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惯春娇(夏墨)

暖玉惯春娇(夏墨)

导读:主角是夏墨小说《暖玉惯春娇》给大家安排上了,暖玉惯春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白做了个梦,梦里的她大难不死穿越到了古代,但剧烈的头疼让梦的内容支离破碎。阳光照在她的脸上。

小说介绍

主角是夏墨小说《暖玉惯春娇》给大家安排上了,暖玉惯春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夏白做了个梦,梦里的她大难不死穿越到了古代,但剧烈的头疼让梦的内容支离破碎。阳光照在她的脸上。

夏墨小说简介

夏白的手无意间碰到一片冰凉的事物,似是一枚细长的玉佩,她***攥着,玉佩断成两截。
而后,她沉沉睡去。
夏白做了个梦,梦里的她大难不死穿越到了古代,但剧烈的头疼让梦的内容支离破碎。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
夏白被光幌醒,入目可见的是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和身上那套古代女子的衣裙。
夏墨告诉自己,是梦,是梦,还没醒……
可浑身的酸痛,和床单上的那朵刺目的嫣红,以及被她攥在手里的半截鱼形玉佩……

暖玉惯春娇全文阅读

夏白大学一毕业,就在父母的要求下回到了老家。在一个四五线的小城市里,找了份工作。
最近又在母上的逼迫下相亲成功。
订婚宴结束后,未婚夫送她回家。
当看到街口冲出的那辆大货车时,她预感,这次一定凶多吉少了。
再次醒来,头痛的像要裂开。那伴随着脉搏跳动的疼痛,让她想要呕吐。
大难不死,现在一定是在医院。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甜香,是她从来没有闻过的。
眼前一片漆黑。
医院为什么没有一丝的光亮,连空调也不开,是停电了吗?热的人身上直冒汗。
周围的甜香味越来越浓,让人口干舌燥。
夏白摇晃着起身,离开那张大床。
直觉告诉她,这个地方不是医院。
她摸索着找门。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悉唆的声音,这里还有其他人!
突然,一个人从身后抱住她。酒气扑鼻而来。
夏白心内一惊,慌张的想要挣扎,可是对方的力气太大,个子很高,是个男人!
热辣的酒气打在她耳边,带来一阵酥麻,让她头脑发昏。本就发热的身体,顿时酥软无力。
“你……”
刚想发声,那人已经***扳过她,唇贴了上来。
一双有力的手把她死死钳住,动弹不得。
只得任由对方掠夺。
那人的吻很烫,很疯狂。
惊恐夹杂着愈演愈烈的渴望,夏白觉得身心都要融化在那个吻里,如陷泥潭。
那人突然把她横向抱起,回到了刚才的床上。
这是要……她迟钝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在被对方剥去衣服!
“住手!你是谁……”夏白用尽全力呼出这一句。
话没说完,那个人又吻上来,似乎在用行动告诉她,什么都别问。
夏白只觉得好热,又满是愤怒。
自己被绑架了!这也太倒霉了。
身体变得越来越绵软。
简直疯了,就算自己老姑娘一个,也不至于如此饥渴吧。
周围香甜的气息,像一张***的网,她便是掉落在网上的飞虫。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网束缚住她,动弹不得,只有沉沦……
不知过了多久。
夏白的手无意间碰到一片冰凉的事物,似是一枚细长的玉佩,她***攥着,玉佩断成两截。
而后,她沉沉睡去。
夏白做了个梦,梦里的她大难不死穿越到了古代,但剧烈的头疼让梦的内容支离破碎。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
夏白被光幌醒,入目可见的是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和身上那套古代女子的衣裙。
夏墨告诉自己,是梦,是梦,还没醒……
可浑身的酸痛,和床单上的那朵刺目的嫣红,以及被她攥在手里的半截鱼形玉佩……
通通都在提醒着她。
昨晚不是梦,她穿越了。
淡淡的怅然……若有所失……
这明明是已有所失!失身的失。
夏白安慰自己,如果说这是重生的代价,那她也认了。
她来到镜子前检查头侧的伤口。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绝世风华的脸,十七八岁的模样。
强烈的求生欲迫使她从脑海里拼命的寻找回忆,关于这个陌生的世界。
这张绝世风华的脸名字叫千陌,表面上是个风尘女子。实际上是组织的一员,负责收集情报。昨晚不知被谁偷袭了。
她的真实名字叫夏墨。
夏白,夏墨。倒也有缘。
只不过,做夏墨可以,做风尘女子就算了。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她的思绪。
“千陌姑娘,有贵客,方便吗?我进来啦!”中年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夏墨还没来及多想,老鸨已带着一个中年男人推门而入。
“李大人,千陌姑娘可是头一次***。您看这……”
男人往她手里塞了一张银票,挥了挥手,老鸨匆忙点头哈腰的退出去,乐滋滋的关上门。
镜子前的少女,正在不慌不忙的梳着头发,身形略显瘦弱。
见老鸨走远,男人找了张凳子坐下。
他气度雍容,虽然人至中年,一举一动仍是风度翩翩。
“师妹,别来无恙。”中年男人含笑盯着夏墨。
夏墨看似淡定,心中早已闪过无数个逃脱的对策。听到这句,手中的梳子略一停顿。
组织里的弟子之间都不曾见过面,她也只在幼年见过几个师兄。
中年男子见她未动,知她是心存怀疑,便从袖里拿出一个白瓷瓶,轻放在桌上。
瓶身上画着一朵***的西府海棠。
这是组织的印记。
夏墨师兄妹几个自幼服韶华毒,每逢半年去师父处拿解药。直到十八岁,方可不受约束。
中年男子继续道:
“我这次来,一是送解药,二是传信。此地已不安全,师父唯恐你遭人暗算,让你尽早脱身。另外就是,让我问你上次的事情考虑的如何。”
夏墨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暗算已经发生了。至于上次的事情?
夏墨记起,是师父让她嫁给宁王的事。
自五岁始,夏墨一直对师父言听计从。唯有这件事让她第一次顶撞了师父。
虽然服解药的时日将近,却仍然赌气不肯去见师父取解药。
她宁死不愿嫁给宁王。夏墨感慨这竟是个头铁少女。
如果不是师兄来送药,剧毒发作也就这几天的事了。
见她始终未语,男子眉头微蹙,叹了口气道:“师父召你,本月十五。”
男子临出门,又停顿道:“师妹,好自为之。”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夏墨拿起桌上的瓷瓶,一颗红色的药丸滚落到她的手心。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想死,可是她不想。
夏墨将药服下。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
夏墨的心砰砰直跳,好奇的打开门,只见几个姑娘正拖着裙子,争先恐后地往楼下奔去。
“他来啦!快快快!”
“哎呀,你别推我啊!”
“你看我这花带歪了吗?”
“哎呀,快点吧!”
姑娘们你推我搡,都在朝门口涌去。
夏墨在二楼看的清,入口处珠帘摇晃,一个青年男子被一堆姑娘簇拥着,进到楼下大堂。
男子头戴玉冠,身穿玄青色广袖衫,手中一柄折扇,生的风流倜傥,貌比潘安。
那双笑眯眯的桃花眼,正有意无意的瞟向二楼这边。
夏墨只看了一眼,心中便豁然开朗。
这就是原来的夏墨不想嫁给宁王的原因了。
这个男子名叫宋钰,是远近闻名的少年才子。年纪轻轻,就凭借丝绸茶叶生意混成了京都首富,吞并了京都很多钱庄和当铺。
而且长的实在太好看,并号称天下没有他撩不动的女人。
原来的夏墨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被他迷的七荤八素实属正常。
可穿越而来的夏白,一个历尽沧桑的老姑娘,此刻却仍然压制不住那颗狂跳的心。
夏墨一边对自己的面红心跳表示无语。一边感慨,这人长的也太好看了吧!难怪难怪。
下边的嚷嚷声越来越大。听的意思是要选个什么花魁。
夏墨对花魁不感兴趣,想要尽早脱身,还是低调些的好。
想到这,她转身回房。
没一会儿,夏墨就听外边有人敲门:“千陌,快出来,要选花魁了。”
“我不感兴趣。你们选吧。”
话音刚落,只见那女人推门而入,一边说道:
“不行,宋公子说全部都要去,他包场三天,今年花魁不按从前的评花榜了,由宋公子说了算。”女人一脸浓妆艳抹,衣着暴露。
夏墨心想,这小哥是个土豪。
“你快下去,我得赶紧着,不然要错过宋公子打赏了。”那女子说完便转身匆匆离去。
夏墨再出来时,看到宋钰的随从正在撒的银两。一堆女子争先恐后的去抢。十分热闹。
宋钰慵懒的坐着,欣赏着这幅场景。
夏墨悄悄的站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一番争抢过后,那仆人高声道:“公子说了,得花球者即为本届花魁!可与公子共度今宵!”
夏墨觉得有些恶心,这哥真是自恋狂。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可众女子却皆是欢欣鼓舞,目光灼灼的盯着宋钰。
宋钰懒洋洋的起身,伸出一只漂亮的手,拿起跟前的花球,在手上掂了掂,那些女子的心皆跟着上下一颠。
宋钰四肢修长,长胳膊快速的往左前方一挥,花球即将离手而去。
姑娘们都往左边扑涌过去。期待着花球落下时被自己接到。
但宋钰手中的花球却画了个优美的弧度,朝右边飞去。
刚才的动作只是虚晃一枪。
右边空出来的角落里刚好站着一个人,那花球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那人怀里。
夏墨看着落入怀里的花球,正想扔出去。
只听宋钰的随从大喊:“花魁出现了!那位姑娘就是本界花魁!”
夏墨心想,你们选的花魁,未免太草率了吧,难道不要比个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再不济比个唱歌跳舞也成啊。
只见宋钰朝这边看来,嘴角上还残留着一丝笑意。
夏墨的心跳加速,也回了一个略显尴尬的笑。
这张易容后脸虽说长的不错,但她这一身刻意的粗糙装扮,怎么也和花魁扯不上关系。

暖玉惯春娇免费阅读

现代人总觉得凭借先进的文明,能征服愚昧的古人,好吧,之前夏墨也这么认为。
直到夏墨真正穿越之后,才发现她仍然只是个普通人。
从前的她受制于父母家人,回老家工作,找个不认识的人相亲订婚。
到了古代,失身不说。就说现在吧,她正被五六个姑娘按在浴桶里沐浴。
***,姐姐们!能注意一下***吗?!
“我自己来好不好……”话没说完,她已经被***推进浴桶。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沐浴,更衣,梳妆,折腾了半天,一个闪亮亮的花魁诞生了。
夏墨坐在屋里,仿佛一个等待夫君的新娘。
“公子,收拾妥当了。”门口的姑娘声音柔媚。
男人嗯了一声,修长的身形映在门上。
随即推门而入,门从身后合上。
他走到床前,用扇子抬起夏墨的下巴。
“收拾完,果然与众不同。”声音听起来清凉悦耳。
夏墨抬头看到的是一张近乎妖孽的脸,狭长的桃花眼眼尾上挑,果然是勾人魂魄的主。
这副身体的心脏又再狂欢。夏墨想尽量抚平这颗少女怀春的心,但是失败了,败给了这张脸。
宋钰直勾勾的盯着她,低头凑近,在她脸上轻轻一吻,夏墨转过头去,宋钰只蹭过了耳朵。
宋钰有些好奇,只见过拼命主动贴上来的姑娘,还没见过三番两次躲开自己的。不免觉得有趣。
“还没有人会拒绝我……”
宋钰的眼睛里看不出喜怒。桃花眼含笑,眼神却是一片冰冷。
“那是你太自恋了。”夏墨轻声说。
宋钰的笑意彻底消失。转过身去。
夏墨以为他这是要甩袖离去了,身体的本能在责怪她,怎么可以如此暴殄天物,简直罪不可恕。
“打个赌怎么样?”宋钰转身走过来,坐在她身旁,目光灼灼。
夏墨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宋钰冰凉的手指划过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贴上来:
“三日,赌你会爱上我。”声音低沉暧昧。
夏墨不知该怎么回答,这具躯体早已经爱上他了。甚至为他违背师命,寻死觅活。
可那不是她。
目前的她只想逃离这个妓院,脱离组织,最好再凭借后人的智慧,过上财务自由的生活。
“好,如果你输了呢?”
“你想如何?”
“给我赎身。”
“一言为定。”
夏墨想,傻瓜,爱不爱还不是凭我一张嘴。
宋钰望着她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突然,宋钰像是发了狂似的一把将她按到床上,他力气很大,夏墨被钳制的双手动弹不得。
夏墨惊呼一声,却没有反抗,只是紧紧闭上双眼。
就在她以为对方要行不轨之事时,宋钰只轻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低声道:
“我说过,没有人能够拒绝我。”
他好似轻笑了一声,然后放开她,起身出了门。
留下发懵的夏墨,和一颗狂跳不止的心。
现在那颗心一定在责备她,为什么不从了他。那可是她的男神!
夏墨不知道这样的迷恋算不算爱情。
自从宋钰走后,夏墨的日子并不好过。
准确的说,她易容的身份是个歌姬,善弹古琴。自从她当选花魁后,自然少不了达官贵人慕名前来听曲。有一些图谋不轨的,她也能用药料理。
怕得不是这些普通人,而是藏在暗中的黑手,比方说,她穿越而来的那夜,是谁暗算的她。
敌暗我明,成为花魁后的她,更是成了活靶子。
比如刚刚在她门前走过的两个姑娘。
“她有什么好,没看出来哪里好看,成天冷着个脸,跟有人欠她钱似的……”
夏墨轻叹一声。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必要争个一二三出来,真是无趣的很。
夏墨继续低头抚琴。
“晴雪能歌善舞,怎么偏偏让她做了花魁。真是……
“宋公子也是被她迷惑了……”
夏墨手上的琴弦断了。
她站起身,给听琴的客人福了一福,温柔的***的样子让人心生怜爱。
然后,大步朝门外走去。
打开门,大声道:“哪个没有脸的在人背后嚼舌根。看我不撕碎了她的嘴!有谁不服,敢来一战。”
众人惊呆了,那个平时唯唯诺诺,有事尽量躲在后边的千陌姑娘,当了花魁后竟变得如此泼辣。
有人撑腰果然不同。
刚才那几个碎嘴的姑娘一声不吭。
这时斜对面的一扇门打开了。走出一个容貌俏丽姑娘,千娇百媚,娇柔可人。
娇滴滴的说道:“千陌姑娘,何必跟她们一样,只是往年花魁遴选,都是经过评花榜的,由客人的投掷金花数目定花魁,今年省去的这些。也难怪姐妹们不服。”
“晴雪姑娘说的对啊。”
“去年晴雪姑娘比舞得了二十朵金花呢……”
那几个碎嘴的又在嘀嘀咕咕了。
夏墨心想,怪不得,原来是为了金花,迎春楼今年少了这笔收入,老鸨心里自然不爽,想必这场风波也是出自她手了。
放眼寻去,果然见老鸨在拐角处偷偷观望着这边情况,遇上夏墨的目光还刻意往后躲了躲。
夏墨道:“我同意比舞评花榜。”
众人一阵窃窃私语。
晴雪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一言为定。”
转弯处躲着的老鸨也松了一口气,心里乐开了花。
紧接着。
第二日,迎春楼便搭起高台,张灯结彩。
比舞选花魁的事迅速传开,一早就来了很多人,把高台围的水泄不通。
前面几个座位留给达官贵人。平头老百姓只能远远站立观望。
夏墨的原主人本就精通歌舞,加上夏墨学过舞蹈,跳个舞根本不在话下。
那晴雪也是个歌舞伎出身,只见她玉足轻踮,水袖飞舞,柳腰轻摇,勾人魂魄。
一场舞毕,面不红心不跳,优雅的退去。
夏墨觉得输给她也没什么可羞愧的。
但碍于花魁的名声在前,既然答应与人相争,输了还是有些不好看。
夏墨上台,舞动曼妙身姿。忽而似蝴蝶翻飞,似秋叶飘落,似海棠拂风。
遗世独立的***容颜,清雅如***芙蓉。
回眸一笑,却有万般风情。
一曲作罢,众人目瞪口呆。
金花瞬间多了好几朵,远超晴雪。
这时晴雪朝他的金主暗送秋波,似嗔似怒。
那脑满肠肥的金主,赶紧把金花砸出去。压过了夏墨。
这可是真金白银,纯金做的金花,是用大把的银票从老鸨手中换来的。
夏墨都有些羡慕晴雪了,但看看那脑满肠肥,还是算了,自己脑子又没进水。
胜负已分,夏墨输的也没什么怨怼,别人赢自然有赢的道理。比如这位晴雪姑娘,也是有可敬之处的。
花不花魁的,她也不在乎。
“晴雪姑娘,今年花魁是你的了,千陌自愧不如。”夏墨话音刚落。
“我定的花魁,谁敢换。”一个慵懒的男声传来。
人群两分,中间一条大道,宋钰快步走来。一边示意随从,将一口袋金花倒在夏墨名下。
老鸨欢喜上前。“宋公子,这只是个误会……娱乐一下而已,您别生气。今年花魁自然还是千陌。”
晴雪一脸愤愤不平。脑满肠肥自惭形秽,宋钰是有名的京都首富,生意往来巴结还来不及,还争个屁。
银票换金花,最后金花都送到了姑娘的房里。迎春楼两不亏。
看着满桌金子,夏墨心里开满了快乐的金花。
她在想,怎么把它们变成钱呢。送到铁匠那里熔了?还是找个当铺当了?
正想着,宋钰进来了。
“你在想什么?”
夏墨太过专注,没注意宋钰进来,吓了一跳。
“我在想这些怎么换成钱?”她想的是最好是银票,拿着方便。
“我家开当铺,不如我给你换成银票?”
宋钰说的诚恳。夏墨听着却觉得不放心。
但无他法,出了门,当铺都是他家开的,也只好同意。
“今天是第二天了。”夏墨在他身边略显局促。
宋钰勾起唇角。“是啊,第二天了,我这可怜人没人爱。”
他仰头长叹,仿佛自己真的没有人爱而苦恼一般,那忧愁从这张脸流露出来,也让人觉得心动。
夏墨转开视线。
“困了。请回吧。”夏墨逐客。对着这张脸,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不符合人设的举动。
“没良心。”说完这句,宋钰果然转身出去。临走时笑着说:“不要梦到我。”
说完就出了门,对随从道:“去晴雪那。”
声音低沉,却像是故意让房内的人听到似的。
一句轻飘飘的话,让夏墨觉得此人果真自恋,故意做出让人吃醋的事,幼稚!
然而,这句话却像一根柔软的刺,搅得她一夜难眠,辗转快天亮了才睡着。
其实赎不赎身对夏墨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自己的技能就是易容术,逃出去易如反掌,何必和他赌些什么。
次日清早,夏墨对镜正梳妆,觉得这张脸真的很美。如果说是这张脸吸引了宋钰,也是说的通的。一想到很快就要告别这张脸了,夏墨还觉得有点惋惜。
这时,宋钰突然闯进来,身后的随从托着一件衣服。

小说推荐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小编已经沉浸在暖玉惯春娇夏墨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