缠下去。
好在他看出了端倪,及时抽身。
顾忱烦躁地扯了下衣领,让脖颈正燃烧着的肌肤尽量接触楼道里阴凉的空气。
进了电梯后,按了关门键,他黑着脸给助理打了个电话,“我在燕庭花园,过来接我。”
房间里,姜悦躺在一米八的大床上,怔怔地看着头顶上淡黄色的大圆灯发了会儿呆,直到刚刚营造出来的暧昧消失殆尽,才弯了下嘴角笑了。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经不住***。而她明明是顾忱的合法妻子,却为了和他睡,不仅违背原则用酒灌他,还委屈自己喷上了他心中白月光最喜欢的香水。
她都撕下脸皮做到这个份上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是不为所动呢?
是他心中的白月光扎根太深?还是自己真的没有那个魅力?
其实她并没有想取代谁,也没有想得到什么,她只是想在离婚之前,名正言顺的过一次***。
结婚三年还是***,让人知道了得多好笑啊!
想起他离开时眼里的厌恶,姜悦想,顾忱大概这辈子都不想在见到她了吧?
姜悦的酒量并不好,今天为了拉下脸来勾引顾忱喝了那么多,很快就沉沉睡去了,一直睡到了翌日中午,被顾家司机打来的电话叫醒。
她脑袋有些胀痛,起床洗了个澡除了下身上的酒味,又泡了一杯蜂***喝下,混沌的脑袋才清醒了些,然后,拿上提前给奶奶准备好的生日礼物,匆匆下了楼。
顾家的车就停在小区门口,看到姜悦后,司机老陈立马下车恭敬地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姜悦道了声谢,正准备上车,就看见顾忱穿着黑色的夹克坐在里面,深沉的眸子冷冷地扫过她,就像没看见一样偏头看向了另一边的车窗外。
姜悦抬腿的动作停住,脸色也僵了一下。
“悦悦。”老陈见她没动,喊了她一声。
姜悦回神,冲老陈笑了一下,弯腰钻进了后座。
车子启动,汇入车流。
狭小的空间里明明坐着三个人,却静谧得落针可闻。
平时每次来接姜悦都会拉着她话家常的老陈,似乎也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一言不发地开着车,时而从后视镜里看看后座两个各自靠着车窗互不干扰的人。
姜悦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白皙的双手乖巧的交叠在大腿上。
今天是奶奶生日,两人必然要见面,只是姜悦没料到,顾忱会主动和她一起回顾家,导致她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解释昨天的事。
车子开进了濠江别墅区,思忖了一路的姜悦还是主动开了口,“昨天的事……”
“不用解释。”顾忱冷冷地打断她,“我今天和你一起回家,只是因为今天是奶奶生日,我不想惹她老人家生气,你别误会。”
“明白。”姜悦点点头,“我没打算解释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昨天的事生理需求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顾忱滑动手机屏幕的手指顿了下,掀起眼皮,用余光瞥了眼身旁的人,不耐烦地吐出几个字,“最好是。”
那避之如蛇蝎的态度,让姜悦不禁在心里自嘲了一番。
“放心吧,我知道周雪莹快要回来了,我不会成为你们之间的障碍。”姜悦摇下车窗,正午的暖风灌了进来,将她接下来的话吹散在车里,“不爱我的人,从来都不值得我花心思。”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影帝前夫请靠边顾忱姜悦小说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