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的掌珠(王珞郑玄)

权臣的掌珠(王珞郑玄)

导读:火爆小说《权臣的掌珠》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王珞郑玄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权臣的掌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权臣的掌珠》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王珞郑玄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权臣的掌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王珞说:“不冷,这几天在屋里待久了,正好出来赏雪景。”
沈夫人笑道:“你们小姑娘是该出门多走走,像我们这把老骨头,想要出门松散松散筋骨都走不动了。”

权臣的掌珠全文阅读

王珞说:“不冷,这几天在屋里待久了,正好出来赏雪景。”
沈夫人笑道:“你们小姑娘是该出门多走走,像我们这把老骨头,想要出门松散松散筋骨都走不动了。”
王珞说:“祖母不老,您要是换身衣服,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就像我们的长姐。”
沈夫人莞尔:“大母老了,哪能跟你们穿的一样?”
王珞嫣然笑道:“祖母本来就容止端严,艳色的衣物穿在您身上,不会有损您的气度,只会给您锦上添花。”
好话谁都爱听,沈夫人听惯了好话,可也不得不承认,她这孙女说得奉承话就比旁人顺耳,她笑骂道:“你这小妮子连祖母都敢打趣了。”她话是这么说,但满脸的笑意却表达了她的受用。
王珞说:“那也是您待我们慈和,不然我们那里敢说真话?”
沈夫人轻拍孙女小手,“昨天娘娘赏了些布料下来,我瞧这些布料颜色鲜艳,都是你们小姑娘喜欢的,就让绣娘来给你们做几件新衣服。你看那件水红软缎可合心意?”沈夫人随手一指,就把所有布料中最漂亮的一匹指出来了。
王珞点头说:“好看,祖母挑的都是最好看的。”
沈夫人吩咐绣娘说:“就拿这匹布料给八娘做新意,做的合身些。”
沈夫人的话让在场的王氏姐妹们神色各异,漂亮衣服谁都喜欢,只是王家家规严谨,几个女孩子都不敢挑最漂亮最贵的,大家都想让祖母开口给她们,没想八娘就只说了几句好话,祖母就把最漂亮的给她了!这些小姑娘们到底年纪还小、阅历也浅,面上不由的显出几分不忿,这马屁精就会哄着祖母要好处!
王珞眉眼弯弯的说:“等做好了,我第一个穿给祖母看。”这么一套衣服,在现代起码近百万,在古代就更值钱了,王珞对祖母自然不吝好话。
沈夫人笑得连眼角鱼尾纹都掩饰不住了:“好,祖母等着。”
王琼嘴角微晒的看着这对其乐融融的祖孙,也莫怪三妹日后能登顶,备受圣人宠爱,她这时才几岁?居然就能把自己心思掩饰如此隐蔽?她当年也以为祖母最疼爱是三妹,什么好的都紧着三妹,而三妹也最信赖祖母,甚至为了讨好祖母,压制崔氏的管家权。她还傻乎乎的把三妹当成自己最大的敌人!
其实人家压根没把自己看在眼里,明知道祖母有心送她入东宫,却故作不知,哄着祖母送她入宫,当了七皇女伴读。借着伴读机会,同七皇女和萧相交好,让萧相日后成为她在朝堂上最大助力,又选中当时只是普通宫廷侍卫的圣人为夫婿……蛰伏二十年,一朝高高站在云端。反观自己——王琼苦笑了一声,她当初怎么会认为三妹想跟自己抢表哥?依照三妹的心性,她从来就没看上过表哥吧?
王琼脑中思绪万千,面上却声色不露,她柔声对沈夫人说:“大母,时辰不早了,该用膳了。”

权臣的掌珠免费阅读

沈夫人道:“是啊,该用膳了。”她特地吩咐王珞说:“今天我让庖厨炖了鸡子汤,你最爱喝这个,记得多喝点,女儿家太瘦不好。”沈夫人一直觉得八娘太瘦了,将来难免不利子嗣。女人这辈子最大的仰仗就是子嗣,她自己生养了三子三女,幸好三个儿子都站住了,儿子子嗣也多,偏偏女儿却只生了一个七皇女,要是能有个皇子,王家就能更上一步了。
有了女儿的教训,沈夫人格外看重孙女的身体,就怕她太瘦,将来生育困难。沈夫人也奇怪,三儿和三儿媳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不是最贪吃贪玩的年纪吗?家里几个女孩子都不算瘦,唯独八娘每次都是鸟食的份量,从来不见她有什么特别爱吃的,这份定力在宫里倒是适合,宫里的女子能得宠,靠的就是容色。
王珞乖巧的应是,她因前世从小跳舞的关系,习惯性的节制饮食,即使这辈子她并不需要过分节食,她也没有大吃大喝的习惯,胖从来不是福气的代名词,而是各种慢性病的开端,只要各种营养到位就可。她也不知道自己爱喝鸡汤的谣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她明明不爱喝任何肉汤。
世家用膳,食不言,众人进食皆是寂寂无声,用饭完毕,由丫鬟伺候漱口洗手,再奉上茶汤后才开始闲话,大部分时候也是王家姐妹们嬉笑说话,沈夫人含笑看着众人。
王琼趁众人玩闹时,走到王珞身边轻声唤道:“三妹。”
“长姐?”王珞回头看着亭亭站在自己身后的王琼,心中有些诧异,王琼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以前的王琼在王珞看来,就是个小女孩,脾气略有些娇惯,但她们这种家庭出身的女孩子,脾气娇惯太正常了,可今天的王琼似乎格外内敛?她们不就一夜没见吗?在祖母这里住了一天,能让成长至此?
王琼说:“祖母说入宫当伴读要知礼数,她特地请了宫里的女官来教我们礼仪。”其实王家世代勋贵,对家中女儿教养严格,王氏女郎的仪态是公认的好,反而公主因是金枝玉叶、天潢贵胄,对自身仪态没世家贵女那么重视。但王琼不是在王家长大的,她七岁随父亲外放隆平府,她在隆平府待了八年,虽说傅姆也教过她礼仪,可到底比不上家里的堂姐妹。
要说王珞也是跟她一起在隆平府长大的,可她仪态就比自己好太多了,王琼记得自己年幼时候非常不喜欢三妹,总觉得三妹太清高,无论走到哪里,脊背、头都昂得高高的,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样子。可等后来回想起来,才发现原来三妹在很小时候就如此重视自己仪态了。大母后来曾说三妹是天生贵人、命中注定母仪天下,这话七成谄媚、三成也是真心,毕竟谁家小姑娘能在三四岁时就会为自己未来打算了?也就那些生来不凡的人才会如此。
“应该的。宫规严谨,我们是该好好学学。”王珞的社交礼仪,在上辈子就受过严格训练,她又从小学芭蕾,仪态要比没受过训练的普通人好些。但这辈子的宫规礼仪肯定跟她学过的社交礼仪不同,尤其是宫里各种情况她都不清楚,有个贵妃身边的女官指点,比自己胡乱琢磨好多了。
她顿了顿又道:“我一会让眉绿把阿姊的爱物收拾了送来,祖母疼爱阿姐,阿姐辛苦多代我们孝顺祖母。”王珞暗想,王琼果然比以前成熟多了,要是换了以前的她,一会肯定带着祖母的丫鬟仆妇,大摇大摆的来修身院收拾行李,不把阿娘气得跳脚不罢休!
王琼说:“有劳三妹。”她就知道只要自己主动提起搬走,三妹就会替她把崔氏安抚好,这位日后差一点就让阿耶和崔氏离婚了,那时大母都在她面前跪下了,言官的弹劾都堆满了陛下的书案,也没见她动容,要不是崔氏最后为了三妹名声没答应离婚,她恐怕会成为首个也是最后一个父母因感情不和而离婚的皇后。
王珞道:“都是自家姐妹,长姐不必多礼。”
众人陪沈夫人说笑了好一会,见沈夫人累了,才识趣的起身告辞,王珞留到最后才离开,离开前沈夫人拉着王琼、王珞的手淳淳善诱:“你们进宫后要相互扶持,等到了宫里你们就会明白,在家里姐妹间的口角都是小事,在外面只有自家亲人才靠得住。”
姐妹两人都是套了少女壳子的成年人,对沈夫人的话皆深有感触,两人齐声应是,柔顺的模样让沈夫人欣慰不已,她就知道他们王家的女儿没有不好的,即便有崔氏那个搅家精在,两姐妹还是和和睦睦的长大了,没坏了根子。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