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言又止最动听(许游纪淳)

欲言又止最动听(许游纪淳)

导读:主角是许游纪淳的小说叫做《欲言又止最动听》。许游纪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许游并不知道,自那次见面之后,贺绯就在心里对她有了忌惮。以往,纪淳和贺绯之间别人是插不进去的,贺绯不高兴,纪淳必然会哄她。

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游纪淳的小说叫做《欲言又止最动听》。许游纪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许游并不知道,自那次见面之后,贺绯就在心里对她有了忌惮。以往,纪淳和贺绯之间别人是插不进去的,贺绯不高兴,纪淳必然会哄她。

许游纪淳内容介绍

08
许游并不知道,自那次见面之后,贺绯就在心里对她有了忌惮。
以往,纪淳和贺绯之间别人是插不进去的,贺绯不高兴,纪淳必然会哄她。
但那天中午,贺绯都气跑了,纪淳都没去追,反而是让方玄去。
***

许游纪淳全文阅读

下午,纪淳去贺绯家找她。
贺绯质问纪淳,她和许游哪个重要,纪淳却说,那是不一样的重要,不能比较。
贺绯问:“怎么不一样法?”
纪淳说:“许游是我发小,从小一起长大,我还没懂事就认识她,她没什么不好,就是胆子小,老被人欺负。出了这种事,我能不帮她么,我可是她唯一的朋友。”
贺绯觉得好笑极了:“你是不是傻?”
纪淳扬眉。
贺绯说:“她就是扮猪吃老虎,你看不出来?她喜欢你,她才不是拿你当发小,她是想和你发展男女关系!”
纪淳笑了一声:“你们女生就是小心思多,你看她是个女生,又和我一起长大,就吃醋了。”
贺绯翻了个白眼,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他都不会信,心思转了转,便问:“你敢跟我打个赌么?”
纪淳:“又打赌?上次整那个女生的赌注,我赢了,你还没奖励我。”
纪淳边说边去拉贺绯的手,搂她的腰。
纪淳哄了她一会儿,贺绯扭了两下,终于不再绷着,笑了。
等到纪淳亲她,她软绵绵的靠在纪淳怀里,嗅着他身上阳刚的朝气的气息,在他耳边轻声说话。
“如果你说没事,那你敢不敢去试试她。只要证明她对你没有那种想法,我就相信你。以后无论你和这个发小怎么来往,我都不管,不干涉,不过问,怎么样?”
纪淳一顿,低头看她。
贺绯弯着一双大眼睛,虽还是少女,却已经有女人的妩媚,那嘴唇被他亲的有点红,笑起来时双颊粉粉的,换作任何一个少年都会心动。
纪淳垂眸想了下,说:“好,我就和你赌,但你肯定会输。到时候,你又多欠我一样赌注。”
贺绯只是笑,不说话,一副“我输了又如何”的模样。
纪淳凑到她耳边,低笑道:“等到了十八岁,我赢的,连本带利一起跟你算。”
***
就在那天傍晚,许家和纪家先后接到了警局电话。
那个中年男人报了警,说纪淳无缘无故的打人,经过医院鉴定,算是轻伤。
施暴者是未成年,有监护人,按规矩还是得请到警局问话。
两家家长坐下来了解情况时,许游的父亲都没等听完全过程,只听到纪淳说“那傻逼摸许游”这几个字,当场就炸了。
还是当着警察的面,许父就去抓中年男人的衣服,要跟他干架。
许游吓了一跳,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父亲急脸,甚至可以说是怒发冲冠,要是当时有把刀,恐怕就捅人了。
许父被大家拉开,他气得不轻。
警察让许父冷静,说要先把情况搞清楚,把事情说明白。
许父气道:“不用说了,我很清楚,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了,上一回,还是我亲眼看见的!”
所有人都惊了。
许父又对许游说,是他这个当父亲的没本事,上回就该教训这人渣。
许游愣愣的看着父亲,心里一阵阵的堵。
那一瞬间,她无比的后悔,后悔闹了这样一出,连累了纪淳,连累了父亲。
但也因为许父这样一闹,这事很快就了解了。
警察建议双方私了,看待中年男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还问他,你要是什么都没干,人家干嘛打你,人家父亲干嘛冤枉你?
任谁一看,许游都是这件事里的弱者,受欺负的那一方。
中年男人百口莫辩,他解释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上次动了手不代表这次也动了。
最后中年男人闹得自己也没了脸。
纪淳的父亲把人叫到一边,脸色严肃的跟他谈私了,反正也没伤到骨头,塞给他几百块钱也就是了。
许游和纪淳一起坐在远处的长椅上,看着纪父和中年男人交涉,说得中年男人哑口无言,又看着纪父去安慰许父,两个老男人站在一起长吁短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一幕看在外人眼里,自然觉得纪父果断有办法,不愧是做生意的,而许父就窝囊多了,就只会愤怒的大喊大叫,动手打人。
可许游看着,却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一件她两年前不能理解的事——那时候父亲为什么不为她出头?
现在她才懂了,父亲不是不想出头,他是没有钱支撑他去翻脸,也没底气。
上一次,他们需要钱,比起一时意气大打出手,他们家日后的生活更重要。
作为一个男人,他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他能不难受么?
可他再难受,女儿再委屈,他也只能把这事咽了,让女儿“白”被摸了。
这件事,一直是许父的耻辱,压得他抬不起头。
所以当同样的事又一次发生,他急了,怒了,根本没有理智去想其他解决办法,只想打这个人渣一顿。
***
回家路上,许父走在前面,许游跟在后面,父女俩一句交谈都没有。
许游看着父亲的背影,仿佛看到他背上被一些无形的东西压迫着,像是快要垮掉了,他似乎老得很快。
回到家里,许父只说了一句话,让许游早点休息。
许游却忽然叫住他。
许父一愣,问:“怎么了?”
许游轻声说:“爸,对不起,今天的事,是我撒谎了。”
许父诧异极了,看了许游好一会儿,问:“你是说,他没碰你?”
许游摇头:“是我污蔑他。”
许父坐下来,沉默许久,好像又把整个事情想了一遍,这才说:“那这事,以后别说漏了,也别让纪淳知道。那个人也不敢再闹事,要是以后在街上遇到,躲远点。”
许游:“嗯。”
***
晚上,许游躺在床上。
纪淳发来微信,问:“睡不着吧?”
许游反问:“你怎么知道?”
纪淳说:“废话,要是这样你还睡得着,就是真缺心眼。”
许游没接这茬儿,只说:“给纪叔叔添麻烦了。”
纪淳:“没有的事,我爸回家还跟我说来着,说这种人渣就得教训!不过他也给我上了一课,教我怎么文斗,别武斗,好在我现在还是未成年,也没把人打残,而且理亏的是他,对我影响不大。”
许游忽然说:“纪淳。”
纪淳:“嗯?”

欲言又止最动听免费阅读

许游:“谢谢你。”
纪淳:“跟我客气什么。”
纪淳又叫她:“许游。”
许游:“嗯?”
纪淳:“你不躲着我了吧?下回我找你出来,你别推我了。今天还说要第二次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又没成。”
许游发给他一个笑脸:“嗯,下回不推你了。”
纪淳回了一个:“那还是要早点睡,许游晚安。”
许游:“晚安。”
***
开学后,纪淳每周末都会约许游,一般都是周日。
周六纪淳要上补习班,他那天的时间是学习的,是他其他几个朋友的。
偶尔有几个周日,他的朋友也会在,许游坐在中间,看着他们说笑,也跟着笑,但她的话很少,有时候只会“嗯”几声。
秦滟和方玄经常会问许游,关于纪淳小时候的事。
许游大多时候都会说记不清了,可她都记得。
她心里清楚,他们是帮贺绯问的。
贺绯明明也在,偏偏不自己问,一定要让别人问,而且贺绯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就是那种探究的,想找出什么蛛丝马迹的眼神。
许游知道,她只要少说话,甚至不说话,就不会出错,不会被贺绯揪住。
***
为了督促纪淳学习,期中考试之后,纪淳父母开始限制纪淳的周末行动,除了周六的补习班,周日尽量待在家里,就算要出去,也只能去打球小半天。
纪淳无奈,就约许游周末来家里。
纪淳的父母知道,他和那个贺绯在谈恋爱,要是把贺绯几人约到家里来,一群孩子凑在一起不会好好学习,单独约贺绯就更不行了,都是青春的少年少女,关在一个屋子里谁知道会不会做错事。
纪淳的父母却很放心许游,许游这孩子安静、淡定,有着这个年纪的孩子少有的定力,她能在画架前坐一整天,注意力很集中,纪淳和许游在一起也会收心。
许游每次来纪淳家,两人不是在庭院里,就是在纪淳的房间,或是纪家的书房。
庭院里,许游画画,纪淳背单词。
书房里,许游看书,纪淳上网课。
房间里,纪淳会教许游几道题,这才高一,但她的数学已经开始擦及格线了。
因为许游来纪家的事,后来被贺绯知道了,她和纪淳大闹了一架,许多天不说话,纪淳那段时间也绷着脸,两人之间气压很低。
许游叹气:“那我以后周日不过来了。”
纪淳却说:“不用管她,你来。他们几个加起来也比不了咱俩的关系,凭什么让我舍弃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以后贺绯就会明白的。”
许游没说话,只是接着画画,心里却在想——不,贺绯永远都不会明白纪淳的这些想法。
就像女生的世界,女生的想法,男生也永远不会明白一样。
如果她是贺绯,也会忌惮喜欢的男生身边一起长大的女生。
***
那之后,纪淳经常会和许游聊起贺绯,或许是因为他也感受到贺绯对许游的敌意,许游对大家的冷漠,他想拉进她们的距离。
纪淳细数贺绯的优点,说她性格好,长得漂亮,懂事,但这些听在许游耳朵里,只觉得那像是另外一个人。
许游问:“你喜欢她,是真心的么?”
纪淳点头:“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生。”
许游又问:“所以,你和她不是玩玩,将来也打算在一起了?”
纪淳:“当然,我们还要考同一所大学。”
许游知道贺绯的成绩也很好,他们分数相当,在学习里是金童玉女的一对。
许游笑了一下,说:“那么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当然要祝福你。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真让人羡慕。”
许游知道,她当时笑起来的样子一定比哭还难看。
纪淳轻声说:“贺绯的初吻也给了我,等到了十八岁,就是……”
许游忽然一个喷嚏打出来,将纪淳的话打断了。
纪淳递纸巾给她,同时说:“你看你,是不是感冒了?”
许游没吭声,只是擦着鼻子,脑海中反复回荡着纪淳刚才的话。
纪淳的手机这时响了,进来好几条微信,提示音此起彼伏。
他点开屏幕看时,许游扫了一眼,有人给他发了一连串的消息,她似乎还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纪淳快速回了两句,就把手机扣在一边,瞧了她两眼。
手机又传来几声提示音。
许游声音闷闷的说:“你有事,就先回复好了。”
“哦,也没什么事。”纪淳扒了扒头发,又看了许游一眼,说:“就是方玄,老跟我问你。”
许游将手纸扔进纸篓里,随即一顿:“我?”
那一瞬间,她的胸口倏地发紧。
后面的事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却只是盯着纪淳,看着他的眼睛,他的嘴唇,只希望他不要再往下说。
可纪淳没有感受到她的呼应,他问:“方玄喜欢你,你知道么?”
许游像是被什么东西劈中了一样,她别开视线,低下头:“我知道。”
她自然知道,可这件事不应该由纪淳说出来,任何人都好,都不能是他。
纪淳清咳两声:“方玄老让我问你的意思。”
许游抬起眼皮,望向纪淳:“你觉得方玄这人如何?”
纪淳眼神漆黑且认真:“人是好人,但除了人好,也要看你喜不喜欢。”
安静了几秒,气氛凝固。
许游忽然问:“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说不喜欢,我不答应,这件事就会变得很尴尬?你回头要替我去回绝他么,你不尴尬么,他不尴尬么,将来我和你那几个朋友见了不尴尬么?”
许游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纪淳听的怔住:“有什么尴尬的,不喜欢又不是错,没必要觉得对不起谁。方玄也不是你拒绝了,就会计较的人。”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的想法实在有很大偏差。
许游好一会儿没说话,再开口时,这样说道:“纪淳,我不是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人,我没那么豁达。”
纪淳拧起眉。他很不喜欢许游这样说。
直到许游临走前,跟纪淳要了方玄的微信,对他说:“这件事我自己会看着办的,以后这种事,你还是不要帮人转达了。多管闲事,也不落好。”

小编推荐理由

欲言又止最动听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