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那个小哭包(江一禾)

保护那个小哭包(江一禾)

导读:奶你一口的小说——《保护那个小哭包》重磅来袭,主角是江一禾;保护那个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作为实习建筑设计师,江一禾为了留在公司。已经连续几个通宵在肝工程项目。好不容易项目结束,出门买个饭。

小说介绍

奶你一口的小说——《保护那个小哭包》重磅来袭,主角是江一禾;保护那个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作为实习建筑设计师,江一禾为了留在公司。已经连续几个通宵在肝工程项目。好不容易项目结束,出门买个饭。却在马路上为救一小男孩死亡。

小说简介

临死前还跟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绑定了。说要去保护一些特殊人物。却没有想到这个特殊人物竟然是爱哭爱吃醋爱撒娇的软包子!江一禾:系统,你这不厚道啊。系统:宿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快去完成任务!江一禾欲哭无泪,这生前社畜,死后也要干苦差事。特殊人物:嘤嘤嘤,他骂我。江一禾:宝贝儿乖。明知他不像表面上那么可欺,江一禾还是抱着他软言细语哄着。

保护那个小哭包免费阅读

翌日。
江一禾一觉起来,还算惬意,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到立在床边的允川,眉头蹙起,“你怎么在这?”
允川乖巧笑着,“奴家是来服侍大人更衣的。”
“这些事你不用做……”
江一禾话还没有说完,允川嘴巴一瘪,眼尾泛起红,水汽在眼睑处凝聚,欲掉未掉,“那大人…还是把奴送回如意坊吧。”
江一禾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见他眼泪夺眶而出,连忙拉过他的手让他坐在床边,指腹轻柔得抹去他脸颊处的水迹,“唉唉,你别哭啊!”
“大人买了奴却不让奴服侍,奴心里不安。”
允川红着眼眶,腮帮子微微鼓起,被泪水洗过的眸子格外干净,犹如初到人世间懵懵懂懂的兔子精。
江一禾没忍住在他腮帮子处戳了一下。允川一愣,绯红从如玉的脖颈蔓延到脸颊,头顶似有袅袅白烟冒出。
“奴服侍大人更衣好不好。”允川边说边拿脸颊蹭江一禾的掌心。
绵软的触感令江一禾的心跳漏了一拍,神死鬼差的应道:“好。”
允川伸手将江一禾亵衣的绑带挑开,一小片肌肤暴露在眼前,捏着系带的手不自觉攥紧。
江一禾感觉到一丝凉风扫过皮肤,脸油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下意识的将衣服重新合上,“还是我自己来吧。”
允川瘪唇失落的收回手,垂头站在一旁。江一禾暗骂自己就是个混蛋,这时脑内响起系统的机械音。
【支线任务:特殊人物帮忙更衣,完成任务奖励千年梨花酿一瓶。】
江一禾快速瞄了一眼允川,心中埋怨系统为什么不早说。
“那个……”
允川抬眸,小脸上的失落还未收起,语气带着些许不解,“大人?”
“麻烦你了。”江一禾侧头将外衣递给允川,不去看他的表情。
闭着眼睛张开手臂,有一股好闻的馨香蹿进她的鼻腔,同时更多的皮肤感受到凉意。
允川的指尖难免碰到江一禾的肌肤,两个人都感觉有种奇怪,像是触电的感觉蔓延全身。
穿完衣后,江一禾看着脸颊爆红的允川,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昨晚一口一个服侍,今天更是一大早来她院子,原以为是个胆大的,结果是个小男子。
江一禾坐在铜镜前,身后男子的手在她发丝间穿梭。他的手很巧,片刻过后,头发便被束好,用一顶小金冠固定着。
江一禾想,娶夫就应该娶允川这样的,心灵手巧,小意温柔。可想到他不简单的身份,手心里的茧子……江一禾略微失落的叹了一口气。
“是奴弄疼大人了吗?”
允川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手足无措的看着江一禾。
“没。你以后不要总自称奴,用‘我’。”
虽说允川这嗓音说什么都好听,但做为一个现代人,江一禾还是习惯听别人自称‘我’。
“奴……”江一禾含笑看着允川,允川咽下嘴里的话,笑着说:“我知道了。”
早饭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粥,江一禾搅着碗里的白粥,兴趣缺缺的,她口味偏重,这种清淡的米粥向来不讨她喜欢。
朝允川看去,小人儿***咀嚼着,嫩红的唇瓣沾上一些汤水,显得更加红润剔透。
他似毫无察觉她在看他般,依旧不紧不慢吃着粥,江一禾捏紧勺柄,这家伙是在***她吧?
肯定是!
【叮——任务完成,千年梨花酿已放入仓库。】
“大人,京城来信。”
柏晴拿着一封信快步走进正厅,俯身双手将信封递上。
江一禾接过信件,不疾不徐的打开,是她父亲李氏寄来的。
大抵意思就是端午节要到了,母亲的生辰也差不多到了,已经跟圣上帮她请了半个月的假,让她早日回去。
今天是闰四月十九,离端午节还有十八天。江一禾打算处理完手上的事物就回京,顺便将护送允川回京的任务一并完成。
“大人,还有一件事。”
江一禾看向柏晴,柏晴面露纠结,一副不知该不该说的模样。
“还有什么事?”
“当初主夫不同意您来这永安县,是您答应主夫回去一定带个侍子,主夫才同意的。”
江一禾错愕,竟还有这事,可现在她去哪变个侍子出来。
“大人还未娶夫吗?”允川有些惊讶的问道。
柏晴抢先应道,“何止娶夫,大人连一个侍子都没有。”
江一禾睨了一眼柏晴,多嘴的丫头,抬眸就见允川一副思量的模样。
-
闰四月二十一这天江一禾带着允川赶集去了,主要是有人举报说每到集市日,就有一群混子强收保护费。
自己的地盘上发生这种事,江一禾自然要管。
每隔十天一次的赶集,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村子都来人了,各种呦呵声,来来往往的行人,构成一幅生动的市井图。
“蜜~来哎~冰~糖~葫芦~~来哟~葫芦~”
一个憨实的女人抱着插满冰糖葫芦的稻草棒从江一禾面前走过,她的呦呵声有腔有调,瞬间吸引了一大片人的目光。
扎着两个小揪揪的小女孩蹦哒地到她面前,肉嘟嘟的小手张开,两枚铜板躺在她手心,奶声奶气的说道:“大娘我要一串。”
女人拾起铜板,挑出最大的一串给女孩儿。
江一禾见允川看着女孩儿,以为他也想吃,笑着道:“我看那冰糖葫芦又大又红,味道应该不错,我去买两串来尝尝?”
允川摇头,面纱下的脸朦朦胧胧,琥珀似的瞳孔失去了光,“我在想,如果我早些成婚,孩子也那般大了。”
这是恨嫁了?江一禾不清楚允川的想法,许久过后说道:“晚些结婚也挺好的,十五六岁还是个孩子,孩子生什么孩子。”
允川一愣,垂头看着鞋尖,声音细若蚊吟,“再过几个月我就二十了。”
他的声音过于细小,江一禾没听清,想问他怎么了,前方的人群***起来。
“每人二十文,不交就别摆。”
听到这粗犷的声音,江一禾眉头快速蹙起。二十文不多,但耐不住这条街人多,这些人倒是厉害,掐准了老百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理。
江一禾将荷包从腰间取下,塞给允川,“前面人多,你过去不方便,你先逛会,我等下就回来。”
挤进人群,眼前的景象让江一禾瞳孔缩紧。四十多的大娘摔坐在地上,身上零零散散挂着几片菜叶子。
大娘的面前是五个腰粗膀子圆的混子,双手叉着腰,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
江一禾上前将大娘扶起,对上混子头头的视线。对方目光清冷,脸上布满大大小小骇人的疤痕。
懒懒的收回视线,江一禾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这地儿啥时候需要收保护费了,我怎么不知道。”
被江一禾扶起的大娘,扯住她的袖子,面容惊惧的看着混子头头,声线不停的抖动,“我真的没有二十文。”
生怕她们不信般,大娘说完就开始翻口袋,将所有铜板都拿出来,颤颤巍巍的伸出手。
混子头头示意手下去拿,江一禾先一步将大娘的手压下,冷冷的说道:“别的地方怎样我不知道,永安县不允许存在收保护费这事。”
“艹,你这小豆芽说什么呢!”
混子撸着衣袖,气势冲冲的朝江一禾挥拳。这种莽夫似的干架,江一禾一个侧身轻巧的躲了过去。
趁混子重心不太稳,一脚踹在她膝盖处,混子“扑通”一声跪在大娘面前。
江一禾眉毛挑了下,看向剩下的四个混子,“确实应该跪下认错,你们觉得呢?”
“嗤——”除了领头的那个,剩下的三个小混子不屑的笑出声,将拳头捏的咯吱响。
大娘脸色白的跟刚刷过的墙有的一拼,江一禾好笑看着她们,以为将拳头捏的咯吱响她就会怕?
混子恼了,将江一禾团团围住,“好大的口气,等下可别跪着求爷放过你。”
混子说完便朝江一禾冲了过去,嘴里大喊着。江一禾依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直到他们冲到面前。
一个扫腿,两个拳头,这些空有蛮力的混子,轻松被撂倒。
“江大人好身手。”
江一禾看向说话的混子头头,这人认识她?仔细观察后,这混子头头虽说一张脸极为骇人,周身气势却极为特别。
这人不简单!
地上的混子缓缓爬起,站回混子头头身后,一副有了靠山,小人得志的模样。
混子头头抱拳,微微俯身,“小的先给江大人赔个不是。”
江一禾静静看着她,片刻后开口,“你唆使她们打劫的?”
混子头头摇头,睨了一眼混子们,混子们不情不愿的打开钱袋子,将以往抢来的铜板还了回去。
这顿操作着实惊了江一禾,大娘们看着混子手里的铜板想拿又不敢拿,将视线投在江一禾身上,希望她给个主意。
江一禾轻咳两声,“拿着,本来就是你们的钱。”
看着混子们将铜板尽数还完,混子头头指着一家茶馆,“江大人我们聊聊?”
江一禾对这人也起了几分兴趣,点头同意,示意她们先过去。
拿回铜板的大娘们,笑得眼眯成一条缝。江一禾退出人群,搜寻起来,也不知道小家伙去哪了。
江一禾找到他时,允川蹲在木雕首饰摊前,看老板一笔一划刻着木头。
牵着他起来,江一禾视线从摊上扫过,目光停在一支乌木雕刻的玉兔簪上。
江一禾拿起发簪,细细观察。玉兔活灵活现的,两爪抱着玉杵,身上毛发的纹路,玉杵上的花纹,都雕刻的极为细致,“这只簪子多少钱?”
老板缓缓抬头,江一禾眉心突突跳了两下。竟然是个男扮女装的男子,老板快速的低下头,声音含糊,“二两。”
江一禾将二两银子放在摊上,将木簪递给允川,“我看着很适合你。”
允川接过甜甜笑着,笑容像是裹着糖霜的蜂蜜,“谢谢大人。”

保护那个小哭包全文阅读

茶馆二楼的包间里只有疤痕脸一人,江一禾眼底划过一丝狐疑,带着允川坐在她对面。
一楼大厅 ,说书人站在台上,手中捏着的水墨折扇摊开又合上,抑扬顿挫讲着白相公与许娘子的故事。
允川趴在窗台上,聚精会神听着,侧颜恬静美好。
“这是大人的夫郎?”
江一禾与允川皆一愣,几秒后允川藏在袖子里的手攥紧,耳朵尖蔓起红,“现在还不是。”
江一禾心跳漏跳一拍,含糊“嗯”了一声。
刀疤脸笑笑,脸上的疤痕因笑起反而皱成一团,显得更加骇人。她将一杯茶递到江一禾面前,声音爽朗,“大人请。”
江一禾双手接过,一抹醇香飘入她鼻腔。细看汤色透亮,无杂质、无浑浊,这可不是茶楼会有的茶,“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我姓姚名宁,大人应该认识我。”
“姚宁?你是姚副将!?”
江一禾有些错愕,面前的人除了身形,其他的与记忆中那个站在比武台上,耍着长木仓的姚副将丝毫对不上。
姚宁指腹拂过脸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凹凸不平的肌肤让她眼中闪过一丝伤痛,“我是武官,脸上有些疤痕也不打紧。”
这哪里是有些疤痕,完全是面目全非。江一禾换了个话题,“姚副将,那那些混子也是军中的人?”
“她们不是。”姚宁将杯中茶水一口饮尽,将起因经过娓娓道来。
那四个小混混是南边逃难过来的,姚宁是在国道上看到鬼鬼祟祟分赃的□□,特意让四人将钱还回去才来的永安县。
江一禾听姚宁说完,眉头死死皱起。月国在历史上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国,她只在读书期间了解过这个国家的建筑风格。
江一禾问:“南边的战况这般严重,为何京城从未收到消息。”
“封素是北国人,信件全被她拦了下来。”姚宁一想到这个就气的后槽牙紧咬,手里的茶杯“砰”的一声被她捏碎,碎片扎进手心,鲜血滴落在桌上。
竖着耳朵偷听她们对话的允川一愣。封素!月国的镇南将军,国内四分之一的兵力都在她手上。
江一禾掏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搜肠刮肚回想这段历史,现在是公元787年,北国统一三国是公元790年,先攻下月国再攻下叶国。
那么距离月国亡国,不到两年的时间,可能连一年都没有。
小依出现在桌面上,“宿主想救这个国家吗?”
对于这个问题江一禾迟疑片刻,在心里回复系统:不知道。
她除了画图就只会吃喝拉撒睡,改变历史这事,她有自知之明。
“宿主只要你想,系统会帮你的。”
江一禾对上小依的蓝色眼瞳,里面无波无澜,又像是能看穿她心底的一切,一时间喉咙像是被人掐住般难以呼吸。
江一禾撇开视线,看向已经处理好伤口的姚宁,“姚副将打算何时回京?”
“大底就是这两天。”
“届时一同回京吧。”
姚宁抱拳,“行,那我就先告辞了。”视线扫过允川,笑着朝江一禾说道:“不打扰你和妹夫了!”
姚宁走后,江一禾撑着腮帮子看允川认真听故事的侧脸,鼻头小巧圆润,脸颊不似其他男子般瘦削,微微鼓起肉嘟嘟的。
过道上一个小二姐走过,江一禾叫住她。从荷包里摸出一块碎银子,让她帮忙跑个腿,去酥香斋买些糕点来。
台上说书人醒目一拍,听客纷纷抬起头来。
“第二目,”说书人纸扇一摊,在台上走起来,“这白蛇啊!为了见许娘子……”
说书人第二目说完,江一禾注意到,原本还兴趣高昂的允川,此刻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
这故事不合他心意?
“怎么了?”
允川下巴抵在手背上,语气里带着迷茫,“白蛇变***去见许娘子,许娘子要是知道他不是人,会不会很生气?”
江一禾想了想,“我猜许娘子会生气,但她同样会原谅白相公。不管是蛇是人都是白相公。”
“那如果有一个人骗了你,你会不会原谅他?”
被允川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江一禾唇角往上勾了勾。这种类似我有一个朋友的假设,作为现代人的江一禾一听就知道小家伙说的那个人是他。
小家伙骗她的,好像只有如意坊小馆这个。
“那要看他骗我的是什么。”看着允川面上表情的变化,江一禾懒懒道:“如果他是故意骗我的,那肯定不能原谅。”
这时木门“吱嘎”响起,小二姐提着用麻纸打包的糕点站在门口。
江一禾接过糕点,随意拿了一包撕开,里面是裹着一层甜霜的蜜饯。
捏起一颗递到允川面前,小家伙看着蜜饯半响,在江一禾以为他不吃时。允川摘下面纱就着她的手将蜜饯卷进口内,湿润的舌尖划过她的指腹。
“好甜。”面前的允川啜着蜜饯,一双桃花眼笑成弯月牙,本来还有些低沉的气息此刻一扫而光。
江一禾轻笑,果然还是个孩子,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台上换了个说书人,他的故事显然没有令允川满意。小家伙的目光在几样糕点上徘徊,却迟迟没有伸手去拿。
江一禾捏起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口感不错甜度也刚好,“这些都不合你口味?”
允川看着江一禾手里剩下的半块糕点,“合。就是想要大人喂我。”
江一禾想还好她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不然肯定会被允川这不正经的话吓到。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起一块糕点递到允川面前,小家伙再这样撩她,她真的抵御不住。
回县令府的路上,允川亦步亦趋跟在江一禾身后,一副怯生生的小兔模样。
“怎么了?”江一禾问道,在茶馆时还好好的。
允川三次张口欲言,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压了下去,“姚将军说我是你夫郎。”
原来是这事,江一禾占着身高优势,揉了把允川毛绒绒的脑袋,果然如她想象中的滑顺。
“她就是开玩笑,你不要放心上。”
“那我放心上了怎么办?”
江一禾此刻心情不错,手不安分的向下移,在允川的耳垂上捏了一下。
温凉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那我只能想想该怎么弥补你。”
允川不满意的努嘴,秀气的鼻子一抽一抽,眼泪说来就来,“当时姚将军这么说,你没有否认。这要我以后怎么嫁人。”
江一禾一愣,还想逗他一下,沉吟片刻后一拍掌,“我不说,你不说,姚将军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了。”
“哼。”允川气恼得瞪了江一禾一眼,那些话他一男儿家怎么说的出口。
“难道说你想嫁给我?”
周围的喧嚣在此刻消音,允川脑海里回荡着江一禾的那句“想嫁给我?”,下意识的点点头,“嗯。”
尾音像是带着个小钩子,江一禾心一瞬间软成一滩水,声音带上一丝沙哑,“为什么?”
小家伙思量良久,认真的答道:“大人救我出如意坊。”
江一禾手指顺着他的发丝抚下,勾起一缕打着圈儿,“你这是要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江一禾点了下头,小小声的问:“可以吗?”
江一禾沉吟片刻,目光落在小家伙巴掌大的脸上,里面是藏也藏不住的期待,心下一软,“可以。”
话音刚落,一缕香风袭面而来。允川的面容从模糊变清晰,甚至可以看清他洁白如骨瓷的肌肤上小绒毛轻轻飘动。
湿热柔软的吻隔着面纱落在江一禾唇上。
周围一静,随即而来的是嘈杂的议论声。
江一禾傻了,她这是被偷亲了?小家伙胆子可真大,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亲她。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县令府,柏晴见他俩都红着脸,笑得唇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
主夫想抱孙女的愿望,终于不再是奢望了!她也终于不用左右为难了。
见她笑得一脸猥琐样,江一禾用手挡住眼,“明天回京,你快去收拾行李。”
“好嘞!大人,允川公子你们聊。”柏晴边说边往后退,离开前还将房门紧紧合上。
“那个……玩了一天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像是察觉自己说话的语气与往常不同,江一禾轻咳两声,想将声音调回去,“下次不可当街亲我!”
允川瘪瘪嘴,撒起娇来,“大人是不是反悔了。”
绵软的触感似乎还在唇上徘徊,江一禾右手覆上胸口,心脏在里面跳个不停像是想从里面出来,“没有,就是大庭广众之下……”
“那在府上是不是就可以?”
江一禾刚想说男孩子要矜持一点,允川就抱着她的脸压了下去。
“嘶——”
江一禾倒吸一口冷气,唇瓣上的刺痛让她无奈又好笑,大拇指从唇瓣上抹过,指腹上一点红。
“你这是亲我呢?还是啃我呢?”
允川气恼的瞪了一眼江一禾,视线却落在她那比往常还红嫩的唇瓣上,“啃你。”
了然般“哦~”了一声,江一禾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放松身体,靠着椅背,“啃吧!”

江一禾小说

小说保护那个小哭包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