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

导读:云倾北冥夜煊的小说叫《夜少强势锁婚》,是作家佚名所写;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云倾彻底震惊,她在结婚......怎么回事?!对面的男人目光如刀,憎恶地刮着她,眼神阴鸷,满脸扭曲的屈辱与愤怒。

小说介绍

云倾北冥夜煊的小说叫《夜少强势锁婚》,是作家佚名所写;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云倾彻底震惊,她在结婚......怎么回事?!对面的男人目光如刀,憎恶地刮着她,眼神阴鸷,满脸扭曲的屈辱与愤怒。

小说简介

云倾强撑着即将溃散的神智,清冷乌黑的眼眸扫过四周,下一秒钟,眼底猛然浮上错楞与恍惚。
奢华的酒店,鲜花彩带,大红色的喜字,窃窃私语的人群......
这是......哪里?!

夜少强势锁婚免费阅读

第11章
同时又在警告云倾,唐堇色只是在利用她打击云家,她依旧是路边的草芥,不值一提。
云倾站在唐堇色身边,直视云千柔,微微一笑,“云千柔,你还能再贱一点嘛?”
云千柔泛红的眼睛立刻多出泪光,“妹妹,我是为了你好——”
云倾截断她的话,双眼盈满了冰冷,若有深意,“我是不是草包,你比所有人都清楚,怎么,害怕啊?”
她歪了歪头,嘴角扯出一抹玩味冰冷的笑,“我还没开始,你就怕成这个样子,这以后,还怎么玩?”
云千柔被讽刺的脸色煞白,刚要说话,陆承抽着烟,看着从头到尾连个眼角都没给他的云倾,眼睛微眯,忽然烦躁地出声,“够了,千柔,她要自甘堕落,你何必枉做好人?她就是死在外面,也是活该!”
云千柔柔弱又委屈的说,“可是妹妹一个人-流落在外,很容易被人骗,万一将来闯下大祸,连累云家和陆家......”
唐堇色讥诮地笑了一声,“云大小姐,你也太高看你们了。”
云千柔看着对面一身矜贵,艳色无双的男人,恨的咬牙。
唐堇色漂亮的唇角勾了一下,“我要对付云家和陆家,动动嘴皮子就行,利用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小孤女......你当我跟你一样不要脸吗?”
他看了眼眉头皱的死紧的陆承,眼底带着几丝兴味,“还有,我不是这位眼盲心瞎的陆总,云大小姐这一套,还是对你身边的男人说吧。”
说完,他让开身体,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二小姐。”
云倾欣赏了一下云千柔铁青的脸色,懒洋洋一笑,转身施施然的离去。
云千柔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毒,握紧了拳头。
陆承浓眉深锁,很是疑惑,“云倾凭什么进的英皇?唐堇色又为什么那么看重她?”
云千柔垂着眉眼,脸上布满了担忧,低声说,“都是我不好,妹妹离家出走,身上什么都没带,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万一她自甘堕落,学那些不自爱的女人走极端......”
陆承骤然想起唐堇色“花间浪子”的名声,脸色跟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云倾,这个**!”
......
两人回到帝皇。
云倾走到车前,转身对着唐堇色微微一笑,“今天多谢唐总,我先回去了。”
唐堇色亲自拉开车门,笑的风情万种,“云二小姐,你以后需要什么说一声就好,为了我的小命着想,请你千万别在乱跑了......”
这位小祖宗要是他的地盘上被人欺负了,北冥夜煊绝对第一个拿他开刀。
云倾看着唐堇色眼底的警告和冷意,明了对方是担心她会因为陆承和云千柔难过,恹恹地解释,“已经彻底成为过去的人,是没有资格让我伤心的。”
能被那对渣男贱女伤害的云倾,已经死了。
对于现在的云倾来说,他们只是仇人,仅此而已。
唐堇色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笑容更盛,对云倾的敏锐和果断感到十分满意。
如果被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对陆承藕断丝连,不肯下狠手,那她就配不上北冥夜煊。
那样尊贵无双的男人,怎么能沦为其他男人的备胎?
即便北冥夜煊喜爱她不在乎,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云倾弯腰钻进车里,开车回了城堡。
她刚走进客厅,老管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将一个名贵的首饰盒子递给她,“这是上午送过来的,少夫人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让他们重做。”
云倾道了谢,素白的手轻轻地打开盒盖。
就见一条精致的项链静静地躺在名贵的天鹅绒上,雕刻成了星状,光芒四射,闪烁着低调奢华的光。
正是那颗莲青色的宝石。
云倾眼睛一亮,喜爱的表情毫不掩饰,“我喜欢,谢谢林叔。”
她将项链带上楼,收进抽屉里,休息了片刻,起身走进了书房。
娱乐圈她了解的信息太少,想要找到一个符合云倾剧本中的女主人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一边。
陆承回到陆家。
陆夫人见儿子走进来,立刻就问,“找到云倾了吗?”
陆承抬手松了一下领带,冷哼一声,“找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来?”陆夫人沉了脸,“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陆承神情高傲,想到云倾今天的冷淡,面色有些不好看,不以为意地问,“妈,她跑不了。”
过去那么多年,都是云倾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他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已经成了习惯。
只要他稍微给她点好脸色,云倾每次都会巴巴地倒贴上来。
在陆承心里,从来只要他甩云倾的份。
云倾是绝对不可能忤逆他的。
陆夫人面对儿子的冥顽不灵,十分不满,重重一拍桌子,冷笑,“你是真的以为云倾不会生你的气是吧?从你悔婚到现在,她主动来找过你吗?女人一旦死心,狠起来可比男人无情多了,你就继续捧着云千柔,等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了别人家的,有你哭的时候!”
陆承见陆夫人是真的生气了,皱了皱眉,沉声说,“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去找她。”
北冥夜煊晚间回家的时候,被佣人告知少夫人在书房里呆了一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吃晚饭。
北冥夜煊鸦黑色的长睫颤了一下,抬步上楼,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云倾。
暖黄色的灯光下,少女卷缩着纤细柔-软的身体,双手规规矩矩地枕在脸侧,洁白的容颜晕染着安静甜美的味道。
地毯上散落着看到一半的书籍。
北冥夜煊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女身边,半蹲下修长的身体,垂眸凝视着娇美漂亮的小脸。
她睡得并不安稳,似乎做了恶梦,眉尖蹙着,柔嫩的红唇咬的泛白,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北冥夜煊俯身,将一个轻柔地吻落在她眉眼间,温柔地说,“没事了,睡吧。”
无论她的恶梦是什么,都将从此结束。
天地不佑他,家族不护她,生父不疼她,
他佑,他护,他疼!

夜少强势锁婚在线阅读

第12章
男人伸出修长有力的手臂,将睡梦中的人儿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起身回到卧室。
这原本是他的卧室。
云倾来了之后,就成了她住的地方。
他温柔地将云倾放在床上,弯腰帮她脱掉鞋子,盖好被子,修长的手指滑过她洁白美丽的小脸,漆黑的星眸透出一丝压抑的侵略性,声线喑哑,“晚安。”
得给小姑娘逐渐适应的时间。
若是太强势吓跑了......就得不偿失了。
第二天,云倾按时开车去英皇报道,却在大门外,被陆承拦住了去路。
云倾原本心情挺好,见到陆承,瞬间就受了影响,冷声说,“让开!”
陆承以为,他主动来找云倾,对方一定会沾沾自喜,却没想到那张如花***上,竟然满满都是冰冷和厌烦。
陆承想到陆夫人的警告,压下心底的郁气,尽量软着表情与声音,“云倾,我们谈谈。”
云倾唇角勾着丝嘲弄的笑,“我不觉得,我跟陆总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说完,绕过他,踩着高跟鞋就要走。
陆承一急,抬手去抓她,云倾躲开了他的手,摘下脸上的墨镜,倏然冷了声音,“这里是英皇,不是陆家,陆总再敢对我有丝毫不尊重的举动,我就只能喊保安来招呼陆总了!”
陆承观察着对面的女孩,发觉对方的表情,没有一丝隐忍压抑的痕迹,除了冷漠,就是厌恶。
他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横眉竖目,语气也不太好,“云倾,别以为唐堇色是真的对你好,他不过是看中了你的美貌,想利用你打击云家而已!”
云倾偏了偏头,唇角绽放出诱人的笑魇,“唐总对我如何,跟陆总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情?”
陆承盯着她的笑容,目光恍惚了一下,心里一动,对陆夫人的提议,忽然就没那么反感了,“我们毕竟一起长大,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他人利用,云倾,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领证,你依旧能成为陆家的少夫人。”
云倾清澈的眸光微微一凝,笑容渐深,“领证?陆总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自己之前说的话了?此生绝对不会娶云倾,现在却要跟我领证,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那还不是怪你,如果你没有做出那样的丑事,我何至于那样对你?”陆承脸上看不到一丝愧疚,理直气壮地说,“你现在的名声,不用我提醒,你自己心里有数,所以我们领证的消息,不能公开。”
云倾黑蒙蒙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陆承对上那双冰冷清澈的眼睛,心脏微微一悸,有种内心龌龊被对方看穿的感觉。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他温和地加了句,“但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
这算是他对云倾说的,最温柔最好听的一句话了。
云倾看了片刻,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的笑容,悦耳的声音,怎么听怎么讽刺,“陆承,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愿意跟你领证?论样貌,论权势富贵,论魄力......你怎么看,都比不上唐总。”
更何况是北冥夜煊了。
陆承连跟那个男人比的资格都没有。
这话陆承听着,只觉得刺耳极了,男人是最经不起比较的生物,尤其是自视甚高的男人。
陆承几乎要大怒,但想到云倾手上拿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才勉强按下冒到嗓子眼的火气,他压着脾气看云倾:“倾倾,我知道你生气我当众悔婚的事情,可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以你现在的名声,整个云城除了我,不会再有男人愿意接受你的。”
这句话换个意思就是,他愿意不计前嫌屈尊降贵地跟她领证,她应该感恩戴德,而不是端着架子拒绝。
云倾微微偏头,眉眼艳洌,从陆承的角度看,她似乎是在隐忍、挣扎。
果然,片刻后,云倾出声,声音没有丝毫波动:“要我跟你领证,也不是不行,但是陆承,你起码得拿出点诚意出来。”
陆承松了口气,眼中掠过讥诮。
果然还是那个对他唯命是从的云倾,无论怎么对她,只要他说几句软话,都能立刻哄好。
他的表情重新挂上高傲,盯着云倾的脸,问:“你想要什么?”
有云氏百分之二十作为前提,在钱财方面,他不介意对她大方一点。
云倾轻笑,目光冷冽:“明天是陆老爷子大寿,我要你在寿宴上,公开澄清,云千柔是个***,当初是她故意勾引你,并且败坏我的名声的!”
陆承一愣,转而冷了表情,“不行!”
一旦那件事情公开,云千柔成了***,他的名声也得跟着毁了。
云倾表情不见丝毫失望,轻笑一声,转身就走,清冷的嘲弄声懒洋洋地砸进陆承耳朵里。
“陆承,不要太高看你自己,我云倾是云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只要我结婚,整个云家都会是我的,届时,云家与英皇合并,会独霸整个云城,你和你的陆家......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陆承脸色大变,骤然抬头,死死地盯住云倾的背影。
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这样狠心绝情的话,会从云倾嘴里说出来。
要知道,她以前在他面前,就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唯恐他会有一丝丝不高兴。
现在居然能面不改色地讽刺他。
云家与英皇合并,陆家的下场,肯定不会好。
他此刻才恍然惊觉,云倾这一次,是真的恨上他了。
她竟然对他存了报复的心思!
事情发展大大地出乎意料,陆承有丝心慌,他看着云倾逐渐走远的背影,在这一刻,忽然有了一个清晰坚定的认知。
云倾是真的再也不在乎他了!
他再也不能用过去那种云淡风轻三言两语的姿态,将云倾哄回来了。
陆承心尖微微一疼,压下心中莫名泛出来的空冷,握紧了拳头。
看样子,他要挽回云倾,得到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势必要牺牲云千柔了!

云倾北冥夜煊小说

小说夜少强势锁婚  完结版在线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