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晚也知晴(林书知温晴晚)

知晚也知晴(林书知温晴晚)

导读:主角是林书知温晴晚的小说叫做《知晚也知晴》。知晚也知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晴晚裹着厚重的羽绒服缩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她歪着头,看着车窗外那依旧阴沉沉的天空打了一个哈欠。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书知温晴晚的小说叫做《知晚也知晴》。知晚也知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晴晚裹着厚重的羽绒服缩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她歪着头,看着车窗外那依旧阴沉沉的天空打了一个哈欠。

林书知温晴晚小说简介

这是刘维辰的团队,他们之前在一起工作过几次,彼此都已经认识。
温晴晚其实年纪不大,今年才刚二十三岁。但是她好像天生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平时也不太爱笑,长得虽然美,但却是个冷美人,让人觉得很是不好亲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见了她都会叫声姐,好像只是随口的一个称呼,但也有些疏离。
温晴晚朝他们点了点头,把相机放在了一边,然后把身上的围巾和羽绒服脱了下来。

知晚也知晴全文阅读

北京昨天晚上刚下了雪,今天气温低的吓人。
温晴晚裹着厚重的羽绒服缩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她歪着头,看着车窗外那依旧阴沉沉的天空打了一个哈欠。
车窗上留下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温晴晚伸手在上边画了个笑脸,指尖被冻的冰凉,她不自觉的又缩了缩脖子。
她现在要去东城区的一个摄影棚给一位明星拍广告封面,她其实是不想去的。
到了地方之后温晴晚打开车门,刚把脚迈出去就被冷风吹的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通红的鼻子,把围巾拉高了一些,扛着相机就进了棚里。
“晚晚姐。”
“晚晚姐来啦。”
“晚姐好。”
早都已经到达现场的一些工作人员见到她来了之后都过来跟她打招呼。
这是刘维辰的团队,他们之前在一起工作过几次,彼此都已经认识。
温晴晚其实年纪不大,今年才刚二十三岁。但是她好像天生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平时也不太爱笑,长得虽然美,但却是个冷美人,让人觉得很是不好亲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见了她都会叫声姐,好像只是随口的一个称呼,但也有些疏离。
温晴晚朝他们点了点头,把相机放在了一边,然后把身上的围巾和羽绒服脱了下来。
棚里的温度比外边高了不少,她走进来没多久就觉得有些热了。
“晚晚姐,来,喝点儿东西吧。”
吴佩佩走过来递给了温晴晚一杯咖啡,这个小姑娘是刘维辰的助理,今天负责在这里帮着她一起进行拍摄。
“谢谢。”
温晴晚接过咖啡来喝了几口,带着凉意的手被捂得温热,可是她却觉得越喝越燥,索性就放到了一边。
“刘维辰怎么样了?”温晴晚问道。
吴佩佩调皮的笑了笑,“刘哥还在医院躺着呢。昨天晚上胡吃海塞了一顿,大半夜上吐下泻的被救护车拉走了,这个事儿啊我觉得我能嘲笑他一年。不过今天真的多亏有你了晚晚姐,谢谢你过来帮我们啊。”
温晴晚听完摇了摇头,“没什么的。他这也是突发状况,谁都没有预料到。但是你得和他说明白了,要是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我可不会再过来给他救场了。”
吴佩佩知道温晴晚不爱给明星大腕儿这些人拍东西,一听这话便连忙说道:“不好意思啊晚晚姐,今天确实麻烦你了,要不等结束后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刘哥付钱,咱们狠狠的宰他一顿,你看行不?”
温晴晚点了点头,“这个倒是可以。”
吴佩佩听她这么说心里就终于松了口气,赶紧屁颠儿屁颠儿的去给刘维辰打电话要钱了。
“小姐你好,我是巨星公司的经纪人陆悠然,这是我的名片。”
温晴晚坐在角落里低着头逗弄着今天也要参加拍摄的小猫,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温晴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穿着西装革履但却又有些油头粉面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正笑嘻嘻的看着她。
温晴晚站起身来,打量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几个人,心下了然,然后面上不带什么情绪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什么兴趣。请艺人赶紧化妆换衣服吧,不要耽误了拍摄的时间。”
说完她就点了点头,抱着猫转身去了一边。
陆悠然没想到这个***这么冷,回绝的这么利落,他悻悻地收回了手,把名片重新放回了口袋里。
他看着温晴晚的窈窕的背影,忍不住摇摇头可惜的说道:“长得这么漂亮一个美人,要是出了道,绝对能大火。”
话刚说完,他就听见林书知在旁边冷冷的哼了一声。
陆悠然回头看了林书知一眼,只见他的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那个走远了的冷美人,便伸手拍了拍他。
“干什么呀?看上人家了?没看见人家姑娘连看都没看你一眼啊,你没戏。”
林书知转头睨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看上她了?”说完他便快步走进了休息室。
林书知做好造型之后就从休息室走了出来,陆悠然站在棚里看了一圈,抓了站在一旁还在和刘维辰讨价还价的吴佩佩过来。
吴佩佩连忙说道 :“小林哥,悠然哥,你们准备好啦?好了的话那咱们就开始吧。”
“等等。”陆悠然叫住了她,“刘维辰呢?怎么没看见他,今天不是他来拍吗?”
“不好意思啊悠然哥,是这样的。”吴佩佩连忙解释道:“刘哥昨晚生病住院了,今天没法过来拍摄,所以我们请了另一位摄影师过来。”
“临时更换摄影师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们?”陆悠然有些生气,声音也严厉了几分。
吴佩佩吓了一跳,“我们通知了呀,小林哥的助理没收到消息吗?”
陆悠然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后边的助理,那个小姑娘昨晚手机没电关机了,没有收到吴佩佩发来的消息。
此刻她正脸色苍白的站在后边儿,眼泪汪汪的大气儿也不敢出。
“算了,换就换吧。”
在一旁低着头看手机的林书知终于开了口,他把手机递给了站在身旁巴拉巴拉直掉眼泪的助理,对吴佩佩说道:“新换的摄影师是哪位?够专业吗?”
“绝对专业,耶鲁大学艺术学院毕业,拿过很多奖项,小林哥你放心吧。”
说着她朝身后指了指。
林书知抬眼看了过去,顺着吴佩佩指的方向,他看见了站在电脑前调试相机的温情晚,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眼里闪过一丝困惑。
“那行,就这样吧。”陆悠然转头对林书知说道:“将就一下赶紧拍吧,拍完了晚上还有一个采访,别耽误了。”
温晴晚觉得很不***。
她拿着相机蹲在地上看着镜头里的林书知,身上只穿了一件薄卫衣的她现在后背上全都是汗。
林书知在看她,其实准确的来说,他是在看镜头,可是温晴晚觉得他就是在看自己。
镜头里的人没什么表情,琥珀色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却好像饱含了一种十分热烈而且复杂的情绪。
那双眼睛像是一直想要透过镜头看穿温晴晚的内心,一种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感觉充斥着温晴晚的全身,让她想哭,想笑,又觉得无所适从,。
可她实在想不起来这是为什么。
一场拍摄一共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温晴晚却感觉她好像负重跑了五公里一样,从身体到心理都疲惫不堪。
“晚晚姐,走吧,咱们全聚德吃烤鸭去,我刚打电话约了座位。”
吴佩佩跑过来帮着温晴晚收拾东西,温晴晚看了看时间,确实是快到饭点儿了,而且她也饿了,急需吃点儿好的补充体力。
“行,那你等我穿个衣服。”
温晴晚转身往休息室走过去,她的衣服被放在那里边的沙发上了。
休息室里面吵吵嚷嚷的,温晴晚觉得奇怪,***一看,发现是林书知身边的那个小助理正站在一边儿哭哭啼啼的一个劲儿的抹眼泪,手里还拿着温晴晚的羽绒服。
“怎么了?”温晴晚走过去问道。
林书知冷着脸站在一边,看见她进来之后眼睛就好像粘在了她的身上一样。
温晴晚无视掉他紧跟着自己的目光,伸手把羽绒服拿过来看了一眼,发现衣服上面被撒上了咖啡,白色的面料上褐色的咖啡***十分扎眼。
温晴晚心里叹了口气,觉得肯定不太好洗。
“温小姐,真的不好意思,新来的小孩儿做事毛毛躁躁的,把咖啡都撒在你的衣服上了。”陆悠然在一旁说道。
“对不起温小姐,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那个小助理在一旁连忙道歉,“温小姐,您的衣服多少钱,我赔给您吧。”
温晴晚看着小姑娘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哭的眼睛鼻子通红,低着头,一脸的小心翼翼,她的心里就一阵难受。
“没关系的,一件衣服而已,别哭了。”
她从桌上抽了张纸巾递给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了几句,然后抱着衣服转身就想离开。
“等等。”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林书知开口叫住了她,温晴晚回过头来,只见他从一旁的服装袋子里掏出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
“穿我的吧,你的那件留下,我叫人洗好了再还给你。”
“不用了。”温晴晚几乎是立刻就开口拒绝了他,她看见林书知明显的愣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立马又开口说道:“不用麻烦你们了,我自己送去洗衣店洗就行了。”
林书知的脸彻底黑了下来,他深吸了几口气,像是在竭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一般。
他走到温晴晚身边,一句话也没再说就把羽绒服塞进了她的怀里,然后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就走了出去。
陆悠然和其他人此刻也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几个人打了招呼便也急匆匆的走了。
温晴晚站在休息室里低头看着怀里的衣服,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车里的低气压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林书知冷着脸歪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里一个敢大声说话的都没有。
陆悠然也不知道林书知突然之间是怎么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了。
“书知,今天晚上想吃点儿什么?”陆悠然试探着开口问道:“我叫人去给你买,直接送到一会儿的采访间那里吧,行吗?”
“今天晚上的采访的推了吧。”
林书知看着窗外冷冷的说道,语气冷的吓人。
“你说什么?”陆悠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问了一遍。
“我说,今晚的采访推了吧,我不采了。”
“不是,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啊?”
陆悠然被他突然做出的这个决定***到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林书知收回来自己的视线转头看向他,陆悠然心里一颤,赶忙又压下来自己的情绪。
“你这是要干什么?离采访还有一个小时,人家说不定早到了,就等着你了,你现在要放人家鸽子,你要人家怎么说你啊?啊?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得罪媒体,你忘了吗?”
“我再说最后一遍,今晚的采访我不录了,直接送我回家。”
林书知眼神凌厉,说完之后也不管陆悠然还想要说什么,就从一旁拿过自己的墨镜戴上,仰头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温晴晚很早就起了床,她其实一直都是个习惯早起的人。
她给自己倒了杯牛奶,还从冰箱里拿了几片面包,然后就坐在了窗前的地上吃了起来。
冬天的早上天亮得很晚,天气预报说今天北京还要下雪。
她吃过早饭之后就拿了相机准备出门,临走之前她停了一下脚步,转头看见了放在沙发上的那件男款的羽绒服。
“晚晚姐,你今天这么早就来啦。”
“嗯,吃早饭了吗?我给你带了点儿吃的。”
温晴晚把带来的炒肝和肉包子放在了桌子上,楚希闻着香味跑过来,打开袋子后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晚晚姐,是我上次和你说起来的那家赵记炒肝对吗?”楚希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温晴晚,“晚晚姐我太爱你了,我就提了那么一次,你竟然就记住了。”
虽然在一起工作了半年多了,但温晴晚还是没能适应他一个大男生总是那么黏黏糊糊的,连忙就把他给推开了。
“行了,赶紧吃吧,吃完我布置给你一个任务。你今天帮我跑一趟巨星娱乐,把这个还给一个叫林书知的人。”

知晚也知晴免费阅读

楚希来到巨星娱乐的时候,前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林书知正在接受一个采访,现在没有时间见他,在问清楚来意之后便把他带去了休息室等着。
昨晚的采访没取消,只是延后了,陆悠然请人家工作人员吃了饭,赔了一晚上的笑脸,才说好了今天再采,没有追究昨晚临时放鸽子的事情。
“小林哥。”公司的工作人员见他从采访间出来之后便叫住他说道:“今天上午来了一位先生找您,因为之前您在工作所以就没有打扰,现在他正在休息室里等着呢。”
“一位先生?来找我干什么?”
“好像是来给您送东西的。”
林书知点了点头,“好,谢谢,我知道了。”
林书知转头走到休息室,推开门之后看见里面坐了一个年纪不大但长得十分好看的男孩子,那个男生见他进来之后就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伸出手来和他问好。
“林书知你好,我叫楚希。”
林书知也微微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和他握了一下,“你好,楚希。请问你来公司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我是来帮晚晚姐给林先生送衣服的。”
楚希说着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
林书知伸手接过袋子,看见自己的羽绒服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里面。
“温晴晚叫你来的?”
“是啊,是晚晚姐让我来拿给您的。”
“那她除了让你来给我送衣服,还有说别的吗?”
楚希瞪着大眼睛摇了摇头,“没有了。”
林书知听到这话之后几乎是立刻就变了眼神,楚希被他突然之间的变化吓得缩了缩脖子。
“好,我知道了。”
林书知现在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可是周身的气场却早已与刚进门时大相径庭。站在沙发前的楚希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放轻,生怕一不注意林书知就会情绪失控冲上来掐死他。
“楚希,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我和温小姐转达一下。”
林书知看着楚希的眼睛,后者连忙点了点头。
“麻烦你回去告诉她,昨天拍的照片我特别不满意,让她找个时间过来给我重拍。”
说完林书知就转身走了出去。
休息室的门大开着,楚希还站在原地微微愣着神,不久之后,他听见这一层上某个屋子的门被人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了。
“他说他对昨天拍的照片不满意,要求重拍?”温晴晚抬起头来问道。
“是啊,他就是这么说的。”楚希委屈巴巴的坐在一旁,撅着嘴说道:“我去给他送衣服,原本还是好好的,后来他问我你有没有让我给他带什么话,我说没有,结果他突然一下子眼神就变了。我都没有想到他竟然那么凶,变脸变得比猴子还快,真的要吓死我了。”
楚希边说着边可惜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放在了桌子上,“原本还想问他要个签名呢,谁知道他竟然这么吓人。”
温晴晚皱着眉头,不禁想起昨天吴佩佩和她说的那些话。
“晚晚姐,你应该不认识今天来拍摄的那个明星吧?”
温晴晚摇了摇头,低头喝了口水。
“那我和你说说,今天拍摄的那个明星叫林书知,出道好几年了,和晚晚姐你一样大。之前的时候刘哥跟他合作过几次。”
吴佩佩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
“咱们老话里有个成语叫做‘知书知礼’,正好是他的名字。可是你别看他起了这么个文邹邹的名字,他脾气可是大着呢,他那个人,可真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而且我从来都没见着他对谁有过笑模样。不过,他的粉丝还是很多的,谁让他长了那张脸呢。”
温晴晚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楚希毛茸茸的脑袋,安慰他说:“别难过了,茶水间的小冰箱里有我之前带来的冰激凌,哈根达斯,你不是最喜欢的吗?今天破例可以让你吃两个,好不好?”
“嗯,好。”
楚希年纪不大,还是个小孩子脾气,一听这话立马心情就变得晴朗起来,起身去拿冰激凌吃了。
温晴晚找到电脑里昨天给林书知拍的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着,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而且昨天拍完之后他和他的经纪人也并没有说过有什么不满意。
温晴晚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觉得刘维辰真的是给她丢了一个大麻烦。
她拿起手机来,问吴佩佩要了林书知经纪人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我是陆悠然。”
电话里又传来个那个有些扭捏做作的男声。
温晴晚连忙打起精神来。
“你好陆先生,我是昨天给林先生拍摄照片的摄影师,温晴晚。”
“啊,是温小姐啊。温小姐,不知道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吗?”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的陆悠然开玩笑的说道:“昨天没接我的名片,你是不是后悔啦?”
温晴晚勉强的提了提嘴角,笑着说道:“不是这个原因,我今天打电话给您是有其他的事想问您一下。”
“哦?什么事啊?”
“是关于昨天拍摄的照片的问题。今天我的助理听林先生说,他对昨天拍摄的照片很不满意,要求重拍,请问是这样吗?”
陆悠然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他回过头去重重的剜了林书知一眼,林书知倒是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依旧把玩着自己的手机。
“啊,是这件事啊。”然后假装淡定的说道。
“是的,所以我想问一下,林先生对照片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呢?毕竟,昨天拍摄完毕后,照片你们都是看过的,而且并没有提出任何的不满,所以我不太明白,特意打电话来问一下,如果来得及的话,我们也可以商量好到底该怎么办。”
“那个,温小姐,是这样的,关于照片,我们......”
陆悠然正在思考着要怎么来解释这个有些棘手问题,谁知他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坐在一旁的林书知抢了过去。
“温小姐你好,我是林书知。”
当林书知的声音通过电话冷冰冰的传进耳膜时,温晴晚愣了两秒。
“林先生你好。”
林书知听见她的话之后冷冷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温小姐,关于照片的事,我觉得我们在电话里说不清,所以最好还是今天当面谈吧。”
“林先生,是这样的,我今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可能没时间。所以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说出来,然后我们立刻商量好怎么去解决......”
“我说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要当面和你谈。”
林书知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她。
“温小姐,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一个摄影师能有多忙,难不成比我这个大明星还忙吗?你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要求见面详谈,这也不过分吧?看看拒绝我拒绝的这么迅速,你对自己的客户就是这样的态度吗?”
温晴晚拿着电话在工作室长长的吐了好几口气才觉得心里没有那么暴躁,她实在不能理解这个叫林书知的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好好的说话很困难吗?
“那好吧,林先生,您请说,我们今天什么时候,在哪儿见一面比较合适呢?”
“今天下午来巨星吧,记得早点儿来,不然我没空。”
林书知说完便挂了电话,温晴晚看了眼手机,烦躁的把它扔到了桌子上,靠着椅背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一旁的陆悠然看着林书知觉得他简直是莫名其妙。
“你这是干什么?又是闹得哪一出?啊?昨天拍的照片哪里不好了?就连广告商那边都说拍的不错,你干什么要重拍啊?”
林书知把手机扔给他,坐在一旁冷漠的说道:“我愿意。”
“你愿意个屁啊。”
陆悠然被他气得不轻,又伸着脖子问他:“你是不是之前跟那个温摄影师有过什么仇啊?你这就是故意找人家麻烦吧?你一个男生怎么这么小心眼?还是说,你想故意引起人家的注意?我告诉你啊林书知,追女孩子不是这么追的,你这样可不行。”
“追你妹啊,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了。”林书知尤其有些不耐烦:“你别在这儿吵我了,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温晴晚刚吃过午饭就开车去了巨星,和前台的小姐说明来意之后她就被带着去了休息室。
前台的小姐给她倒了一杯水,微笑着说:“温小姐,请您稍等一下,小林哥现在正在工作,等他一会儿工作完了他就会立马过来的。”
温晴晚笑着接过水杯,“好的,谢谢。”
“不客气。”
前台的小姐说完就出去了,温晴晚喝了口水,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百无聊赖地靠着沙发发起了呆。
林书知此时正在同一层的陆悠然的办公室打游戏。
他把游戏声音外放开得很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好像用眼神就能把对手杀死一样。
陆悠然被他吵得脑袋嗡嗡的直响,干脆走过去伸手把游戏给他关掉了。
“你干什么?”
林书知抬起头来。
“你干什么?”陆悠然抬头看了看表,指着说道:“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啊?人家温小姐今天不到一点就来了,一直在休息室等你,你呢?打了一下午的游戏,把人家一个人晾在那里,现在天都要黑了。林书知,你自己扰民不说,还白白耽误人家那么长时间,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林书知提了提嘴角,谁知道呢。
他站起来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大杯冷水喝了下去,感觉头脑清醒了不少,转头问道;“她还在那吗?”
“在啊,人家都在好几个小时了。”
林书知推开休息室的门,里面没开灯。
外面的天空越发的阴沉,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片昏暗。
温晴晚就那么斜斜的靠着沙发,隐匿在昏暗当中安静又乖巧的睡着了。
林书知一时之间没敢再挪动脚步,他仿佛是在害怕自己不小心制造出一点点的动静就会把眼前这副平静又美好的景象给打破。
他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
突然之间,林书知又好像触电一般的缓过神来,他自嘲似的扯了扯嘴角,伸手啪的一声把休息室的灯打开了。
温晴晚一下子从黑暗当中惊醒过来,就好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浑身颤抖了一下。
突然之间亮起来的光让她的眼睛有些不适,她揉了揉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屋里的亮度,看清了站在她眼前冷冷看着她的林书知。
“林先生,你好。”
温晴晚连忙站起身来,朝他伸出手,但林书知却无视掉她伸出的右手转身坐到了一边。
“坐下吧温小姐,一些没有意义的客套和礼仪就免了吧。”
温晴晚讪讪的收回了手,坐下之后从包里拿出了几张打印出来的照片。
“林先生,这是我们昨天拍摄的照片,您看一下。”
说着她就把照片递了过去。
“昨天我们拍摄结束之后照片都是一起看过的,没有任何的问题,不知道您是觉得哪里不满意呢?”
林书知拿过照片之后敷衍的看了几就扔到了桌子上,他翘着二郎腿,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哪,里,都,不,满,意。”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知晚也知晴林书知温晴晚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