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之雀(苏野奚雀珂)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笼中之雀(苏野奚雀珂)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笼中之雀》完整版特别推荐,主角是苏野奚雀珂,是由作者宠袂所著,笼中之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栏杆边缘,奚雀珂本人正俯在光滑的地板上。雪白色瓷砖面泛着微金色光纹,隐隐约约映出她那张美如妖孽的脸。

小说介绍

《笼中之雀》完整版特别推荐,主角是苏野奚雀珂,是由作者宠袂所著,笼中之雀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栏杆边缘,奚雀珂本人正俯在光滑的地板上。雪白色瓷砖面泛着微金色光纹,隐隐约约映出她那张美如妖孽的脸,即使素颜也优越又撩人。

苏野奚雀珂小说简介

在桌上抽了张纸,包着指腹边缘防止血珠掉落,两人心照不宣地往楼上走:“组长,请问你家有创可贴吗?”
苏野已经到了三楼。和奚雀珂对视一眼,他二话不说把她从地上捞起,几步进自己房间,丟床上。退出去,刚要关门,看见屁颠屁颠跟过来的公主,遂一脚把它也带进屋。“喵嗷——”一声,以及一声关门的“砰——”,动作干脆利落。
安宣和徐仙懿下意识抬头。
高嘉瞳已经从躺椅上起身,立在两人面前,一双很锐利的眼看着她们:“创可贴?”
“嗯……”安宣点点头。

笼中之雀全文阅读

“你们听说了么?奚雀珂和星火娱乐签约了。”
几名装扮看似日常,实际处处心机的大小姐坐在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大厅里——北城数一数二的紫昙山公馆、位置最优越的第20栋别墅一层。
这里是苏野的家。
明明在以学习小组的名义召开活动,话题却扯到这里。
想到什么,坐在安宣身边的徐仙懿向二楼栏杆处望了眼,表示对高嘉瞳的尊重:“瞳瞳,这事儿你知道吗?”
高嘉瞳在盛铭国际学校读高中部,她们在留学部,就是留学前再预热两年。高嘉瞳被家里砸钱捧出个童星出身,现在正是娱乐圈里的小金花一朵,某些方面一下就和她们拉开了差距。
而且这姑娘的冷傲是出了名的,不怎么看得起人。
别墅二楼,高嘉瞳一身宝蓝色毛衣,扎个丸子头,大大的水晶蝴蝶耳坠十分晃眼。
她侧躺在躺椅上,手里捧着杯咖啡,一双猫似的圆眸漫不经心地从上往下一瞥,尔后收回脑袋,不予答话。
“算了吧,人家瞳瞳是什么层次,何必关心这种事。星火娱乐大归大,也不是咱们学校附近的那家大,那分部就是个培养练习生的,最后能出名的有几个?”一人打圆场。
另一人立即接过话:“就是就是!星火娱乐总部强,捧的都是瞳瞳这样的大明星,这分部就是个养炮灰的。就前不久那选修节目,星火派的全是倒数,还有个有黑料的,都直接被骂上微博热搜退赛了。”
“黑料,啧啧。那就算奚雀珂以后出了名——”
说到这里,大家齐声说:“十五万一晚——”尔后心照不宣地“咯咯”笑作一团。
三楼。
栏杆边缘,奚雀珂本人正俯在光滑的地板上。雪白色瓷砖面泛着微金色光纹,隐隐约约映出她那张美如妖孽的脸,即使素颜也优越又撩人。
昨天苏野硬是磨到凌晨三点才结束,干脆打游戏通了宵,弄得她没睡好,下午才起床。没想到这个万恶的学习小组竟然会杀到家里来。要不是高嘉瞳拦住,她当时直接就穿着苏野毛衣、下半身失踪地下楼了。
看出高嘉瞳是苏野家中常客,安宣表情已不太好。如果再见到她这样出场,这位傲气的大小姐一定会当场哭出来的。
那时候,苏野正坐在桌子主位,正对她下楼梯的位置。一件浅亚麻色卫衣,微长的黑发是上学时一丝不苟的中分。配上那张精致的脸,就是漫画里的人物。痞,帅得不行,偏偏又那么矜贵。
实际一斯文败类。
他好像刚讲完一道题,其他人都在埋头写。他就转着笔,满眼玩味地看着她,然后拿起手边手机。
奚雀珂那时努努嘴,转身上楼。
房里手机收到一条消息:[雀雀,怎么讲,咱家被端了。]
“……”
既然不是他主动领进来的,那奚雀珂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就安宣那不要脸程度,“组长,不如这周去你家吧”这样的话没什么讲不出口的。
现在苏野已经不在桌上,刚才他跟那些人说自己去厨房里拿水果,然后就没了身影,估计正在里面调酒玩。
奚雀珂在的时候,他不喜欢***也在。
外面的场面就很戏剧性了。一楼的学习活动在苏野离开时骤然停止,正在进行的八卦part热火朝天。各种关于奚雀珂的“黑料”旁若无人地响彻别墅。高嘉瞳在二楼看戏,奚雀珂则在三楼津津有味地听,并准备给底层那些比苏野还表里不一的八婆们一个surprise。
她朝面前的波斯猫挥挥手,示意它去扒拉那拳头大小的花盆。
这只猫叫“公主”,巨金贵,冠军后代,有血统证,是苏野他母亲陆方颜的心肝小宝贝。但陆方颜和苏老爷子苏忝一样,几百年不回一次家。苏野不待见猫,***也对它平平,它反而和她有种不谋而合的亲近。
“推它。”奚雀珂懒洋洋地说。
下面安宣等人正讨论到“奚雀珂是不是真的被某个金主包了,所以撬动了苏野,把她勉强塞进了星火娱乐分部”,并议论这位金主该上了多大年纪,会不会挺个啤酒肚什么的,会不会是开学前豪车展上的其中一位……厨房里的苏野打个喷嚏。
接下来,一个花盆应声砸落,正好碎在***的圆桌中央。土块伴着碎片迸裂开来,最远的刚好落在几人面前,刚才还碎着的几张嘴立即噤声。
“咔——”一直紧闭的厨房门终于打开,看着面前的狼藉,苏野下意识抬头。
二楼的高嘉瞳没多大反应,默默探出头、往上看。
奚雀珂早缩到后面去了。
三楼栏杆处,一只品相极好的波斯猫探出脸来,肆无忌惮地往下看,“喵——”地大叫一声。圆圆一张盘子脸,鼻吻处的“人”字极其明显,富贵又憨态。一双烟蒙蒙的琥珀色眼瞳往下瞧,面无表情,好像就是在看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而已。
“不好意思,家里有只猫。”苏野说着往楼上走,却有种一语双关的意味。
“没事没事,我来收拾吧!”安宣自告奋勇。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刚伸手就被一碎片划伤了指腹。
“天啊,安宣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徐仙懿倏然起身,和安宣一起握着她那只受伤的右手。细白平滑的指腹上赫然一道口,深红色的血珠正一滴一滴地往外冒着,还滴落到作业纸上。
“得要创可贴。”徐仙懿说。
在桌上抽了张纸,包着指腹边缘防止血珠掉落,两人心照不宣地往楼上走:“组长,请问你家有创可贴吗?”
苏野已经到了三楼。和奚雀珂对视一眼,他二话不说把她从地上捞起,几步进自己房间,丟床上。退出去,刚要关门,看见屁颠屁颠跟过来的公主,遂一脚把它也带进屋。“喵嗷——”一声,以及一声关门的“砰——”,动作干脆利落。
安宣和徐仙懿下意识抬头。
高嘉瞳已经从躺椅上起身,立在两人面前,一双很锐利的眼看着她们:“创可贴?”
“嗯……”安宣点点头。
看高嘉瞳转头进了一间房,提个药箱出来,徐仙懿看安宣一眼。
安宣不露声色地说声“谢谢”,眸子里的光却暗淡下来不止几个度。
又说:“瞳瞳,你对组长家还挺熟悉的。”
默默看徐仙懿帮自己处理伤口,直到苏野下楼,安宣盈盈的目光转向他:“不好意思啊组长,我太大意了,本来想收拾花盆的,却不小心弄伤了手指。”
“没事,猫已经被关起来了。”苏野继续往下走,余光都不往她那儿扫一下。
安宣目光却始终追随着他,轻轻地笑:“小猫调皮而已,不用太生气。”
一旁的高嘉瞳嗤笑一声。
安宣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
但目光相撞后,她又很快败下阵来,表情变回和顺伪善的一笑。
高嘉瞳熟视无睹地看向别处,好像觉得很没趣。
苏野站在楼梯上往下看。这一桌都是各自家里的大小姐,看安宣受伤,几人就不再敢动花盆碎片了,只是把各自的作业和东西从一些碎土块中清理出来,抱在怀里,有些别扭地面面相觑。
“等一会儿***回来收拾吧。”他说。
“那我们……”几人欲言又止。
偏偏苏野就漫不经心地倚在那儿,不说话。还若无其事地拿出手机来,修长骨感的手指按着,好像在和谁聊天。几缕黑发垂下,轻轻扫在精致的眉眼间,看得众人一时有些发愣。
“呃……那我们今天的学习讨论就到这里吧,打扰组长了。大家回去后完成各自被分配到的任务,没什么问题吧?”其中一人打破尴尬。
其余人都点头:“好,之后有事再微信联系。”
已经处理好手指的安宣和徐仙懿一起下楼,经过苏野身边时,安宣停住,侧头微笑:“谢谢组长今天的招待,下次小组活动的地点再行商确吧。”
苏野从鼻腔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嗯”:“别再挑明知道会关门的咖啡厅了。”
“……对不起组长,是我的疏忽。”安宣脸一红,却不忘趁机看一眼苏野的手机聊天界面,对方的备注是一只小鸟的表情符号。
心里咯噔一下,继续去瞥对方头像……
“我也走了。”高嘉瞳沉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手中提着的包缀饰碰撞在一起,发出“叮铃叮铃”的脆响。
安宣恍然回神,继续往下走,顺便回头和高嘉瞳客套一番:“一起走吧,瞳瞳?”
“你也去拍杂志封面么?”高嘉瞳一句话噎得安宣哑口无言。
她几步超过安宣,走出别墅,安宣才看见一辆***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院里。
她咬了咬牙。
“组长再见。”
人***后,苏野上三楼,开房间门。
奚雀珂身上的毛衣已经被丢在床上——他的。
她正背对他,背手系***带。她喜欢穿黑色裹胸式,明明不露什么,却每一寸凝脂般的肌肤都***。白皙光滑的背上交错着几条极具设计感的带子,她在反手打着一个蝴蝶结。
一头长卷发被顺到面颊一侧,精雕玉琢的侧脸勾魂摄魄,一嗔一喜定格后都像海报大片。
“《Charm》应该请你去拍下期封面。”苏野就抱着手看她,手指上的动作像夹着根烟,眼里带着点欣赏,说。
绝美的侧脸往这儿偏几寸,奚雀珂不屑:“你有那本事让他们请?”
苏野笑:“高嘉瞳刚去拍。”
卷发一甩,侧脸不再给他露丝毫,她轻轻地“哼”一声,像只赌气的小猫。
***带子系了半天,苏野就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看了半天,一点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最后笑她手指的灵活程度可以和幼儿园小朋友一决高下。
奚雀珂不想再理了,几下穿好衣服,往外走。

笼中之雀免费阅读

“今天练什么?”——奚雀珂刚走出卧室,苏野问。
她顿了顿,答:“声乐。”
“那注意点嗓子。”他悠悠地说,“哑了不好听。”
“什么不好听?”
奚雀珂回头瞪他一眼,而他也不答。一双薄眼微狭长,眼角很深邃,这样的颜值让他在二十的年龄里还带着少年气。若是进击娱乐圈,恐怕也是个风生水起的存在。
深黑的瞳上浮着一层玩味,答案不言而喻。
但他偏要用指尖一下一下地轻点着,以沉沉的声音说出来:“叫得不好听。”
“滚。”
奚雀珂这次是真不想理他了,提了包就走。
这包还是他给的一款CHANEL。
苏野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出奇的偏执,譬如她背的包必须是他送的,不能重样,生怕没人知道她背后的金主有多厉害。
其实她赚钱的能力担得起这些,只是自从“做车模15万一晚”的谣言横行,就没有人会用清清白白的眼光看她了。后来的事情错综复杂,她也就真的落进苏野这个混蛋的掌心里。
“对了,换个微信头像吧。”他的话再次绊住她脚步。
“怎么?”她回头,但只是略略思索一下就有了答案,“被看见了?”
“应该。”
“知道了。”她点点头,当即摸出手机,打开微信,随便换了张自拍做新头像,尔后将手机屏幕对着他晃晃:“再见。”
“我送你?”
“不用!”几乎是想也不想地拒绝。
他于是笑:“这么害怕。”
——原因很简单。
奚雀珂打车到星火娱乐分部,进公司,直奔三楼去。在二楼撞见几名同行,是刚刚被选拔进来的一批练习生,正倚在训练室外的墙上一起说话,在她经过时忽然噤声。
奚雀珂一件浅灰色毛衣——这是和苏野同款的事当然没人知道,蓝灰色阔腿裤,一双看似低调实际价格不菲的平底鞋。最主要是,她最外面披一件几乎拖到地的白色冷淡北欧风大衣,经过时带过一阵从外携进的冷气。长卷发遮住小半张脸,一双眼漫不经心睨过来,几人就更失神了。
一双媚气又有些漠然的眼,很大,眼角也长,随便看人时带着股凛冽和疏离。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某一天这张脸正式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意味着什么。
回过神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远去。
目光最后凝聚在那个被大衣衣摆遮住部分、几万的小包上,奚雀珂背这样的包从来不重样。
“还真是没出道就有大明星范儿了哦。”走廊空旷,声音清晰地传入走出七八米远的她耳中,“有金主了不起啊!谁没有那份力,就是摆不出那份***劲儿罢了。”
奚雀珂低头笑笑,伸出右手勾出小拇指晃晃,头也不回。
——连小指头都够不上的人,只有本事说三道四。
N-Fire是星火娱乐一个拟定组合,还没正式公布出去,包括奚雀珂在内共四人。但公司不准备让她们活动,而是直接备战明年一档早已火遍大江南北的选秀节目。如果表现亮眼,***而红不是难事,所以眼下只有一个任务:训练。
三楼几乎全部划给N-Fire。
推门进声乐教室,奚雀珂发现自己竟然是最先到的。
无论外面的黑料如何多、言论多么铺天盖地,恨不能在出名前就把她给压得死死,三楼的氛围永远岁月静好。
摘了包、脱掉外套,统统在一边放好,奚雀珂乖乖站到钢琴前,笑眼一弯。
褪去外壳,虽然与生俱来一副媚骨,仍有着19岁的狡黠和可爱。她微微一鞠躬:“老师,我今天格外想认真练习。”
——“唱到嗓子哑的那种。”
*
差十分钟23点。
又一批训练生从公司大楼里出来,就像看到奚雀珂一样,几双眼落到院里那辆阿波罗太阳神跑车上,谈话声止住一阵。她们一边往驾驶室位置处偷瞟,一边匆匆遁走,出了大门才敢高声说话:“今天又换了一辆,她到底被几个人包了?”
“可能是日抛型吧。”一人笑说,引得众人也笑,笑里却不无酸意。
驾驶室里的人半仰着,吸着根烟,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车前台。吐出的白雾从精致的面庞前袅袅升起,一双微狭长的眼冷冽,黑发遮了点眉眼,平添几分狠戾。
奚雀珂最后一拨出来,旁若无人地往大门处走,手插兜里,那款珍珠小方包随着步子一摇一晃。长卷发中露出部分面庞,挺翘的鼻梁,弯卷的睫毛,水红的双唇,整个人慵懒又专注。
直到他手一拍,亮光一晃,一声不耐烦的车喇叭响在耳边,她整个人的身形都被映亮了一瞬。
“……”
脚步顿住,奚雀珂原地九十度转身,面朝跑车,心里缓缓打出三个字:搞、什、么。
队长欧尼——她艺名就叫“欧尼”,拍拍她肩,笑说:“那我们先走了啊珂珂。”
“……好。”
奚雀珂几步走到车边,坐上副驾驶,立即被满车的烟味给呛个半死,她摆摆手。驾驶位上的人叫她——“雀雀。”
“干嘛?”
“说多少次了,我小名叫‘珂珂’。”她微哑着嗓子说。
苏野立即笑了,转身挑起她下巴:“真哑了?”
“嗯。”
“那爸爸回去告诉你个事儿。”
奚雀珂顿了一下。
忽然看见车前放着一块小蛋糕,Doveni的枫糖黑森林。最上面那一层的巧克力还是半融化状态,浓郁得简直不要太诱人。她伸过手碰了碰包装,还有热度,应该烤出来没被放太久。
咽口水和驾驶位的声音同时响起:“嗓子哑就别吃了。”
“……”
“你好狠。”
“本来给你买的。”他说。
“那我喂你吧。”奚雀珂深吸口气,慢慢拿起那块蛋糕。拆***装,一阵“窸窸窣窣”的脆响,伴着车里一首深沉悠远的《Silencieux Amoureux》——沉默的爱情。
I fade in a place of love I have found
我在亲自认定的爱的归宿里逐渐失意
How you are so far in my dreams to…
为何你在我的梦境中如此遥不可及…
Would you stay for one last song?
你可愿意留下再听最后一曲?
Said myself,I gotta lotta people waiting on my shelf
我将要成为人们欲欲难求的人
Wait a couple days you could tell I need help now
再过一些时日,就能够听见你说——我现在需要你
车窗外,九月末开始飘雨夹雪。奚雀珂一边忍气,一边一口一口地喂身边人吃本属于自己的甜点。看着一层层奶油、黑巧克力碎、花生、枫糖和软实的蛋糕统统进了他那双薄薄的唇里。
最后缩在位置上,小猫似地裹了裹指尖。
没多久,车驶入熟悉的别墅区。
上楼后,苏野非要先冲澡。奚雀珂则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床上,一双眼死死地看着他,想要扒下他一层皮。
苏野就在她面前脱衣服,一副很欲的身材展露出来。
谁也不可能知道,晟铭里斯文冷漠的苏学长、苏家温文尔雅的独子,腰腹以下纹着龙虎。巨龙目眦欲裂;猛虎奄奄一息,鲜血淋漓,被擒于龙爪之中。
奚雀珂微微眯起眼。
苏野看着她,轻笑一声,往浴室里走。伴着“哗哗”的水声,他漫不经心地给她讲了个故事——
妻子很累,不满丈夫回家后要先洗澡,认为他不爱自己。直到后来,她看到丈夫存在电脑里的日记,才知道,丈夫发现如果自己先洗澡,浴后的浴室温度就会高出一到两度来……
“这题我做过,但那是因为他们的浴室很小。”奚雀珂懒洋洋地吐出口气,而苏野卧室的浴室大得像寻常人家的客厅。
浴室里传出苏野断断续续的笑声。
“雀雀,你记忆力真好。”
“我记得很多事。”
奚雀珂洗完澡的时候,苏野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条浴巾,坐在床上握着个Switch。他拍拍身边位置:“来,雀雀,爸爸告诉你一件事。”
奚雀珂裹着浴巾坐过去,手指还捋着三分湿的长发,立即被他整个人揽去。
雨夹雪下大了,打在阳台上,“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北城近午夜的所有浮华都被笼上一层肃静,但无数夜场里依旧声嘶力竭。
整个城市如同一座***的笼,关满披着不同皮囊的人在狂欢乱舞。
……
安宣坐在窗台边,琢磨着苏野白天讲的题,却忍不住拿起手机,一次次点开某个人的资料。最后她点开和徐仙懿的对话框,缓缓打字:[你还记得奚雀珂之前的头像……]
高嘉瞳从大楼里走出,裹紧助理披在身上的厚厚皮草,仰头看一眼旋满雨雪颗粒的苍灰色天穹。身后的《Charm》杂志大楼气冲云霄,又隐匿在半空的烟雨蒙蒙中。
……
别墅三层,奚雀珂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一下一下地出着气音。
窗外是冰冷的淅淅沥沥,室内是暧昧、微湿的空气,和苏野身上凛冽、满带侵略性的气息。
一口气长长地舒出去后,苏野凑在她耳边。
“骗你的雀雀。”
——“你哑了更好听。”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笼中之雀苏野奚雀珂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