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种西瓜(江雨萍李沉影)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我在冷宫种西瓜(江雨萍李沉影)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导读:江雨萍李沉影小说我在冷宫种西瓜,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在冷宫种西瓜全文免费阅读。雷过之后江雨萍决定带领冷宫姐妹走向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吃瓜生活,直到瓜田误入一名偷瓜贼。

小说介绍

江雨萍李沉影小说我在冷宫种西瓜,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我在冷宫种西瓜全文免费阅读。雷过之后江雨萍决定带领冷宫姐妹走向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吃瓜生活,直到瓜田误入一名偷瓜贼,江雨萍拿起鞭子就是干!

江雨萍李沉影小说简介

江雨萍十四岁进宫就闯了大祸,拿开水烫蚂蚁居然不小心烫到了老皇帝,于是被打入冷宫。
接着她那个将军爹得知此事,气得一口气没上来,被水呛死了……
江雨萍打开她爹留给自己的遗物荷包,还没来得及哭就被雷到了...她爹临死前给她留了一包西瓜籽???

我在冷宫种西瓜全文阅读

同年七月二十三日,新帝登基,改年号,永明。
说来倒是个奇事,要知道几个月前大臣们还在纠结是大皇子的腿粗,还是二皇子的腿壮,这冷不丁地一向默默无闻的六皇子李舸就迅速崭露头角,成了黑马。
只是众人隐隐猜测先皇后亲生的大皇子和二皇子斗得太过火惹怒了先帝,先皇后不得不临时扶了一个门下过继的六皇子上位。然六皇子生母何人,无人知晓。
改朝换代的事谁也说不清个所以然,只是最近宫中的气压俨然降低了几分。就拿白虚宫来说,先帝走了,冷宫里的女人也该盘算盘算有个准备。
没过几日,宿雪楼和软香阁的两位就被儿子接走了。走的时候那叫一个神气,鼻孔都朝了天。江雨萍羡慕不已,第一次这么后悔没把握机会好好抱先帝大腿,没准自己现下也能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儿。
可是又没过两日江雨萍又开始庆幸自己的不作为,原因是先帝临走前忽然想起了是重影苑和淡影斋的两位,说是曾经服侍有功使其难以忘怀,便下了旨让两位妃子去地下陪自己
江雨萍打了个寒颤,叹这一脚云里一脚泥里的日子,实在不是人过的。
眼下白虚宫倒是清净了下来,除了自己和隔壁玉楼苑德妃,只剩白芷阁的老昭仪、云起斋的陆才人、溢香阁的刘婕妤,不偏不倚白虚宫五枝花。
江雨萍思忖许久,挑了个日子提上瓜一一拜访。
“咳...陆才人可在?吟霜苑江太妃前来拜访。”梦梦站在云起斋门口许久,看了看江雨萍,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
许久不见回声,主仆二人面面相觑。
七月流火,太阳还是很毒的,梦梦擦着额角的汗终于忍不住抡起袖子拍打门板,“白虚宫江太妃娘娘拜访!陆才人您要是在,请出个声!”
江雨萍耳朵里尽是嗡嗡的回音...梦梦平日里总是一幅温婉持家的好模样,关键时刻也确实是飙,重点是她飙完之后又能很快面不改色......就像想现在低眉顺眼的样子,好像刚刚狮子吼的压根不是一个人。
“吱呀—”云起斋的大门从内打开,一个幽幽的女声从内响起,“进来吧。”
江雨萍瞬间头皮发麻起了一声鸡皮疙瘩,这个声音...实在有些渗人
陆才人年芳二十有三,气质冷艳,五官深邃,靠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眯着眼打量着江雨萍主仆。
“陆...陆才人?”江雨萍被盯得坐立不安,用手肘碰了碰同样不安的梦梦,“我等同为冷宫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眼下先帝已故,我等皆为弃妃,以后还是相互照应些好...”
梦梦受意将大西瓜从布袋中取出,应声道:“我家娘娘说的对,这是娘娘今日特意为陆才人带的薄礼,还请才人莫要见笑。”说着将西瓜捧到陆才人不远处的案几上。
陆才人又眯着眼睛打量西瓜许久,半天开口回道:“江太妃有心了,陆莞儿在此谢过,这皮球...我很欢喜。”
皮球??江雨萍和梦梦原地懵圈,这他娘的分明是个大西瓜啊!
还有!就算是皮球你有什么好欢喜的?!
“呃....陆才人...”江雨萍出声打断,“这是一个西瓜啊...”
“哦?”陆才人豁然瞪大了双眼,起身走到案前鼻子贴着西瓜端详半天深吸了一口气,“这他娘还真是个西瓜,哈哈哈哈!”
江雨萍:“......”那天江雨萍在云起斋待到太阳下山才走,临走时陆才人拉着她的手感激涕零,说是好几年没一边吃瓜一边同人聊天了。江雨萍心虚不已,其实去年就该给她送瓜的,要不是听说陆才人脾气高冷不见生人,只和刘婕妤偶有往来...哎,看来还得是眼见为实。
“哎哟,别提先帝了,大婚那晚我偷偷掀了盖头去桌上找东西吃,他进来的时候不声不响低着头吐酒,我乍一看以为是传闻中宫里养的獒犬就丢了个鸡腿过去......”然后就进冷宫了
啧啧,这简直....惨不忍睹,惨无人道,惨绝人寰
相比陆才人,溢香阁的刘婕妤似乎要幸运一些
“嗯!好吃!”年方二十的刘婕妤捧着大西瓜啃得满脸西瓜籽,俊俏的脸上极为满足,“比你去年的瓜还甜!”
江雨萍被夸得很满足,面上却十分正经,“刘婕妤客气了,喜欢便多吃些,我明日...”话一出口忽然想到剩下的瓜未必够分,恹恹住了嘴。
“明日什么?”刘婕妤歪着脑袋询问道。
“明日...我教你怎么种。”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回答没毛病!
“好啊!那后日我便又能吃了!”说完又啃了一口大西瓜。
江雨萍嘴角抽搐,“这个...没这么快...”
刘婕妤懵,放下了西瓜拉着江雨萍认真聊了一下午的西瓜种植,从取种节气成熟阶段气候土壤肥料制作...认认真真听了一下午。
江雨萍一连讲了几个时辰的西瓜养殖经,手边的茶水早已凉透了。
“不过这话说回来...”江雨萍放下杯盏,正色问道,“你又是因何进的白虚宫?”
刘婕妤闻言从西瓜养殖中回过神,清秀的眉毛拧作一团,“我也不知道啊。”语罢抿了口茶兀自接道,“新婚那晚先帝掀了我的盖头,还夸我长得有江南风韵...”
江雨萍仔细端详了一番刘婕妤的脸,确实好看。柳叶细眉樱桃嘴,肌肤胜雪秋波浓,确是难得的江南小碧玉。
“那先帝又为何...将你罚来白虚宫?”
“欸,这也是我至今想不明白的地方,”刘婕妤叹了口气,忽然一脸正色看着江雨萍,“大婚那晚他要脱我衣服,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圆房,我问他什么是圆房?他说做了夫妻就得圆房。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两个人要做夫妻,为何又要圆房,圆房又是具体做什么,还有为何非得脱衣服才能圆房?......”
江雨萍头上乌鸦飞过,她隐隐约约猜到刘婕妤为什么会来冷宫了,“然后,他就罚你来白虚宫?”
“当时倒是没有,他只是扶着脑袋走了...后来第二天他又来了,说昨夜是他亏待了我,然后还问我要什么赏赐。我什么也没要,又缠着他问了两个时辰的圆房,他就莫名其妙生气了,说我娘把我教得不知礼数...我就奇了怪了,我这不就是不懂才问嘛,就顶了他两句。然后...就来白虚宫了。江太妃...你知道什么是圆房吗?”
江雨萍转头就看见刘婕妤扑朔着大眼睛巴巴望着自己。
“......不知。”
她怎么会知道!她才是最惨的那个好不好!进宫大半年才见到皇帝一面,还直接拿开水烫了他的龙袍!什么大婚?她怎么不知道!
第三日,江雨萍领着梦梦敲开了白芷阁的大门。
“何事?”老昭仪隔着门缝一脸阴郁望着主仆二人。
江雨萍干咳递上了西瓜:“昭仪娘娘安...这是今年的瓜,还望昭仪娘娘笑纳...”
“多谢。”老昭仪一把接过西瓜“咣当”一声又关上了门。
江雨萍半晌回过神来又一次无奈着梦梦敲开了门:“昭仪娘娘...其实今日前来还有事商议。”
“何事?”老昭仪在门缝里露出一双混沌的眸子。
“呃,这个...”江雨萍酝酿半天,“先帝亡故,眼下白虚宫只剩吾等弃妃,纱窗日落***空庭的,难免***难耐...”
“明白了,你等会儿。”门又关上了。
这...自己话都没说完呢!老昭仪这是明白什么了!主仆二人满头黑线。
没过一会儿门徐徐打开,江雨萍一怔,正欲把话说完,老昭仪却忽然递出来一个东西,神秘兮兮的用麻布包着。
“拿去。”说完将东西塞进了江雨萍手里,不等她作答又一次关上了大门。
嘶~江雨萍小心翼翼打开麻布,里面赫然是......一根黄瓜??
“梦梦...”“别叫我,我也不知道。”
江雨萍当夜想了很久,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思前想后也得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她自己有这么多西瓜了,哪里还需要黄瓜,遂将黄瓜留在了白芷阁门口。不过眼下她倒是开始同情先帝了第二天,主仆二人终于去了几步路之隔的玉楼苑。
德妃本姓舒,眼下先帝薨逝该称一声舒太妃。江雨萍客客气气递上了自己的大西瓜,德妃也客客气气给二人备了茶水。
江雨萍愣愣看着舒太妃,愈发觉得她好看。半老徐娘的年纪,脸上却一丝皱纹都没有,常年在房内礼佛皮肤比江雨萍这个惯常在瓜地里打滚的还要白上几分,只是一双眼睛毫无光彩,看着毫无生气。
“舒太妃,这是我家娘娘今年种的西瓜,您见笑了。”梦梦毕恭毕敬将西瓜放在了案上。
“老身谢过了。”舒太妃欠身致谢,语气毫无波澜。
江雨萍嬉笑着转移话题:“嘻嘻,舒太妃莫要客气,其实今日登门还有一事。”
舒太妃:“江太妃但说无妨。”
“就是那个先帝不是去了吗,眼下白虚宫就剩吾等几个弃妃,出宫也无望,下辈子怕是要在这冷宫耗日子了,故以后还得姐妹间多加照应才是。哪天遇到个事儿也有人商量不是。”
舒太妃盯着江雨萍半晌,忽然神色复杂,“你想出宫吗?”

我在冷宫种西瓜免费阅读

江雨萍一愣,出宫...自己确实想过。但是进了这四方城哪里还有出去的机会?况且...她在宫中还有些事要做
“舒太妃莫要玩笑,”江雨萍自嘲道,“一入宫门深似海,哪里还敢想那些。”
舒太妃答非所问:“谢谢你的西瓜。你这几日若闲来无事,可夜里前来坐坐。”
夜里?江雨萍忽然想到一年前那个黑影...“呵呵,还是不了...”万一撞到点什么,嘶,算了算了。
舒太妃也不多说,抿了抿唇放下了杯子。江雨萍领了意思,带着梦梦告辞了。
路上顺道又送了守门的小安子和小善子一个大西瓜,这两“门神”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看着活脱脱一幅碗筷。
两人乐呵呵收下大西瓜,悄悄对江雨萍说:“近来朝中局势紧张,新皇与太后韩氏一族剑拔弩张,近几日还得小心才是。”说完将西瓜藏在了门洞里。
“谢谢公公好意提醒。”江雨萍道了谢跟着梦梦一块儿回了吟霜苑。
“娘娘,”梦梦打着蒲扇问道,“这前朝局势紧张与我们何干,您关心这个作甚?”她旁敲侧击问小善子梦梦可是都看在眼里。
江雨萍在美人靠上懒洋洋翻了个身,“因为本宫无聊啊!”
新皇李舸,原是先帝顶不受宠的六皇子,一夜间就成了脱颖而出的黑马,这样的事难道还不稀奇?再捋一捋韩氏一族的关系,一个宠冠后宫的先皇后如今成了太后,其胞弟还是权倾朝野的右相韩允候,新皇的路子...看来是不好走。
可若说太后嫡出的大皇子和二皇子莫名其妙被贬去了封地与这个传闻中不露锋芒的李舸没有关系?又实在是不可思议。
可是江雨萍一个冷宫弃妃,关心这个做什么?
梦梦心中大抵有了猜测,只是不敢再想下去,半晌愣愣开了口:“娘娘,将军的事儿...”远山将军南征北战戎马一生,却落了个被水呛死的结局,要说江雨萍真想开了,那才有鬼。
“嘁,你可别多想。”江雨萍嗤笑一声,打断了梦梦的揣测,“本宫就是闲来无聊,听听八卦。”梦梦摇头叹气,江雨萍要干的事她从来摸不着头脑。
云遮薄月,清露如霜,空气中恍惚飘散着西瓜的香甜。李沉影避开一众宫人七拐八弯绕进了白虚宫玉楼苑。这一段路他十分熟悉。
屋内烛火摇晃,舒太妃在喃喃念着祷祝经。
李沉影惦着步子走到舒太妃身边轻轻跪下,“母亲...”
舒太妃皱了皱眉头,叹气道:“陛下的母亲是当今皇太后。”
李沉影深吸一口气,语气中带着隐忍:“她不配!我的母妃是德妃娘娘。”
舒太妃不语,端着身子继续喃喃念经。
李沉影端坐一旁,静静听她念了许久的经文。那字里行间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深沉的祝愿。
一卷经书念完已过去一个时辰,烛影微黄发出“哔啵”的声音,舒太妃轻着脚步走到窗边剪下一段灯芯。
李沉影看了看窗外夜色,起身道:“母亲您再等等,孩儿很快便能接您离开这里。”
舒太妃冰霜的脸上唇角微动,而后又摇了摇头,“老身唯一的心愿便是陛下安康,除此再无其他,夜色不早了,陛下请回吧。”语罢走到门边福身送客。
李沉影心中凄楚,他难得寻了时间来见她,眼下又被逐客了。
“倒是有一事陛下或可***之美。”舒太妃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李沉影脚下一愣,这些年他得空了便来看望,唯恐她在白虚宫受苦,这还是第一次她主动开口让自己办事。
“母亲所求,沉影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舒太妃笑着摇了摇头,指向一墙之隔的吟霜苑。
李沉影跳上墙头的时候就看见了墙角枕戈待旦的江雨萍。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兄台何不下来与本宫一同吃瓜赏月。”江雨萍热情邀请。
“好说,好说,”李沉影立在墙头上俯视着她,“姑娘你先把手中藤鞭放下...”
“哦,你看我这个记性...”江雨萍讪笑着收起了手中“***”,“兄台今年没有踩烂我的瓜,这藤鞭也就用不上了。”
李沉影:
梦梦一脸警惕为两人呈上一盘去了皮的西瓜块,瞪了一眼李沉影,又剜了一眼江雨萍,回屋了。
苑内一时寂静,只剩两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李沉影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你不怕我是刺客?”
江雨萍嗷呜啃了一口西瓜,笑道:“你顶多算个贼子。”
李沉影笑:“我一没偷,而没抢,怎么就成了贼子了?”
“不,你偷了,”江雨萍指了指玉楼苑,“你偷人了。”
李沉影反应了许久,总算听明白了话中含义,拍桌子怒道:“胡言乱语,德妃娘娘清心寡欲礼佛多年,你莫要坏了她的名声!”
“呃....”江雨萍怔住,“你不是来幽会的?那你半夜不睡觉来找舒太妃作甚?”
李沉影一时语塞,这各种缘由确实很难与外人道,只得闷头吃西瓜。一块西瓜入肚顿感暑气全消,不禁感慨:“这西瓜是你自己种的?”
江雨萍看白痴一样看了他半天,指了指瓜田:\"这难道很难看出来?
李沉影呛了一口西瓜,擦擦嘴角故作深沉道:\"这本王自然看得出来,本王只是觉得你天赋极高,若是出宫作个农妇或许比困在这深宫要好许多。
“本王?”江雨萍眯着眼睛道,“听闻当今圣上刚满十八,后宫连个妃子都没有,更别提成年的儿子了,你又是哪门子王?”
李沉影心道做戏做全套,闭着眼睛继续忽悠,“青雀年纪是轻了些,却是先帝不折不扣的胞弟。”
李舶,字青雀,先帝最小的一个胞弟,不折不扣的临江王。
江雨萍嘴角抽搐,她现在脑子里想的不是这个临江王为何大半夜不在府里待着跑到宫中,而是这个临江王半夜居然跑到皇嫂的苑子里......想到这里她没忍住脑补了一出兄弟夺妻的伦理大戏。
李沉影看着她拧做一团的面庞,满头黑线...这厮绝对又想到什么不该想的了。
“你别多想,先帝走前嘱托我来看望德妃娘娘...”李沉影闭着眼睛随口胡诌了几句,又转移话题道,“不过德妃并不想出宫,倒是您...您是...”大半天了李沉影居然忘了问江雨萍的身份。
“咳咳,”江雨萍摆正姿态正色道,“本宫是先帝的淑妃,如今你该唤我一声江太妃。”毕竟自己的位份就比德妃低了一点,这个威仪还是要有的!
“你就是那个拿开水泼先帝被打入冷宫的江淑妃?”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点破事居然传得人尽皆知,江雨萍第一次有了想找块豆/腐撞死的心情。
李沉影看她神色难堪,硬生生将笑意憋了回去,\"娘娘可想出宫,若是娘娘想离开这四方囚笼本王或许可助一臂之力。
江雨萍摇了摇头,咧开了嘴露出大白牙,“我还没玩够,待本宫玩够了再走也不迟!”
这反应完全出乎李沉影的预料,他认真打量了一番江雨萍,一年前自己见到她的时候干巴巴的又黑又瘦,跟只猴子似的。这才一年光景,皮肤白了许多,身体似乎长开了,眼神却是去年如出一辙的清亮。
能在冷宫里把日子过得如此精彩,倒也真是朵奇葩。
李沉影勾唇一笑,“也罢,我去年给了你一块白玉,若是你哪天在这里玩腻了,便带着那白玉来找我,我帮你出宫。”
“呃......”江雨萍颤颤巍巍,纠结半晌讪笑开口,“那个玉...很贵吗?”
\"......你莫不是丢了?
“没...没丢...”江雨萍心虚地避开他的眼神,“就是...我看它质地不错,把一头磨平了做了一把锄头...你别说,刨地特别好使!”
李沉影眼前一黑,后面的话都没听清...那可是价值连城的羊脂玉,他从小带着大的啊!!
那夜李沉影走的时候还捂着胸口。
第二日江雨萍将这羊脂玉做的锄头从角落里翻了出来,战战兢兢把昨晚的事跟梦梦说了一遍。
“你这个败家的欸!”果不其然,江雨萍挨了一记梦梦的二指弹
江雨萍捂着脑袋研究了一下午如何将白玉复原,奈何底座已经被她磨成了锋刃,另一头还钻了几个孔用以固定锄柄...无力回天了。
那天之后江雨萍未再见过李沉影,她只当他是心疼那块白玉,也未做多想。倒是舒太妃那边,每天依旧清心寡欲的礼佛,江雨萍终于慢慢放下了八卦的心,毕竟舒太妃虽然风华不减当年,到底比那人大上许多,况且那人长了一幅吸引小姑娘的好容貌,着实不像缺爱的样子。
几场夏雨过后很快便入了秋,瓜地也渐渐收了绿意变作一片荒芜,江雨萍数着今年留下的西瓜籽开始为明年做准备。
同时她脑子里摇摆不定,身上不多的钱是该冬日搭一个草棚继续种西瓜,还是留待明年把东恻苑也垦出来
然而此时此刻梦梦的担忧却更加务实一点,“娘娘,冬日又要来了。”
江雨萍如梦初醒,这白虚宫最难熬的冬日又要来了

小编点评

我在冷宫种西瓜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