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朝朝暮暮(宁晚晚时晨)

恋上你朝朝暮暮(宁晚晚时晨)

导读:《恋上你朝朝暮暮》是作者洛仟仟倾力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是宁晚晚时晨,恋上你朝朝暮暮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时晨是个病娇,为了宠宁晚晚,把自己身边的人得罪了个遍,其中包括自己的亲哥、表妹、还有主治医生……

小说介绍

《恋上你朝朝暮暮》是作者洛仟仟倾力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是宁晚晚时晨,恋上你朝朝暮暮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时晨是个病娇,为了宠宁晚晚,把自己身边的人得罪了个遍,其中包括自己的亲哥、表妹、还有主治医生……

宁晚晚时晨小说简介

当病娇男主撞上了假正经的女主,时晨与宁晚晚之间的甜蜜爱情,就被写上了开始。一次意外的救命之恩,将宁晚晚带到了时晨的世界里,他是时家的二少爷,她是身份普通的女孩,自此,她成为时晨的心尖宠。为了她,他可以得罪任何人,他的小小世界里,有了宁晚晚,就一切都圆满了……

恋上你朝朝暮暮全文阅读

宁晚晚在去上班的路上,突然被一伙人劫走了。
她以为自己遇到了绑架,但这伙“劫匪”却不走寻常路,也不敲昏她,也不蒙她的眼睛,也不绑手脚,还给她端茶倒水对她嘘寒问暖,倒是搞得她一头雾水。
“各位大哥,你们……找我到底干什么呀?我还要上班,迟到了会扣工资的。”
某位大哥戴着黑色墨镜,看起来一副社会气,说:“还上什么班,看不出来你被绑架了吗?”
宁晚晚:“……”
真看不出来。
大哥们一个个人狠话不多,一路上没再搭理她。
车子并没有按照绑架常理那样开到城外去,也没有为了避开警方的追捕而绕开大道走小路,甚至就从警察局门口路过,开车的大哥还顺便跟警察叔叔打了个招呼……
不得不说,这是宁晚晚长这么大见过最硬核的绑架。
半个小时后到了目的地。某位大哥下车为宁晚晚开车门,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宁晚晚干笑了一声,指着晨景科技总部的摩天大楼,问:“呃——请问,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呀?”
怎么带她来这儿了!她只是一个卑微的电台主播,迄今为止还在这魔都租着二十平米的蜗居小屋苟延残喘,每个月吃泡面吃到想吐,为什么要带她来晨景这种科技大公司?
难道说她被晨景科技的霸道总裁看上了?
宁晚晚在脑海中脑补了一段被霸道总裁强势壁咚的劲爆画面,还有那句“女人,你在玩儿火”风靡宇宙的经典名句,以及被迫签下丧权辱国***契约的狗血戏码……得了吧,就她这样的卖个球球身啊,被派到东北深山老林去卖人参还差不多-.-
大哥们没回答她,直接把她光明正大地带进了晨景科技大楼,电梯直通六十七楼总裁办公室,宁晚晚真的有一种站在云彩上的晕眩感。
这也太高了吧!
要是惹到霸道总裁不高兴了,是不是就会被直接扔出窗外,享受从云端跌落到尘埃里粉末性骨折的快感?
还真是来见总裁大大。宁晚晚心突突地跳,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无可奈何,都到这一步了,她也没别的路可走了,往前吧。
她鼓起勇气敲敲门,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的男音,“进。”
宁晚晚赶紧推门***,她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里面那个男人。大约只有三十出头,但却一副十分老成的样子,倚坐在软椅上,身上披着一件西服,眉宇间的墨色晕开,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这就是晨景的总裁时景。十八岁时没了父母,一个人带着十岁的弟弟生活,半工半读十分困难,但他在自己大学毕业后独自创业,一直把晨景科技做到今天。
可以说算得上一个狠角色。
这狠角色找她干嘛?她可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倾国倾城貌可以得到这号人的另眼相待。
时景看了宁晚晚一眼,淡淡地勾了一下唇角,说:“宁小姐,你好。”
“您、您好,时总,您这么大阵仗把我找来……为什么?”
面对大总裁,宁晚晚依旧慌得一批,但还是在时景的眼神示意下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对面。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请我?我有什么用啊”
“我想请你照顾我弟弟时晨一段时间。”
“啊?”宁晚晚挠挠头,一脸懵逼,她说:“照顾时二少爷不应该找专业护工吗,我只是个电台主播……”
“不,这件事只有你能做。”
时景从抽屉里拿出一只草编的蚂蚱放到桌面上,又拿出一张老照片放在旁边,对宁晚晚说:“宁小姐,你看一下这两样东西,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宁晚晚先拿起蚂蚱瞧瞧,这东西勉强称得上是“手工艺品”,只不过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颜色暗黄,通体十分脆弱,好像一碰就能碎成一堆粉末;
她又拿起另一张照片,这也是十几年前的老照片,照片里是一个清秀的小男孩儿,看起来十岁左右,他的眼睛黯淡无光,整个人像是没了灵魂似的。
呆呆傻傻的,像个木头。
木头……
宁晚晚眼睛突然一亮,她反复看了看照片和蚂蚱,激动地说:“时总,我、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我小时候遇到过这个小男孩儿,他当时要干什么来着被我遇到……对,他当时准备跳河,我把他从围栏上救下来。没错就是他,这个蚂蚱是我亲手编的送给了他。”
记忆的闸被放开,宁晚晚仿佛一瞬间就回到了十四年前。那天她只是跑出来玩,却没想到还顺便救了一条命。
时景笑着点点头,说:“没错,那女孩果然就是你。这个小男孩儿,就是我弟弟时晨,当时要跳河***的就是他。”
“……”宁晚晚的话一下都卡在了嗓子眼儿,没想到她当年冥冥之中竟然救了霸道总裁的亲弟弟,果然是祖坟冒青烟了!
“宁小姐,是这样的。因为某些原因,我弟弟他精神方面出了些问题,最近他一直失眠,只有听你的声音才能入睡,所以他每天都抱着收音机。我想,你这个人应该对他的病情有帮助,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帮我照顾他一段时间。”
还没等宁晚晚说话,时景又接着说:“你放心,你这些日子因为耽误工作的损失,我会十倍补偿给你,之后如果需要的话我也会安排你去更好的电台,绝对不会让你丢了饭碗。这段时间同时我也会付给你工资,一天两千怎么样?”
宁晚晚:“……”
两千?!
总裁大大你干脆直接包养我算了!
宁晚晚突然有一种被钱淹死的舒爽感涌上心头,轻飘飘的,要飞起来了呢。
“不过,也不是没有条件。”时景突然话锋一转,戳破宁晚晚的富婆梦,他说:
“因为时晨他精神上不太好,所以这个工作可能会有些艰难。我的要求是,在这段时间,你要暂时和亲朋好友断掉联系,搬去时晨住的别墅,而且这段时间不能离开那里一步。”
……
时景的话让宁晚晚陷入两难,这种条件的确有些苛刻,但说实在的不苛刻工资也不会那么高。
宁晚晚想了想,说:“时总,和亲朋好友暂时断绝联系倒是没问题,我本来就基本处在这种状态下,不离开别墅也可以做到。但是您也说了,二少爷他精神方面有些问题,万一他攻击我怎么办?”
时景笑了笑,说:“时晨他的确有时候有暴.力倾向,但你放心,他就算会伤害任何人,也永远不会伤害你。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你是宁晚晚。”

恋上你朝朝暮暮免费阅读

最后宁晚晚还是为了钱答应了这件出卖灵魂的交易,坐着时景的豪车一路来到了传说中的别墅。
车子开离市区往郊区去,路上总共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宁晚晚小心翼翼推开车门,把自己的指甲收在手心里,生怕自己的猪蹄划坏了时景的豪车。
以这辆车的价位,估计把她卖了都不够一块挡风玻璃钱。
豪车停在了别墅前,宁晚晚看了看这气派的建筑,不由得再次在心里吐槽一番有钱人的这无比奢华而糜烂的生活。
别墅的占地面积很大,三层楼高,在阳光的照耀下看上去金光闪闪,差点晃瞎了宁小姐的狗眼,她不知怎的就联想到了印度佛塔,突然升起一股肃然起敬,甚至有想要拜一拜的冲动。
“宁小姐,我们走吧。”
时景对宁晚晚做了个“请”的动作走在前面,宁晚晚赶紧跟上,进门后,她的手机就被一位老管家收走了。
“诶?你们收我手机干嘛?”
时景淡淡开口:“宁小姐忘了吗,我们约定好了,只要你***这里,就要与外界断绝联系。你放心,等这段时间过去,手机自然会完好无损地还给你。”
“可是这也太——”宁晚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还真是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手软,想到与时景的约定,她觉得一瞬间就没理了。
宁晚晚嘟嘟嘴,说:“好吧,没有手机就没有手机,我就过山顶洞人的生活好了。”
“虽然没有手机,但这别墅里有很多好玩儿的地方,你不会无聊的。”
时景指了指管家,对宁晚晚说:“那位是这里的管家,他今年已经六十岁了,人很好,你在这里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管家爷爷恭敬地对着宁晚晚鞠了一躬,“宁小姐。”
宁晚晚赶紧回鞠一躬,说:“管家爷爷叫我晚晚就好。”
这时,二楼的某个房间突然发出一阵连续的噪音,好像还伴随着人的吼叫,十分刺耳。
“糟了!一定是二少爷又出问题了。”
管家爷爷赶紧往楼上跑,时景眉头一皱,也迅速赶过去。
宁晚晚不明所以,但也不能一个人杵在门口,于是跟着时景跑到二楼噪音传来的那间屋子。
噪音越来越明显,好像是一种机器被用重物砸烂的声音,里面有一个男人在乱叫,他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清。
门被打开,宁晚晚看着眼前的一幕,瞳孔渐渐放大。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但依旧在可视范围内。地板上坐着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衣裤,他的皮肤呈现病态的白,五官十分精致,像是电影明星。
他的一双眸子长得很漂亮,但是却没有光,眼神空洞,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娃娃。
他手里拿着一个锤子,连续不断地敲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收音机,有的已经被他砸得粉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满地的狼藉,而他就坐在中间,像一个冷血的上帝判了眼下这些机器的死刑。
宁晚晚忍不住捂着嘴,呼吸变得小心谨慎,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两个字:
病娇
时晨又拿起一个收音机,打开后调到某个频道放到耳边,听了一会儿后,幽幽开口说:“这个也没有,这些都没有,还是听不到。”
然后他挥起锤子把手里这个收音机砸得稀巴烂扔到一边。
他的声音像是幽灵,扭头对旁边吓得瑟瑟发抖的小***说:“收音机……给我收音机,快给我收音机!”
“少、少爷,别墅里所有的收音机,都已经在这了……”
“都在这了?”时晨愣愣地眨了眨眼睛,他突然快速爬到小***身边,抓住她的裤脚,说:“姐姐,求你给我收音机,节目就快结束了,求求你了~”
刚才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转眼间又像个可怜的小孩子央求着,他放开***的裤脚,突然两只手抓住自己的耳朵。
“我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所有的收音机都听不到,都听不到……一定是我耳朵坏了,我不要这对耳朵了,我要换一对。”
时晨嘴里一直嘟嘟囔囔,他左顾右盼,从地上拿起一块收音机的残骸就要去割自己的耳朵,时景见此眸光一凛立刻上去抓住他的手腕,吼道:“阿晨!”
“放开我!”
“阿晨,我是哥哥”
时晨身体一抖,他抬头看着时景,突然咧嘴一哭,抱着时景说:“哥,我耳朵坏了,听不到晚晚的声音,我听不到了呜呜~~我要换一对好使的耳朵,然后去听晚晚说话。”
……
宁晚晚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她没听错的话,时二少爷刚才是叫了她的名字?
因为今天没听到她的节目,就疯成这样……
时景轻轻拍着时晨的安抚他,目光瞟到被遗弃在地上的那个锤子,眸中染上了三分寒气,对着一屋子的佣人说:“你们就是这么照顾二少爷的?锤子这么危险的东西竟然还能让他拿到!”
一圈围着的***们吓得一哆嗦,连忙道歉:“是我们疏忽了,我们只是想帮二少爷修一下他的画架,但转身锤子就丢了,没想到是被二少爷捡了去。”
“画架坏了就直接换新的,那些危险的工具尽可能别带进别墅。”
“是!”
时景冷冷地吐了一口气,摸了摸时晨的头,面对时晨的时候他眼底的寒意褪去,勾起淡淡的一抹笑,说:“阿晨,你耳朵好着呢,不用割。”
“可是晚晚的声音不见了,明明每天这个时候都能听到的。”时晨的话说得委屈巴巴,他扁着嘴,像个被欺负的小孩子。
“那是因为她今天没上班,所以没有广播。”
“上班……”时晨低下头,眉头皱着,好像是在做***的思想斗争,他小声喃喃着说:“晚晚还要上班好辛苦,我不想让晚晚那么辛苦,但又很想听她的声音,好纠结~”
宁晚晚在旁边一声不吱,她竟觉得眼前这个精神病患者有些可爱,明明刚才还是一副竭嘶底里要割耳朵的模样,现在却变得蠢萌蠢萌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哦对了,他是个精神病人:)
“不用纠结,哥哥已经帮你安排好了。阿晨,你看那是谁?”
时景指向宁晚晚,时晨的目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宁晚晚浑身一僵,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在紧张,有一种被老虎盯上了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时晨眨了眨眼睛,突然从地上窜起来闪到宁晚晚面前,他一把抓住她的右手腕看了一眼,一脸兴奋说道:“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可可爱爱的,右手腕还有一颗痣……你、你说一句话!”
宁晚晚被时晨吓得不轻,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他力气大到她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她咽了一口唾沫,张口说:“二、二少爷,您好,我我我是宁晚晚……”
“真的是你!”时晨一把将宁晚晚装进自己的怀抱里,死死地扣在怀里不撒手,他的压脚眉梢洋溢着笑意,嘴角咧开,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开心,“晚晚,好多年不见,你竟然已经变得这么漂亮了!”
宁晚晚:“……”
本来想喊流氓,现在突然不舍得了。
这小子嘴也太甜了哦吼吼吼~
而且被这么一个大帅哥抱着,赚到的应该是她,咳咳——
宁晚晚干笑一声,说:“二少爷,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时晨突然变了脸,喜上眉梢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嘟着嘴一副生气了的模样,说:“不许叫我二少爷!”
“……他们不都这么叫的么”
“他们可以,但晚晚不行。”时晨放开宁晚晚,拉起他的双手,然后在她的掌心亲了一下,说:“晚晚是我喜欢的女孩子,不可以对我低三下四的。”
……
喜欢?
宁晚晚的心险些从肚子里蹦出来。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一见面就玩儿告白这么让人脸红心跳的游戏,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母胎单身到今天,竟然莫名其妙被一个小疯子告白……搞什么!
她的脸瞬间红成了大红灯笼,紧张得牙齿都打颤,木讷地扭头看向时景,投去一个懵逼的眼神——
总裁大大你没交代还有这一出啊!
时景迎着她的视线笑了笑,说:“宁小姐,其实忘了告诉你,阿晨他喜欢你很久了,具体从什么时间开始的记不清了,好像就是在十四年前你救了他之后吧。”
宁晚晚:“……”
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现在才说!
宁晚晚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时晨突然向左移动了一小步,挡住了她的视线,他噘着嘴说:“晚晚不许看我哥,他长得不好看,你看我就够了,我长得好看。”
说着,时晨对宁晚晚抛了一个wink。
宁晚晚:“……”
忍住,现在流鼻血太丢人了。
这个小疯子,刚才还抱着哥哥的大腿哭,一转眼就开始人身攻击。总裁大大明明长得很帅,不过要是和这个小疯子相比,好像还逊色了几分。
真是可惜了,长得这么妖孽,竟然是个小疯子。

小说推荐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为了给友友们带来恋上你朝朝暮暮宁晚晚时晨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编都瘦了呢,关注小说就是对小编的鼓励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