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星遇骄阳(季青舟唐殊)

晚星遇骄阳(季青舟唐殊)

导读:小编带着晚星遇骄阳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季青舟唐殊,讲述了唐殊的双手开始颤抖,像是意料到会发生什么似的,猛地闭上眼睛,可那天她浑身是血、脸色青灰地躺在公园南角的模样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晚星遇骄阳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季青舟唐殊,讲述了唐殊的双手开始颤抖,像是意料到会发生什么似的,猛地闭上眼睛,可那天她浑身是血、脸色青灰地躺在公园南角的模样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季青舟唐殊小说简介

单纯善良的季青舟,身为一名心理医生,一直以来都恪尽职守,肩负起属于她的责任与担当,当命运的齿轮再一次转向她的时候,刑警队长唐殊,闯进了她的世界里,打破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唐殊的出现,让她感受到了世间的温情,让她体会到了被关心的美好,可是,接二连三的意外,却致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么最终,唐殊是否会明白季青舟的一往情深呢?

晚星遇骄阳全文阅读

唐殊脱下熬了一整晚满是烟味的衣服,刚推开家门,就听客厅里那只不甘***的灰毛鹦鹉扯着嗓子叫唤:“您吃了吗?饿了!您吃了吗?”
鹦鹉字正腔圆,嗓音洪亮,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家里养了个闲人。
唐殊轻笑一声,走到鹦鹉前,食指一屈,熟练地撸了一把它头顶的毛,只见它小脑袋一歪,米豆似的眼珠炯炯有神,张开嘴巴又是一嗓子:“您吃了吗?”
“没吃,知道你饿了。”唐殊抓了一小撮喂给鹦鹉,静静看它吃了一会儿,利落地换下衣服又洗了个澡,随即疲惫地栽倒在沙发上,点烟,和往常一样盯着白到刺眼的天花板发呆。
他很累,身体中的每个细胞、每条神经都失去了活力,四肢也仿佛灌了铅,可他偏偏无法正常地闭上眼睛,只能听着空荡屋子里自己的心跳,每一下都几乎震碎他的耳膜,让他没办法安安静静地睡着一分一秒。
家中整洁得有些过分了,连放在柜子上的茶罐都被摆放得整整齐齐,地板、窗户玻璃一尘不染,这常年来死板不变的摆设仿佛将时间都定格,唯有飘到半空的烟雾证明着这里还是一个还在前行的时空。
忽然,那只吃饱喝醉的鹦鹉不知搭错了哪根神经,扑棱了几下翅膀,盯着唐殊忽然大叫起来:“哥!生日快乐!哥!”
声音仿佛一把利刃,划开了死气沉沉的平静,唐殊一愣,猛地坐起来,那鹦鹉还在没头没脑地唠叨:“生日快乐!”
角落里有一张终日不见光的照片,上面的女孩手里提着灰毛鹦鹉,对着镜头笑得十分灿烂。唐殊紧紧盯着那张照片,记忆最深处的东西挣扎着爬出,像是又回到了两年前他生日的那天,唐苒提着鹦鹉来到家里,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哥,我手头紧,只能挑这样一只给你,教了挺长时间才会说生日快乐,你凑合着养,等我以后赚钱了……”
等你以后赚钱了?
唐殊木然地瞪着眼睛。
然后呢?
画面开始扭曲,血红的泡沫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唐苒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
唐殊的双手开始颤抖,像是意料到会发生什么似的,猛地闭上眼睛,可那天她浑身是血、脸色青灰地躺在公园南角的模样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唐殊胸口一窒,思绪混乱中,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潘非的名字出现在上面,瞬间将他拉回现实。
唐殊调整了呼吸,接下电话:“喂?”
“唐队,你现在在哪儿?”潘非的声音也透着一股子猝死前的疲惫,“法检结果出来了。”
唐殊一脚踏进分局办公室,潘非就立刻迎了上来:“关彤刚带着资料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话说了一半,他忽然眼珠一转,向唐殊后面瞟了下,“唐队,就你一个人?”
唐殊接资料的手一顿:“你什么意思?”
“那个***医生呢?她去哪儿了?”潘非带上了点欲言又止的笑容,“其实打电话吵你过来我也有点于心不忍,劳累了大半宿还有力气亲自送人回家,我们都以为……”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唐殊看着他巴巴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你过来,近点。”
潘非斜了一眼唐殊的表情,觉得还算对头,屁颠屁颠跑过去,可脚下还没站稳,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唐殊不顾他耗子似的乱窜,似扫了眼满脸写着吃瓜的同事们:“一整晚过去了你们就在这儿八卦?我看是工作不饱和吧?”
潘非一听这话,连滚带爬地又重新凑到了唐殊面前,伸出三根手指直朝着天上戳:“唐队,天地良心,我们都在工作,那个徐超被我们问得都虚脱了,他再也没疯过,该吐的都吐得干干净净,我们核实过了,和监控基本符合。”
唐殊拉开椅子坐下:“那目击者呢?他是正巧撞上案发现场,案发前有没有看见什么?”
眼见着他严肃了起来,潘非也不敢再耍宝,几乎是立刻回答:“目击证人周英杰,他是车祸后听到声音才跑过去看的,理论上不算目击者,老人家年纪挺大的,被吓坏了,所以也说不出什么其他的。”
唐殊点头,随手点开了电脑里的监控资料:“高空坠落的说法得到证实了吗?”

晚星遇骄阳免费阅读

唐殊抬眼盯着她,有点那么有恃无恐的味道:“你带来的人—哦对,还有一个穿金戴银的小崽子跟着,你不会把他们给忘了吧?”
关彤想起季青舟那一套能把死人说活的毒舌,不禁打了个寒战,她几乎是急不可耐地追问:“你把人家好好送回去了吧?”
唐殊干笑了两声。
送倒是送回去了,只不过“季菩萨”好像被他彻底惹怒,估计已经划好了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
唐殊和关晓彤是一起泥巴里光***滚大的交情,看他的表情也清楚了几分,刚要骂他不通人情世故,就被唐殊打断:“您能先把那套说辞憋回去吗?我听得耳朵起茧子,我们先说正事。”
关彤咬牙切齿白了他一眼,从身后抽出几张卷好的报告摔在桌子上:“你以为我大半夜跑来局子是在玩呢?”她疲惫地靠着桌角,声音不知不觉中轻了下来,“死者是中年男性,下肢自腰部与躯体断离,左侧上肢前臂断离,头部粉碎性崩裂,部分头皮与颈部相连,其余的尸块呈不规则区域分布。”她朝着潘非的方向叩了叩桌子,“现场照片呢?”
潘非连忙滑动鼠标,把现场的照片都调了出来,一张张翻过去之后,关彤突然指着屏幕:“停—这一张,你们看。”
唐殊抬手点了下:“这张的确有问题,车头前血迹的溅落方向是东方,并呈扇形分布,如果这个凭空出现的人真是被货车撞死,那喷出来的血应该与肇事车辆相同吧?这货车是从东向西开的,但是照片上的血迹明显是向东。”
气氛瞬间凝固起来,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都来围成了一圈,他们看着关彤点了点屏幕前除了尸体碎块外平坦宽阔的大路:“还有这个尸体的零碎程度,你要是说他是骑着一辆死亡速度的摩托车撞过来的,我倒也还相信,现场没其他的交通工具吧?”
潘非:“别说是交通工具了,溜冰鞋都没见着。”
“我放你的……”关彤一句粗话到了嘴边还是噎回去了,“算你歪打正着,我正要说到鞋。”
潘非没敢接话。
关彤:“没有找到死者的鞋子。”
唐殊的眉头动了动:“肇事司机徐超也说了,当时路上没人,只有个影子晃了过去—从尸体的破碎程度来看,高坠的运动与速度基本符合了。”
关彤点了点头:“可以说是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听到这样的猜测,众人都沉默了,仿佛把这些如残尸一样零碎的画面在脑海中拼凑起来,无数个或可怕,或离奇的想法不断涌现,直觉告诉他们,这件事很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唐殊接过法检报告又看了一遍,头也不抬地说道:“都别在这儿站着了,人从哪儿掉下来的,又是什么身份总要知道吧?就现在,根据事发地点进行排查,周围的住宅或高层,有可能的都找一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随着唐殊的一声令下,原本缠绵在众人之间的睡意一扫而光,大家都迫不及待再次赶往事发现场。只有唐殊又木头似的坐了一会儿,半天才回过神,疲惫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他下意识地摊开手来,觉得指尖都在发麻。
关彤也没动弹,坐在他身边,虽然听上去像是在骂人,语气却带着点关怀和埋怨:“又没睡吧?早晚熬死你。”
又聊到睡觉这个话题,唐殊忽然想起不久前季青舟的那番近乎尖酸的质问,不由得疲惫地叹了口气:“走,我们也去看看吧。”
关彤冷眼望着他的背影,到底还是没有继续出言责备。
而刚走出去没几步的唐殊刚巧撞上了从洗手间风风火火赶回来却发现自己掉队了的徐小夏。
徐小夏很不好意思,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唐队,我是不是也要……”
这是个新来的实习生小姑娘,年龄不大,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听风就信风,见雨便是雨,门口卖煎饼的大爷都能把她糊弄得一愣一愣。唐殊瞟了她一眼,善解人意地朝她笑:“你在局里等着就行。”
“啊?”徐小夏看着这个散发着太阳温暖与光辉的唐队,心里多少有点感动,“我不困,我能挺住。”
她觉得唐队就像自己最亲切的大哥哥一样。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晚星遇骄阳季青舟唐殊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