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之臣(傅初晨乔延曦)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裙下之臣(傅初晨乔延曦)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傅初晨乔延曦的小说名为《裙下之臣》,是作家千雪ss所著;小编分享裙下之臣全文免费阅读:乔延曦童星出道,参加某个户外综艺时,傅初晨意外闯入镜头,因神仙颜值被送上了热搜。甚至有粉丝磕上了他俩的CP。

小说介绍

傅初晨乔延曦的小说名为《裙下之臣》,是作家千雪ss所著;小编分享裙下之臣全文免费阅读:乔延曦童星出道,参加某个户外综艺时,傅初晨意外闯入镜头,因神仙颜值被送上了热搜。甚至有粉丝磕上了他俩的CP。黑粉不屑:呵,敢捆绑傅家太子爷炒作,等着吧,早晚要被封杀。

小说简介

转学前,乔延曦跟家里闹矛盾。
没了经济来源,住校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班内渐渐有流言传开:新同学家境特别不好,连饭都吃不起,怪可怜的。
于是同学们本着团结友爱的精神,纷纷对她进行投喂。
一个月后,乔延曦回到乔家。
乔父本以为这次的教训足够令她学乖,没想到再见到女儿,少女那张巴掌脸明显圆润不少,想来这段时间的生活那叫一个有滋有味。
乔父:???
傅少爷:我养的,不用太感谢。

裙下之臣免费阅读

第五章
等乔延曦走后,温哥开着这辆价位比劳斯莱斯最少低个四五倍的辉腾朝傅家公馆驶去,经过一个红绿灯时,他停下来,转头。
“我能问个问题吗。”温哥实在忍不住了。
傅初晨懒懒抬眼:“问。”
温哥:“昨天你突然跟我说不用来接你了,就是搭的这位……呃,乔大小姐的顺风车?”
“是啊。”
傅初晨应地非常干脆。
这是温哥没有想到的,一时间竟然忘了要继续说什么。
“你不是发消息说没那么快来吗。”后座现在只剩下傅大少爷一人,他换了个***的***瘫着,漫不经心说,“人家好心邀请,我总不好拒绝。”
“……”
后面传来一阵“嘀嘀嘀”的喇叭声,已经是绿灯了,温哥忙回头,一脚踩下油门。
街上车流飞驰。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视野里倒退,这些景物虽然繁华壮丽,却也同样单调重复。傅初晨望着窗外,总有些提不起劲。
两次了。
她都是这样看着外面。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能目不转睛地看一路。
最后瞥了一眼,他就彻底失去兴趣地垂下头,按了按手指关节,手腕隐隐发酸,指尖发麻。
安德烈说钢琴不是这样弹的,他知道,乔延曦当然也知道。按她那个弹法,说是练琴……倒更像是在发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目的地,傅家公馆临湖,傍晚的风拂过水面,带起一道道涟漪,吹到人身上,减缓了夏日的燥热。
温哥停好车,跟着傅初晨一起往屋里走。
他身份特殊,勉强也算得上是傅初晨的远房表哥。因为学历不高,傅家也就没把他安排进公司,而是给了个司机的活儿。
有时候接完这位大少爷回家,正好赶上饭点,傅家人也会留他下来一起吃顿饭。
“哎呦,”温哥走到一半,突然用拳头捶了捶掌心,“我可算想起来了!”
傅初晨瞥他一眼。
温哥说:“就是那个啊,《宿命之战》你知道吧,这么经典的剧不可能没看过。”
“看过,然后呢?”
“那你不觉得刚才那位大小姐和里面的双双很像吗?就是男主角的妹妹啊,双双妹妹!我就说我怎么一直觉得她眼熟呢……”
傅初晨像是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一脸冷漠:“又不是你妹妹,激动什么?”
温哥:“……”
-
乔家别墅灯火通明。
二楼有两间书房,一间是乔珩平时在家办公的地方,另一间则是给乔婳学习用的。
谢雨静坐在藤编的休闲椅上,桌面摆着家教老师布置给乔婳的作业,她伸手翻了两页,实在没眼看下去,重重叹息一声。
门被“笃笃”敲响。
“进来。”
李昂端着一盘精致的水果上来,看谢雨静愁眉苦脸的样子,轻声问:“夫人心情不好吗?”
“怎么是你,周姐呢?”
送果盘这种小事一般是轮不到李昂这个管家来做的,他笑了笑,解释:“周姐还有其他事忙,我就顺便替她送上来了。”
谢雨静点点头,没再多言。
她没说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李昂也很识趣地没有追问,而是在心里默默猜测——肯定是和乔延曦有关!
毕竟前段时间先生说要接自己和前妻的女儿回来住时,夫人也是现在这个表情。
谢雨静对李昂有恩,他能在乔家安安稳稳当这么多年的管家,少不了她的扶持和照顾。
所以李昂觉得自己有必要为夫人排忧解难。
但是要怎么排?怎么解?
这是个令人头秃的问题。
毕竟对方总归是乔先生的亲女儿,李昂不敢真把她怎么样,最早实行的就是“无视”计划。
一般小姑娘被这样对待,估计会委屈得哭出来,或者大吵大闹表达自己的不满,总之不会像乔延曦这样,反而乐得轻松自在。
看来要换个方式才行。
-
这段日子乔延曦没再去找安德烈,毕竟总是上门打扰人家也不合适。她把S市几个著名的商业广场逛了逛,大致熟悉了一下这座城市的环境。
熟悉的差不多后,她便没再出门。
虽然是在家,但她和其他人的交流却并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锁着门,任谁来了都只能被迫吃上一碗闭门羹。
这叫做眼不见为净。
夜里,乔延曦忽然醒来,感觉有些口渴。这会儿大概已经是凌晨了,她也没看时间,注意到整栋别墅静悄悄的,轻手轻脚下了楼。
走廊和楼梯都装了复古的壁灯,光线柔和,映照出她的影子,细细长长。
感冒早就已经好了,所以乔延曦也没什么顾忌,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坐在厨房的小吧台旁,一边喝,一边望着窗外的夜色。
天空是深浓的黑,星光微闪。
朦胧的月光洒下来,照亮了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将它们镀上一层银霜。
乔延曦“月下独酌”了一小会儿,准备上楼继续睡觉,没想到经过客厅,正好迎面撞上了李昂。
“……”
李昂明显被她吓了一跳。
手里拿着的东西“啪”地一下砸在地面,玻璃碎片四溅,一个木制雕花的相框四分五裂,旁边安静地躺着一张照片。
乔延曦往地上瞥了眼,大灯没开,借着地灯和月光浅淡的光线,她只能看见照片上模糊的人影,有三个,两女一男,看着像全家福。
但不是她的。
李昂这次打的主意很简单,就是栽赃。
他把全家福摔了或者撕毁,哦,也许拿刀在上面划几下效果会更好……然后再嫁祸给乔延曦——
看到照片里爸爸和其他人笑得幸福美满,出于报复或怨恨的心理,所以干出这种事,这显然合情合理、逻辑满分、毫无破绽!
乔珩得知此事,肯定会对乔延曦有所不满,只要乔珩不喜欢她,没准之后会把她送回去呢?
只是没想到计划才刚开始,就被当事人抓了个现行。
乔珩一向睡眠浅,大概是被楼下的动静吵醒,随便披了件外衣出来,看着地上的狼藉,他沉默良久,揉着眉心问:“怎么回事?”
李昂当机立断,伸手指向乔延曦:“我看见她——”
乔延曦:“我摔的。”
李昂:“??”
不是,你怎么就主动承认了?
按照正常套路不应该要解释几句,力证自己的清白,他连后面泼脏水的台词都想好了,结果你说承认就承认了???
乔延曦弯腰捡起那张全家福,垂着长长的睫毛,面容浸泡在昏暗的光影里,眼底情绪看不真切,微抿着唇,无端令人心生怜惜。
她轻轻开口:“我下来喝水的时候看见这张照片,就拿起来看了会儿,没想到李管家突然出现,我被吓了一跳,所以不小心……”
少女一句埋怨的话也没有,只是轻描淡写地述说着“事实”,乔珩却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攥住,酸酸涩涩,疼得厉害。
——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李昂都快被她唬住了。
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忆出现了错乱。
乔珩伸手,想要拍一拍她的肩膀,却落了个空。乔延曦侧身避开了。他也不恼,只是满脸心疼的看着她:“……是爸爸考虑不周,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
乔延曦摇摇头:“没关系。”
好一朵故作坚强的小白花。
看她平时不爱说话,没想到关键时刻颠倒黑白随口瞎编的功夫这么厉害。
李昂心想。
“都这么晚了,快回房间睡觉吧。”
等乔延曦上楼以后,乔珩低头又看了眼那堆碎片,沉下声音吩咐李昂:“去把地上的东西收一下,明天我不想再看到这些。”
最后那句话意有所指。
“……”
于是第二天,当谢雨静睡醒下楼时,就发现走廊原本挂着的她和乔婳的艺术照没了,客厅最中央的本来挂婚纱照的位置也变得空空如也。
所有的照片在一夜间离奇失踪。
谢雨静茫然地看了一圈,转头瞥见角落的李昂,用眼神询问他这是什么情况。
李·好心办坏事·昂:“……”不敢说。
-
那天晚上乔延曦久违地做了一个梦。
关于小时候的梦。
其实对于乔延曦而言,有关童年真正开心的地方寥寥无几,伤心难过的部分也并不多。
哪怕是父母离婚,对她来说却根本算不上打击,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们关系不好,日常总是伴随着争吵和冷战。
直到后来分开,彻底断了联系。
乔延曦跟着秦之韵,几年才和乔珩见一次面,父女间的感情淡薄得可怜。乔延曦不讨厌他,也不介意他拥有了新的家庭。
她只是,很难再和他亲近起来。
临近九月,乔延曦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了,是S市的一所高级私立中学,环境好、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资源可以说是全国顶尖的。
而且还是寄宿制。
这是乔延曦最满意的一点。
报道的那天,路上车流堵得跟蚂蚁爬似的,两百米的路可能二十分钟也开过不去。
校门口车山人海,勉强能看见旁边立着块石碑,上面刻着“南礼中学”四个鎏金大字,毛笔体,应该是专门找了名师来题的字。
乔延曦的班级是高二A班。
乔婳比她低一年级,因为初中也是在南礼念的,她之前没少来高中部玩,所以对校区环境还算了解,热情地肩负起了导游的责任。
学院的占地面积很大,环境确实没得说,配得上它那变态的学费。乔延曦一路跟着乔婳往前走,来到一栋英式风格的建筑前停下。
这是高二的教学楼。
乔婳说:“啊对了,差点儿忘记告诉你,你和初晨哥哥在同一个班呢。”
乔延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谁?”
“我——”
头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尾音稍稍拖长,带了几分漫不经心,乔延曦闻声抬头,目光撞进一双漆黑眸底。
少年站在教学楼二楼。
身上穿着南礼中学的西装制服,白色衬衣干净整洁,深蓝的领带被风吹得肆意飞扬。
天气晴朗,碧空如洗,整条走廊光线充沛,他双手闲闲地搭在身前的白色栏杆上,神色有几分散漫,垂着眸和她对视。
似乎是觉得晃眼,乔延曦桃花眼轻轻眯了一下,抬手挡住阳光,又听见少年继续说:“才多久没见就不记得了,你还真是健忘。”
“……”

裙下之臣全文阅读

第六章
乔延曦顺着楼梯来到二楼,看见少年懒懒倚在走廊的墙边,像是在特意等她。乔延曦顿了顿,开口叫出他的名字:“傅初晨。”
“嗯?”傅初晨低头望她,尾音上扬。
“……A班在哪?”
傅初晨没立刻回答。
这会儿走廊正好没什么人,就他俩在这大眼瞪大眼,僵持了片刻,少年直起身,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挥挥手示意她跟上:“跟我来。”
走到一半。
“对了,”傅初晨转身,“既然你刚转学来,是不是要先去找老师?”
“……”好像是。
乔延曦脚步一顿,刹住。
傅初晨看她这个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也停下脚步,似乎是觉得好笑,眼尾微微上挑:“这也能忘,看来你这记性真是没救了。”
乔延曦配合地失忆:“哦,你哪位?”
“……”
“你确定要现在跟我装不认识吗?这位新同学。”少年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双手插在裤兜里,声线偏沉,似笑非笑望着她。
乔延曦相信,如果她现在点头……
这位少爷大概会立马扭头就走,反正肯定不会再那么好心地给她带路。
乔婳现在也不在,去找她自己的班级了。
整个学校她就只认识这么两个人,因为不太想和陌生人搭话问路,再三衡量之下——“没有。”
她硬邦邦说出这两个字。
傅初晨斜斜倚着旁边的栏杆,一身深蓝制服,勾勒出颀长挺拔的身形,双腿笔直修长,衬衫下摆没有扎进西裤里,和领带一起随风飘荡。
大概是嫌碍事,他抬手扯了扯领带,直接拽了下来:“办公室在五楼,左拐第一间。你是想自己去,还是要我带你?”
“我自己去就行了。”
-
高二A班。
这学期会来一个转校生的事已经在班里传开了,不少同学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猜测着新同学的性别和长相,聊得热火朝天。
傅初晨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旁边位置是空的,一人霸占了整张课桌。
听着前桌两人聊了大半天,内容越来越偏,他没忍住,课桌下的长腿往前伸了伸,轻轻踢了踢其中一个的椅子:“别猜了。”
前桌回头:“咋了傅哥?”
“是女的。”
那个男生兴奋地吹了声口哨,激动完了才想起来问:“哎不是,傅哥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看见了?好不好看?”
傅初晨单手托着脸,余光瞥见教室门口,下巴一抬:“人来了,好不好看自己看。”
乔延曦走进教室的那一刻。
整个班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声带,原本热闹喧嚣的气氛瞬间沉寂下去,所有人都呼吸一窒,下意识噤了声。
少女没穿校服,长发披散在背后,似乎有点天然卷,发尾弯成好看的弧度。
可能是因为那张漂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冷淡又安静地站在那,不太好接近的样子,容易让人联想到白色的蔷薇花。
干净、清冷、也带着刺。
“……***。”
傅初晨听见前桌小小声地骂了句脏话,语气里全是震惊。他说话音量不大,但架不住班里此刻鸦雀无声,就显得他这一声格外突出。
全体同学都转头看向他。
班主任也瞪过来。
乔延曦跟着抬了抬眼,只是却没看说话的那人,而是盯着后排的傅初晨。
他也在看她。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大半个教室对望着。
正巧班主任在这时候开了口,让乔延曦做自我介绍,她低头拣起一根粉笔,一边说,一边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声音好听,字也好看。
台下同学啪啪鼓掌,班主任也夸了她几句,然后说:“从今天起,延曦同学也是咱们A班的一员了,大家平时要多多照顾和帮助新同学。”
老师又点名喊道:“傅初晨。”
傅初晨抬头。
“你是班长,等等记得带新同学熟悉一下校园,还有陪她去领课本和校服。”
“行,我知道了。”
他答应地太过轻而易举。
这倒是让老师有些诧异,后面的话又憋回肚子里。想起平时吩咐他做什么事,哪次不是想方设法地推脱,哪有这么干脆就同意的时候。
还真是奇了怪了。
同学们对此也很震惊。
“可能是不想刚开学就让老何没面子才答应的吧,”有人说,“信不信等老何走后,傅哥肯定转头就会把这事儿交给别人干。”
“既然班长不愿意干,我愿意替他干!”
“这种小事当然是让我来!”
班主任名叫何业,平常大家都管他喊“荷叶”“老何”。他对乔延曦说:“自己去找个位置坐吧。”
乔延曦环顾教室,一共就俩空位,旁边坐着的人一个是她认识的,一个是不认识的。
乔延曦几乎没怎么犹豫,顶着老师和全体同学的注目礼,抬脚就朝傅初晨那个方向走。
似乎是猜到了她会选择自己,少年微微挑了下眉,等她走近,薄唇勾出一点点弧度,显得有些玩味,故意道:“这么想和我一起坐?”
“……”
乔延曦拉椅子的动作一不小心***过猛,凳子腿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看着像是要打起来的节奏。
好在同学们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乔延曦面不改色地坐下,侧头看了傅初晨一眼。
乔延曦:“我这叫精准扶贫。”
“……?”
后面的话她没继续说。
但是傅初晨可以从她的眼神里读出“居然连个同桌都没有”“真惨真可怜”“本小姐愿意给你当同桌还竟然不感恩戴德”的意思。
-
何业把该交代的东西交代完毕后就走了,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时间,要整理班级和宿舍的卫生,明天才正式开始上课。
老师一走,有不少男生都围过来。
傅初晨侧身坐着,垂头,眼皮子半耷拉着,长睫在眼下投出扇影,听他们闹闹哄哄地说明自己的来意。
没同意,也没立刻拒绝。
见他不说话,几个男生对望一眼,都有点儿摸不准这位少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抱着最后试一试的心理,在他们左一句“傅哥”右一句“班长”的围攻下,傅初晨终于有了反应,抬眼看向乔延曦:“你来选。”
“……”
乔延曦没和他对视,眼睑微垂。
少年的右手搭在课桌上,指尖闲散地敲着桌面,一下又一下。在阳光底下能看见淡青色的血管,脉络分明,骨节清晰。
她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自己好像一直没有亲眼看见他弹钢琴的样子。
还挺可惜。
少年黑眸深邃,语调平淡:“是要他们陪你一起去领书和校服,还是要我,你自己决定。”
那几个男生还在眼巴巴等着她的回答。
乔延曦想了想:“不用那么麻烦,你告诉我位置在哪就行了,我可以自己去。”
就像之前那样。
“这次不行。”傅初晨低了低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掌,顿了两秒才开口,声线无波无澜,“有点儿远,你没准会迷路。”
“要是把你弄丢老何肯定要找我算账。”
“……”
-
傅初晨倒是诚不欺她。
说是有点儿远,实际上那是相当的远,而且路又绕来绕去的,如果只有乔延曦一个人的话,大概真的会迷路。
课本挺重的,还有笔记本草稿纸之类的,傅初晨帮她分担了大部分,乔延曦自己手里只抱了两三本,其余的都是校服。
南礼中学的校服有特别多件,和普通公立学校丑不拉几的运动服不同,校方在这方面的审美遥遥领先全华国,和他们的建筑风格一样,全都是英式的。
不止是校服、领带,甚至还发了统一的书包,以及制服鞋。
就算不迷路,也得跑好几趟才能全拿走。
教室后面有专门给同学们放东西的储物柜,乔延曦把书放***,按大小、颜色摆得整整齐齐。
整理到一半,身后响起一道声音,音调有些微扬,透着几分吊儿郎当的散漫。
“你这是有强迫症?”
他就站在她背后,离得很近。
甚至能明显感觉到少年温热的呼吸从右后方洒下来,乔延曦肩线绷紧,正想让他别靠自己这么近,右脸突然一凉。
是一瓶矿泉水贴在她脸颊上,大概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瓶身还凝着霜雾,接触到她的皮肤后,又化成细密的水珠,带来一阵清凉。
“给你的,拿去。”
乔延曦身体稍稍顿住,手里动作停下来,回头看他,接过这瓶水:“……谢谢。”
傅初晨自己手里也拿着一瓶,给完她后回到座位,身体靠着桌子边沿,仰头喝了小半瓶。
喝完,见她还没动,随口问:“怎么,要我帮你拧瓶盖?”
“……”
咔哒一下。
乔延曦拧开瓶盖,以行动代替了回答。
行吧,看来是不需要。
傅初晨又收回视线,额前碎发被汗水浸得微湿,他往旁边拨了拨,露出光洁的额头,把喝到一半的矿泉水扔进抽屉,转身想往教室外走。
乔延曦喊住他:“等一下。”
傅初晨回头:“什么事?”
矿泉水握在手心,凉意渗透皮肤,乔延曦轻轻捏着它,说:“中午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顿饭吧。”
傅初晨扬眉:“可以。”

傅初晨乔延曦小说

小说裙下之臣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