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识人心自作孽(花绵穹傲)

不识人心自作孽(花绵穹傲)

导读:主角是花绵穹傲的言情小说《不识人心自作孽》全本推荐;花绵穹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男男女女大笑着起哄,恭喜青狼王抱得美人归。“那我就不客气了!”青狼王兴奋地跳起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花绵穹傲的言情小说《不识人心自作孽》全本推荐;花绵穹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男男女女大笑着起哄,恭喜青狼王抱得美人归。“那我就不客气了!”青狼王兴奋地跳起来。

小说介绍

男男女女大笑着起哄,恭喜青狼王抱得美人归。
“那我就不客气了!”青狼王兴奋地跳起来。

花绵穹傲小说完整版全文

男男女女大笑着起哄,恭喜青狼王抱得美人归。
“那我就不客气了!”青狼王兴奋地跳起来。
花绵死死瞪着穹傲的牌,伸手想要去掀开,却被他倏地推向对面。
青狼王如获至宝地接住,得意地亲了几下,拉着她朝外面走去。
穹傲眉头微蹙,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蛰了下。
“放开我……”花绵闪避不及,恶心欲吐。
透过一张张看好戏的嘴脸,看到坐在那一动不动的穹傲,眼睛红得要滴血!
这个男人当真要让她万劫不复吗?
她嘶哑着喊道:“穹傲,别逼我恨你!”
可是直到穹傲的身影看不到了,她都没令他多看一眼。
花绵像是瞬间失去了生气,琥珀色的眸子像是失了光彩的鱼目,盈满死寂。
拒绝也好,哀求也罢,这里没人在意她的意愿,一个玩物般的赌注,活像砧板上的鱼肉。
还是由自己夫君亲手奉上供人宰割!
穹傲隐在牌桌下的手慢慢握紧,骨节***得发白。
禾黛的质问蓦地在脑海里回荡:“你对花绵,是不是假戏真做,心动了?”
脑海浮现穗浮活死人的模样,眼里亦是血色弥漫。
“花绵,你有什么资格恨我?”他薄唇低不可闻地呢喃。
一只狐妖觍着脸凑上来,轻佻道:“上神,小的也想跟您玩一局,还是赌这个女伴……”
旋即就被穹傲嗜血的眼神吓得腿软,干笑着退开。
青狼王拖着花绵走出宴会厅,本来他想快点回自己老巢,但走没多久就迫不及待扑上去。
“***,我原本想睡禾黛上仙,但你比禾黛更漂亮!”
“是这样啊……”花绵扯了扯唇角,眼神空洞。
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碎了,空了,手指放到衣扣上,她听到自己飘忽的声音。
“我自己来。”
青狼王咽了咽口水,浑浊的眼一眨不眨盯着她露出来的、白皙胜雪的肌肤……
……
花淼和一群小魔小妖来密林玩耍,隐约看到路边有一对野鸳鸯在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忍不住撇撇嘴。
都修炼***型了,骨子里还是野兽,没有羞耻心。
忽的,大家听到那男人吼道:“真他娘扫兴!滚——!”
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看过去。
只见一个女人衣不蔽体被他踢开,宛如踢走一件垃圾。
花淼手里的野果掉到地上,目眦欲裂:“臭狼妖!你敢欺负我姐!”
听到这个声音,花绵如遭雷击,脸色越发惨白,手忙脚乱的穿衣。
花淼冲上去,揪住青狼王扬起拳头。
青狼王才不将一个魔族的愣头青放在眼里,嘲笑道:“你姐?这女人是穹傲上神赌输了送给我的玩意儿……还以为是什么好货色,我呸!倒胃口!”
看着漂亮,衣服一脱,身上那些狰狞的疤痕,将他直接给吓萎!
花淼涨红了脸,震惊地看向花绵。
“他说的是真的?!”
青狼王冷哼一声,开车走了。
“不是,阿淼,你听我解释……”花绵哆嗦着,想去拉弟弟的手,却被狠狠甩开。
花淼暴跳如雷的吼道:“解释什么?难不成是你自己愿意跟那头色狼睡?穹傲这么轻贱你!这就是你说的过得很好?”
花绵摇摇头,哀求道:“回家再说好不好?”
感觉到同伴看好戏的眼神,花淼觉得这样的姐姐丢脸到极点!
“花绵,你怎么能这么贱!”
弟弟一个“贱”字,像巴掌一样狠狠打在花绵脸上,她颤抖着摇头。
花淼眼底泛着红:“花绵,你今天说清楚,是选我这个弟弟,还是穹傲那个夫君?!”

花绵穹傲小说在线阅读

第8章 花淼是她的底线
说着说着,花淼就难受得捂着脖子,呼吸困难起来。
“药呢?”花绵慌了,抖着手从他的袖子里掏出药瓶。
花淼先天不足,不能离了这药。
张嘴吞下一颗,半晌才缓过气来,眼睛通红地推开花绵。
“别碰我!你太脏了!”
花绵的心毫无防备狠狠被撞击,眼前模糊一片,弟弟气冲冲大步跑开的背影越来越远。
“我不脏……”
周围妖魔的议论声传入耳中。
“没想到花淼的姐姐居然这么……”
“青狼王出了名的下流,臭名昭著,她还真不挑!”
“刚才不是说,她是被穹傲上神送给那只狼妖的吗……”
“怎么可能?肯定是她自己放荡!”
花绵蠕动着嘴唇,想哭,想反驳,却发不出声音。
喉咙仿佛被无形的手掐住,窒息的感觉又来了。
可是她没有可以缓解的药。
等到看够热闹的妖魔散去,花绵浑浑噩噩幻化出刀,朝着心口捅去。
好想***将这颗心挖出来。
不痛,为什么不痛?
自己还活着吗?
其实她在穹傲故意输给别的男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吧?
花绵丢开刀,狠狠捶打心口,痛得痉挛也不肯停手。
活着就是恶心。
宴会厅。
众妖陆续离开,唯独穹傲保持着坐在牌桌前的***,僵如化石。
传音符响起,他冷凝的眼珠动了动,手刚碰到,就听到花绵嘶哑着说道:“我会去禀明天帝,跟你解除联姻。”
穹傲的手倏然***,似乎要捏碎传音符。
“这段关系本君说了算,你没资格说半个‘不’字。”
“穹傲,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戴绿帽?你还想把我送给哪个男人睡?”
花绵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待在穹傲身边。
在穹傲眼里,她就是个能随便送给别的男人的赌注。
“花绵,谁给你的胆子?狼妖吗?”
穹傲抬起幽深的眼,冷冷看向虚无的对面,仿佛花绵就在那里。
她以为睡了一次就找到了靠山?
花绵紫蓝色的眼眸仿若枯竭已久的井,空洞无物,令人心悸。
“是啊,我觉得,他挺好的。”
她甚至悲哀地发觉,狼妖的碰触很恶心,但是不会令她痛……
穹傲呼吸蓦地加重,眼底闪过凛冽的寒光,一字一句道:“好啊,用你弟弟来换你,一命还一命。”
“你——!”
花绵不由心慌起来,还要说什么,穹傲已经断了传音。
想联系花淼,那小子却一直理她。
隔日,两位天兵押着花淼找上门来,说他打伤了一位上仙。
这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是魔族挑衅仙族,往小了就只是花淼顽劣,就看那上仙是否追究。
花绵白着脸,质问道:“怎么回事?你不是小孩了,贪玩也要有个限度!”
花淼倔强不发一言,谁让那个伪君子嘴里说起花绵不干不净,什么上仙,跟那个穹傲上神一路货色,无耻!
就在这时,天兵收到消息,说道:“上仙伤情加重,你们的魔尊说了,将花淼投入黑狱,囚禁五百年!”
“什么加重?明明只是流了点血……”花淼慌了,吓得拉着花绵哭道:“姐姐,我不想去黑狱……”
黑狱环境恶劣不说,关押的都是魔界罪大恶极的凶徒,十分可怕。
花淼怎么可能打得过上仙,还伤情加重……一定是穹傲插手了!
花绵极力克制住颤抖的手,深吸一口气,说:“阿淼,你问姐姐的问题,不存在选择,姐姐选的当然是你。”
花淼是她的底线,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不能失去的人!
花绵马上去找穹傲。
“你不要动阿淼!”
“这就是你求本君的态度?”
穹傲冷冷看向花绵,漠然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