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画本里都是真的(蓝央君亿)

小画本里都是真的(蓝央君亿)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小画本里都是真的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十方雨肆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嗤笑,倒像是自言自语:“六年朝夕相处,倒是才知他竟日日恨我如此……”他口气里听不出多少愤怒,更多的反倒是早有预料般的自嘲,似乎嘴上说着自己今日才知晓,心里却对遭遇背叛丝毫不吃惊。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小画本里都是真的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十方雨肆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嗤笑,倒像是自言自语:“六年朝夕相处,倒是才知他竟日日恨我如此……”他口气里听不出多少愤怒,更多的反倒是早有预料般的自嘲,似乎嘴上说着自己今日才知晓,心里却对遭遇背叛丝毫不吃惊。

蓝央君亿内容介绍

花易木没注意蓝央的惊讶。
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嗤笑,倒像是自言自语:“六年朝夕相处,倒是才知他竟日日恨我如此……”
他口气里听不出多少愤怒,更多的反倒是早有预料般的自嘲,似乎嘴上说着自己今日才知晓,心里却对遭遇背叛丝毫不吃惊。
可若没有交付真心,又何至于被伤成这样?
大约是这人弱不禁风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看他这副痛到麻木的样子,蓝央禁不住便有些不忍。

蓝央君亿全文阅读

然后下一秒就见“弱不禁风”的某人因为绑带拆不下来,开始动用暴力,不顾扯裂伤口上手就撕。
结痂瞬间崩裂,鲜血哗哗下淌。
蓝神医登时脑门青筋一跳,心疼不起来了:“等等!你先别扯……哎哎哎,别动了别动了,我给你弄!”
蓝央素来看不得别人不爱惜身体,气得差点跳起来,夺过他手上的布条灵巧拆开,快速检视一圈,强硬将他按坐在水边的大石头上。
这人怎么回事?!
还是不是肉做的?自己不知道疼的吗?!
他转身翻找工具。
花易木见他似是要给自己处理伤口,登时皱眉:“不用。”
“很快就好,不简单处理一下只会越坏越多。”蓝央匆匆翻出匕首,极为利落地除去了他坏死的皮肉,又掏出另一个瓶子,拔开正要撒,手腕却被猛然捉住。
蓝央解释道:“玉华散。”说着还拿手蘸了点当面尝给他看。
花易木看着他的眼睛,捉着他的手腕将瓶子凑到鼻前闻了闻,这才松开手。
蓝央见他默许,便继续给他上药。
玉华散生肌化毒,虽然不能解云山摛锦,却也令那恍若灼烧的疼痛消减不少。
花易木看着眼前人动作熟练地给自己上药包扎,又用洗净的内衫沾上药,给他擦拭皮肤遮掩香气。
动作虽快,却十分小心。
这人……明明前一刻还一脸警惕,几句话的功夫,就似乎已经开始为他不平了。
皱着眉,像哄小孩子一般,上完药还下意识轻轻给他吹气,一副比受伤的人还疼的样子。
花易木轻笑一声:“还真是哪座山上下来的神仙么……”
世人总以为只有能治重病的才是神医,却不知越是普通的药越是能看出药师水平——就好似名厨备宴,即便是同样的配方,不同的厨子也能做出不一样的口感,更别说还有原材料的区别。
仅这一瓶玉华散,他之前的猜测便已坐了实。
易着容。
能分辨凤翎八毒。
怕被盘查无法入城。
如此高明的医术。
此人的身份根本无需多言。
花易木之前还不明白,现下倒是有几分相信那些传言了——若真人是这个性子,再加上那样一副容貌,勾得一两个人为之失去理智,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蓝央闻言抬头:“什么?”
花易木笑笑摇头:“没什么。”
他没点破,只道:“城门口在盘查过往路人,会逐个检查是否易容。”
蓝央手上动作没停,示意他继续说。
花易木便继续道:“据说是凤城主得了蓝神医的消息,想拦住对方一表心意。”
蓝央:“……”
花易木假装没看到他片刻的停顿,道:“你与我谈条件,想必是觉得我能孤身混入城主府,中了凤翎八毒还能全身而退,必然有不露行迹进出城的法子。”
蓝央点点头:“如果你是硬闯出来的,城门口不会还是如今这副太平样子。”
谁想花易木一本正经道:“可惜我就是硬闯出来的啊。”
“就这样——咻,”他神情淡然地做了个画弧线的手势,“跳过城主府围墙。再咻——咻——跳过城墙。”
蓝央:“……”
你咋不咻咻咻上天呢!
花易木见他面无表情看自己,终于忍不住勾唇一笑。
半晌才在蓝央越来越黑的面色中一脸无害地道:“开玩笑的。我的人会带我们进城。”
蓝央深深觉得他是为刚刚自己逗他而报复。
讲道理,做人能不能大气一点?!这么点玩笑都开不起吗?!
蓝神医翻了个白眼,继续手上的动作。
被花易木这么一打岔,蓝央原本紧皱的眉头倒是放松了不少,可心头还是像堵了什么般不舒服。
认真查看才发现,花易木被折腾得远不止表面上看到的凄惨程度,许多伤口被反复割开,里面涂抹了致使溃烂的药粉,甚至还有辣椒油……
伤口多到他甚至没办法短时间内一一处理。
蓝神医忍不住就有些生气——即便真有什么过节,杀人也就头点地,这样长期私刑折磨,跟那些阴狠恶毒的魔头又有什么分别?
他转头准备把换下的布条一起丢进挖好的坑,手都扬到了一半,突然动作一顿。
花易木不知是不是伤口没那么疼了,神情放松了不少:“怎么了?”
蓝央抬头看他:“你说的接应的人,是马上会来吗?”
“不会,”花易木道,“云山摛锦很快就会把人引来,城内不好躲,我们拖一拖,日落之前赶到城门西侧一里外的茶肆跟他碰头。”
蓝央眨眨眼:“那还早呀。”
花易木:“?”
蓝央慢条斯理道:“凤翎八毒原就以香味弥久不散而闻名,即便你换了衣裳,现下跳进水里一通洗漱,不出一个时辰就又会被凤翎城的人找到。”
“所以……”他狡黠一笑,“我们要不要给他们使点绊子?”
花易木挑挑眉。
他突然觉得此人可能比他想象中更有意思。
他嘴角一勾:“好啊。”
两人很快凑在一起商定了方案——先用碎支烂叶做个“天女散花”的小机关,再捉一只山雀牵着花易木的轻纱外袍从林间穿过,引着对方一路追至附近……
“最后这个坑可以挖大一些,往里面灌上溪水和淤泥,再用枯枝掩盖,”蓝央存心要给那些欺负花易木的家伙一点教训,“你剩余的衣服就挂在后头,打眼看去就好像是有人受伤倒在那边。”
花易木点点头:“坑里可以加点小玩意。”

蓝央君亿免费阅读

蓝央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
花易木道:“痒痒粉、不举药什么的,你那里没有吗?”
蓝央:“……”
蓝央双眼一亮。
兄弟!
你很有前途嘛!
花易木长了张云淡风轻的脸,再加上之前那种“看破人间不值得”的态度,看着一点不像是会积极为坑人大业添砖加瓦的性子。
以至于蓝央之前差点被误导了,还当他是弱小无助甘被欺凌的小白花。
——却原来也是个蔫坏的。
两人一拍即合。
蓝神医挑挑眉,冲他露出一个狼狈为奸的笑:“自然是有的……”
他很快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边的各种药,“这个是痒痒粉,比普通小贩卖的要凶一些,沾上会浑身起小疹子,体质弱些还会发热,不过这个不适合沾水。”
“还有引虫的——这个倒是不怕水,就是不知道会招来什么,有些危险。”
“这个见血能让人四肢麻木,这个服下会让人发笑不止……”
花易木想了想,挑了两种:“痒痒粉可以跟落叶一起往下洒,四肢麻木那个削几根木枝涂上竖插在附近,其余先留着。”
毕竟还有一下午。
蓝央兴致勃勃应了,十分迅速地踩好了点,挖坑的时候才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吭哧了半晌也只挖了不过半臂宽的小洞,登时有点气馁:“好像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花易木:“要挖多大?”
蓝央随手比划了一下:“原本预计至少能让人半身掉下来吧……”
“好,”柔弱的花易木问清了要求,随即随手捡了根木枝,在地上翻手一划,瞬间就地掘了个二尺深的坑,又淡淡道,“够了吗?”
蓝央:“……”
你们武林高手都是这么随便把实地当沙坑刨的吗?
等等。
蓝神医突然反应过来,迅速板起脸:“你是想毒发吗?还敢这么无所顾忌地用内力,是怎么疼也学不乖吗?!”
花易木微微一顿。
疼当然是疼的,不过反正也死不了,他疼习惯了,原是想着哄哄这位小神医开心……
蓝央还在气不打一处来:“我刚刚就想说了,再敢扯裂伤口,就给我老老实实去床上躺着,我苍岚谷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想动也动不了……”
花易木想起不久前才听到过的威胁——“不怕疼?呵呵,那我们就比比,老子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想死都死不了……”
同样一句口头禅,眼前人说出来却可爱了不知多少倍。
胸中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一触。
他安静片刻,蓦地展颜一笑,道:“好。之后不会了。”
不听话的伤患被指使坐到了一边。
蓝央不让他插手,只能继续自力更生,吭哧吭哧十分卖力。
花易木单手支着下巴,看蓝央艰难将泥水灌进了坑了,又特意寻了根木棍搅了搅,继而拍拍手,叉腰站在一边欣赏自己的成果:“总觉得这坑里还少点什么……”
“少点什么?”花易木支在一旁的树干上,“你还有别的药吗?”
蓝央抱臂沉吟……
继而眼睛一亮。
“不要那么局限——”蓝央回头看他,忽而唇角一勾,“你刚刚不是说内急吗?”
花易木:“……”
花易木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好坏,我很喜欢。”
搞定了泥坑,其余倒是好办,蓝央觉得自己之前应该没少做类似的事,几乎是自然而然就知道该怎么用林中随处可见的东西布置机关,有些关节搭完连自己都觉得相当精妙——约莫曾是来自宁无庸的远程指导。
千机门果然是打家劫舍、偷鸡摸狗的必备小帮手!
蓝央用芭蕉叶做了个兜网,卷上落叶放置在树上。
他武功一般,轻功却是极好。大约是因为重生,蓝央近日总有种内力滞涩之感,但苍岚谷的轻功是上陡峭崖壁采药用的,练的多是身法灵活性,即便不用内力,爬山上树什么的也不在话下。
花易木在一旁闲着无聊,又忍不住想逗逗他。
他语气十分自然:“对了,你也是药师,知道关于蓝神医的传言吗?”
蓝央:“……”这致命的问题。
蓝央岔开话题道:“你是怎么被凤城主骗身骗心的?”
“凤归梧?”花易木倒是坦诚,“不是他,那人叫颜肖,是栾聆八榭之一的水榭主人,之前一直化名呆在我身边。”
他简单说了些经过,语气十分轻描淡写——六年陪伴,生死闯荡,好不容易决心放下戒备赌一场真心,结果刚答应对方表白,睁眼就被绑了送宿敌。
蓝央忍不住咋舌,心道若是换了自己估摸要疯,心上的伤一定比身上的伤更痛千万倍。
蓝央满腔心疼看向花易木,就听他继续道:“你还没回答呢——蓝神医的传言。”
蓝央:“……”
蓝央内心抓狂,那个问题为什么还没有过去?!
他含含糊糊道:“有、有所耳闻……”
花易木立即追问:“那么穆云声、姬倾宇和暄王殿下三位中,你觉得哪一位得胜面比较大?”
那当然是没有一个能得胜啊!
蓝央不满道:“谁说蓝神医必须要从中选……”
“小心!”却见花易木忽然神色一变,一把将他拉起来往后飞掠而去。
下一秒,一道箭矢破空而来,狠狠扎入两人刚刚藏身之地。

小编推荐理由

小画本里都是真的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