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鹿行吟顾放为)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鹿行吟顾放为)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鹿行吟顾放为,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双学神】【化学奥林匹克竞赛文,沉静乖崽X张扬撩神】鹿行吟长在江南小镇十五年,突然成了豪门流落在外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鹿行吟顾放为,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双学神】【化学奥林匹克竞赛文,沉静乖崽X张扬撩神】鹿行吟长在江南小镇十五年,突然成了豪门流落在外的

鹿行吟顾放为内容介绍

02
“少爷先休息一下,熟悉一下家里的环境,下午我们商量一下选学校的事,可以吗?”
鹿行吟点头。
他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一样一样地拿出来,所有的东西都填不满那么大的衣橱。
霍家别墅干净得不染纤尘,窗户对着庭院湖水,望过去寂静茫然的一大片,寂静得几乎把人淹没。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鹿行吟顾放为全文阅读

阿姨做好了东西叫他吃饭。
上桌是热腾腾的南方菜。她说:“问了好多人,费好多功夫才打听到你是冬桐市来的,我照着那边的口味做的,吃不吃得惯?”
少年文文静静的,虽然相貌很精致,但是看着总是带着病气。老一辈看着就容易心疼。
鹿行吟又点了点头,这次眼底露出浅浅一个笑意:“吃得惯,谢谢您。”
吃完饭后又来了人给鹿行吟量体裁衣。
裁缝半跪下来替他试鞋。
鹿行吟有点僵,裁缝自己反而笑了:“没事的,不用紧张。”
等他们出门后,门缝间隐约漏出一两句他们的闲谈:“这个刚来的小少爷是个宝。”
“霍先生和夫人呢?他们应该还收养了两个孩子吧?”
“今天周六,听说是把孩子们接出去游玩散心了,毕竟家里回来了一个……思笃小姐和思烈少爷心里难过也是正常的。”
“嗨,都正常,不就跟家里要二胎一样嘛,原来的那个肯定不高兴……”
人走远了,声音慢慢地听不见了。
鹿行吟安静地坐在书桌边,翻看书籍。
他带的行李不多,毕竟出发前季冰峰就嘱咐过“什么都不用带,过来了全部换新的”。
他唯一带过来的一本书封皮印着粗劣的《金牌奥赛:青少年化学竞赛基础知识解读——繁星中学出版社出品》,冬桐市实验初中校外书摊上买的。
二手书五块钱一本,不知经过几人辗转,内页已经泛黄。
放在那几年,小地方的人甚至不知道竞赛为何物,这本书自然无人问津,于是让他捡了个漏子。
书里内容多而杂,涉及各种体系,却又很多地方语焉不详地一笔带过了。
鹿行吟没有手机,这年网络尚且处于蓬勃生长的阶段,他查资料只能摸黑偷偷去学校计算机室,半懂半不懂地啃,啃了前一半,笔记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还有后一半崭新未动。
他托腮慢慢看着,即使已经看过很多遍,他依然沉迷其中,像看一本故事书。
第一单元的名字是价层电子对互斥理论,刚好看完这一章,房门被人敲了敲。
季冰峰又回来了,说:“我带少爷去学校看看,上午联系好了,我带少爷去看看。校长也想见见你。”
鹿行吟合上书本。
*
“青墨七中是我们S省的名校,历史可追溯到百年前。”
“地理位置也十分好,附近的友谊中学是鹰才中学,听说过么?去年出了四十多个清北生。这边位于郊外,也很安静。有走读也有住读,先生和夫人的意思是让您住读,当然,宿舍可以自己选。”
周六傍晚,大部分学生都被家长接出去了。校园绿化做得很好,面积大,空旷安静,偶尔有远处男生的呼喊声,篮球撞击地面的回响。
鹿行吟听完他介绍,突然问道:“我可以一个人住一间宿舍吗?”
季冰峰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这小少爷刚来一天,已经知道怎么“过得像一个少爷”——但他看鹿行吟的干干净净的眼神,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鹿行吟初中也是寄宿学校,在集体宿舍免费的情况下,他也是坚持走读。
他和这个年龄段那些臭烘烘的毛头小子不一样,似乎更爱干净,也更喜欢清静。
季冰峰说:“可以,我去替您联系一下。就在旁边教务生活处。您在外面等一等,有空也可以转一转,熟悉一下校园。”
高二开学一个月了,他这个时候转学不好办。
季冰峰也告诉他了,要他见校长,一是会问一下他的学籍问题,如实作答就好,另一个就是分班,要他自己选择。
按道理这些事用不着校长出马,不过这显然是看着霍家的面子。
鹿行吟站在走廊外,看着教务处里边零星的灯光,安静地等。
天色渐晚,角落处有人“啪”地开了灯。
抱怨的声音传过来:“我们到底要罚站多久?蚊子咬我好几个包了。”
“都快十一月了有个屁的蚊子。”
旁边的人接话,又建议道,“说不定我们站着站着他们就忘了,待会儿直接开溜就行。校长健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知不知道,上次他硬是要我退学,我还在那里哭呢,他吃个饭回来问我过来干嘛的,我说我是孙老师叫来来给您送茶的……他当真了!操,笑死我了。”
是几个学生,大约犯了事,笑嘻嘻地在那里贴着墙闲聊。
鹿行吟歪歪头,抬眼看见拐角办公室上挂的金属牌,于是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里边有没有人,于是敲了敲门。
校长办公室的门是厚重的实木门,指尖碰到泛着温润凉意。
后边的几个学生都在看他,说话的声音一下子小了下去,接近鸦雀无声。
“校长您好,转学生。”鹿行吟说,又等了一会儿,“您有空吗?”
寂静过后,里边传来一声闲散的:“请进。”
鹿行吟拧动把手,推门***。
他身后,男生们彼此对视一眼,接着爆发出一阵惊天大笑——没笑出来就用嘴捂住了,尽量不发出声音,只差笑岔气。
*
校长办公桌前。
少年按着鼠标玩扫雷,游戏框刷出了不到二十秒,他就已经标记了最后一个红旗,游戏上方显出一个黄色像素笑脸。

鹿行吟顾放为免费阅读

握着鼠标的这只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他比同龄人要高,端正地坐在那里,薄唇抿着,也颇有几分锋利的气质。
他有一双桃花眼,是风流多情的样子,可是这双眼到了他脸上就显得冷,反而多出了几分肃杀和戾气。漂亮,却仿佛让人无法接近。
门被推开。
“我找校长。”
鹿行吟看见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有些迟疑,重复了一遍,“我是转学生,来问学籍和分班登记的事。”
空调风嗡嗡地吹着,凉气升腾,他站得很直,脊背挺立,乌黑碎发下露出雪白的脖颈,一双眼沉静温润。
是看着就很乖的长相和气质。
顾放为勾起唇角,说不清道不明的,玩心起来:“我就是校长。”
鹿行吟怔了怔。
眼前的人怎么看都不太像——反而像他的同龄人。
“天生娃娃脸,我三十了。”
顾放为随手抽出一沓文卷,找了张空白的纸张。
校长办公室里昂贵的金笔被他拿在手上飞快地转,指节一抬,金笔就稳稳地停住了。
“姓名?”顾放为问。
“鹿行吟。”
“哦,前几天说过的那个是吧,学籍没什么问题。分班的话,开学收心考试和班级流动也过了。”顾放为的声音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散漫,“你哪科成绩最好?”
鹿行吟愣了一下,又说:“化学。”
金笔红墨,沙沙写在纸张上,是龙飞凤舞的笔迹。
顾放为写了一道题,慢悠悠地抬起眼睛:“就这一个题,做吧。”
题目是个配平题:
? Cs3H8===== Cs2B10H10 + Cs2B12H12 + CsBH4 + H2
鹿行吟垂眼看到这个题,怔了怔。
配平题在初中化学里并不少见,但这道题是竞赛级别的,拥有两种可能解并需要排除一种,而一般学生连Cs这种元素恐怕都没注意过,甚至连元素名称都想不起来。
他愣的不是这个题的难度级别,而是感到巧合——因为这就是他今年中考前参与的全国青少年区域化学竞赛,初赛笔试的第一个题,原原本本一丝不差。
鹿行吟向他确认:“就这一个题吗?”
顾放为看了一眼时间,金色的钢笔重新在指尖旋转了起来:“要我告诉你铯和硼的信息吗?给你多点时间,二十分钟。”
他的语气也淡淡的。
“不用。”
鹿行吟微微俯身,从桌边拿起一支原子笔,而后在少年的注视下,提笔写字。
他微微低下头时,可以让人瞧见他乌黑碎发中的发旋,连发旋都规规矩矩的一副好学生气。
填入数字,字迹清秀漂亮,笔势也行云流水。
他一边写,顾放为的表情就微微地变了。
16,1,2,1,8,28.
标准答案。
没列方程,没试数,没打草稿。
整个过程没用三秒。
顾放为手里转着的笔一下没拿稳,飞了出去,“啪嗒”一声淹没在气势汹汹的撞门声中。
办公室门在此刻被猛地推开,来人西装革履,劈头盖脸地一顿厉喝:“你们在干什么?!”
鹿行吟回头。
西装革履、自带威严的中年人进来了,他身上戴着胸牌,职务明明白白写着:校长。
后边还跟着一溜儿老师,个个表情都很精彩。
场面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空气紧张起来。
鹿行吟没有看到季冰峰。
他张了张嘴,万籁俱寂中,面前的少年却突然笑了。
很随性、很散漫的那种笑,带着水光的顾放为眯起来,带着某种锋利而朗然的鲜活气息,热烈张扬得如同盛夏的烈阳。
他扬了扬下巴,“喂,好学生。”
鹿行吟怔了怔。
“换个学校吧,这学校不行,别听他们百年名校地吹。”
他站起身来,漫不经心地将飞出去的金笔插回办公桌前的笔筒。
“三秒一个配平题,你这样的学生应该去隔壁学校。这里生源跟不上,风气一般,过段时间还要公办转民办。别把前途毁在这里。”

小编推荐理由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