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孟峙林时漪漪)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孟峙林时漪漪)

导读:主角是孟峙林时漪漪小说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全文免费阅读重磅推荐!七年后,孟峙林再见漪漪时,发现她身边有个渣男,怎么办呢?嗯,***。为了帮她防渣渣,没有其他想法的……

小说介绍

主角是孟峙林时漪漪小说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全文免费阅读重磅推荐!七年后,孟峙林再见漪漪时,发现她身边有个渣男,怎么办呢?嗯,***。为了帮她防渣渣,没有其他想法的…… 公司里的人私下谈论她勾引老板时,他只好当众宣布,“各位,是本人追求的时漪漪小姐,而且,还没追到手。所以,还请各位高抬贵手,别给我搅黄了

小说简介

七年后,孟峙林再见漪漪时,发现她身边有个渣男,怎么办呢?嗯,***。为了帮她防渣渣,没有其他想法的…… 公司里的人私下谈论她勾引老板时,他只好当众宣布,“各位,是本人追求的时漪漪小姐,而且,还没追到手。所以,还请各位高抬贵手,别给我搅黄了。谢谢。”当漪漪发现他的真身时,他告诉她,几千年来,他们一族都被人类当做补品,有强大的滋补功效.后来她吃着面条,嚼食物的动作让她灵光闪动,她问,“你要怎么发挥强大的滋补功效,是要吃了你?就像西游记里吃唐生肉那样?”边说着,边吃一口面,给他演示。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全文阅读

第 1 章
人流滚滚,一眼喧嚣,他只看见她。
第一章
蓉城,天刚灰蒙蒙亮。
城市远郊深山别墅区,一栋别墅庭院内,亮着微弱的暖黄灯光。
灯光照射下,满庭院丰茂的花枝草木,安谧而诡异。
庭院墙角边,摆放着一个精致的长型石雕花框。这是庭院里引人注目的位置,却只种上一框同种青草。它们缠绕生长,生机勃发。
下一秒,没有任何征兆,一个脑袋,五官俱全的人的脑袋从青草丛里冒出来。
脑袋上的眼睛缓缓地睁开,淡漠地,安静地,平视一眼四周。
紧接着,那颗脑袋继续往上冒,奇迹般地,一个人破土而出,站在石框上。
很奇怪,这是个人,整个人,从长着青草的土壤里冒出来,身上却干干净净,不带一点泥土。
他叫孟峙林,是这座别墅的主人。
他很自然地走下石框,走进别墅里,默默开始按部就班的生活。
默默洗漱,默默穿上衬衣西裤,默默食用早餐,默默地驱车去往他的公司……
天已经明亮。
整座城市呈现出春日雷雨后的一派清澈明丽,街边路沿草木欣欣,青翠爽眼。城市的中心区,源源不断的汽车开始穿梭街道,都市男女步履键行的身影渐渐显现。
今天是人间四月里,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适合逛街,适合约会。
时漪漪,作为这座城市千千万万普通上班族中的一员,今天要和男友逛街约会。
所以当清晨阳光缕缕漏进她家时,她只好抛开睡觉的美好,翻开被子起床洗漱,
然后回到卧室拉开衣柜,开始着手今天的约会妆。
好一阵捣鼓过后,她看着镜子里的“二八少女”。穿着蓝连衣裙白小西装,披散着齐肩微卷的黑发,一张粉嫩鸭蛋脸可爱俏丽。眨眨扑闪的大眼珠子,她勾起小皮包满意出门。
其实,她只是容貌穿搭骗人,今年三月就满二十四岁。
搭上地铁后,她比较幸运地找到个空位坐下。习惯性地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她给男友罗进宇发去微信。
——进宇,我半个小时后就到夏荣路哦。
夏荣路是蓉城中心区的一条繁华步行街,也是她们约定的地方,那四周布满形形***的商城大楼,很适合他们今日所需。
然而很快,有消息回复。
——漪漪,我今天去不了了。
手指稍僵,着急寻问——怎么了?我已经坐上地铁了!
昏暗的地下车库里,罗进宇青着脸色看着懒漫地倚靠在车门前,挑眉轻笑的女人。
真没有想到叶瑶会主动找上门来,还趁他不注意,摸走他兜里的手机。
从叶瑶手里夺回手机,罗进宇点开微信界面,回复——漪漪,开玩笑的,一会见。
收到回信,漪漪拧眉白眼——额,小罗同志你三岁吗?我一会就到了,快点过来!!!
半个小时后,时漪漪如约等候在夏荣路的人形雕像路标处。罗进宇还没有到,她找了个休息长椅坐下等他。
她心情很悠哉,双手抵着木质椅面,摇摇摆摆着小腿,漫不经心地扫着四周的喧嚣,希望早点从这些来来往往的人形中看见他的身影。
就像这样的大好周末,本该属于漪漪这样的佳龄男女约会谈欢的时光,刚从土里爬出来的孟峙林,却在去加班的路上。
他正巧开车到夏荣街的路口上,看见前方亮起红灯,缓缓停下车辆。
像他那样默默的人,即使一个人步行在城市最繁荣的街道上,也是自走自的路,不会留意于四周景致。
却或许因为人间的四月天太过和煦,在这个停车期间,忍不住向窗外望了一眼。
本是出于无意识,可老天就爱不经意地送人惊喜。
下一秒他僵住,漆黑的眼睛死盯着一个方向。
凌锐的目光像红外线穿过来往人群,街道路沿,直直地投向正惬意地坐在休息椅上的时漪漪。一时,他脑里宛若惊涛骇浪,层层叠卷。
是她吗?
是她。
七年之久,终于再见你。
汽车喇叭声在他身后不断鸣响,前方绿灯了,有人在催促他。从容不迫地开车通过路口,将车子停靠在马路边的临时停车点上。
下车后,他忐忑不安地走回去,同来来往往的人流一样穿过路口,走上街道,慢慢地走到她的跟前,小心翼翼地瞧她一眼,却不敢靠近,像陌生而又普通的过路人一样,从她身边不留印迹经过,走到斜对面的一家咖啡店外面坐下。
有服务员问他喝点什么,他回应“随便”,服务员一脸问号地愣住,他才随便指了点单上一个饮品。
继续远远地望着她。
人声鼎沸的步行街上,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男人正目不转晴地盯着一个女人。
他斜对着她,背靠座椅,上身倾斜而紧绑。滤过熙来攘往的各色人影,只注视着她。他看见她慵懒闲逸地倚着长椅,几抹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脸颊上,将她的面容显现得更加清晰柔亮。他发现,她一点没有长变。
依旧是那时的模样,白润润的鸭蛋脸、圆溜溜的黑眼珠、肉嘟嘟的红嘴巴,很乖巧可爱的长相,却做出与外貌不相一致的事情……
似乎想到什么,他有点手忙脚乱地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打开百度搜索引擎。
跳动手指,飞快输入:“该怎么出现在想念很久的女孩子面前?”
百度一下,这是他不得已融入这现代人类的生活,获得的一项必不可少的生存技能。
“进宇,这里!”休闲椅边,时漪漪远远地瞧着男友来了,朝他招手。
来不及将搜索出来的答案瞧几眼,记忆里熟悉的清脆声音怦然响起。
孟峙林撤回放在手机上的目光,望向她那里。
见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也走向她。悄无声息地,面容上的柔和神色褪去,他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时漪漪和罗进宇走到一块后,罗进宇自然而温柔地牵起她的手,问:“漪漪,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漪漪回答,又鼓着眼睛捶他一下,“你刚才开什么鬼玩笑,还以为你真的有事,来不了了。”
罗进宇笑笑,避开这个话题,“那我们走吧。”
再瞪他一眼,漪漪环顾四周高楼,“先去那个商场?”
“那我们先去仁和春天。”罗进宇提议,“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戒指。”
拥有一对订婚戒指,这是他们今天郑重其事逛街的目的。他们两人是大学时期成为情侣的,交往磨合三年多过来,已经是愿意戴上订婚婚戒的恋人。
“恩,好啊。”漪漪似乎瞬间温顺下来。
两人边说着,边并肩携手慢悠悠走去仁和春天。
孟峙林清晰地捕捉着两人相遇后的这一系列肉麻互动。
他情不自禁地腹诽:“她那双黑眼珠子是在闪贼光吗?进宇,叫得很亲切啊……”
想着想着,感觉胸口闷闷的,堵堵的。一千多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忽然在心坎上窜出来,只能憨憨想着,“百度一下,为什么会这么不***?”
可是他来不及百度一下,她们并肩而去的身影在人潮里越来越远,要远出他的视线所及,好像下一刻就会消失在迷乱都市。
心一慌,连钱都忘记付,就迈步跟上去。幸好咖啡店老板因为忙碌,没有注意到。
跟着她走进商场,瞥着他们说笑着搭上直达电梯,往这座商场专卖珠宝玉珍的楼层。
两人走出电梯,入眼所见一柜又一柜的金光银器,灿灿耀眼。他们没有挑剔,转身走进一家商店,走到砖戒专柜前。
“先生女士您们好。”有导购小姐彬彬有礼地站在两人跟前,“请问您们是来选购戒指的吗?”
罗进宇点点头,“恩,我和我女友来挑选订婚戒指。”
订婚戒指。导购小姐清楚该推荐那几款戒指,露出一脸标准微笑,冉冉不绝地向两人介绍起来。
两人便站在专柜前兴致勃勃地挑选起来,好一阵过后,留下几款纠结着。
漪漪问,“进宇,你觉得这款圆形好看,还是这款方形好看?。”
“圆的吧。”
“好。那你觉得这种扭戒好看,还是台面戒好看?”
“漪漪,”罗进宇忽然说道:“我去打个电话。””
“好。”时漪漪点点头,将两款戒指戴在手指上自个比着,总觉得挑选不出最满意的。
罗进宇走出商店去打电话,以防漪漪听见谈话内容,他走得稍远一些。绕着商场的环形走廊,走到商店的斜对面。
这里摆放着两张矮圆桌,供顾客休息。罗进宇随意看了一眼,走到没人的圆桌边,拉开椅子坐下。只是他恰好坐到孟峙林的身后。
罗进宇不耐烦地接通纷至而来的电话,说,“叶瑶,那天晚上,你和我都喝多了,我们的行为都是无心之举,你为什么要揪着这样一件事情不放?”
孟峙林身姿斜直,不动声色坐着,耳听着涌来的烦躁言语,望着对面商店的清淡目光倏然散出更多冰冷。
“就这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罗进宇嘴上这样说着,却没有立刻挂断电话,又听叶瑶说了什么,才猛然摁断。摇摇脑袋,摆出一副触霉神的模样,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在走出两步后,似认输般重新拨回电话。“一两个小时后,你找个男的打电话过来。你这么聪明,应该不需要我教你说什么吧?”说完,勾起一抹浅淡的佞笑,罗进宇悠悠然走回商店里。
孟峙林依旧淡漠听着,望着商店里一直乐滋滋选着戒指的漪漪,搭放在西裤的十指紧紧蜷缩。
珠宝商店内,漪漪见罗进宇方便回来,又连忙将手上的两款戒指戴在罗进宇的手指上比了比。
她说,“进宇,你很适合戴这两款啊。”
“……”
导购小姐微笑着补充道,“扭戒显得精致有花样感,台面戒会给人简洁大方的感觉。”
罗进宇问:“漪漪最喜欢那款?”
“这款。”很快,她选择了戴在罗进宇修长食指上最好看的那款。
于是,她时漪漪,他罗进宇,一人戴上一戒,举着两只手掌,在纯白的日光灯下,微闪食指,看着璀璨的砖石闪闪发光,像余生已定。
“咔嚓”一声,时漪漪拍下照片,捧着手机细细品味一下,将照片分享到朋友圈,配文:和我家小罗的订婚戒#^_^#。
罗进宇趁她盯手机的功夫去付款,漪漪也不跟他争,想着以后用其他方式还。
结好账,他执起漪漪的手,带她走出商店。
这一幕到底羡煞旁人,连导购小姐都认为他们是真心相恋的一对,祝福他们能早日订婚成婚。
走出电梯,漪漪瞅了一眼刚刚发的那条朋友圈,评论已是一片精彩。
乐彤:恭喜恭喜!不过我很疑惑,生米煮成熟饭了吗?你妈的鞭子准备好了吗?
璇子:漪漪,订婚戒指是不产生法律效应的(*∩_∩*)。
花椒:漪漪,真好,祝福你和你的小罗。
丑丑:姐,啥都不多说了,等你结婚那天,我来表演相声,出场费打八点八折。
时漪漪琢磨着来自亲朋好友的“祝福”,嗯,有些评论甚是赏心悦目,有些评论嘛,她心情好,可以不跟他们计较。
戴上订婚戒指,罗进宇和时漪漪去了商场里的超市。逛了十来分钟商场,他们采购好半车蔬菜瓜果,像极准备过日子的小夫妻。
推着购物车去结账的时候,路过厨卫用品的区域,促销区码着一款情侣碗筷,漪漪看着可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罗进宇瞟到,停下购物车,“喜欢这种碗筷?行,我们买套回去,你到我那里住的时候,可以用这套碗筷盛饭菜。”
“嗯?”几丝红绡浮现。
罗进宇望着她羞涩的面貌,凑近漪漪耳边亲昵说:“还以为漪漪早就准备好了。”
“嗯?”
“嗯什么嗯?不是说好了,等两天,你搬到我那里住。”
漪漪眼眸噙笑,眯眼撅嘴,“喔,小罗同志,别有所图。”
“嗯,是的。”罗进宇大方承认,望着她一脸藏不住的光芒,揉揉她头顶乌黑柔发,转身推起购物车,“走了,去结账。”
“嗯。”
“等等,漪漪……”罗进宇忽然停下,往不远处的商品架望过去,漪漪见状,也疑惑地看过去,“怎么了?”
罗进宇好像看见一双不和善的眼睛,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什么。
“没事,走吧。”
“好。”
之前,即使两人交往三年多,并没有住到一起。原因是,漪漪她娘是位很传统的女性,她不同意女儿跟男友***。
但半个月前,罗进宇升了职,重租了个大一些的房子,便同漪漪商量,买了订婚戒指后,搬到他那里去住。漪漪想,他们该到***一段日子的阶段,也就同意了。
两人提着两大袋子走出仁和春天,去罗进宇停车的地方。他是开车来的,把车子停在附近。
取了车,两人计划先回漪漪家里,弄顿丰盛的午餐庆祝一下。
在街角的隐蔽处,孟峙林一脸冷漠地望着他们坐上车,见白色小汽车驰行而去。
冷嗤一声,他双手插兜,快步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简捷说明目的,“麻烦,跟着前面那辆白色小车。”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免费阅读

第 2 章
孟峙林坐在车上,一路沉默,幽深的目光牢牢地锁着前方的白色小车。
出租司机出于新奇,通过后视镜瞧了眼后座的男人,见那副生人勿扰的姿态,也不敢搭话,只管努力追车。
而目标车辆,在开出大约十分钟后,停在路边。
时漪漪提着一个塑料袋从车上下来,对车子里满脸歉意的男人说,“进宇,你快回公司去吧,这离我小区很近了,我随便打个车就可以回去。”
就在刚刚,两人兴致勃勃地谈论回去做什么菜,该怎么做的时候,罗进宇的手机如约响铃。
接过电话后,他一脸为难地跟漪漪说,领导的电话,让他立刻过去。
这种情况,时漪漪虽然失落,使使性子后,还是大方地让罗进宇回去工作。为他考虑到,他刚刚升职,更加需要在工作上把握好每一步。
见女友这么懂事,罗进宇心里总归别扭难堪,望着她含笑的眸子出神几秒,点点头。
随即调转车头离开。
时漪漪站在马路沿边,目送他的车子混入车流,露出丝丝黯淡。
发愣过后,她低头看看手指戴着的砖戒,仿佛心里的不悦都随风消散。放眼看看四周,见也没有什么出租车,心想着离小区也不远了,就走回去吧。
透过车窗,孟峙林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
发现,原来七年前那个狐假虎威的女孩,成了个小傻子。
他冷沉着脸色付钱下车,迈开修长匀称的双腿,一声不吭地跟在纤纤身影后。
维持着与她十米左右的距离。
于是栽满法国梧桐的林荫步行道上,两个人一前一后轻步走着。时值四月,沿路劲韧的梧桐新绿茂盛,中午的盛阳依旧得以钻空子,从树叶的稀薄处往下照射,留下点点斑驳影子于地面。
他们踩着斑驳的树叶走着,微风过袖,带来能静心宁神的安详。此时此刻,孟峙林的眼里耳中,步行街上寥寥而过的行人已然透明,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响几近消失。
一步两步三步,随着时光悄悄然溜过,时漪漪忽地放缓脚步,冥冥中,感受到身后有什么东西,一直不缓不急地跟着。
下意识地,她停下脚步。
回眸一望。
一双满是疑惑且隐着担忧的眼眸,便正好对上孟峙林黑白分明的眼睛,复杂至极的目光。
这猝不及防的回头几乎杀了孟峙林个不知所措,他不想就这样正面相照了。缓缓骤然加速跳动的心脏,才佯装着镇静地望着她。
漪漪回头后的十秒内,也属于停滞状态。
她看着跟前的男人,肩宽腰窄,双腿修长,体型匀称的身姿上穿着纯净的蓝衬衣白西裤。黑发齐耳,脸型偏小,却不显柔气,而是透露出一股沉俊硬毅,甚至糅合着几分不染纤尘的清冷。继续顺着流畅弧度的下颌线望下去,能看见男性脖颈上突兀而***喉结。
她似乎看见不该看的东西,转转目光,却无意识地扫到对方的眼眸,见别人也坦荡地盯着自己,连忙转过身去。
居然在大街上随便看一个陌生男人哎,还看到人家的喉结,怪不好意思的……唉呀,罪过,罪过,进宇进宇,其实我并不是个好美色的女子。
想到男友,漪漪好笑地甩了甩脑袋,不再在意这个小插曲,迈开步子继续走着。
然而她到底忽视这陌生男人的别样目光。
孟峙林还沉静在跟她对视的深沉感触中,见她走了,回过神来继续跟着。
时漪漪不再回头看孟峙林,不过,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还跟在她身后,就恰恰跟她保持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那男人不会是在跟踪她吧?
难道……
心下忽紧,又理智地考虑一下,她已经好长一段日子不需要做出“出格”的事情,不应该啊。
难不成,那男人看着一表人才的,其实是个跟踪狂?看看最近网上爆出的那些芳龄少女,遭变态跟踪,被先奸后杀的视频。那男人不会也想先那什么后那什么她!?
细思极恐。
漪漪连忙张望四周。
很好,步行路上一人都没有,马路上少有的一两辆车子都飞行而过。
没法,她只得加快脚步。
孟峙林在后面跟着,发现已经不能和她保持在十米以内的距离,没有多想,也加快步子。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一直伴在耳侧,鸭蛋脸不淡定地皱成苦瓜脸。
如芒在背,时漪漪心里渐慌渐怕,意识到可能需要做奔跑少女了。撒腿开跑的时候,也没有看路,一脚就踩进路上的大坑里。
“砰”的一声,她绊倒在地上,发出惨烈尖叫,“啊!”
“你……你没事吧?”眨眼间的功夫,孟峙林已经闪到时漪漪的跟前,慌张伸手想扶起她。
摔下去那一下,漪漪眼疾手快,两手撑着地,以至于没有那么惨烈。
她一脸苦相,听见有人询问她情况,皱眉抬眸,居然就是那个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男人。
颤抖着往后闪了闪身子,“你别过来,你别碰我!”
孟峙林有些懵,担忧的瞳仁里闪过疑惑,思索着她这话的意思,以及刚刚她为何走得越来越快还跑起来了。
片刻后,才沉静地说:“你可能误会我了,我只是见你走路摔倒,想要扶你一把而已。”
他说完,“我不信,你骗鬼”六个明闪闪的大字,就印在时漪漪的脑门上。
“我误会你?”漪漪见这时周围零散走过一两个路人,十分好奇地瞧着她和孟峙林,心里也不那么怕了,毫不留情地拆穿他,“先生,我不瞎,你跟了我一路,我还是能看清楚的。”
不瞎?孟峙林持不敢苟同的态度。
他平静地问,“你确定?”
“……”漪漪眉头拧着麻花,不懂他什么意思。
沉俊的脸容上却毫无变化,片刻后一点不结巴地回应,“我没有跟踪你,我住在这附近,可能跟你顺路而已。”
住在这附近,顺路而已?
时漪漪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询问,“先生,你当我又瞎又傻吗?”
“……”孟峙林不予置评。
“先生,你住这附近的?”漪漪鼻子嗤嗤出气,“你那个小区的啊?”
孟峙林抬眸一望,见远处坐落着几片高矮不一的小区,随手指着一处,“那里。”
时漪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冷笑着嘲讽,“哈!开什么玩笑!我就住那个小区,从来没有见过你,你……”
话到一半,蓦地闭嘴。
哎呀呀,怎么可以蠢到在跟踪狂面前暴露自己的住址?
时漪漪,你是蠢猪吗?
孟峙林心里抽抽,诚然不想,误打误撞。
“我们住居的小区……”孟峙林目测几眼那处小区,缓缓推断着,“16栋18层,每层六户,每天都有新入的和搬走的,你没有见过我,应该不能说明我不是那里的租客?”
他清楚,这个时候,需要放大胆子装。
这……
时漪漪顿时语塞,看他说得头头是道的模样,还在心里琢磨,她住的那个小区是16栋来着,还是18栋?
见她被兜住,孟峙林再接再厉,轻声说道,“我扶你起来吧。”
说着,他再次伸手过去。
“哦,不用了……”时漪漪依然本能拒绝,意识到自己还坐在地上,想想现下,站起身来似乎才是正事。
“啊……”动了动脚踝,好像扭到了,根本站不起来呀。
孟峙林见她吃痛的模样,骤然倾身扶住她的胳膊,“在试试,看看能不能站起来。”
当下,时漪漪也没有关注他已经碰到她。听他的话,又动了动脚踝,疼得她瞬间蹙紧眉头,几欲飙泪。
“应该是扭到脚了,我送你去医院。”简明说完,孟峙林单膝蹲地,展开两只强健有力的胳膊,横抱着她站起来,往马路边走去。
时漪漪还心想着等下要瘸着脚回家,摸红花油了,一时间实在反应不过来,怎么就被跟前这个男人公主抱起来。
“喂喂喂……我没什么大事的,我应该可以自己走的,不用去医院的。你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
她叫叫嚷嚷着,孟峙林根本不搭理,招了一辆出租车,将她塞进车里。
出租车内,很是狭窄的空间里,两人坐在后排,孟峙林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说刚刚有些冒昧,但是她的脚重要,不用担心,马上就能到医院之类的好听话,很成功地,再一次让时漪漪脸红耳赤。
孟峙林将漪漪送到一家他比较熟悉的医院。
到了医院,他先联系了何景溪,他唯一以及一直联系着的一位医生朋友。
漪漪手上、膝盖上、脚上都疼着,也就任由安排。
何景溪将两人带到他诊室附近的清创室,简单地询问情况后,跟孟峙林说明,“她手上和膝盖上的擦伤,我找个实习生帮她处理一下。等下,你带她去挂一个骨科的号,估计要拍片子,才能判断脚踝部的损伤严重程度。”
孟峙林点点头。
道谢之后,何景溪意味深长地瞧了他一眼,拍了拍他胳膊,就回诊室工作。
很快,一个女实习生来清创室帮漪漪处理擦伤。
漪漪坐在病床边,摊着手给实习医生处理,孟峙林就站在一边看着。
碘伏洗伤口,漪漪倒也不觉得疼,还凉爽爽的。
处理完手上,轮到处理膝盖搽伤时,实习医生让漪漪把裤子捞到膝盖上。但是,漪漪今天穿的裤子有点紧,捞不上去。
她只好尬尬解释,“裤角太紧了,捞不上去。”
“嗯,裤脚紧,加上你属于小腿有肉型,确实不好捞。那就脱下来吧。”女实习医生应该还是学生,说话比较直爽。
“额……”小腿有肉型?小孩子实话实说,她能计较吗?
扯出一抹生硬笑容,咬下嘴皮,“可以脱,但是……”
忸怩地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孟峙林,孟峙林瞬间明白什么,走出清创室关上门。
伤口处理好后,孟峙林扶着漪漪去挂了骨科号,医生问明情况后,果然就开出CT检查单。
孟峙林将她送到CT室外的排椅边坐下,等候着拍脚踝部的CT片,他自己出去跟方存信通了电话。
按照计划,他今早是要去公司加班的。半路奇遇,矿工半天,怎么都得趁着这个空档,去给那个已经跟他打过几通电话的特别助理沟通几句。
在方存信难以置信的语气下,他挂断电话。
走回CT室外时,孟峙林远远望着漪漪,直到她摇摇晃晃着脑袋发现自己,才淡然自若地走过去,坐到她身边的椅子上。
随着他的坐下,漪漪拘谨起来。
他盯她一眼,视线落到她脚踝上,“还疼吗?”
“疼过劲了,好多了。”漪漪回应着,却不敢直视对方。
孟峙林不在说话。
她偷偷地打量了眼身侧安静坐着的男人,暗暗思忖着。
面貌沉俊,气质清冷淡雅,与人医生护士打交道的时候简尽明了,不失礼貌。确实不像跟踪狂,到像个青年才俊。
那个何医生,好像是他的朋友,所以为了她,他麻烦了自己的朋友?紧张地送她到医院,又为奔走她挂号缴费,他们不过是陌生人,怎么会对她这么菩萨?不过这一番折腾下来,好像还没有主动道谢。
于是她一脸诚恳地搭话,“嘿,刚刚谢谢你了。”
孟峙林倾斜目光投向她,“……不用谢。”真的不用谢。
“你也住在碧山蓝湖小区?”
“恩。”孟峙林不怎么犹豫地点头,却移转了目光。
“那你几号楼的啊?”
“2号。”
“2号?真的假的?想不到我们是一栋的……”漪漪激动地说出来后,才发现今天真的蠢到外婆家。
“恩。”孟峙林淡淡“恩”着,心里自然莫过于惊讶。
不是吧……

小编点评

我和草药精的共同理想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