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揽一方深情(何雨婷蓝野铭)

独揽一方深情(何雨婷蓝野铭)

导读:何雨婷蓝野铭小说的名字是《独揽一方深情》,这里提供独揽一方深情全文免费阅读: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寻死觅活嫁给他纠缠他,只会无理取闹,让人无比厌烦的女人。她这个法庭上从无败绩的大律师。

小说介绍

何雨婷蓝野铭小说的名字是《独揽一方深情》,这里提供独揽一方深情全文免费阅读: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寻死觅活嫁给他纠缠他,只会无理取闹,让人无比厌烦的女人。她这个法庭上从无败绩的大律师,这场婚姻里是个彻头彻尾的输家。

小说简介

一场没有欢愉的交融过后,何雨婷被折磨的精疲力尽,还没来得及抱紧身上的男人,就被一把推开。
男人起身下床,直接去了次卧。

独揽一方深情全文阅读

一场没有欢愉的交融过后,何雨婷被折磨的精疲力尽,还没来得及抱紧身上的男人,就被一把推开。
男人起身下床,直接去了次卧。
冷漠的好像他们并不是夫妻,好像刚才他们什么都没做过。
裹着被子坐起身,地上扔着避.孕.T,她眸光暗淡。
蓝野铭不喜欢她,更不会喜欢她生的孩子,所以每次他都会做措施。
但何雨婷其实每次都偷偷的把避.孕.T扎出***,期待着小生命的降临。
有了孩子,或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再这么僵硬。
可偏偏,三年了,她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床头柜里藏着她今天拿回来的体检结果,不孕两个大字闷雷一样在她脑袋里轰响了一整天。
抱着冰冷的身子,何雨婷红着眼眶,目光呆滞,枯坐到天明。
最终是清晨的闹钟唤回她的思绪,她穿好衣服起床,准备好早饭,然后自己静静坐下,静静的吃。
桌对面的位子空荡荡,满杯的牛奶,热气腾腾的三明治和糖心煎蛋,三年如一日不会有人问津。
没多久,传来皮鞋下楼梯的声音,男人身穿笔挺的西装从饭厅经过,挺拔俊朗,目不斜视,对何雨婷的注目视若无睹。
一如既往的将她当成空气。
“蓝野铭。”她叫住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无所谓:“我们离婚吧。”
蓝野铭的脚步停住,冷淡的眼中顿时泛起浓重的厌恶:“你又想怎样?”
何雨婷的鼻腔酸涩起来,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寻死觅活嫁给他纠缠他,只会无理取闹,让人无比厌烦的女人,所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胡搅蛮缠,都是胡闹。
她想怎么样?
蓝野铭养在外面的女人都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而她却是个根本怀不了孕,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她怎样都不能怎样。
把早就放在桌上的离婚协议推到他面前,她还准备好了笔。
“我闹够了,所以不想跟你过了,再厚脸皮的人,也受不了三年天天面对一个捂不热的冰块。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也签了字,你签了字我们去把离婚证办了,就两清吧。”
蓝野铭皱眉,冰块?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说他,从前,她为了讨好他,一向是不顾他的脸色,厚着脸皮跟在他后面一声声老公叫着,现在想离婚了就开始叫他冰块?
改口倒是快的很!
蓝野铭狐疑的走上前,修长的手拾起离婚协议翻看:“你是真心想离婚?”
过去她到底是怎么纠缠他的还历历在目,他宁愿相信这是她的又一出把戏,也不会轻易相信她是真的想离婚。
一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女人,会有勇气提出离婚?
谁料何雨婷缓慢点了点头:“你不是觉得是我死皮赖脸逼你结婚的吗?我现在不纠缠你了,你也不用再被你爸***着完成任务一样的每天跟我睡,从今以后你就解脱了,这不就是你最想要的么。”
蓝野铭怀疑的想从她表情里找到破绽,最终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于是他冷冷的说:“我当然求之不得,我们之间也没有孩子,离婚也省事的很。”
孩子……
何雨婷的手揪紧了小腹上的衣服,纤白的手背青筋冒起。
想起那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曾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的求她给孩子一个家,求她离开蓝野铭。
一向自傲的何雨婷,法庭上从无败绩的何大律师,终究是在那一刻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输家。
她深深闭上眼,怀不了孕,竟成了压垮她婚姻最沉重的砝码。
蓝野铭拿起笔就要签字,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起来。
手机里传来甜腻的女声:“野铭,今天怎么还没来?我睡醒了看不到你心好慌,我还等着你的爱心早餐呢~”
蓝野铭的声线立刻温柔下来:“我马上到,等我。”
挂断电话,他顺手把笔丢开,穿上西服就要出去。
何雨婷上前:“你不把协议签了再走吗?”
蓝野铭冷笑:“你起草的协议,谁知道有什么坑等着我跳?何雨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真想离婚,就等着我的律师把协议发给你,到时候你要是不签,别怪我不留情面。”
何雨婷心中苦涩,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对她心存芥蒂。
她拉住他的衣摆,“那至少,跟我一起吃一顿早饭吧。”
他们还从来没一起吃过任何一餐饭,最后一次了,就当做个告别。
而且,她不想让任何女人霸占他们在一起的最后这点时光。
“你做的东西也能吃?”
蓝野铭一把甩开她的手,摔门离去。

独揽一方深情免费阅读

蓝野铭依旧没日没夜的工作,因为一停下来,他就忍不住去想何雨婷,想那个女人背着他跟宋濂鬼混。
他只能一边疯狂工作,一边让手下的人掘地三尺寻找何雨婷。
几乎每天,他都是深夜才睡去,凌晨就醒来。
主卧对面就是书房,他在回房间时瞥见书房虚掩的门。
里面黑漆漆的,有些让人不习惯。
很多个深夜,他都能看见书房里的灯光,和灯光下纤瘦的身影。
因为厌恶,他每次碰她,都会把她折磨到筋疲力尽才算完,结果她每次还要再爬起来躲进书房点灯熬油的不知道做什么。
推开书房的门,蓝野铭走向那张她经常坐着的桌子。
桌上一共放着厚厚的三叠资料,一叠是营养食谱,整整齐齐的贴着彩色的便签,调理脾胃的食谱都被清晰的标注出来。
第二叠是关于肾病的资料,蓝野铭的手下意识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难道她知道他的情况?不可能,这件事只有他的父母和主治医师知道,其他人不可能知道。
第三叠是她工作的法律文件,但最上面,放着的是她手写的离婚协议,零零总总写了五六张,每一次写到“因双方感情破裂,已无和好可能,现经夫妻双方自愿协调达成一致意见,订立离婚协议”时,她的字迹就变得凌乱,然后这一行就被使劲划掉。
旁边还有晕开的水痕,她是哭了?
蓝野铭手指收拢,纸页被攥出了褶皱。
这些,都是她为他做过的事?
母亲说他如果知道何雨婷为他做过什么,一定会后悔。
可也只是几份食谱,和几张离婚协议,也算得上是付出?
想起每天中午他吃的被她掉了包的“员工午餐”。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过了。
蓝野铭攥着手机,对着空荡荡的家,给何雨婷发了一条信息。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跟她沟通的方式。
尽管这个号码已经永远的关了机。
“何雨婷,只要你出现,我可以考虑不动你肚子里的孩子,只要你出现,我答应你马上离婚!”
现在的他,竟然只能用一再妥协的方法让何雨婷现身,他感觉自己好可笑,好无能。
消息发出去,石沉大海。
他怔怔看着自己的手机,小腹突然剧痛,他满脸冷汗跌在地上,在窒息的疼痛中闭上了双眼……
醒来时,他躺在医院,陈子英守在床边,一见他醒了,连忙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问:“儿子,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哪里疼?妈妈去给你叫大夫。”
“我怎么了?”他虚弱的问。
“你的肾病发作了,明明之前控制的很好的,不知怎么突然就发病了,大夫说需要给你换肾,你放心,妈妈早就给你找好了合适的肾源,只要做了手术就没事了。”
蓝野铭点了点头,去拿床头的手机,空空如也的收件箱,没有人回给他任何消息。
何雨婷消失的可真够彻底,这个女人也真够狠心。
明明之前说那么喜欢他,结果说走就走了,说什么也不回来了。
陈子英退出病房,去找跟医生沟通的蓝振邦。
主治医师看着蓝野铭的检查结果皱眉“蓝先生的病情一直控制的很好,半年之前的检查结果甚至已经有了康复的迹象,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严重?”
陈子英沉默,这半年,何雨婷不在,再没人能那么精心的照顾蓝野铭了……
“总之现在他的情况很不乐观,需要马上换肾,拖的越久越危险,可是蓝先生的血型特殊,现在我们找不到合适的肾源……”
同一时间,藏身在洛城某个民居中的何雨婷也收到了蓝野铭的诊断结果。
一直以来她都跟蓝野铭的主治医师保持着联系,就是为了能随时知道他的身体状况。
换肾,迫在眉睫。

小编点评

独揽一方深情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前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