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之一寸相思(飞寇儿左卿辞)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飞寇儿左卿辞)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小编带着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飞寇儿左卿辞,讲述了飞寇儿曾也是正派之徒,却在一次意外下看清了所谓正派真相,并因此逃出宗门,游历与乡野之间,当起了义贼。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飞寇儿左卿辞,讲述了飞寇儿曾也是正派之徒,却在一次意外下看清了所谓正派真相,并因此逃出宗门,游历与乡野之间,当起了义贼。

飞寇儿左卿辞小说简介

因为一本古书残卷,飞寇儿和侯府公子左卿辞有了联系,一开始两人水火不容,左卿辞甚至想将其捉拿归案,但随着解除的加深,他们发现彼此都只是在与命运抗争而已,而就在两人互生情愫即将表明心意的时候,那个意外却降临了…………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全文阅读

天际泛起一缕淡紫色的晨光,左卿辞启开一只半人高的木箱,将昏睡中的苏云落放***,木箱底下垫了衣物,两侧留有气孔,可供人在里面暂闭。
她的头安安静静的倚在箱壁,脸额的线条在曦光中匀称美好,犹如最细腻的象牙,他轻触了一下,闭拢箱盖嵌合了铜扣。
行装昨夜已整理完毕,昏迷的朱厌被塞入另一只木箱,连同一应携走的物品悉数抬至楼下。
两名长老带着几十名孔武有力的奴卫,一早在外等侯。
左卿辞上前客套了几句,护卫将各件箱笼置上独轮车,一行人随即起行。
出教一重重关卡甚严,不过赤魃既然别有所图,索性连各层检验都免了,不到半个时辰已出了最后一重关卡,过了黑河,完全踏入了丛林。
长老和随行的奴卫放松下来,高声谈笑,言语越来越放肆。遮天巨木和曲折的山径是最好的掩护,谁也没发现奴卫的步履越来越缓,队伍中的人越来越少。
等随在左卿辞身侧的长老觉察到不对,中原人已经停下来。
幽暗的密林中,青年公子在马上轻浅一笑,猎人与猎物瞬间易位。
丛林中响起了凄厉的嘶喊。
几只惊起的栖鸟扑着翅在林梢飞散,这里远离神教,再怎样呼叫也是徒劳。秦尘拭去剑上的血,抬手放了一枚烟火,召唤留守白陌来接。
山岭寂静,长风穿林,一切异常顺利。
左卿辞扫视了一圈,目光停在了独轮车上,沉厚的木箱稳稳的置着,金色的铜扣有些歪斜,他的心突的一坠,疾步近前,压紧的铜扣仿佛被什么利器横切而断,启开箱盖,里面空空如也。
苏云落黎明前已醒了,或许是因为浸过神潭奇异的浆液,***的力量减弱了许多,连左卿辞也未曾预料。
沉睡的俊颜近在咫尺,她怔怔的看了许久,终是有了决定。
她放不下星叶,也不想他有一丁点损伤,必须让他这一日顺利离教。她找出一寸相思藏入箱底,回到榻上佯做昏迷,箱笼刚搬上车,她已经趁着四周忙乱划断铜扣,挑中时机溜出来,滚入了竹楼与地面的隔层。
她听见马的喷鼻声,听见左卿辞在与长老对答,听见纳香哭哭涕涕的寻她,被秦尘责斥后不敢说话随队而行,却难抑一路啜泣。
苏云落静静的等待,直到一切声音消失,四周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离她而去,唯有地苔冰冷的湿气萦绕,仿佛陷入了一个永恒的墓***。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确定他已出了最后一重关卡,苏云落在纳香房中寻了一身旧衣换上,用口哨引来盘旋在附近的灰隼,她轻柔的摩挲温暖的羽毛,忽而一振臂,隼鸟飞起来,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
去虿洞的路上她小心翼翼垂着头,利用花木殿角避人耳目,无声无息的摸了过去。
该做的事,她早已反复摹想过千百次。
看准风向,她直接放了一把火,虿洞远处的草坡燃起来,衍生出大量烟气,引起外层的守卫动荡起来,呼叫着奔过来灭火,借着烟雾的笼罩,她又点了数处火头,烟雾越来越浓,巡哨和中层的人也开始***动。
风将烟送往向虿洞,最内层的守卫开始呛咳,纷纷向着火的方向张望。
影影绰绰的烟让一切形影模糊难辨,居然让她欺近了内层,一名守卫突然发现不对,刚要吆喝,被她一记重击打碎了喉骨,拎在手中扑入了虿洞。附近的守卫只见烟中似有黑影掠过,未及定晴又已消失,不由得归为了错觉。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免费阅读

左卿辞神色不动,“云落呢?”
“现在乘黄与灭蒙互斗身亡,教中***,行事的压力也小了。”她搜肠刮肚,唯恐一不留神惹他生气,“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只是赤魃近日越发骄狂,我怕哪天对你不利,冲突起来会有危险。”
“云落不是说过会保护我,难道是后悔了?”左卿辞似笑非笑的掠了她一眼,“就凭你那蠢脑袋,要是没人看着,什么法子都敢使,还想找借口把我支走?”
一言堵住了她,左卿辞复又一哂,“你说的不错,赤魃眼下别无对手,气焰张狂,说不定哪天就起了杀念,不过要我出教,除非云落同行。”
苏云落哑口无言,怏怏的低了头,左卿辞突然目光一凝,抬手触了一下她耳后,相较于脸庞,这一处肌肤的颜色似乎略浅了一些,“你这伪色涂了多久?”
她知道他已然看出来,“只剩一个月了。”
左卿辞沉默了一瞬,“明日我邀阿兰朵过来一谈,半个月内必须离开。”
她惶然想说些什么,被左卿辞一语截断,“你的眉眼与昭越人截然不同,一旦易容脱落,根本无从躲藏,你知道落在他们手上是什么下场。”
目标近在咫尺,她如何甘心失却机会,硬着头皮道,“你先离开,我自有办法,这时人心浮动,防卫不严,正——”
长眸蕴着寒芒,森森的激得她生生噤了口。
气息僵滞了许久,左卿辞起身合起药箱,话中淡淡的湮灭了情绪,“锡兰星叶不过是死物,你若执意不走,要我给你那疯师父陪葬,也随你。”
纳香觉得有些不对劲。
夷香发了很久的呆,她坐在竹槛上,头埋在膝上蜷着,削薄的肩骨凸出来,仿佛一截折断的翅棱。她尽管是个哑女,却少有这般凄惶无助的样子。
不过纳香没什么力气劝解,心头闷得难受,她刚刚才知道阿勒死了。据说乘黄大人在神潭动了手脚,将一些沐体的奴卫落了蛊,驭使他们阻拦了赤魃大人的追缉,阿勒当场就被踢爆了脑袋。
那个为当上侍卫而沾沾自喜的傻瓜,竟然就这样送了命,纳香不自觉的流出一滴泪,将头偎在夷香肩上,借着体温驱散心头的寒冰,“夷香,还好有你,这样可怕的地方,我一个人怎么活得下去。”
远处传来开道的铃响,纳香一抬眼,吓得立刻弹起来,拉着夷香跪倒行礼。
一群奴侍簇拥着明艳动人的阿兰朵,娉娉婷婷的踏入了院子。
阿兰朵近期还真顾不上中原公子。
山中搜出了乘黄的尸体,银面具下的脸肿胀变形,仍能辨出与当年的中原奴隶形肖,尸体残留着噬血蛊之迹,显然是为了救朱厌而死。最大的压力既去,她的心情顿时松了五分,只等将灭蒙的帮手和没本事的朱厌一并寻出来弄死,事情即可尘埃落定。
不过教中毕竟连场变乱,待处理的事务堆积如山,频繁的清洗使不少职位需要重新核定人选,尽管有赤魃掌控,仍有部分事务需要她共同参与,自然无暇涉及一些绮思幽情。
直到奴侍将讯息传来,她才想起已许久不曾见过俊雅温柔的公子,忍不住心旌摇动,觑着赤魃在与长老议事,索性直接来了北域。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