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姜黛)

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姜黛)

导读:火爆小说《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姜黛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姜黛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和他无关,我一直都有关注股市,现在宝莉出了危机,正好是我表现的机会。”
姜黛半开玩笑的口吻,像是小女儿冲父母撒娇。

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全文阅读

姜祝源大惊:“什么?!”
努力装作没存在感的闻宴也一脸惶恐地望向自家太太,虽然他从昨天出院起就感觉到姜黛不对劲,但到了眼下这一刻,他还是大吃一鲸。
正从厨房出来的姜母也很震惊,随之生出担忧:“黛黛,你怎么突然想去上班了?是不是你和容深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和他无关,我一直都有关注股市,现在宝莉出了危机,正好是我表现的机会。”
姜黛半开玩笑的口吻,像是小女儿冲父母撒娇。
姜祝源勉强松了口气,想着自己这个花瓶堂妹肯定只是一时兴起玩一玩而已。
姜母落座,语气无奈:“你这孩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快别给你爸添乱了。”
姜黛微抬下颌:“我是认真的,爸爸,你不会也觉得我没有能力吧?”
姜父面露难色,他一向溺爱女儿,从小到大都不会逆她的意,而且自家女儿确实是有些小聪明,从小门门功课第一,绝不是没本事。
“黛黛,不是爸爸不支持你,你如果对生意感兴趣,爸爸愿意花时间带你入门,可眼下这时候,实在是……”
姜祝源顺水推舟:“是啊,你得考虑实际情况,现在是危急存亡的时候!”
佣人端着刚出锅的米浆鱼上了桌,一大碗浓稠的现磨米浆,滑嫩的新鲜鱼片,辅以酥油条、皮蛋、秘制酱菜……香气扑鼻。
姜黛食指大开,拿起筷子还不忘招呼客人:“闻宴,快尝尝,这是我妈最拿手的私房菜。”
她吃得喷香,还很快消灭半碗米饭。姜祝源和谢美琪味同嚼蜡,根本没有心思享用美食。
姜黛扫了他们一眼:“哥哥嫂嫂快吃啊,一边吃一边聊嘛。”
姜祝源只能勉强假装镇定:“黛黛,你愿意来公司帮忙哥哥也很高兴,但现在宝莉上下都乱,也没什么合适的职位,等过段时间,哥哥让人事部筛选一个最适合你的职位!”
姜黛喝了一大口米浆,笑容饱满:“怎么会没有合适的职位?月初CEO不是引咎辞职了吗?我顶上正好。”
谢美琪差点一口饭喷出来:“噗——你说什么?CEO?”
姜黛变脸极快,骤然沉下脸:“怎么,嫂嫂是觉得我不配宝莉集团CEO的位置?宝莉的最大股东是我爸,我是我爸唯一的女儿,说白了就是太子女,宝莉上下员工四千人,谁敢站出来说我不配?”
谢美琪脸色尴尬,又是当着姜父姜母的面,姜祝源立刻挺身补救:“黛黛,美琪不是这个意思,大伯你们也千万别误会。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这些年宝莉的CEO一直是用从国外高薪礼聘的专业经理人……”
姜黛冷哼:“高薪外聘不还是眼睁睁看着宝莉股价暴跌么,都已经引咎辞职的人了还提他作甚。”
姜黛在决定要重振姜氏后,做足了功课。
宝莉积弊已久,有很大原因出在管理层和董事会的配合上。
管理层的确是外聘的优秀人才,前两年甚至还请过一个华尔街牛人,但他们的思维方式根本不适合国内的套路,尤其是近两年网络直播带货异军突起,老外根本跟不上节奏。
至于董事会,大股东们多是中年男性,对网络时代的化妆品消费模式根本理解不了。
姜祝源从未见过堂妹如此张扬跋扈的态度,一时又震惊又无措。
他读研回国后就一直在宝莉上班,熬了三年才坐上副总的位子!堂妹胃口还真大,一来就盯上了CEO。
他斟酌了半天才又出声:“太子女空降无可厚非,通常空降到高层已经是顶配了。”
谢美琪连连点头:“对啊,当初你堂哥可是从一个普通部门主管做起的,主管、经理、总监一步一个脚印升上来,就算现在CEO空缺,也得按照顺序升迁啊。”
姜黛像是听了个愚蠢的笑话似的,憋不住笑了:“嫂嫂你还真是一点都不体贴,哥哥现在做副总已经很辛苦了,上次被媒体曝出销售过期产品的直营店,我记得那家店在城东,是哥哥的管辖范围吧,哥哥都已经忙中出错了,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老底被掀,姜祝源的心情跟被迫吞了shi一样。
姜父姜母交换了下眼神,他们都看得出来闺女今天好像突然格外认真,像是跟谁杠上了似的。
姜父考虑良久:“黛黛,你如果真有想法,倒是可以试试,爸爸给你这个机会。”
姜黛得偿所愿,托着下巴甜笑:“谢谢老爸,那我明天就去公司报道啦!”
……
这顿饭让姜祝源夫妇险些入土为安。
偏偏饭后还得佯装没事陪大伯喝茶下棋。
姜母心里担忧横生,拉着姜黛说私房话。
“黛黛,你怎么突然想打理生意了?你别瞒着妈,肯定跟容深有关,听说你昨晚去了商会晚宴……”
姜黛不难猜到妈妈的思路歪到何处,这也不能怪妈妈,谁让她从前把狗男人看得那么重。
“妈妈,我插手生意,有且只有一个原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咱们家破产,就这么简单。再说了,我毕业都半年了,闲着也是闲着,你就放心吧,我会尽快做出成绩证明自己。”
姜母思索良久,终于松了口:“也好,你忙一点,分散些精力,免得老是因为容深没时间陪你吵架。”
姜黛迟疑了一瞬,她打算离婚的事没打算瞒着父母。
但不能骤然开口,***到他们。毕竟从前她是把霍容深摆在第一位,爸妈都看在眼里,突然执意离婚,爸妈不知会忧心成什么样。
她是剧情觉醒了,爸妈又没有。
姜母又问:“你爸不反对你去公司,没人敢说个不字。但你堂哥已经干三年多了,也有了不少心腹支持者,你初来乍到,最好别再明面上驳了他的面子,怎么说也是亲人,你小时候他也挺疼你的。”
姜黛扯了扯唇角,不置可否。
姜母看出不妥,追问:“今天在饭桌上你对祝源态度就不大对,黛黛,你发现什么了?”
姜母了解自己闺女,她闺女绝不是外界传闻的花瓶,她不仅容貌绝世,情商也奇高,要不也不能嫁进首富家。姜黛绝不是口无遮拦的性格,刚才翻出姜祝源工作失误的旧账,分明就是有意让他难堪。
姜黛也不隐瞒:“我的确发现堂哥背地里做了对姜氏不利的事情,这不仅仅涉及宝莉,这牵扯到我们姜家所有人的利益,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所以妈你听听就好,必要的时候我才会告诉爸。”
她还没考量好要如何处理姜祝源。
按照剧情线,宝莉宣告破产后,子公司也弊端频现,大概三年后,在爸爸最焦头烂额的时候查出不明绝症。
姜祝源那时已经在公司内独断专权,甚至为了逼迫爸爸交出股权,联合几个对家集团,背地里使了不少阴招。而夺走权柄后,刚愎自负的姜祝源也没得意几天,很快就被其他对手坑得赔钱卖楼。
在漫画剧情里,姜氏最穷途末路的时候,她这个姜家的女儿竟然在发挥黑化前妻的工具作用,一心惦记破坏男女主关系,每天忙于各种***操作。
但是如今她徒手撕剧本,也许会改变不少角色的人生轨迹。
如果姜祝源只是贪权,他是长子,从小被当做继承人,她留下堂兄为家族所用。但如果他真的蠢到为了眼前利益出卖家族,牵涉内幕交易,她会直接把这个蠢货送进经济犯的牢房。
姜母眉头紧锁,应了下来,她明白不能打草惊蛇的道理。
……
盥洗室里,谢美琪反复追问:“姜黛从前不是跟你感情挺好的么,这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姜祝源想到明天姜黛要空降总部就已经头疼欲裂,他语气烦躁:“我怎么知道?!和张氏的交易达成,我能赚两个亿,这两个亿要是被她搅黄了,我真他妈……”
谢美琪只得安抚他:“老公,你也别想得太严重。我觉得姜黛还是一时兴起,不是听说她跟霍容深又吵架了么,兴许就是激素上头几天的事儿,你妹你还不了解么,除了逛街扫货伺候男人,她还会什么?”
姜祝源眯了眯眸:“这么分析不无道理。你是***,同为女人,去试探试探?”
谢美琪在丈夫的怂恿下,跑去探姜黛的口风。
姜黛见这女人满脸心机地朝自己走来,笑眯眯地迎上去:“嫂嫂,你们怎么还没走啊,一会儿说不定要下暴雨。”
谢美琪抬头看着满天星星:“不急,天气预报没说有雨啊。对了,黛黛,听说你车祸住院那几天,霍容深没去看你?”
姜黛勾唇玩味:“没去就没去呗,我又没怎么受伤,嫂嫂不也没来看我么?”
“……”谢美琪突然窒息,足足半分钟才缓过劲儿来。
“黛黛,嫂嫂没有别的意思,都是关心你。你看你结婚也一年了,妹夫是忙,人家毕竟是首富,这一点没法改变。但是稳定夫妻感情有更简单粗暴的法子,你懂吧?”
谢美琪突然笑得暧昧,还煞有介事地抚了抚自己的小腹。
“你看我跟你哥结婚这么多年了,还这么甜蜜,孩子在这中间是有功劳的。你真得趁早怀个宝宝,这才好……”
姜黛本来吃得太饱正在消食,有兴致忽悠她几句。
没想到谢美琪还愈发上纲上线了。
“嫂嫂你多虑了,我又不是平头百姓家的女儿,还得靠肚皮争气来笼络老公的心,五年抱仨,累不累呀。”
谢美琪脸色发青,继而变得惨白。
平头百姓,靠肚皮争气,连生三个……都是在影射她!
她出身普通,工薪阶层的父母用了一辈子积蓄供她出国镀金,总算钓了姜祝源这个金龟婿。
她咬住下唇,恨恨地哼了一声,转头扭腰走向车库。
姜黛倚在院子的秋千椅上,看着堂哥夫妇愤愤离去的背影,笑得肚子都有点疼了。
闻宴从屋里走出来,暗藏心事:“太太,您和霍总的事……真的没有转圜余地了吗?”
姜黛扭过头看他,想着确实也该跟他好好谈一下。
闻宴是跟了她三年,照顾她三年,很多时候她都觉得闻宴像是她的家人,见面的时间比她和霍容深要多多了。
姜黛语气认真:“闻宴,这三年来你帮了我不少,你细心周到,专业敬业。但我从今天起就搬离镜湖公馆,以后会独立生活,也会发展我自己的事业。你毕竟是霍容深的人,今天这顿住家饭就算是告别吧,你现在就可以……”
“太太!”方才还垂头丧气的闻宴突然声调抬高,满脸严肃,“其实我昨天就已经想清楚了,太太和霍总分开的话,我今后依旧是太太的人,为太太服务,不会再替霍总打工了!”
“……”姜黛略吃惊,“你……考虑好了?”
闻宴点头如捣蒜。
姜黛也没有迟疑太久:“也好,这段时间我大概会很忙,有你帮手我很高兴。”
闻宴虽然一心追随姜黛,但心情还是有些小失落。
这段维系他全部工作的婚姻结束得太突然了,或许是他下意识觉得自家又美又飒的太太……一定是受了太多委屈,积攒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才会踹了霍总。
姜黛没他那么多***心思,她看着堂兄夫妇走到车库,一边争执一边上了车,车灯亮了,正在发动这台姜祝源购置不久的新款保时捷。
姜黛灵光一闪,抱着尝试的心态,瞅了闻宴一眼:“闻助理,看到那台保时捷了吗?”
闻宴点头:“看到了。”
月光下,她笑得像只狡黠的九尾狐,***又灵动:“今天天气不好,你说这车不会半路抛锚吧。”
闻宴觉得有些奇怪,太太这句话前后好像逻辑不通,句式是疑问句,但她是用陈述语气来说的。
下一秒,崭新的保时捷突然熄火,姜祝源坐在驾驶座鼓捣了十分钟,怎么都发动不起来了,钻下车气得跳脚,夫妇二人又起了口角。
此时天空轰隆一声,突然一阵暴雨。
闻宴:???我都看到了什么!!!绝美太太抢了敌军的乌鸦嘴主宰buff????

豪门女配撕碎了剧本免费阅读

次日上午,闺蜜白芝轻脚地摸进姜黛闺房。
昨晚姜黛找了个借口留宿娘家,她刚出院,剧情觉醒来得突然,名下的物业虽然不少,但她一贯委托专人打理,一时还选不出今后在哪里下榻,娇生惯养长大,姜黛在居住环境方面实在没法委屈自己。
白芝盲猜姜黛还在睡着,往屋里走了几步却看到这女人坐在书桌前,正喝咖啡吃牛奶炒蛋。
白芝惊讶:“才九点啊,你起得这么早?还连妆都化好了?”
姜黛婚后习惯自然醒,白芝很久没在早晨见过活的她了。
姜黛比她还意外,昨天睡前两人是在微信上聊了几句,白芝听说她要和霍容深离婚,震惊到焦虑,姜黛只好说微信上说不清,有空见面聊,没想到白芝大早就跑来了。
“一会儿要去公司,所以设了闹钟。”
白芝忧心忡忡失眠了半宿,这会儿更紧张了:“去公司?哪个公司?”
“当然是宝莉,你先坐下,吃早餐了吗,我让厨房再送点上来?”
白芝坐下,近距离观察她的脸色,发现这个女人化着精致的淡妆,妆容和平常还不太一样,虽然还穿着睡袍,却能看得出OL办公妆的立体感。
白芝欲言又止:“真要离婚了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担心你想不开,一宿没睡好,你倒是春风扑面容光焕发,遇到第二春了???”
“……”姜黛想起霍容深对自己的怀疑,心脏一滞。
她起身走去用胶囊咖啡机给白芝冲了杯咖啡:“你先平复平复。”
白芝失语,明明姜黛才是失婚妇女,怎么搞的好像自己才是受***的那个。
姜黛等她看起来冷静点了才开口:“离婚是慎重考虑的结果,不是赌气,我心情挺好,你真的不要担心。
至于原因,你可以理解为我厌倦了,从前苦心扮演霍容深温柔体贴的太太,是我不够通透,现在想通了,我的人生有很多该去承担的责任,也有该实现的梦想,所以现在开始,我要过自己的日子了。”
白芝语塞了足有五分钟……很努力地吸收这番话的信息量。
“我……大概有点懂了,那我能不能问问,你……不爱霍容深了吗?”
姜黛微笑:“对,不爱了。”
“……”说不爱就不爱了啊,长得美就是潇洒。
两个女人又聊了会儿,姜黛卡在9:29的时候打断她,快速走回书桌,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击键盘:“芝芝,等下再聊,现在我有重要的事情,你别说话。”
上午9:30,股市准时开盘。
五分钟后,宝莉集团的股价开始呈现缓慢上升的趋势,二十分钟后,从昨天收市的两块五涨回了四块多,紧接着一路攀升。
到了10:30左右,宝莉的股价已经涨到了十块,并且还在稳定持续上升。
姜黛端着水杯喝了一口,唇角微翘,正要顺手合上电脑功成身退,就被身后的白芝伸手挡住。
“等等,我还没看完!”
姜黛一愣:“你刚刚一直在看?”
她聚精会神,几乎都忘了白芝的存在。
白芝费劲看清那些复杂的波动曲线和数字:“黛黛,你刚才是……大量买入炒高了宝莉的股价吗?”
姜黛看着白芝小朋友很多问号的模样,忍俊不禁。
她和白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对亲闺蜜,不需要隐瞒。
“对。跌的太狠了,这是能最快稳住股价的办法。”
白芝不是学金融的,但是基本常识也有,她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两块五涨到了十块,那你刚刚一小时岂不是投了大几个亿?!”
姜黛笑了:“没那么多,我只是从一开盘就大量买入,证券公司很多操盘手盯着,发现宝莉的股价已经触底反弹,他们也会跟着买入,整体就呈上涨趋势,再过一阵子中小股民也会发现,都想要趁着抄底捞一波,我只是起带动作用。”
白芝掰着手指头不够算了,干脆拿出手机计算器,算了个惊人的数字出来:“你少说也投了这个数!天哪,黛黛,你怎么这么有钱,随便一花就是九位数?!是从霍容深兜里捞的吗,老实交代,他是不是每月给你巨额零用钱!”
姜黛更乐了:“当然不是,这是我自己的积蓄。”
不过霍容深那个狗男人虽然缺点数不胜数,但在金钱上确实慷慨,光是没额度的黑卡就给了她很多张,随便刷没有限制。
她和霍容深没有现金往来,这些流动资金都是她自己的小金库。
白芝被那数字惊得快疯了,揪着她刨根问底。
姜黛只好老实交代了这些钱的来路。
她从小就有理财的习惯,身为独女,零花钱丰厚,花不完的就攒着。后来成年,爸爸给了她很大一笔成年资金,过世的爷爷也给了信托基金,这些数目如果只是乱买乱花,光是限量包包和顶奢珠宝就能耗光。
姜黛并不节省,只是从大学时期接触各种金融产品,逐渐学会投资,会投风险项目,也会买房置地,她发现自己天生对数字***,玩钱生钱的点金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甚至比农药吃鸡都要上瘾。
如今她都毕业了,积蓄自然不容小觑。就今天花出去的这些钱,和她上个月刚回本的综合体项目就能收支持平。
白芝听得头昏脑涨,满眼都是金灿灿的光晕:“姜黛你这个渣女,有这么牛逼的赚钱本事,干嘛不教我!”
姜黛无辜摊手:“这些年我时不时就跟你说要理财,你根本听不***,到后来甚至直接无视我的话,我才没跟你提了。”
白芝想到自己可能损失了巨额财富,快哭了……
姜黛揉揉闺蜜的脑袋:“好啦,大不了你现在起定期把部分积蓄放在我这,我按时给你返红利。”
……
同一时刻,盯着股市曲线的霍容深俊脸一沉再沉。
助理陈慕也惊叹不已:“这是有大庄家入手啊,才开市一小时,宝莉就涨了这么多,要涨疯了的样子。”
霍容深始终阴沉着脸,凛冽的声线不容置喙:“去查一下谁在操盘。”
陈慕领命去办,过了十几分钟回来,表情复杂:“霍总,查到几个大户,是同一时间大量买入,的确有大庄家操盘,但身份不明。”
霍容深瞳孔剧烈抽动,脸色黑得宛如阎王。
“连你都查不出来?!”
陈慕心率加速:“确实查不出,大庄家太神秘了,需要多花一些时间……不过我想,应该和太太有关。”
太太突然要闹离婚,能分析出的原因只有姜氏。
宝莉的股价之所以暴跌,是因为前阵子有人恶意抛售,吓得普通中小股民纷纷恐慌性抛售。
霍总打算今天一开市就注入大量资金,先把恐慌抛售的情况稳住。
没想到一开市,他这边还没动作,宝莉的数字就开始往上跳了,而且越蹦越高……
办公室内气压极低,良久,霍容深才缓缓出声:“她哪来这么多钱?”
陈慕也困惑:“是啊,太太哪来这么多钱呢?姜家应该没这么多流动资金了,否则早就行动了……”
霍容深气得肝疼。
在他的认知里,姜黛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和所有名媛都一样,消费不需节制,也没什么金钱观。
她平常买东西都是刷卡,能有什么流动资金?当然是他的钱。
好,很好,前脚甩出一张离婚协议还咒他遭雷劈,后脚用他的钱来堵她娘家的洞。
然而这个判断很快就被现实啪啪打脸。
陈慕打给了银行的私人经理,反复确认了霍总的所有账户。
不仅所有账户都没有异常大额交易,姜黛甚至已经打给银行把一些联名账户给停了??
霍容深极俊的脸覆着一层阴霾,森冷的气场几乎把陈慕冻死。
这么巨额的流动资金,而且钱还不是从霍总这薅的……那就是太太找别人借的钱了,没有特殊“亲密”的关系,谁会一口气借九位数现款?
陈慕隐隐觉得老板的头顶绿了。
绿油油的!!!
堂堂首富,羞辱!简直是屈辱!
***
上午11点,姜黛直奔宝莉集团顶楼,坐稳了CEO的大班椅,她召开全体员工视频会议,宣布就职上任。
听说太子女空降集团如此突然,上至股东、管理层,下至普通职员,都是震惊且不满的。
虽然大多数人对姜董的独女都很陌生,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首富霍氏的少奶奶。
一个豪门少奶奶,大学刚毕业不久,又毫无经验,凭什么空降CEO?
然而很快……在姜黛的就职讲话中,他们就脸肿了。
姜黛首先让大家意识到今早开盘就直线上升的股价竟然是她的功劳!
虽然没明确透露具体做了什么,但肯定得砸钱啊。
首富家……多少钱都是砸得起的。
姜氏血统 首富财力,职员们很快就接受了太子女空降的现实,甚至隐隐膜拜起来。
早就听说姜黛特别美,是燕京上流圈都找不出第二个的百年美人,和娱乐圈那些整容脸更是没有可比性,但姜黛非常低调,仅有的公开媒体照也不过是婚礼上。
婚礼上的姜黛当然很美,但大家都觉得那是精修图,没想到今天见了真人……竟远比精修图美多了!
在视频会议中讲话的姜黛真真诠释了什么叫美人在骨不在皮。
美人是立体的,生动的,照片再美,也是一张纸,只能呈现真人的十分之一而已。
姜黛发言精炼,很快总结陈词:“综上,今后由我负责宝莉大小事宜,核心工作在于在短期内提升各线品牌产品销量,并且持续稳定股价。差不多时间午休,大家散会吧,请销售总经理和产品研发经理来我办公室一下。”
姜黛只点名见这两位,但她的办公室里却涌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姜家老二,也就是姜祝源的父亲,姜黛的二叔。
其次是三叔,以及其他颇有分量的股东。
他们自然是不服姜黛,跑来想压一压这丫头片子的气势。
姜董突然安排女儿出任CEO,也不知是不是算好了会被股东们反对,今天干脆没来,躲清闲去了。
姜黛把这群股东晾在一边,坐在沙发上直接跟那两个高管开会。
她条理清晰,语速又快,字字珠玑,观点果敢狠辣,高管们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一位雷厉风行且手腕杀伐的老板。
二十分钟后,他们简直对姜黛五体投地了——
销售总经理慨叹:“真没想到小姜总您这么年轻,对集团目前的环境却有如此清晰的认知!”
产品研发经理也由衷点头:“您真是几句话点醒了我们,果然有志不在年高啊。”
那些上了年纪的股东被晾在一旁,本来是气得牙痒,旁听二十分钟后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了,等两名经理走了,他们也大气不敢出。
还是姜黛笑了一声:“各位叔伯怎么不说话,不是找我有事吗?”
女人的声线温温柔柔的,脸上也是笑眯眯,可是眼底深处却透着一股子咄咄逼人的煞气。
愣是把这些股东吓得打退堂鼓。
其中一个率先打圆场:“没有没有,不是什么急事!这不是小姜总您刚上任吗,总要和我们这些老股东碰个面。”
开了个好头,尴尬的气氛瞬间破冰。
“是啊是啊,小姜总您是姜董的独女,早就听说是个***学霸了,果然虎父无犬女啊。”
“今天股市一仗真是打得漂亮!”
“时间也不早了,小姜总用午餐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这么一搞,来势汹汹的姜二叔早就软了气势。
姜黛看着二叔三叔以及堂兄欲言又止的憋屈模样,主动询问:“二叔三叔有什么话要说吗?”
三叔局促地笑笑:“没啥,三叔就是有点惊讶,侄女儿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没想到你在生意上还挺有天赋。”
姜黛知道三叔还算本分,态度就比较谦和:“哪里的话,我也是临危受命,宝莉是祖业,我们姜家哪个人不希望宝莉重振旗鼓?”
二叔黑着一张脸,也只能勉强道:“大哥是董事长,既是大哥的意思,我也不会反对,但是姜黛,你毕竟没有经验,一下子坐这么高的位子,今后可要……”
他想说今后可要多听这些叔伯长辈的意见。
姜黛却直接打断他,***的脸上似笑非笑:“二叔,瞧你这话说的,我是空降高位没错,可我上任第一天,股价从两块五回升到两位数,直接避免了破产清盘,更保住了在座诸位股东的饭碗。如果股价像昨天那样跌下去,宝莉宣告破产,CEO这位子还值几毛钱?”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