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多***(舒清妩萧锦琛)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贵妃多***(舒清妩萧锦琛)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舒清妩萧锦琛小说贵妃多***,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贵妃多***全文免费阅读。皇后娘娘(小声嘀咕):这狗男人什么脑回路?皇帝陛下(认真诚恳):朕甚爱皇后。皇后娘娘(完全不信):陛下疯了?

小说介绍

舒清妩萧锦琛小说贵妃多***,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贵妃多***全文免费阅读。皇后娘娘(小声嘀咕):这狗男人什么脑回路?皇帝陛下(认真诚恳):朕甚爱皇后。皇后娘娘(完全不信):陛下疯了?

舒清妩萧锦琛小说简介

上辈子殚精竭虑,步步为营,最后不过万事皆空。
重活一世,舒清妩看开了,准备当个悠闲自在的快活宠妃。
她一不结党固宠,二不协理六宫,三不巴结皇帝。
却不料——
最后依然母仪天下,帝王执手,专宠后宫。

贵妃多***全文阅读

白日饮酒,当是一大乐事。
舒清妩叫宫人在正殿门口摆了桌案,点上红泥小火炉,又加了火盆在身边,就如此这般坐在殿外,抬头赏雪。
落雪纷飞,炭火噼啪,青梅酿散着清甜的酒香,浅淡醉人心弦。
舒清妩看着纷纷落雪,心中越发安定下来。
云雾给她倒了杯酒,跪坐在边上仔细烤橘子。
舒清妩轻轻一笑:“这日子真好,是不是?”
云雾顿了顿,一时之间没接上话。
她是舒清妩家中陪嫁,从小伺候她,最是知道她心思深重。大抵是因为夫人严厉教导的缘故,小姐从小谨言慎行,时刻恭谨,从未有一刻如此放松。
小姐自幼便博学多才,是远近闻名的才女,若不是因舒氏家道中落,如今进了宫来,又怎会只能屈居才人。
且因为这个才人的位份,小姐心中不愉,日常所言皆是要躬身自省,期盼早日立于主位,光复舒氏往日荣光。
今日醒来,却如同大梦初醒一般,一言一行皆有异处。
舒清妩说完话,侧目瞧她,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再度展颜一笑。
“怕什么,我只昨夜梦尽今生,早晨醒来只觉阳光明媚,再不想辜负此生。”
舒清妩笑着,轻声细语,不过简单只字片语,却让云雾眉目舒展,瞧着竟是立时安心。
“小姐能想明白,奴婢心中甚是欢喜。”
舒清妩微微一愣,随机拍了拍她的手:“我知你一心为我。”
且说到这里,青梅酿也恰到好处,舒清妩举杯浅饮,入口是清甜的醇香。
仿佛一颗夏日里刚采摘的梅子,青涩中带着柔和的温婉,温婉中又有着醉人的浓烈。
于无声处,于无心处。
一杯酒入口,舒清妩百味杂陈。
云雾恰到好处递上烤橘,舒清妩吃一辦就半杯酒,好不肆意快活。
酒到酣处,舒清妩似是想起什么,突然道:“一会儿取午膳时,记得寻御膳房取用年糕、红豆、冰糖等物,哦对了,再要一斤花生米,待下午就酒吃。”
云雾:“……”舒清妩看她一脸迷茫,顿时开怀一笑:“没事,宫规也没有哪条,不叫嫔妃白日吃酒的。”
云雾抿了抿嘴唇:“可陛下随时会宣召,若是宣召面圣时身上有酒气,这可如何是好?”
舒清妩听她说陛下,神色不见丝毫慌张:“陛下不是这般小气人,再说,还有那许多主位娘娘,一时间轮不到我这个小小的才人。”
舒清妩自幼聪慧,云雾陪伴她长大,最是信服她,见她如此言之凿凿,便也不再规劝,只叫她畅快行事。
其实舒清妩虽不贪杯,却也喜各种花酿和青梅酿等果酒,若非时刻端着皇后娘娘贤良淑德的架子,她往日里睡不着的时候,怎么也要浅酌一杯。
也不至于头疼多年难治,最后精神抑郁而亡。
当然,这都是后话。
她自己是很清楚自己的。
若不是真的一心求死,对生无望,她也不会失去心智,整日只在坤和宫沉疴不愈。
舒清妩长舒口气,又饮了一杯。
醇香的青梅果气扑面而来,却也烫暖了她冰冷冷的心。
这一场死而复生,她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世间最不能期许的就是旁人的温柔与善心。
家人不可靠,陛下不可依,她能拥有的,只有自己。
生而为人,怎么也要自己珍重,自己保重。
舒清妩长舒口气,饮尽最后一杯酒,带着微醺轻起身,站在那遥望着锦绣宫后殿上方狭窄的天。
晴时雪,醉人心。
舒清妩扶住云雾的手:“走吧,***歇歇。”
大抵是因为吃了酒,她略有些困顿,那种熏熏陶陶的感觉特别宜人,反正是在自己宫中,她也就不管不顾直接睡下。
待到醒来时,已是过了正午时分。
云雾不在身边,这会儿是云烟陪她在寝殿中。
“小主可醒了,云雾姐姐去热午膳,一会儿就来。”
云烟一点也不人如其名,是个圆脸喜庆的丰腴丫头,她年纪比云雾要小些,整日里笑意盈盈的,也大抵是她身边命最好的那个。
“好,我也正巧有些饿了。”
云烟麻利地伺候她起身,见她脸上略有些微红,便又伺候她吃了一小杯蜂蜜薄荷水:“小主醒醒酒。”
舒清妩确实有些喝醉了。
她如今未满十九,刚进宫一年,正是年轻时,到底没怎么喝过酒,青梅酿虽是果酒,却也有些后劲儿的。
“不碍事,不碍事。”舒清妩把蜂蜜薄荷水一饮而尽,笑着去捏云烟的脸。
“娘娘我无碍的。”
一喝醉,说话就有些没了把门。
云烟立即就紧张起来:“小主慎言。”
舒清妩刚也是有点醉,一下子把习语说了出来,现在被云烟一提醒,立即就有些清醒。
“好了,我以后不会再说。”
她一醒,东配殿就又忙碌起来。
待她坐到膳桌前时,才算喧嚣声歇,舒清妩随意看了一眼今日的菜色,略有些不太满意。
不过,她暂时还未侍寝,便是再打点也没甚大用,暂且只能将就。
舒清妩让云雾给她先上了一盅热汤,这山药鸽子汤炖煮得倒还入味,很是滋补。
她浅浅吃了一碗,随意问云雾:“月银可还有余?”
重新回到十年前,许多事都不太记得了,尤其是自己的身家,还是要重新清点一下,才好盘算以后怎么过日子。
既然已经进宫,命运不改,她就努力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人这一辈子,开心最重要。
什么家族荣耀,什么名声口碑,什么脸面德行,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云雾道:“还有些盈余。”
舒清妩点点头,未再多言。
一顿饭用得是平平淡淡,若不是她上午吃了酒又睡得略有些迟,大抵也用不完那一碗米饭。
吃饱之后,舒清妩就又困了。
她也不矫情,困了就叫安寝,舒***服睡了一中午,待再醒来时已是金乌西斜。
窗外大雪不知何时由浓转薄,只剩薄薄银碎,星点落下。
舒清妩只穿中衣,身上披着常服,蹲坐在床榻上,让云雾取来放银子的妆奁,用小铜钥匙打开细细数。
她是家中长女,她出生时家族还未衰败,舒氏还是名满柳州的官宦世家,只因她大伯牵涉贪墨银钱案,满门名声尽毁,从此一蹶不振,从人人称颂的书香门第,成了贪墨不正的罪臣之家。十五年后,人们渐渐淡忘旧日传闻,家里这才能把她送入宫中,想重获生机。
因此,便是家中再无曾经的富贵荣华,却也还是有些家底的,因对她奢望颇重,进宫之时给她带了不少金银细软,以作攀缘之用。
舒清妩摸着那一小叠银票,淡淡笑笑:“全当做以前的卖命钱吧。”
数完了钱,舒清妩神清气爽,正待叫人预备沐浴,结果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般有事通传,小黄门的脚步声就会略重一些,以示有来人。
舒清妩微微皱起眉头,这时候谁会来寻她?
云雾伶俐地收起妆奁,扶着她起身更衣,就听云烟开了口:“公公好,敢问公公有何要事?”
舒清妩穿好常服,坐在妆镜前让云雾伺候梳头:“这时候怎么会有人?”
眼看金乌就要落山,宫中一般不会有人再多走动,若是太后及其他主位娘娘要宣召,也不会选择这样傍晚时分。
来的小黄门声音很轻,回了几句话舒清妩都未听清,不多时云雾给她梳了一个堕马髻,耳畔簪了一朵芙蓉琉璃簪,立即就衬得她眉目如画。
柳州才女,可谓名不虚传。
云烟匆匆而入,脸上依旧是喜气洋洋的笑意:“小主,乾元宫来人,陛下宣召小主侍寝。”
舒清妩狠狠愣在那里:“什么?”
旁人不知,她却是异常吃惊的。
萧锦琛是先帝从小亲自养到大的太子,先帝对他可谓是一片慈父心肠,因去岁自觉时日无多,竟是提前让太子选妃,召各地闺秀入宫。
舒清妩就是那时同其余宫妃一起进宫的。
结果选秀结束之后,还未来得及分封名位,先帝便撒手人寰,萧锦琛继承大统,成了新帝。
而她们这一群潜邸时的太子妃妾,便跟着水涨船高,直接成为皇帝妃嫔。
但陛下诚孝,不肯同服二十七日国丧,至今岁改元隆庆元年,也依旧茹素孤身,为先帝服丧。
直至今岁十一月初,先帝殡天已逾周年,在文武百官及太后劝诫之下,陛下才勉强除服。
她们这群年初时就被分封的嫔妃们,这才开始有了差事。
不过舒清妩位份低,到了隆庆二年新年之后,才获有侍寝时机,确实不在隆庆元年的年根底下。
对于这事,舒清妩到底不含糊,记得异常清晰。
那么……陛下到底是为何突然招她侍寝?
舒清妩浅浅眯起眼睛,脑中一时思绪万千,甚至猜测陛下是否同她一样,也是死而复生之人?
这么一想,舒清妩立时就颇为郑重。
她今日才吃了酒,虽连睡两场,却还是有些酒意,因此一边让云烟赶紧出去打点,这边又让云雾准备蜂蜜薄荷水。
待忙完,乾元宫来接的石榴百福轿也已然到了门口,舒清妩低头瞧瞧,觉得自己这一身十分妥当,便道:“云雾,你随我一起去。”
她一步踏出东配殿,遥遥望了一眼不远处影影绰绰的乾元宫。
萧锦琛,我来了。

贵妃多***免费阅读

萧景琛的乾元宫,平素最不喜宫妃随意出入。
便是太后的亲侄女,如今的端嫔娘娘张采荷,也在被训斥两次之后,再也不敢来乾元宫给陛下伺候汤水。
有了她这个前车之鉴,后宫妃嫔心里便都有了数,轻易不往南一街这边走。
以前当了皇后之后,舒清妩也不怎么来乾元宫,生怕惹了陛下发怒。
此刻想来,以前的自己真是太过小心翼翼,活得比任何人都累。
坐在摇摇晃晃的石榴百福轿中,舒清妩掀开轿帘,往外探看。
不知何时,大雪再至。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落日将休,幽深的宫巷中寂寥无人,只***青瓦静立在落雪中。
云雾见她张望,便小声问:“小主何事?”
舒清妩摇摇头,放下帘子,不再四处探看。
大约走了一刻,轿子轻轻一停,舒清妩便知道已到了乾元宫北后门,云雾上前递上腰牌,守门的管事黄门看过录档,才放轿子进宫。
萧锦琛是个相当谨慎的人,要近他身,需得层层筛选,便是宫妃过来侍寝,也不能有丝毫马虎。
舒清妩淡淡笑笑,原来她还不觉得,现在想来,萧锦琛仿佛天生就是皇帝,他的一言一行,皆深深镌刻着天威昭昭四字。
轿子进了乾元宫,也不会四下随意走动,穿过邀月门,顺着后回廊直接停在了如意阁前。
舒清妩坐稳不动,就听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舒才人,请下轿。”
来者是皇帝陛下跟前的大姑姑李素沁,前世跟舒清妩多有接触,她声音一出舒清妩立即就听出来。
云雾打了轿帘,扶着舒清妩下了轿来,便看到一个三十上下的矮个姑姑立在轿子前,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眉目也异常温柔。
李素沁恭恭敬敬站在那,说话也很亲和,就如同自家的伯娘那般,里里外外透着和煦。
“恭喜小主,小主可要先用些晚点?”
舒清妩前一年同她也只年节时见过几面,并不相熟,如今也只客气:“多谢姑姑,按规矩来便是了。”
李素沁垂下眼眸:“是,臣明白。”
她说完便退了下去,舒清妩被云雾扶着进了如意阁,直接寻雅室坐了下来。
说起来,她已经有七八年光景未曾来如意阁了。
当上主位娘娘之后,陛下一般很少召寝,多是去她宫中,如今再看,倒是有些新奇。
如意阁一共有两层,上了楼才是寝殿,一层是雅室明堂以及暖阁。
来乾元宫侍奉陛下时,宫妃并不用多做打扮,用完晚点就要去暖阁沐浴更衣,只穿寝衣便可。
舒清妩坐下来,嗅着如意阁中清清淡淡的苏蜜香,竟是有些困顿了。
云雾自来是时刻关注她的,见她半垂了眼睛,立即捧了热茶来,请她提提神。
“小主,咱们可不能睡。”
舒清妩点点头,捧着茶坐在那,也不知自己心中是如何想的。
她想再见陛下吗?
说实话,她其实是想的。
可却不是因为思念,因为爱恋,如今的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
她想问问他,他们二人夫妻将近五年时光,他到底有没有一丝的信任,到底有没有半分的怜惜。
可是,她又在心底里问自己,这个答案即使能要到,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是能安慰,还是能开怀?
都不能了。
舒清妩轻声笑笑:“你放心,我不困。”
最起码,她很知道陛下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只要不出格,安安稳稳混个主位娘娘当当,舒***服在这宫里过富贵荣华日子,就是她这辈子的目标。
在这宫中,妃嫔与皇后其实并无不同。
舒清妩这么想着,就又高兴起来。谁知还未等她把手中茶饮尽,就看李素沁不知何时又进了如意阁。
“小主,”李素沁恭敬道,“今日正好落雪,陛下请您至荣华亭用晚膳。”
舒清妩微微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脸上堆满笑意:“那真是太好了,谢陛下恩赏。”
李素沁抬起头来,认真看了看她,然后便吩咐云雾一声,叫她给舒清妩披上斗篷。
“小主这便走吧。”
舒清妩不知今日为何有诸多变故,心里揣测时,脸上表情却丝毫未变,时刻挂着娇羞的笑意。
李素沁亲自过来扶着她,引着她往前殿去。
“姑姑,陛下怎么想起让臣妾侍奉晚膳?”舒清妩问。
李素沁只淡笑:“大抵是因为今日落雪,景致怡人吧。”
舒清妩垂下眼眸,未再多言。
绕过层层回廊,穿过垂花门,抬头就是乾元宫宽广精致的前殿及庭院。
荣华亭立于风雪中,四周垂着软帘,让人只能隐约看到里面影影绰绰的灯火。
不知是否有陛下吩咐,前庭并未扫雪,整个庭院中白茫茫一片,在落日的余晖下莹莹生辉。
李素沁见她微顿,便轻轻推了推:“小主,陛下还在等。”
舒清妩垂眸看了看地上一层落雪,还是咬牙往前行去。
因是来乾元宫侍寝,来回都有石榴百福轿,她未换外出用的厚皮靴,脚上还是寻常的软底绣花鞋。
这么走在雪地中,鞋底一会儿便被雪水浸染,冰冷冷扎入脚心。
舒清妩脸上依旧是笑,似乎丝毫不觉得冷。
李素沁扶着她一步步走到亭前,轻声道:“陛下,舒才人到。”
一把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进来吧。”
虽刚才一直在心里说服自己不在意,可猛然一听萧景琛的嗓音,舒清妩心中还是微微一震。
她紧紧攥住拳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步一步踏入荣华亭中。
出乎她意料,荣华亭中只萧景琛和秉笔太监贺启苍。
萧景琛此刻正坐在圆桌边,手里捏着薄薄的酒盏,星目半阖,英俊的容颜一如往昔。
似乎手中那杯酒,比面前的美人还要更吸引他的目光。
舒清妩顿了顿,仿佛被皇帝陛下的俊美容貌所吸引,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贺启苍小声提醒:“小主,得行礼。”
舒清妩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立即红了脸颊,冲萧景琛屈膝福礼:“臣妾清妩,给陛下请安,陛下万安。”
萧景琛这才微微抬眼,因饮酒略失了几分犀利的眼眸深深看向舒清妩,却依旧未多言。
舒清妩不敢看他,怕自己眼中有诸多情绪,只半低着头,屈膝蹲在那,身形纹丝不动。
萧景琛静静看着她,又浅浅吃了杯酒,半响才道:“好了,坐吧。”
舒清妩悄悄松了松心神,亭亭坐在圆凳上:“多谢陛下。”
萧景琛突然笑了起来,他亲自推了推桌上的酒盏:“今岁新进的青梅酿,想来舒才人甚是喜爱。”
“陛下……”舒清妩一颗心刚放下,转眼就又提到嗓子眼。
她不过是白日饮了一杯酒,其实当不得多大的事,但萧景琛如此再三提点,却让舒清妩心中不安起来。
难道,这也犯了萧景琛大忌?
萧景琛却仿佛不知舒清妩为何如此忐忑,只突然道:“不用慌张,随意饮杯酒而已。你入宫已有年余,见了朕怎么还如此害怕?”
舒清妩微微抬起头,余光中见他脸上并无肃杀表情,心中这才略有些安定。
“臣妾头一次……来乾元宫,还是有些紧张的。”舒清妩小声回。
大概这个答案取悦了萧景琛,萧景琛朗声笑笑,捏起筷子:“好了,用膳吧。”
食不言,寝不语。
这是萧景琛的规矩。
不用非要应对皇帝陛下的问话,舒清妩着实松了口气,用了一顿食不知味的晚膳,又不知不觉被劝进小半壶青梅酿,舒清妩最后回到如意阁的时候,已经有些醉了。
云雾急得不行,央求着李素沁给上些醒酒茶,就怕舒清妩御前失仪。
李素沁也很和气,叫如意阁的宫人同云雾一起伺候舒清妩沐浴,这才匆匆退出去备醒酒茶。
不料她刚到御茶膳房,就看到贺启苍笑眯眯站在那,慢条斯理喝着温茶,便问:“哟,你怎么没在里面伺候?”
贺启苍恨不得长在陛下身上,轻易不肯离身的。
两人是老相识,一起伺候陛下十几年了,倒是不用多客气。
贺启苍长了张笑脸,自带三分和气:“舒才人吃醉了?倒也不是多大事。”
李素沁顿了顿,抬头扫他一眼,凑上前来小声问:“里面的意思?”
贺启苍轻轻点了点头,道:“就用寻常的蜂***给小主清清口便是了。”
李素沁立即就懂了,见御茶膳房里都是自己人,也不藏着掖着:“难得陛下还喜欢这些乐子。”
萧景琛古板惯了,别说让宫妃醉酒侍奉,便是多弄些风月事也是不肯。
如今这么看,到底是年轻男儿,还是有些好奇心的。
贺启苍见她一脸得趣地退出去,连眼皮子都不抬,转身进了皇帝寝宫。
萧景琛正在批折子。
贺启苍轻手轻脚站在他身边,低声道:“陛下,舒才人醉了。”
萧景琛手中不停,待把桌上的折子写完,才放下朱笔:“摆驾。”
此刻的如意阁中,因被热水一泡,舒清妩的脸更红了。
她迷迷糊糊喝了一碗醒酒茶,只觉得甜滋滋的,却是越喝越糊涂。
云雾看她整个人颠三倒四的,差点吓哭了,只不停跟她说话:“小主,且醒醒,醒醒别睡。”
李素沁笑眯眯过来,亲自扶着舒清妩上二楼去寝殿,顺便安慰云雾:“你不用怕,陛下不会怪罪。”
云雾犹豫片刻,还是不敢说自家小主今日已经喝过一次酒了,只老老实实送舒清妩进了寝殿,伺候她在龙榻上稳稳坐下。
等安顿妥当,李素沁就领着云雾退了出去。
舒清妩一个人坐在寝殿中,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脑子里乱成一团,却又觉得特别***。
她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问,什么都不用管。
这样真的很好。
舒清妩坐在那,自己悄悄笑起来。
萧景琛进来寝殿的时候,就看到她穿着莹白的寝衣,脸颊泛红,坐在那笑容满面。
美人既醉,朱颜酡些。①
似乎听到了萧景琛的脚步声,舒清妩抬起头,那一瞬间,眼神却是变了。
“我以为,陛下不会来了。”
萧景琛脚步丝毫未顿,一步一步行至舒清妩身前,低头看她:“为何?”
少女面如花娇,吐气如兰,身上透着甜甜的青梅酿滋味,很是醉人心。
可她眼神里,却有着深深的茫然与无措。
“因为,”舒清妩摇摇晃晃,说话颠三倒四,“因为,陛下不喜欢臣妾。”
她这么说着,整个人往前一趴,直接扑入萧锦琛怀中。
萧锦琛双手微微***,带着她一起滚落在龙榻之上。
“朕怎么不知?”
随着他话音落下,帐幔飘摇飞起,带起翩然缠绵意。
窗外,落雪纷飞。

小编点评

转眼间贵妃多***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