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那个小哭包(江一禾)

保护那个小哭包(江一禾)

导读:主角是江一禾小说——保护那个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小说讲述了:江一禾抬头,杨姐眼底的黑眼圈,就连厚重的粉底也没能盖住。她顿时有些心疼地抱住杨姐的手,撒起娇来。“杨姐想要吃点什么吗?我一并带回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一禾小说——保护那个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小说讲述了:江一禾抬头,杨姐眼底的黑眼圈,就连厚重的粉底也没能盖住。她顿时有些心疼地抱住杨姐的手,撒起娇来。“杨姐想要吃点什么吗?我一并带回来。”

江一禾小说简介

“小依?”江一禾不安的唤道,她还记得来这里之前见过一个光屏和一只猫。
“宿主,小依在这里。”虚拟形态的波斯猫凭空出现在被褥上。
“怎样才能回去?”江一禾攥紧被褥,死死盯着小依,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
原来真的有系统这种东西。
“只要宿主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将等级升到满级,即可回去。”
“任务?什么样的任务?”
江一禾想什么便问什么,到此刻她都有些难以置信,带系统穿越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保护那个小哭包全文阅读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还会热死人的A市在一场雨后,终于迎来一丝清凉。
江一禾伸了个懒腰,把自己塞进座椅里,像极了一团揉皱的纸。
一连一个礼拜,一天只睡四个小时,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不过总算把杨姐手里最紧急的项目设计图搞定了。
“辛苦了,”杨姐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去吃个早饭。休息一下。”
江一禾抬头,杨姐眼底的黑眼圈,就连厚重的粉底也没能盖住。她顿时有些心疼地抱住杨姐的手,撒起娇来。
“杨姐想要吃点什么吗?我一并带回来。”
现在的这份工作是杨姐推荐的,住的房子是杨姐帮忙找的,毕业三年,一切全靠杨姐的帮衬。
她也没啥能做的,只能在这些琐碎的小事上尽可能的去回报她。
“啥都行。去吧,注意安全。”杨姐捏了捏江一禾的鼻头,还跟个孩子似的。
离开工作的地方,就连迎面吹来的暖风,都不要太***。
杨姐喜欢卤肉饭,江一禾打算给她带这个,恰巧A市最正宗的卤肉饭就在这附近。
“咚——”一个篮球从她面前弹过,落进机动车道。
“球,球球…”一个穿背带裤的小男孩,边喊边迈着小短腿去追。
紧接着是刺穿耳膜的喇叭声,事情发生的太快,江一禾反应过来,男孩抱着球站在路中间。一辆货车迎面驶来,她立即冲进马路将男孩往回拽。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江一禾抱着男孩感觉身体的悬空。落地前只来得及死死护着男孩的头,而自己的脑部砸在柏油马路上。
闭眼前,周围的尖叫声一片接一片。
而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下辈子绝对不学建筑设计,不再做一个设计狗。
……
【137号宿主您好,欢迎来到守护系统。】
江一禾感觉自己睡了一个很长的觉。睁开眼,她处在一个空白的房间里,面前浮着一块光屏。
“守护系统?”
话音刚落,一只波斯猫出现在她面前,毛发光亮,蓝色的瞳孔像深洋。
“宿主您好,我是小依。”
江一禾满脸惊恐,猫…猫它说人话了,正了正神色,不安的询问:“这是哪里?”
她怎么还跟猫聊上了,江一禾揉着太阳***,她不会工作太久产生幻觉了吧。
没有人回答她,光屏上的四个字消失,转而出现的是一间病房,她穿着蓝白病服躺在病床上。
自己看自己躺病床上,这感觉……
“只要宿主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即可回到身体。”
江一禾还想问问发生了什么,光屏发出刺眼的白光。
九个字浮现在她面前。
【正在前往第一个世界。】
一阵眩晕过后,江一禾缓缓睁开眼睛,入目不再是一片白,而是花纹繁复的床帘。
撑着床坐起身,古香古色的家具,绣艺精湛的屏风,没有半点现代的气息。
“小依?”江一禾不安的唤道,她还记得来这里之前见过一个光屏和一只猫。
“宿主,小依在这里。”虚拟形态的波斯猫凭空出现在被褥上。
“怎样才能回去?”江一禾攥紧被褥,死死盯着小依,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
原来真的有系统这种东西。
“只要宿主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将等级升到满级,即可回去。”
“任务?什么样的任务?”
江一禾想什么便问什么,到此刻她都有些难以置信,带系统穿越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江一禾没等来小依的解释,等到了冰冷的机械音。
【即将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请宿主做好准备,3、2、1。】
江一禾还来不及说点什么,陌生的记忆一股脑灌进她的灵魂,痛的她面目扭曲。
现在是公元786年,刚好是月国和北国开战的一年。
她占据的这具身体,同样也叫江一禾,是当今皇上钦点的新科状元娘,永安县的父母官。
小依***舐着前爪的毛,声音奶声奶气的,是江一禾有段时间很喜欢的正太音。
“这个世界的任务很简单,护送特殊人物回京交接密报。”
“特殊人物是谁?他在哪?”
江一禾虽说没看过多少小说,耐不住她有一个写小说的发小。鬼才会相信任务简单,这系统说不定挖了个几米深的坑给她跳。
“特殊人物在如意坊。”
“什么!?”江一禾被惊到了,语气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度。
如意坊,听名字你可能会以为是个玉器店。其实不然,那是月国女人的温柔乡,男人的噩梦地。
守在门口的侍女柏晴,听到江一禾的惊呼,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略带焦急的询问:“大人?”
江一禾连忙收敛神色,朝门口喊道:“没事。”
“如意坊的小倌是特殊人物?”
波斯猫点点头,卖萌的喵了一声,“是的~”
江一禾还想从小依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光屏出现在面前。
【紧急任务:请宿主立刻前往如意坊,倒计时30分钟。】
任务来了?江一禾愣愣看着光屏上的30变成29再变成28。
回过神,连忙拽下搭在屏风上的衣裤往身上套。
古代的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再加上江一禾不熟练,穿个衣服就耽误了不少时间。
雕花木门从内打开,柏晴微微俯身行礼。江一禾哪里有心思搭理她,根据系统给的路线拼了命地往外冲。
如意坊所在的街是月国出了名的花街,屋檐下挂着大红灯笼,穿着花艳的长发男子们朝路过的女子挥着手绢。
江一禾大口喘着气,来回踱步。母胎solo二十五年,男人的手都没拉过几次。
一朝穿越,连花楼都逛上了。
系统可不管江一禾是怎么想的,发出刺耳尖锐的警报声。
小依再一次出现,静立在江一禾肩上。“宿主,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五分钟。”
想想只剩五分钟,江一禾硬着头皮走进花街。
百花楼,春风阁……
江一禾眼观鼻鼻观心,抬头看一眼牌匾又迅速低下。
花街上招揽客人的男子,难得遇到长的这么俊秀的女子,一个劲的拿手帕扫江一禾。更有胆大的男子伸手拉她的袖子,吓得她快步往前走了两步。
等她找到如意坊,江一禾觉得自己要魂归西天了。
那些男子身上的香粉味混杂在一起,只让她觉得头晕目眩,胸闷气短,比通宵画图还难受。
【任务倒计时,5,4……】
听到系统的声音,江一禾回神大步迈进如意坊。
如意坊里笑闹声杂成一片,江一禾甚至看到一个女人揽着一个粉衣男子,又伸手在路过的紫衣男子***上捏了一把。
简直没眼看。
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江一禾问小依,“接下来要做什么。”
光屏再次出现。
【叮——任务完成,奖励解毒丹一颗。(已放入仓库)】
解毒丹,是修真文里那种可以解百毒的丹药吗?
【主线任务:解救特殊人物,倒计时60分钟。】
解救她懂,问题是特殊人物长啥样。问小依,小依一脸不可说不可说。
求人不如求己!
江一禾学着那些女人,捏着一个酒杯,有模有样的逛起如意坊。
“把这小贱蹄子给我绑起来。”
声音尖锐刺耳,江一禾好奇望去,一个头戴红色大花,像是鸨父的男人,用又尖又长的指甲,指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男子。
抬脚想离开,突然想起拯救二字。脚步收回,要是这就是特殊人物怎么办。
鸨父体型膘肥,将那男子挡的结结实实,江一禾换了各种角度都看不清男子的脸。
作势无意的从他们身边走过,本想就是看一眼。哪料那个男子死死攥着她的裤脚。
被迫停下脚步,江一禾动了动腿,那男子死抓着就是不放手。
江一禾饶有兴趣的朝男子看去,眼前的男子有着一张极为俊俏的脸,一双桃花眼含着水。
这男人肯定是这如意坊的头牌,这是江一禾的第一想法。
这种男人肯定不会是特殊人物,这是江一禾的第二想法。
最后扫了一眼男子,对方红唇微启,像是恳求她救他。
江一禾有些于心不忍,可光屏上的数字变成了45。
心中对男子说了声抱歉,时间紧急,她还不知道特殊人物在哪里。
“大人,求您买下奴家。”
听到这声音,作为声控的江一禾挪不动脚步了。摸了下荷包,鼓囊囊的,买两个小倌似乎都绰绰有余。
鸨父听他这么说,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想给他一耳光。
见鸨父竟然还要打人,江一禾连忙拦下,“他多少钱,我买!”
鸨父将江一禾从头打量到尾,报出一个价,“五百两。”
江一禾倒吸一口冷气,她能说她不买了吗?
被他如小狗一般期望的眼神看着,江一禾觉得要是自己说了就是个罪人。
袖子被扯了两下,疑惑的看向男子,男子垂着眸,红唇抿成一条线,“允川不连累大人了。”
江一禾看男子这个样子,瞬间怜香惜玉起来。咬咬牙拽下荷包抽出包里所有银票递给鸨父,“刚好五百两,你点下。”
鸨父接过银票,手指粘了点口水,点起银票。笑得眼角出现几条鱼尾纹。
抬手睨了一眼跟在一旁的小厮。
小厮颔首退下,很快拿着允川的***契重新出现。鸨父过了一遍***契,交给江一禾。
这旁江一禾将荷包扔出去就后悔了,果然美色惑人。
想着特殊人物该怎么办,光屏出现了。
【叮——任务完成,奖励避子丹一颗。(已放入仓库)】
江一禾侧头看着乖巧、懵懂、怯弱的允川。
这就是特殊人物?就这样被她误打误撞救了?
有种还在梦里的感觉。
“你好,我叫江一禾。”江一禾伸出手,想跟未来伙伴问声好。
手停在半空中有一会儿,允川都没有握上来的打算,尴尬的收回,她忘了这个年代没有握手这一说法。
她刚才那样,对方不会以为她是想占便宜吧。

保护那个小哭包免费阅读

江一禾有些头疼,该怎么安置允川,带回县令府?
将***契递给允川,江一禾踟蹰的问道:“那个…你有地方可以去吗?”
允川不接,低着头小扇子似的睫毛轻微眨动,“奴家孤苦无依,没有地方可去。大人买下奴家,奴家就是您的人,理应伺候您。”
江一禾脸上冒出薄红,什么叫她的人,还伺…伺候她。
小依悄然出现,趴在允川头顶,“宿主我们的任务是保护特殊人物,特殊人物走了你保护谁。”
江一禾有些慌,看向允川,对方面红如三月里的桃花,看样子是没听见小依的声音。
小依适时给她解惑,“只有宿主能看到我,听到我的声音。”
江一禾再三思量决定带他回府,允川的眼眸随即亮起,鼻翼抽了几下,声音嗡嗡的,“谢谢大人。”
守在允川房门口,带着草木香的微风让江一禾思绪清明几分,分析起任务。
护送允川回京交接密报。护送那就说明她也要跟着回京,另外允川手里有没有密报还是一个问题。
再者允川是谁,密报内容是什么,交接的人又是谁,这去的路上会发生什么都是难以意料的事。
江一禾有些烦躁,她就是个画图的,镖师的事情真的不适合她。
“大人奴家收拾好了。”
允川背着个小布包,换上寻常男儿家的衣服,深灰色的衣料也没能遮盖住他的好颜色。
江一禾仔细打量他的样貌,好看深黑的桃花眼,脸颊处一点黑墨,淡红浅薄的双唇......
她有些脸红,想起月国对男子的苛刻,问道:“你需要面纱吗?”
月国男子独自不能上街,哪怕有下人、妻主陪着,也要带面纱。
江一禾说完,就发现允川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瘦削的肩膀轻微抖动,“奴家没有面纱。”
“没事。”江一禾见他这个样子,急急忙忙的说道:“我去找辆马车,你在这儿等我。”
江一禾不傻,能成为交接密报的人,允川肯定不像他表面上这么简单。
刚才那副模样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她也辨别不出,但毋庸置疑的是她心软了。
回到前厅,将一枚银锭子递给小二姐。小二姐咬了下,立即眉开眼笑的保证,“大人放心,我一定给你找最好的车夫。”
有钱好办事,江一禾还没等多久,小二姐就回来了。
“大人,马车已经候在门外了。”
江一禾道了声谢,回头找允川。瘦小的人儿蜷成一团坐在门槛上,看到她时眼里亮起光。
在心里默念三遍,这是任务世界,这是任务世界,这是任务世界。总算把心里那一丝不该有的念头压了下去。
“走吧。”
允川随即跟上,见他就背着个布包,两手空空,江一禾蹙眉问道,“你就这些家当?”
允川点头,面上露出一丝羞赧,“奴家是被卖进这里的,这里的东西,爹爹是不允许带走的。”
江一禾了然,看似平常的和允川聊着天,“你今年多大?”
像是难以启齿般,允川过了许久才回答:“奴家今年十九。”
月国男子基本上十三四定亲,十五六出嫁,十九差不多是两个孩子的爹,确实大了些。
“你来这里多久了?”江一禾想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快三个月了,大人放心,奴家还是完璧之身。”允川边说边将袖子往上撸,想给江一禾看他的守宫砂。
这男子未免也太大胆了些,江一禾连忙让他把袖子放下,“我信你,你是被谁卖进这里的?”
允川闻言垮下脸,浑身上下写满失落。
看允川这样江一禾有些于心不忍,终究没逼着他给个答案。
两人坐在马车里,伴着车轱辘碾过地面的声音,各自想着事。气氛说不上好但也不错,直到允川肚子咕噜噜响起,气氛变得僵硬。
江一禾开口缓解这份尴尬,“饿了吧,很快就到了。”
允川红着脸低低应了一声。半张脸藏在阴影处,江一禾也分辨不出他现在是怎样一表情,只求赶紧到。
好在县令府与如意坊离得不算多远,半刻钟后,车夫在帘外恭敬的说道:“大人,县令府到了。”
江一禾率先下了马车,伸手去扶允川,男子的手带着丝温热,掌心处却有着粗糙的茧子,这是一只常年握刀的手。
来不及害羞,背后寒毛疯狂竖起。
县令府守门的侍卫看清是江一禾,立马上前迎接。车夫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自己拉的是县令大人,连忙将还未捂热的铜板拿出来。
江一禾制止她,“我坐了你的车。这钱该你的,你拿着便是。”
车夫连声道谢,驾着马车往回走。
江一禾牵着允川走进县令府,临近傍晚的县令府,夕阳的余晖洒在琉璃瓦上,像是给这府邸镀了一层金辉,熠熠发光。
柏晴在听到侍从说主子回来了,急忙朝外面赶,主子前面突然跑出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看到主子身边站着一男子,柏晴脚步一顿,随即露出一个笑容。主子今年二十有三,府上是时候该有一个男主人了。
江一禾看到她,记起允川还饿着肚子,连忙让她吩咐厨房上些吃食。
等待吃食间,允川乖巧静坐在木椅上,表面上怯弱乖巧,心里思绪纷飞。
父母官上花楼,回去一定要掺她一本!
厨房动作迅速,一盘盘精致可口的吃食端上桌。作为主人家的江一禾,起身给允川盛了碗酒酿圆子。
在她看来没什么的事,看的柏晴直皱眉。这公子不给主子布菜就算了,还要主子服侍他。
允川错愕过后,垂头舀起一勺。如珍珠般的圆子盛在白勺中,被他递到嘴边,嫣红小嘴微张。
随手一拍都是一张绝美的照片,江一禾不禁有些痴迷。
允川见她这般,嘴角扬起一个笑容。脸颊上的小痣跟着动起,声音软糯像是在撒娇,“好好吃,谢谢大人。”
江一禾瞬间清醒 ,迎上允川的视线,唇角往上勾了下,“喜欢就多吃一点。”
江一禾看向柏晴,这侍女与原身从小一起长大。但她也不怕被觉察出什么,毕竟身体没变,“柏晴,给允川公子安排一间房。”
“是。”柏晴颔首,离开正厅,顺便将房门关上。
江一禾将视线重新落回允川身上,对方******吃着东西,让她想起小时候养的仓鼠,这吃东西的模样像极了。
“喜欢吃明天让厨房再给你做。今晚就不要吃多了,免得夜里不***。”
允川有一瞬间的诧异,应声放下勺子。移步到江一禾旁边,长发散在肩后,走动时轻微晃动 ,色泽光亮如丝绸。
正当江一禾诧异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允川开口,“大人累了吗?奴家服侍您歇息吧。”
“不用不用。”
江一禾说完捞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却被呛得猛咳几声。
感受着允川的手一下又一下落在背上,鼻尖缭绕着他身上的气味。分辨不出是什么味道,更像是体香。
等江一禾缓过来,允川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看着她,眼里像是蒙上一层雾,有点委屈的说道:“大人是不是嫌奴家出生那般地方,觉得奴家脏。”
江一禾连声否认,一连说了三声没有,一声比一声诚恳。
允川攥着袖子,两只耳朵红的快要滴出血,小小声道:“那奴家今晚服侍您好吗?”
靠!这话题怎么又转回去了,江一禾无奈扶额,“我不需要你服侍,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砰砰砰——”
柏晴适时敲响了门,打断了允川接下来要说的话。
江一禾像是遇到了救星,赶忙让她进来,柏晴进来后诧异看着极为贴近的两人,恭敬的说道:“公子的住所已经安排好了。”
柏晴捉摸不出江一禾对允川的想法,便将允川的房间安排在江一禾附近。
侍从带着允川离开正厅,柏晴垂着头,“大人,这公子您是要纳进门吗?”
“不是,他就是借住一段时间。”视线瞥过允川吃了大半的酒酿圆子,小家伙看起来嗜甜。
见柏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江一禾眉头迅速的皱了一下,“还有什么事?”
柏晴想着京中主夫的嘱托,咬咬牙硬着头皮说道:“大人今年二十有三,与你同龄的李家小姐孩子都三个了,您也该有个侍子了。”
自家主子在这月国也是千千万万男子的梦中妻主,江公府的嫡出小姐不说,还文采斐然,不到而立之年就是状元娘。
单说样貌也是一顶一,身形挺拔,面容深邃立体,墨眉星眸,不似寻常女子那般粗犷,却也没有一丝男气。
私生活也极为干静,连侍子都没有一个。说媒的媒公都要踏破门槛,京中那么多公子,主子就是没看上的,愁的主夫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江一禾汗颜,看似淡定的跟柏晴说:“我知道了。”
梳理好躺在床上,江一禾唤出小依,小依乖巧坐在枕边,小脑袋朝右边歪着,“宿主有事吗?”
江一禾思量良久后问道:“任务完成后我就可以走,还是要留在这里过完一生?”
“凭宿主选择,宿主可以选择留下,也可以选着离开。”
“离开这具身体……”江一禾想问原身会不会回来。
小依打断她,“我们会安排自然死亡。”
隔壁桃花涧,雕花木窗大开,使得室内烛火随微风摇曳。
允川倚坐在梨花木桌边上,纤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瓷白茶杯,黄褐色的茶水在手腕的晃动下,荡开一圈圈涟漪。
月下的县令府,屋顶上蹿过一道黑影。黑影跳进敞开的窗户,单膝跪在允川面前,“属下见过公子。”
允川浅抿一口茶,眼角眉梢间染上一层慵懒,“东西都拿到手了?”
黑衣人垂头不敢直视他,双手抱拳,态度恭敬,“到手了,公子打算何时回京。”
“不急。”允川垂眸看着杯中茶水,神情让人琢磨不透,一时间室内十分寂静,“没其他事的话退下吧。”
黑衣人低声应下,闪身离开县令府。
月光下,是少年那狡猾的笑脸,“姐姐,这可是你自己把我带回府的哦~”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保护那个小哭包江一禾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