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爱豆赖上了(鹿笙沈效易)

我被爱豆赖上了(鹿笙沈效易)

导读:主角是鹿笙沈效易小说《我被爱豆赖上了》特别推荐;她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不小心和爱豆接了个吻,结果没想到却被自家爱豆赖上,某一天,那个存在于手机壁纸上的人,突然把她逼到墙角,用极尽蛊惑的声音对她说:“笙笙,亲了人不负责,是肇事逃逸知道吗。”

小说介绍

主角是鹿笙沈效易小说《我被爱豆赖上了》特别推荐;她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不小心和爱豆接了个吻,结果没想到却被自家爱豆赖上,某一天,那个存在于手机壁纸上的人,突然把她逼到墙角,用极尽蛊惑的声音对她说:“笙笙,亲了人不负责,是肇事逃逸知道吗。”

小说简介

鹿笙是个追星族,追了七年都没能见到自家爱豆一面。
直到鹿笙即将放弃,打算最后一搏去做个替身群演碰碰运气的时候……
导演:“今天女主角来不了,重要戏份你先顶上。。”
鹿笙(星星眼):“可以呀!是什么戏份?”
导演翻了翻剧本,淡定道:“吻戏。”
鹿笙当场石化。
她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不小心和爱豆接了个吻,结果没想到却被自家爱豆赖上,综艺、电视剧到处都能碰到他。直到某一天,那个存在于手机壁纸上的人,突然把她逼到墙角,用极尽蛊惑的声音对她说:“笙笙,亲了人不负责,是肇事逃逸知道吗。”

我被爱豆赖上了全文阅读

“一线男星被对家工作室新人截胡?
这是今天娱哥从一个时尚圈基友那里听到的。前一阵子刚官宣了一个国际护肤品牌代言人的一线男星最近和一个一线奢侈品品牌搭上了线,品牌方打算签下男星做全球代言人,顺便附赠一个国内一线大刊封面,本来合约已经谈好就差签约了,消息突然被人放了出去,男星著名对家派了工作室的新人低价截胡。据基友了解的消息,这个奢侈品品牌的高层就在等着男星团队降价接,男星的公司也没有打算帮男星去谈,对家工作室也和品牌方另一个高层打好了关系送了很多礼,现在这个高层已经极力推荐新人接下代言了。只能说现在男星腹背受敌,不管怎么都捞不到好处啊。”
靠靠靠!这不明晃晃的说的就是她们家沈效易吗?
鹿笙气愤地把页面直接拉到最下面的精选留言。
【来早了,交白卷,等课代表】
【课代表来了快让开!男星:沈笑意,对家:盐城,新人:带腥鱼,满分交卷!】
【实名制辱骂星灿,哥哥赶紧走吧,这种吸血鬼公司不值得】
【不是吧,不是吧,不要再搞我笑笑了,切拜】
【今天又是加入祖安籍的一天】
【星灿做个人吧,哥哥那么好的人,能不能护个短,不要再让他被欺负了啊啊啊啊啊啊】
【对家那个真是要点脸吧,当初也是他在sxy被全网黑的时候背后插刀借机上位,现在看见sxy火了,明面上做不了手脚,就在暗地里搞小动作,真小人】
“怎么了?”正在给人物上色的贺南星从平板上抬起头。
鹿笙把被子一掀光着脚从床上垮下来,“南星你看,这说的是不是沈效易?”
贺南星快速几眼扫完,抱着椅背瞪大眼睛看向鹿笙,“这不就是沈效易吗!严沉那个不要脸的,到底想干什么呀?”
“不管不管,赶紧去超话看看姐妹们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小道消息。”
鹿笙捧着手机直接站在原地翻着超话,贺南星也拿着平板开始四处搜集可靠消息,最后的最后,在一个评论不多的姐妹那里看到,想要和沈效易签约的奢侈品品牌正是以高定成衣和珠宝手表闻名于世的雅曼。
“笙笙,我记得雅曼大中华区总裁的女儿,是你妈妈的闺蜜吧?”
鹿笙的妈妈江雪,当初被称为第一经纪人,那时就和许多圈内时尚集团的高层有着密切的关系,就算现在很少再带艺人,但如果江雪在圈内的时尚资源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雅曼大中华区总裁最宠爱的小女儿,现雅曼大中华区设计总监——赵漫黎,就是江雪在十几年前认下的堪比亲姐妹的闺蜜。
鹿笙眼珠一转,抓起手机就往阳台上跑。
“我去打个电话。”
打开阳台的灯,鹿笙拨通了赵漫黎的电话,“嘟嘟”两声响之后,又觉得打电话效果不能达到最优,干脆直接拨了个视频过去。
视频那边的人应该是早在鹿笙打电话的时候就拿起了手机,视频一秒就被接通了。
“哦!我可爱的女孩!”
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一张画着精致妆容、模样只有三十出头的女人的脸。不得不感叹,有钱就是好,各种保养做下来,赵漫黎看起来比真实年龄年轻了十岁都不止。
“笙笙啊,你知道人生最美妙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在别墅的大床上睡到自然醒,在巴黎的街头点一杯咖啡之后,接到我们可爱的笙笙的电话。”
“漫黎姐姐~”
长着一张可爱包子脸的好处就是,只要捏着嗓子撒个娇,就没有人能够招架得住,尤其是这个把自己当成干女儿宠的富婆。
很小的时候,鹿笙每次想要什么新款的口红或者包包,江雪说孩子太小不给买,她就会抱着赵漫黎的腿甜甜的叫她“姐姐”,每次她这么做,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赵漫黎都能想办法去摘了给她挂在小裙子上做装饰。
赵漫黎***地抿了口咖啡,“说吧,是不是想我了?想要什么礼物我从巴黎给你带回去呀,爱马仕新款包包怎么样?”
“我不是来要礼物的。”
“不是来要礼物的?”赵漫黎张大了嘴巴,“哦!那让我想想,我的小可爱还缺些什么?”
缺一个像沈效易一样英俊帅气的老公啊。
鹿笙心想着,嘴上却说:“漫黎姐姐,你应该知道沈效易吧?”
“我知道,那个你一直叽叽喳喳说要嫁给他的男明星,我还跟着你一起追了他的几部剧。”
鹿笙拼命点着头,“漫黎姐姐,可是沈效易最近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他本来是要和雅曼签约全球代言人的,但是戴星宇进来插了一脚要低价截胡,漫黎姐姐,你就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去说说情呗。”
事关雅曼内部的合作,鹿笙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失分寸,但事关爱豆,规矩什么的都去***,谁敢欺负沈效易,那就给爷爬!
“等等等等,沈效易我知道,可是戴星宇……”赵漫黎皱着眉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戴星宇是个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是最近火的吗?”
“去年过年的时候一部剧的男二火的,是严沉公司新天娱乐的签约艺人。”
“严沉!”
鹿笙在加拿大留学的时候就住在赵漫黎的别墅里,那时候赵漫黎还被鹿笙带着追了一段时间的沈效易,自然也知道当年沈效易和严沉闹得不可开交的事。
“我告诉你,笙笙,本来这件事我是不想插手的,但是那个叫严沉的,简直是太过分了!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你放心,我现在、立刻、马上就打电话回去。谁来截胡不好?严沉?还是严沉手底下的人?和沈效易争够格吗?洗脸的时候也不好好照照自己卸了妆的样子,就记着上好妆娘不拉几的样子,以为就真是绝世美人了?公司那些人给点小恩小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给谁做事了,雅曼是随便来一个人就能代言的吗?过分!太过分了!”
鹿笙在视频这边张嘴“漫……”“漫……”的“漫”了半天,都没办法***去一句话,赵漫黎“叭叭叭”的嘴炮发射完之后“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连个再见都没给鹿笙机会说。
贺南星还拿着手机刷着热搜呢,见鹿笙面无表情的拿着手机进来。
“搞定了?”
鹿笙眼睛瞟了瞟,“应该吧……”
“那现在问题来了。”贺南星把手机递到鹿笙面前,“还是晚了一步,事情已经闹上热搜了。”
打开微博,前十条里,#沈效易严沉#、#戴星宇#、#沈效易雅曼#、#星灿娱乐#就占了四条,其中#沈效易严沉#更是冲上了热搜一。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明明是沈效易和戴星宇之间的事,只因戴星宇是严沉公司的艺人,营销号就直接把热度上升到了沈效易和严沉,毕竟以这两位顶流之间的恩怨,只要名字同框出现,就是源源不断的热度。
一向低调做人的“流言非娱”公众号此刻估计也是一脸懵逼,说好的大家悄***吃瓜,怎么就被人截图发出去还买了热搜呢?
当然,广大微博吃瓜群众可不管这些,他们只知道疯狂开骂,沈效易粉丝唯一们集体骂严沉和戴星宇不要脸截胡别人代言、捆绑顶流前辈给自己抬咖,严沉戴星宇粉丝骂沈效易抢不到代言就买热搜卖惨,一时之间,微博乱成一片。
两人面对面坐着,微博一条一条的刷下去,一开始还是严沉那边占上风,十几分钟之后,强大的唯一姐姐们已经把局势控制在了可控范围之内,暂时稳住了被营销号带节奏的局面。
“笙笙,你说不会真是沈效易那边被抢了代言,买的热搜吧?”
“不要瞎说。”
鹿笙眼睛死死盯在屏幕上,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南星你看。”鹿笙截了几张图发到贺南星的微信上,“所有说沈效易代言被后辈抢夺气不过买热搜卖惨的营销号基本都是在二十分钟之前统一发的微博,博文内容、截图大都一致,而两分钟之后,一下子就有四条热搜冲上前十,#沈效易严沉#更是空降热一,很明显是有人买了热搜和营销号想要借机黑沈效易。”
“啊?不是吧?谁这么狠啊?”
鹿笙大脑飞速运转,一边打开小号把刚刚的截图发到微博上,编辑梳理时间线的微博,一边说:“两种可能,一种是严沉那边,低价截胡代言之后还要倒打一耙,把自己从抢人代言的负面形象完全转换成受害者的形象。第二种,星灿娱乐,在和沈效易合约到期之前,尽可能榨干沈效易身上的剩余价值。”
“那现在是哪一种情况最有可能啊?”贺南星从小到大就是泡在画室里,家里人把她保护得很好,完全不让她接触社会险恶,所以现在她只知道跟着鹿笙的思路走,听得一愣一愣的。
“第一种情况最有可能。”鹿笙边说边把自己的猜测打在备忘录里,“星灿娱乐最近没有新的剧和综艺要官宣,也没有新签约的艺人要炒作,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出来博热度,那就是第一种,不管怎么说,只要买热搜的事不被曝光,严沉那边总是不吃亏,说不定还能靠着抹黑沈效易的形象,顺利拿下代言。”
“那就是死活都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干的了?”
鹿笙想了想,打字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也不一定。如果……如果这个时候严沉那边有什么比较正面的热搜,基本就能确定是他干的了。”
贺南星皱着一张小脸,撑着下巴苦闷地继续画着热搜。
#戴星宇新剧官宣#
贺南星立马点了***。
“笙笙!我才发现戴星宇今天早上刚官宣了新剧,现在在热搜第二十一。”
“赶紧截图发给我!”
鹿笙退出备忘录打开热搜,但就短短十秒钟,这条热搜已经从热搜榜上消失不见。
果然!
早上官宣的剧,偏偏在晚上事情爆发的时候冲上热搜,应该是团队或者粉丝趁机买的,现在发现太过招摇才立马撤了下去。
手机上弹出一条贺南星发来的消息,鹿笙点***,还好南星截了图。
在备忘录里把所有猜测都编辑好,截了图,鹿笙打开微博打算把备忘录、热搜、营销号截图编辑成一条微博发出去,却见短短几分之间,热一直接爆了一条热搜。
#雅曼官宣全球代言人#

我被爱豆赖上了免费阅读

“数十年风雨,只为等你的唯一。
唯一的等待,唯一的守候,唯一的选择。
雅曼全球代言人,你好,我们的唯一@沈效易。”
啊啊啊啊啊啊!
鹿笙激动的就差和贺南星两人在寝室里抱头痛哭了!
终于,一晚上的努力没有白费,虽然过程波折了一点,但是不得不佩服一下雅曼的办事效率,她还以为即便是赵漫黎去说了情,双方合约谈妥再到签约怎么也要一两天的时间,没想到雅曼官方微博居然在晚上事情闹得最热的时候站出来力挺沈效易,还说沈效易是他们等了很久的唯一选择,这不就等于明摆着告诉外界,他们从来都只要沈效易一个人吗?
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是想着幕后黑手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去策划却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而且看现在局势,想必很久都不会有同类型的代言去找戴星宇了,不然岂不是承认了自家品牌请了雅曼“看不上”的人做代言人?就算他们确实比不上雅曼,但在代言人这上面可不能输。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西瓜没捡成,连带着手里的芝麻也一起丢了出去。
这么想来,简直大快人心!
坐在巴黎公寓里的赵漫黎在接到从上城机场候机室打来的合约已经签订好的电话后,亲自用雅曼官方微博发了这一条微博。
看到微博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在热搜榜上节节攀升最红爆了热一之后,打开微信找到鹿笙。
【怎么样,办事效率还可以吧?傲娇.jpg】
躺在床上打着滚的鹿笙捧着手机擦了擦嘴边笑得快要掉下来的口水,抱着沈效易的抱枕趴着回她。
【漫黎姐姐办事,我向来是信得过的。亲亲.jpg】
过了几分钟,那边回了过来。
【既然都已经帮了你了,不如我就好人当到底。我明天的飞机回上城,后天下午一点你到雅曼来找我,给你一个惊喜啊。】
鹿笙向来好奇心重,最不喜欢别人吊着自己。
【什么惊喜?】
【说了就不是惊喜了。记得收拾得漂亮一点,把我上次送给你的那条裙子穿过来,不穿就别来见我。】
“奇奇怪怪的。”
鹿笙喃喃自语,一会要她去,一会又威胁她不让她去,这个赵漫黎,真是像江雪说的心理年龄和鹿笙一般大,但鹿笙可不承认自己心理年龄只有三岁,她可是有老公的人,成熟着呢。
抱着“沈效易”又亲了亲,之后就是处理下一件事情了。
用自己的无数小号把微博发了出去,顺便@了许多大粉,事情虽然没有闹上热搜,在小范围里却算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起码自这一夜起,沈效易和戴星宇两家算是正式结仇了。
第三天早上,鹿笙特意回家了一趟,拿上赵漫黎送给她的香奈儿吊带连衣裙,白色打底的裙子上有着一些简单的彩色线条,肩带是淡粉色的,腰间是一条香奈儿的字母链条腰带。
也不知道赵漫黎是要她穿去做什么,估计可能是一些大场面,所以即便吊带的领口略微有些低,但她还是乖乖换上,背了一个白色链条小包,微卷的长发披散着,为了表示对赵漫黎的感谢,鹿笙特意挑了个平时不常用的正红色的口红,这么一来,原本包子脸的可爱姑娘看起来还有一些小慵懒小妩媚。
对着镜子照了照,觉着今天的打扮达到了出席正式活动不会朴素、日常出街也不会过于奢华,鹿笙才出了门。
算算时间还有多余,开着车绕了十分钟的路去买了杯西柚果茶才往雅曼办公大楼去。
前台的小姐听见她是约了赵漫黎,便告诉她赵总监在三十三楼的摄影棚里等着她。
鹿笙熟门熟路的找到电梯,她从前来过这里几次,都是去三十五楼找赵漫黎,还没有去过雅曼三十三层。
电梯打开的那一刻,一道强烈的闪光刺得她睁不开眼,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高跟鞋踩着地的声音、不停响起的闪光灯声、依稀仿佛还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等到那阵强烈的***过去,缓缓睁开眼睛,才看见在那一片闪光灯的最中央,穿着雅曼新一季高级成衣靠在***落地窗上正在拍摄手表广告的那个人。
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他的手腕带上手表就能那么高贵?为什么他轻的手指会那么修长?为什么一个人的比例能那么好?为什么都是天生天养的,他却能长得那么好看?
呜——手指扫过嘴唇的动作也太撩了吧!
鹿笙不由得有看呆了,在心里冒出的十万个为什么中,电梯门缓缓又关了起来。
“哎哎哎!”
眼前的盛世***突然被遮挡住,鹿笙这才反应过来,拍打着开门按钮,等电梯门打开到刚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的时候,穿着高跟鞋“蹭”的一下扑了出去。
呼——差一点又回一楼去了。
鹿笙长长松了口气,吐着气给自己的脸扇着风,慢悠悠转过头,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十万个为什么最后一问——为什么所有人都盯着她?
其他人都盯着就算了,侧头望着窗外的沈效易也慢慢转过头来盯着她,脸上还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这一笑,鹿笙又想起了那一天,阳光正好,嘴唇上突然袭来的陌生又柔软的触感,只是这么一想,嘴唇立马像触了电一样,一阵酥麻立即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这几天以来一直伪装的镇定在这一刻全部土崩瓦解,她可以在那天晚上拿着无数小号在微博上奔波反黑,却不敢真实的面对他,这个不小心和自己接吻的人,关键还是她喜欢了七年的爱豆。
在被自己爱豆盯着的第三秒,鹿笙眼疾手快,一把把头发捋到前面,长长的头发遮住脸颊,猫着腰迅速转身,恨不得遁地而走。
完了完了,上次在拍摄现场一不小心发生那件事之后,沈效易向她道歉,她却头脑一热推开他就跑了,这次不会是被他给认出来,打算来找她讨一个说法的吧?
虽然再次见到沈效易的盛世***,感觉自己的眼睛又受到了一次洗礼,但是比起被自家爱豆追问上次一不小心和他吻上了的事,还是赶紧跑路比较重要。
“笙笙!”
站在电脑边上看拍摄成片的赵漫黎见到那条熟悉的裙子,一下子就猜中了是鹿笙。
一把拉住“逃逸未遂”的某人,把长发拨到后面去,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打扮得还算令人满意。
“漫黎阿姨,我……我先去你办公室等你,等你工作结束了我再来找你啊。”
“哎,你别走啊。”赵漫黎一把把人捞了回来,“我今天找你来呢,就是想问你,我那天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一下?”
“啊?你要我怎么感谢?”鹿笙用余光瞥了眼正在拍摄的沈效易,满脑子只有尽快逃离这一个想法,“这样,漫黎阿姨,我一会就去定位置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牛排?日料?海底捞?你想吃什么我就去排什么。”
只求求你现在不要再拉着我的手了。
“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想吃什么会让助理去帮我排队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漫黎阿姨我——红娘上身、月老下凡,帮你寻了一桩美差事。”
肩膀被人搬着转过了身,直直面对着沈效易,“我们今天呢人手不够,缺了一个艺人助理,我思来想去觉得你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你要是真想要感谢我,就去帮我把这个职位顶了。”
不是吧?
赵漫黎是什么活神仙吗?前天就算好了会缺一个艺人助理,还特意嘱咐她穿着香奈儿和高跟鞋,有谁见过穿香奈儿的助理吗?
鹿笙知道赵漫黎是好心,可关键是她又不能和赵漫黎直说她一不小心和沈效易接吻了,她现在一见到沈效易就会尴尬,如果赵漫黎把她带到沈效易面前他问起那天的事,她一定会尴尬到口齿不清、双腿发软、走路顺拐的。
鹿笙还没来得及理清思路,下一秒,赵漫黎就连拖带拽地把她带到了沈效易面前。
“沈先生,不好意思,今天工作量有点大,人手有点不够了,这是鹿笙,我刚找来帮忙的艺人助理,你今天要是有什么事就让她去做,别客气啊!”
赵漫黎走的时候,在鹿笙耳边低低说了句,“记得笑啊,笑得开心一点,灿烂一点。”
赵漫黎最喜欢鹿笙笑起来的模样,包子脸柔柔的可爱极了,她只要这么对沈效易笑,他一定招架不住。
但是此刻的鹿笙却笑得非常沙雕,毕竟在非常尴尬的情况下还要装作不尴尬并且灿烂的笑,能笑出来就不错了,谁还管笑得甜还是沙雕呢。
“你好,我是鹿笙。”
哎,那个撑着下巴幻想着将来能和爱豆见面,对着镜子联系了无数次完美笑容的鹿笙一定想不到,有一天见到自家爱豆,会是这种情形吧。
“鹿笙,我记得你,那天和我拍吻戏的人。”
“咳咳!”
鹿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沈效易啊,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那天你跑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向你道歉,那天我有些不小心,冒犯到你了。”
“没有没有!”鹿笙连忙摇手,“是我先脚软的,不能算是你的错。”
沈效易点了点头,“那天之后,我一直都感到很抱歉,还想着向蒋导要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当面向你赔礼道歉,但是这几天工作太忙,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没事的,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我也没与放在心上,那只不过是一个意外。”
鹿笙连连摇头,大眼睛忽闪忽闪,时不时抬起来瞄一眼沈效易,见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一直悬着的心竟有些渐渐落回肚中的感觉。
“沈效易,你渴吗?我去帮你倒点水来。”
鹿笙小心翼翼地问,话音刚落,鹿笙就注意到了沈效易手边小桌子上放着的一杯凉水一杯温水和一杯热水。
看来好像不用她去倒水。
“白开水喝多了,觉得嘴里有些没味道。”他说道。
这样啊,鹿笙一低头,看到自己手里还未开封的西柚果茶,眼睛一亮,把它递到沈效易面前。
“沈效易,要不你喝这个吧,西柚果茶,这是我最喜欢的饮料。”

小编点评

我被爱豆赖上了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