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孟峙林时漪漪)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孟峙林时漪漪)

导读:《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是作者爱爱不忘放远哈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孟峙林时漪漪,小说讲述了她住的这套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她租了一个卧室,还有一个卧室空着,她的前任室友前几天刚刚搬走。

小说介绍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是作者爱爱不忘放远哈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孟峙林时漪漪,小说讲述了她住的这套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她租了一个卧室,还有一个卧室空着,她的前任室友前几天刚刚搬走,房东还没有找来新的租客。小编为你带来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时漪漪回了出租房。
她住的这套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她租了一个卧室,还有一个卧室空着,她的前任室友前几天刚刚搬走,房东还没有找来新的租客。
简单地给自己弄了点饭,餍足空瘪瘪的肚子后,她联系了那个在朋友圈问,她妈会不会抽她的乐彤妹子。
不等她诉说今日事迹,陶乐彤开始刨根问底她与罗进宇的近况。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全文阅读

时漪漪回了出租房。
她住的这套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她租了一个卧室,还有一个卧室空着,她的前任室友前几天刚刚搬走,房东还没有找来新的租客。
简单地给自己弄了点饭,餍足空瘪瘪的肚子后,她联系了那个在朋友圈问,她妈会不会抽她的乐彤妹子。
不等她诉说今日事迹,陶乐彤开始刨根问底她与罗进宇的近况。
清楚生米还是生米,传统时母还不会抽她那个听话的女儿。对于漪漪紧接着滔滔不绝抱怨的陌生男人,她只好以“人帅漪漪就不亏,人帅说不定漪漪还能换……”打趣漪漪。
漪漪讪讪地挂了电话,洗漱过后,抹上药膏,见窗已然一片华灯闪闪,编织着朦胧夜色。
她想到罗进宇,给他打去视频电话,想问问他忙完没有。
“嘟嘟嘟……”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内突兀地响着,一直一直。
烦躁地按断电话,时漪漪想,或许还没有忙完。
翌日,透过窗户一隅的晨曦,合着清越的闹铃声,唤醒她。
如常般翻开被子,下床。
动动脚踝。
咦,好多了,不怎么痛了。
那就准备元气满满地开启新的一周吧。
收拾一阵,漪漪瞧着镜子里,乖巧婉丽的自己,满意地出门上班。
像昨天样,她惬意自在地穿过百花齐放,芳香阵阵的小区花园。
可是今天,却生出异样。
就好像……好像总是有人在她的身后,阴魂不散地跟着。
但,就算很突然地回头瞅瞅四周,都没有瞅见什么。
就这样,回头好几次,把脖子闪到,却毛线没瞧到后,她作罢了。
“……丝丝……”她一边扭着自己闪到筋的脖子,一边自言自语着,“可能是昨天那男的让她中毒太深,坦坦世道,那有那么多跟踪狂?没有的,不存在的。”
望着她揉着脖子走出花园,花园的一隅,树枝遮蔽的蓊蓊郁郁之处,孟峙林撑着颀长身姿,悄然走出。
平静地望着远去的身影,暗道,“时漪漪,确实不存在那么多跟踪狂。我,不算是。”
她的名字,他七年前就问过,只是那时,她因为戒备,没有告诉他。
好在昨天,用她的医保卡帮她缴费时,他看见了。
时漪漪。漪漪。
心里念了念,他摸出裤兜里的手机,拨了电话。
“请问,你是那位?”
“我有意向租你的房子。”
“哦,好啊,你什么时候方便来看房子?”
“我现在正在碧山蓝湖小区。”
对于要不要真的跟时漪漪“租在一起”这个问题,昨天夜里,孟峙林是深思熟虑好一阵。
最后,她想啊,毕竟时漪漪的男朋友是个……用他们现代人类流行词来说的话……就是个……是个什么来着。
哦,渣男。
她可是有恩于他,现在她身边有个渣男,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呆在她的身边,尽力保护她。
恩,仅此而已,没有其他想法的。
……
时漪漪本科专业是环境工程,毕业后,她凭借文凭和实力在蓉城找了一家环境监测公司上班。
她在这家公司工作二年有余,从来都是按时按点上班下班,保质保量完成自己的工作。
平时在公司,她给人低调谦虚的感觉,开会的时候不爱主动发言,主会人让她谈两句时,也能讲出可观的言论。
因此,她们部门负责人对她挺认可的。
到了公司,漪漪和邻座的同事打了招呼,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准备开工。
片刻后,一个刚来几周的实习生跑过来,凑在漪漪跟前,弯着腰小声地说,“时姐,老大叫你去他办公室。”
老大,即漪漪所在的部门的负责人,江钟伟。
漪漪收到消息,点了点头,琢磨起会是什么事情的同时,起身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走进江钟伟办公室,漪漪发现一位工龄颇久的,久到有资历成为环保工程师的前辈,余玲,正笑脸迎迎地站在办公桌前。
“老大,”漪漪躬躬身,“玲姐。”
“小时,你来得正好。”江钟伟微笑地看着她,开始安排工作,“白青区环保局发来一单业务,让我们作为第三方检测公司去检验东郊五奇厂排放的废水废气。这单是余玲做主要负责人,另外,我想让你跟余玲做这单,你负责全全协助她,整理好数据资料,做出一份合格文件。”
漪漪工作两年,近一年,一直做着环保工程师助理的事务,这类事务,算得心应手。
只是,还是第一次协助余玲。
余玲在公司的名声,她是略有耳闻。
“好的,老大。”漪漪点头,又瞧了眼站在一侧的余玲,正对上她的目光,礼貌性地再躬躬身。勾唇低头,“望玲姐多多指教了。”
余玲挑挑眉,嗯了一声。
“好,小时好好协助余玲。”江钟伟见状,吩咐,“不能出错。”
时漪漪应:“好的,老大。”
余玲和时漪漪自然都明白,江钟伟的言外之意。
这是环保局的单子,不能出错,否则后果,她们两人都担不起。
“好了,你们出去吧。”
江老大又发话了,两人听后点点头,双双转身准备离开。
“哦,对了。”江钟伟似想起什么来着,很是随意地提着,“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
漪漪愣了愣,余玲却笑了笑,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才都回“恩”。
漪漪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端起桌上的空水杯,喝水,没有……
微微蹙了蹙眉,端起水杯,走到饮水机前接水,回到办公桌前,喝水,微笑,想着江钟伟最后说的话……
会是谁请吃饭?
环保局的单子上周就下来了,为什么要拖到明天才去采样?
采样之前,还要去吃顿饭。
还有余玲,她大概是心知肚明这顿饭的用意了吧。
下班后,时漪漪开着江钟伟的车,载着他和余玲一起去赴宴。
餐厅包间。
辉煌的水晶灯下,摆满一桌鱼肉山珍。
一群看似相谈甚欢的人,围坐在相互敬酒寒暄。
这顿饭,跟漪漪想得不差,是南郊五奇工厂的人请客。
从今天准备的相关资料里,她了解到,五奇厂位于蓉城的东面远郊区,是家中小型五金加工厂,这几年生意红火,厂内订单蒸蒸日上。以及,排污许可证,配套排污设施,他们都有。
他们跟着江钟伟侃侃而谈了不少业务上的事情。
其要义大概是:什么你们公司现在发展的好啊……什么承蒙你们照顾……什么大家相互照顾……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的……
当然,五奇厂这帮人在酒桌上侃侃的时候,也不忘使劲地给在场的两位女性灌酒。毕竟他们厂废水废气检测这个事情主要由这两位来负责。
时漪漪瞧着余玲谈笑风生般接过一杯又一杯,不禁暗暗感叹,玲姐不愧比她早入行七八年,对这类场合已经是身经百战,练就一身能喝的本领啊。
自己那?虽然不能喝,但是敢不喝吗?
在父母的庇护下时,母亲将她这个女儿养得小心翼翼,酒精之类的物品,是万万不让沾上。
后来,独自一人到蓉城上大学,在某些社会经验颇为丰富的学长学姐指导下,也知道应该学会喝一点。
到如今,遇见这种场合,也能适应着,在心里问候对方上上下下的同时,淡笑着回敬上一杯又一杯的香醇美酒。
酒宴总算结束,漪漪稍有头晕,却没有醉。
跟着领导送走五奇厂那帮人后,余玲的老公开车来接她回家。
江钟伟叫了代驾,乘着等人的功夫,还不忘教导漪漪,“小时,知道了吧?这单好好做,到时给你涨工资。给你包红包。”
“嗯,好,那就先多谢领导了。”漪漪恭敬地点点头。
又见她好像没人接,江钟伟乘着点酒劲,提议道,“漪漪,现在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老大就做会好人,等下让代驾先送你回家。”
时漪漪稍稍正色,“老大,我男朋友已经在来接我的路上了。”
说话间,代驾来了,江钟伟只好干瘪瘪地坐车离开。
如释重负地长呼一口气,时漪漪拍了拍自己的滚烫脸蛋,让混沌的脑子清醒些,才拿出手机,给罗进宇拨去电话。
“嘟嘟嘟……”好长一阵铃声后,电话接通。
“进宇,我今天晚上跟同事吃了顿饭,现在在津滨酒店外面,你能不能来接我?”
“漪漪,对不起,我还在公司加班。”
“……你怎么又在加班?”她的声音顿时沉了几分。
“没办法,升职之后,就是有许多事务需要交接,需要处理。再说,我们领导现在赏识我,那我可不得撸起袖子使劲干。”无奈的语气,却隐隐透出几分得意。
“那你……”漪漪沉了脸色,“可要撸起袖子使劲干!”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免费阅读

见漪漪仿佛不怎么敢相信,孟峙林看着她补充一下,“半个月前,才搬过去的。”
这样,好像更能解释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一栋楼,却从来没有见过。
“哦。”漪漪点点头。
微垂眼睑斟酌再三,选择信他的话。莫名心虚起来,伸手将几丝脸颊边的秀发挽到耳后,又顺势放下手掌交叠到另一只上,放在大腿上搓搓,漪漪瞅他一眼,“那个,真不好意思哈,我先前误会你了。”
幸好,幸好人家不知道她是用那种思想去误会的。
孟峙林尽收她的歉意,见她半侧清秀脸颊边耳根淡淡红。草药精并不懂其中深意,只是觉得,她好像跟那个扎着个高马尾,横冲直撞的小女孩又有点不一样了。
出神片刻,孟峙林淡淡吐词,“没事。”
得到谅解,漪漪大胆抬眸对上他的目光,朝着他笑笑。瞬间,四目明晃晃相对,维持好十几秒,万般情绪流转着,漪漪心里猛地扑腾一下,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孟峙林若有察觉,也淡然自若地收回目光,两人便沉默下来。
时漪漪便扑通扑通着心脏胡思乱想着,想了好一阵,也不知她那根经通电,忽然想到,上午在超市里面买的东西,全部落在马路上。
“糟糕!”
孟峙林被她惊到,轻声询问,“怎么了?”
“我在超市买的东西落在街上了。”
想起她和罗进宇在超市买东西的情景,愣了愣,正准备说“没关系,你如果需要什么,我一会儿可以送你去购买”,就听她喃喃说着,“哎,好可惜。可惜了我和进宇选得那些好食材……”
孟峙林安静听着。
进宇?在心里冷嗤着这刺耳的两个字。
“时漪漪。”恰在这时,CT片室里传出时漪漪的名字,轮到她照片子,正好止住她的喃喃自语。
漪漪着急站起身来,大腿撞到椅子边的扶手,又狠疼一下。
孟峙林紧接起身,伸手卡住时漪漪的胳膊,冷厉地瞪她一眼。在她莫名的目光下,扶着她走进CT室。
照完CT,孟峙林拿到CT报告后,便扶着漪漪去骨科诊室。
骨科医生看过后,侃侃而谈,“小伙子,你女朋友并没有大碍,我给她开点伤科药膏,回去搽上就行了。只是,最近几天尽量少走动,走动时牵扯到肿胀处的肌肉韧带可能会痛,也是很正常的现象。”
等他说完,漪漪敛了一脸的窘态,客气地道,“谢谢医生,但,他不是我男友……”
“噢,哈哈,不好意思,你们的衣服,让我产生了误会。”四十多岁的医生自认为善于观察,两人的衣服明明就是青年人说的情侣装嘛。
时漪漪看向孟峙林,这才发现,她和他居然穿着一个色系的衣服。
几乎一样的纯白纯蓝。
而且,他是蓝衬衣白西裤,她是白小西装蓝连衣裙,简直像似别出心裁的情侣装嘛。
好吧,是人都容易误会。
不过,这……也太奇妙了吧,太容易让人再一次露出窘态了吧。
等等,瞄瞄那人,他刚刚好像有微翘嘴角,是她眼花了吗?
终于看完病,漪漪觉得有生之年,应该都不会出现这种“看个病,快成慢性心率失常病”的情况。
走出医院大门,孟峙林还扶着漪漪,漪漪却将她的胳膊从孟峙林的手掌上撤下来。
然后微笑地看着他,犹犹豫豫地张口,“这位先生,你看,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我……给你发个红包吧。”
孟峙林扫她一眼,将杵在空气中的双手插回西裤兜,生硬回她,“不用。”
“用的用的,真的很感谢你……”
紧紧抿嘴,扫都懒得扫她一眼。
漪漪就很自觉地闭嘴,望到医院大门边就有家小便利店,想到什么,疑惑问道,“咦,你抽烟吗?我给你买两包烟?”
“我不抽烟。”
“哦,不抽烟啊……”漪漪语气弱弱的,继续微笑着说,“那今天真的谢谢你了。我就先打车回去了。哦,对了,你要不要回小区?不回去的话,我就先走了。”
她一个人自问自答,把话都说完。但到底不好意思直接就走。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陌生男人对她有异样情感,还是小心点为秒。
孟峙林盯着,终归对他还存有警惕的时漪漪。
半晌幽幽出声,“饿不饿?”
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好像忽然溃败,淌出滩滩惭愧。看完病已经折腾到下午三点,又怎么会没饿,而他,肯定也饿了。
其实刚刚想请他吃饭,但是话到一半,就变成发红包。虽然他有助于她,但她真的不太习惯与一个几近陌生的人一起吃饭。
“我饿了,很饿……”孟峙林直勾勾看着她,明明白白地暗示,“送你来医院,花几个小时陪你看病,你……”
他……这这是在“卖惨”?长着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买这么理由正当的惨,这样,好吗?她好意思不接受他的“卖惨”吗?
漪漪暗自三连问后,两人找了家就近的小菜馆。
因为这家小菜馆门前有几道阶梯,到小菜馆里面坐,要踩着阶梯上去,漪漪的脚不太方便,孟峙林和她便在小菜馆外面的小圆桌边坐下。
“两位,”店里的老板娘上来热情招呼,顺手将一张菜单放在圆桌上,“要吃点什么?”
孟峙林看着菜单,头也不抬地问漪漪,“你想要吃什么?”
“我都行,你点你喜欢吃的。”她请客,自然是要满足她的这位菩萨心肠“邻居”。
孟峙林抬眸,很执拗地问她,“你喜欢吃什么?”
漪漪迷惑地盯着他这一脸认真的模样,别过目光,缓缓地报出自己喜爱的菜品。“那就凉拌猪耳朵,水煮鱼片,番茄炒蛋。”
“喝什么汤?”
漪漪再垂下眸子看看桌上菜单,“玉米冬瓜排骨汤。”
孟峙林便按照时漪漪说的,点了一模一样的三菜一汤。
时漪漪见状,鸭蛋脸上的下巴都快垮到桌子上。
强装镇定,暗暗想着,“这般依她的话点菜,这人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在大街上对她一见钟情了?不行不行,她可是今天早上才跟男友买了订婚戒指的人啊。她要斩断这孽缘。”
饭菜还没有上桌,两人各怀着心思,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也不知,这家菜馆的水煮肉片,好吃吗?”漪漪一个激灵,故意随口说着,“我今天还跟男友商量,中午回家一起做水煮肉片的,他特别会做水煮肉片,可惜把菜落在路上了。”
见他脸色淡淡,像没什么反应。好吧,可能是她想多,表明一下身份也好的。
一时间,眼前的氛围又一次静默到尴尬。
“两位,你们的饭菜好了。”
幸好很快,老板娘走过来上菜,漪漪瞅见连忙说道,“饭来了,可以吃饭了,我快饿死了……”又对孟峙林说,“今天真的谢谢你,这顿算我的,一会我付钱。”
“我,有说要跟你抢吗?”幽幽开口,清冷中露出傲娇。
知道你有男友,又何必咬重那两个字?
眼瞎不自知,还以为谁耳聋吗?
他刚才耿耿于怀的,似乎终于找到泄口。
时漪漪像似被噎了一下。
疑惑地瞪他一眼,心说,原来这人这么有个性。但是,别人今天可是帮了她大忙,就让别人施展个性好了。
抽筷子扒饭。
“你很喜欢你男朋友?”半分钟过后,清冷而低低的声音在漪漪头顶响起,打断正津津有味吃着的她。
咦?时漪漪从饭碗里抬头,清醒地瞥见他眼里寒光乍现。
他这是?漪漪并没有发现她抬头之前,他这股寒冷目光,是投向她身后马路对面上那对相拥着的男女。
除了他,还有几个过路人也朝那对男女送去目光。
而时漪漪恰恰背对他们,什么都看不见。
漪漪愣愣后轻悦回应,“对啊。”
“他喜欢你吗?”更是清冷的声音。
“当然啊,我们三年多感情了……”
“呵。”一声不能再明显的冷嗤。
霎时,很清明的嘲讽意在诡异的氛围里散开。
时漪漪瞪圆双眸,“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施展个性施展上头了,是吧?
“你是,认为你们三年多感情,他怎么都该喜欢你了?”
清淡一问,漪漪的眉毛拧成麻花。
但是,她居然不知道怎么反驳,想要争执,却像有一根绳子勒住声带。
想不到这男人居然是个淡口毒舌。
一甩手上的筷子,听见碰撞碗筷的咔嚓一声。也不管脚疼,漪漪站起身,准备离开。
她怒气冲冲转身之际,孟峙林也倏然站起来,猛地扯住她的胳膊,拉进自己的怀抱,正好避免她看见马路对面那开始激吻的男女。
猝不及防地,漪漪惊慌抬眸,孟峙林那张堪称只应天上有的脸蛋就闪在她的眼珠子前。
她怔了好一下,才弱声问着,“你想要干什么?”
孟峙林没有回答,只是保持着拥她入怀的***。
他们两人的***也吸引了几个人过路人的目光。这几个过路人中,目光稍微宽泛点的,喜欢看看男女爱恨纠葛的,那可算是有眼福了,毕竟这街上两处生花。
得不到回答,漪漪迷惑又郁闷,开始挣扎,“你放开我!给我放开!”
“别动,听话。”孟峙林手臂发力,将她禁锢得更紧。他口里蹦出的四个字也低沉而柔软,像似从软面出击去诱哄她。
不可描述的言语落在心尖,漾动点点心痒。漪漪片刻凝滞后瞬间炸毛,“你给我放开!放开!我跟你说,看在你今天帮助我的份上,我先不叫人!但是,你如果还不放开,我就大声喊,说你认都不认识我,居然敢……抱我,你就等着被群殴吧!要知道,这大街上的正义之辈还是很多的。”
孟峙林皱紧眉头,受不了她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索性啪的一声,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漪漪眼前一黑,挺拔的鼻梁撞在他硬邦邦的胸膛上,有些疼。
除了疼,更能感受到他胸膛传来的暖热体温,以及“咚咚咚”的有力心跳声。
一下子耳根子都染红。
这……这他妈都是什么毛病?认识半天紧紧抱抱?
“喂!你,你个流氓。”漪漪又羞又愤,张牙舞爪地喊人,“你给我松手……松手!来人啊,我不认识他,他居然对我……”
因为被按着脑袋,她声音闷闷的,只能结结巴巴地照施着想法。而这么激躁的画面里,一手锁着漪漪腰身,一掌扣住漪漪脑袋的孟峙林,正冷若冰霜地死盯着对面马路上那一对还在热火朝天激吻着的男女。
显然,那对男女比孟峙林和时漪漪更能吸引路人的目光。
还在死命挣扎的漪漪,除了满脑子装着,孟峙林这人怕是有病外,也狐疑地想到,他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很陡然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就这样,好一刻过去,直到孟峙林目视罗进宇和叶瑶结束激吻,纠缠着走远,再走远,他才终于舍得松开时漪漪。
他恢复一脸冷清,瞧着一脸红透,怒火灼灼的漪漪。
轻声说,“吃饭。”
还吃饭!?
“祝你下次被围殴。”
留下一句祝福,猛地一推孟峙林,她拖着受伤的脚,盛怒地走到马路边打车离开。
孟峙林身姿挺挺地立着原地,脑子里闪过今早商场里的一幕幕。
她幸福满足地选着戒指,时而目光熠熠地瞧着她的男友,时而一脸认真地向男友寻求意见……便情不自禁想到,看见自己交往三年的男友和其他女人在马路上激吻,她会是什么感受?
可是又想到,她最后火冒三丈般离开他的模样,蹙着眉头转身坐下,盯着一桌子还冒着热气的三菜一汤。
默默埋怨,“看看你那样子,要不是我,你就等着哭唧唧吧。”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