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之雀(苏野奚雀珂)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笼中之雀(苏野奚雀珂)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笼中之雀》是作者宠袂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苏野奚雀珂,小说讲述了 但他偏要用指尖一下一下地轻点着,以沉沉的声音说出来:“叫得不好听。”小编为你带来笼中之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笼中之雀》是作者宠袂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苏野奚雀珂,小说讲述了 但他偏要用指尖一下一下地轻点着,以沉沉的声音说出来:“叫得不好听。”小编为你带来笼中之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今天练什么?”——奚雀珂刚走出卧室,苏野问。
她顿了顿,答:“声乐。”
“那注意点嗓子。”他悠悠地说,“哑了不好听。”

笼中之雀全文阅读

“今天练什么?”——奚雀珂刚走出卧室,苏野问。
她顿了顿,答:“声乐。”
“那注意点嗓子。”他悠悠地说,“哑了不好听。”
“什么不好听?”
奚雀珂回头瞪他一眼,而他也不答。一双薄眼微狭长,眼角很深邃,这样的颜值让他在二十的年龄里还带着少年气。若是进击娱乐圈,恐怕也是个风生水起的存在。
深黑的瞳上浮着一层玩味,答案不言而喻。
但他偏要用指尖一下一下地轻点着,以沉沉的声音说出来:“叫得不好听。”
“滚。”
奚雀珂这次是真不想理他了,提了包就走。
这包还是他给的一款CHANEL。
苏野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出奇的偏执,譬如她背的包必须是他送的,不能重样,生怕没人知道她背后的金主有多厉害。
其实她赚钱的能力担得起这些,只是自从“做车模15万一晚”的谣言横行,就没有人会用清清白白的眼光看她了。后来的事情错综复杂,她也就真的落进苏野这个混蛋的掌心里。
“对了,换个微信头像吧。”他的话再次绊住她脚步。
“怎么?”她回头,但只是略略思索一下就有了答案,“被看见了?”
“应该。”
“知道了。”她点点头,当即摸出手机,打开微信,随便换了张自拍做新头像,尔后将手机屏幕对着他晃晃:“再见。”
“我送你?”
“不用!”几乎是想也不想地拒绝。
他于是笑:“这么害怕。”
——原因很简单。
奚雀珂打车到星火娱乐分部,进公司,直奔三楼去。在二楼撞见几名同行,是刚刚被选拔进来的一批练习生,正倚在训练室外的墙上一起说话,在她经过时忽然噤声。
奚雀珂一件浅灰色毛衣——这是和苏野同款的事当然没人知道,蓝灰色阔腿裤,一双看似低调实际价格不菲的平底鞋。最主要是,她最外面披一件几乎拖到地的白色冷淡北欧风大衣,经过时带过一阵从外携进的冷气。长卷发遮住小半张脸,一双眼漫不经心睨过来,几人就更失神了。
一双媚气又有些漠然的眼,很大,眼角也长,随便看人时带着股凛冽和疏离。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某一天这张脸正式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意味着什么。
回过神的时候,那身影已经远去。
目光最后凝聚在那个被大衣衣摆遮住部分、几万的小包上,奚雀珂背这样的包从来不重样。
“还真是没出道就有大明星范儿了哦。”走廊空旷,声音清晰地传入走出七八米远的她耳中,“有金主了不起啊!谁没有那份力,就是摆不出那份***劲儿罢了。”
奚雀珂低头笑笑,伸出右手勾出小拇指晃晃,头也不回。
——连小指头都够不上的人,只有本事说三道四。
N-Fire是星火娱乐一个拟定组合,还没正式公布出去,包括奚雀珂在内共四人。但公司不准备让她们活动,而是直接备战明年一档早已火遍大江南北的选秀节目。如果表现亮眼,***而红不是难事,所以眼下只有一个任务:训练。
三楼几乎全部划给N-Fire。
推门进声乐教室,奚雀珂发现自己竟然是最先到的。
无论外面的黑料如何多、言论多么铺天盖地,恨不能在出名前就把她给压得死死,三楼的氛围永远岁月静好。
摘了包、脱掉外套,统统在一边放好,奚雀珂乖乖站到钢琴前,笑眼一弯。
褪去外壳,虽然与生俱来一副媚骨,仍有着19岁的狡黠和可爱。她微微一鞠躬:“老师,我今天格外想认真练习。”
——“唱到嗓子哑的那种。”
*
差十分钟23点。
又一批训练生从公司大楼里出来,就像看到奚雀珂一样,几双眼落到院里那辆阿波罗太阳神跑车上,谈话声止住一阵。她们一边往驾驶室位置处偷瞟,一边匆匆遁走,出了大门才敢高声说话:“今天又换了一辆,她到底被几个人包了?”
“可能是日抛型吧。”一人笑说,引得众人也笑,笑里却不无酸意。
驾驶室里的人半仰着,吸着根烟,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车前台。吐出的白雾从精致的面庞前袅袅升起,一双微狭长的眼冷冽,黑发遮了点眉眼,平添几分狠戾。
奚雀珂最后一拨出来,旁若无人地往大门处走,手插兜里,那款珍珠小方包随着步子一摇一晃。长卷发中露出部分面庞,挺翘的鼻梁,弯卷的睫毛,水红的双唇,整个人慵懒又专注。
直到他手一拍,亮光一晃,一声不耐烦的车喇叭响在耳边,她整个人的身形都被映亮了一瞬。
“……”
脚步顿住,奚雀珂原地九十度转身,面朝跑车,心里缓缓打出三个字:搞、什、么。
队长欧尼——她艺名就叫“欧尼”,拍拍她肩,笑说:“那我们先走了啊珂珂。”
“……好。”
奚雀珂几步走到车边,坐上副驾驶,立即被满车的烟味给呛个半死,她摆摆手。驾驶位上的人叫她——“雀雀。”
“干嘛?”
“说多少次了,我小名叫‘珂珂’。”她微哑着嗓子说。
苏野立即笑了,转身挑起她下巴:“真哑了?”
“嗯。”
“那爸爸回去告诉你个事儿。”
奚雀珂顿了一下。
忽然看见车前放着一块小蛋糕,Doveni的枫糖黑森林。最上面那一层的巧克力还是半融化状态,浓郁得简直不要太诱人。她伸过手碰了碰包装,还有热度,应该烤出来没被放太久。
咽口水和驾驶位的声音同时响起:“嗓子哑就别吃了。”
“……”
“你好狠。”
“本来给你买的。”他说。
“那我喂你吧。”奚雀珂深吸口气,慢慢拿起那块蛋糕。拆***装,一阵“窸窸窣窣”的脆响,伴着车里一首深沉悠远的《Silencieux Amoureux》——沉默的爱情。
I fade in a place of love I have found
我在亲自认定的爱的归宿里逐渐失意
How you are so far in my dreams to…
为何你在我的梦境中如此遥不可及…
Would you stay for one last song?
你可愿意留下再听最后一曲?
Said myself,I gotta lotta people waiting on my shelf
我将要成为人们欲欲难求的人
Wait a couple days you could tell I need help now
再过一些时日,就能够听见你说——我现在需要你
车窗外,九月末开始飘雨夹雪。奚雀珂一边忍气,一边一口一口地喂身边人吃本属于自己的甜点。看着一层层奶油、黑巧克力碎、花生、枫糖和软实的蛋糕统统进了他那双薄薄的唇里。
最后缩在位置上,小猫似地裹了裹指尖。
没多久,车驶入熟悉的别墅区。
上楼后,苏野非要先冲澡。奚雀珂则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床上,一双眼死死地看着他,想要扒下他一层皮。
苏野就在她面前脱衣服,一副很欲的身材展露出来。
谁也不可能知道,晟铭里斯文冷漠的苏学长、苏家温文尔雅的独子,腰腹以下纹着龙虎。巨龙目眦欲裂;猛虎奄奄一息,鲜血淋漓,被擒于龙爪之中。
奚雀珂微微眯起眼。
苏野看着她,轻笑一声,往浴室里走。伴着“哗哗”的水声,他漫不经心地给她讲了个故事——
妻子很累,不满丈夫回家后要先洗澡,认为他不爱自己。直到后来,她看到丈夫存在电脑里的日记,才知道,丈夫发现如果自己先洗澡,浴后的浴室温度就会高出一到两度来……
“这题我做过,但那是因为他们的浴室很小。”奚雀珂懒洋洋地吐出口气,而苏野卧室的浴室大得像寻常人家的客厅。
浴室里传出苏野断断续续的笑声。
“雀雀,你记忆力真好。”
“我记得很多事。”
奚雀珂洗完澡的时候,苏野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条浴巾,坐在床上握着个Switch。他拍拍身边位置:“来,雀雀,爸爸告诉你一件事。”
奚雀珂裹着浴巾坐过去,手指还捋着三分湿的长发,立即被他整个人揽去。
雨夹雪下大了,打在阳台上,“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北城近午夜的所有浮华都被笼上一层肃静,但无数夜场里依旧声嘶力竭。
整个城市如同一座***的笼,关满披着不同皮囊的人在狂欢乱舞。
……
安宣坐在窗台边,琢磨着苏野白天讲的题,却忍不住拿起手机,一次次点开某个人的资料。最后她点开和徐仙懿的对话框,缓缓打字:[你还记得奚雀珂之前的头像……]
高嘉瞳从大楼里走出,裹紧助理披在身上的厚厚皮草,仰头看一眼旋满雨雪颗粒的苍灰色天穹。身后的《Charm》杂志大楼气冲云霄,又隐匿在半空的烟雨蒙蒙中。
……
别墅三层,奚雀珂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一下一下地出着气音。
窗外是冰冷的淅淅沥沥,室内是暧昧、微湿的空气,和苏野身上凛冽、满带侵略性的气息。
一口气长长地舒出去后,苏野凑在她耳边。
“骗你的雀雀。”
——“你哑了更好听。”

笼中之雀免费阅读

次日第三节晚自习。
天文楼的走廊里一片漆黑,空无一人,雨雪后回荡着一股阴凉的气息。奚雀珂从中走过,裹紧黑色长呢大衣,身材依旧显而易见的纤长轻盈,步步生姿。
忽然回头。
视线里是空荡荡的走廊,一直黑到尽头,像个无底洞。
此时的整座天文楼只有天文观测室有光亮,无论何时,无论有没有人使用。那里设计得挺浪漫,360度星空穹顶,和苏野一辆星空顶的跑车有异曲同工之妙。
狐疑地看了尽头一眼,转身继续走,奚雀珂低头用手机发出条消息。
又走了几步,她拐进一间会议室,抵着窗台站立,继续发消息。
几分钟后,“啪”的一声响,室内灯被打开了——最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她心倏然空了一下,但不将任何慌乱表露在外。看着一个面熟的男人走进来,身上穿着晟铭校服的白衬衫,但没打领带,领口处甚至是有些凌乱的,很符合他成日里吊儿郎当的纨绔气质。
“咔”的一声响,他反手将门上锁,面上露出洋洋自得的笑:“是在等我吗?”
奚雀珂别过脸,强作镇定地露出嘲笑:“我又没约你。”
“那是在等谁呢?”他笑容不变,一步步走过来。
距离每缩进一点,过去那份阴影就更反噬上来一层,奚雀珂心里也就更发毛一分。
“反正不是你。”她淡淡说着,又要用手机发消息,手机却被几步上前来的他打掉在地。
手机落于地面,屏幕朝上,还处于和某个人的微信聊天界面。
敖子桐睨一眼,忽然改了主意,弯下腰去捡,还嬉皮笑脸地说:“让我看看那个包了你的人到底是谁……”
奚雀珂却抢先一步踩在手机上,皮鞋死死地遮住屏幕。
“哟。”
敖子桐只好站起来,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整个人倏然贴得很近:“珂,跟我说说,他到底出了多少钱包你?其实可以先讲讲价再决定,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出更高?”
陌生的香水味铺面而来,整个人被笼上一层阴影。视线里是那张还算不错的脸,但现在只让她想作呕。
奚雀珂死死看着他:“多少价都换不来。”
“是因为让你进了星火娱乐吗?”
星火娱乐就和苏野扯上关系了,因为那是他的公司。
但还好,苏野这个人装得够好,冷漠狠戾的气场摆得够足。活了二十年,他是北城顶层圈子里公认最不可肖想的一位爷。所有长辈以他为傲,他也就成了其他纨绔子弟童年中“别人家的孩子”。唯一和他走得近的异性是高嘉瞳,但大家都知道,那是因为高嘉瞳属星火娱乐,完全不怀疑二人关系。如此一来,就更没人敢想象这位爷也会在某天心血来潮,暗戳戳地养了只小金丝雀。
奚雀珂不说话。
敖子桐也没敢往苏野那层想,只是笑她:“我说,奚小姐要不要这么天真?那人给你画了张饼,就算真做出来了,你能吃得下么?瞧瞧你现在被翻出来的那堆破事儿,他怎么捧你?让你出名,那不是等于让你去送死嘛。”
“我有什么破事?”奚雀珂还强撑淡定,但下唇已有些发抖。
敖子桐一摊手:“就论坛上那些咯,你不是还问过我。”
“谁说是真的?”她继续问。
“谁在意是不是真的?”他轻笑,“***是可以制造的,给那些想相信的人去相信。相信什么的人多,什么就是真的了呗。要真出名了有你好受的。”
说罢,他再次俯下身,捏住奚雀珂的下巴往上一抬,欣赏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啧”了一声:“你自己想想吧,晟铭里有几个女的愿意和你为伍?谁都恨不得踩你一脚,但这还只是一个小圈子呢,你都搞不赢。与其做那些出名受捧的美梦,不如和我开个更高的价?”
这样的接触令人反胃,奚雀珂暗暗攥紧拳头。
与此同时,会议室门被敲响,保安的声音从外传来:“里面有没有人?”
“有——”
几乎是发声的一瞬间,下一句“救命”还没出口,奚雀珂就被狠狠地捂上嘴。
敖子桐再无刚才的丝毫从容,好像被触到什么逆鳞,面容倏然变得扭曲,他死死看着她:“奚雀珂,你他妈敢叫人?”
又冷笑:“你怎么叫的人?”
奚雀珂也狠狠看着他,却说不出一个字。
他右手始终紧紧地覆在她唇上,另一只手则去撕扯她衣服。
大衣下面是校服外衫,都没系扣,他直接去扯她最里面的衬衫,扣子很快崩开几颗。他就如同一只红了眼的野兽,一边扯,一边骂。
奚雀珂狠狠地用手拧他、用脚踹他,却都因为力量悬殊而无济于事。
挣扎之中,“咔哒”一声响,门被用钥匙给从外打开了。
敖子桐显然没料到这层,僵在原地。
“滚啊!死人渣!”奚雀珂趁此机会将他一把推开,迅速低头整理衬衫。
系扣子时发现扣子少了几颗,只好系上外衫,再裹紧大衣。
“在干什么!”保安一声怒吼,冲进来几下钳制住敖子桐。
奚雀珂死死看着敖子桐,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一切尽在不言中。
保安把敖子桐往外带,他嘴里还在恶狠狠地吼着——“死婊.子,这是不是你设的局!死婊.子,你等老子弄死你!”
走在后面的保安与此同时看向奚雀珂:“你也来。”
定了定心神,再次整理好头发和衣服,狠狠擦了擦唇边,奚雀珂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跟着一行人往外走。
天文楼的走廊还是那么阴冷,黑暗。许多脚步重叠在一起。低头看了眼手机,有两条三分钟前收到的消息。
[我找人了。]
[如果五分钟内没回复,我会去。]
默了默,她发去消息,把手机收回兜里。
——[不用了。]
……
苏野抵在天文楼观测室的墙壁上,背后是永远变幻莫测的星空。
抽着根烟,指腹摩挲着输入框,里面是一条永远都不会发出去的消息。
[对不起,雀雀。]
*
那天晚上,晟铭校长室里,奚雀珂和敖家人来了场对她如同羞辱的谈判。
作为敖子桐施暴的受害者,她连敖子桐母亲本人的面都见不到。因为对方的地位摆在那里,而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也没有办法见上一见。
作为代表在夜晚风尘仆仆赶来的,是敖家管家,敖母的意思只能通过他打过去的电话知晓。并且,这样的电话五次打过去只有一次能被接起,中途又会被各种对其来说更为重要的电话打断。
终于放下手机,管家面无表情地看着奚雀珂:“小姐,夫人的意思是这样的,不如我们开门见山——您要多少钱?”
一旁的敖子桐转着茶几上的笔,听罢嗤笑一声,转头看着他,满带玩味地说:“欸,老鲍,你猜我当时出了多少价钱想包她一晚她不答应?”
话落,比了个“八”:“八位数。”
管家转向他,表情温和了少许:“少爷,先不要说笑了。”
敖子桐了然地比了个“OK”的手势,低头继续转笔。
“什么意思?”奚雀珂也不想理这个人渣,挑眉看那名管家。
管家面上是模式化彬彬有礼的微笑,等着她的答案:“请您出价。八位数以上也可以,只要夫人准许。”
奚雀珂看一眼校长,而他无动于衷,就像什么也没听见。
她于是明白了,嗤笑一声:“这就是你们的态度么?你们这是在羞辱我么?”
说着,她狠狠指着沙发上吊儿郎当的敖子桐,缓慢而狠狠地说:“是他为非作歹,你应该跟我道歉,应该知道我可以走法律程序,而不是上来就用一种莫名其妙的态度问我想要多少钱!”
敖子桐毫不畏惧地对上她目光,也“嗤”地笑了一声,摇摇头,像在看一只不涉世事的小白兔。
管家扶了扶眼镜,笑着说:“是这样的,奚小姐,是奚小姐对吗?”
“首先,这件事公布出去是对敖家折损大,还是对奚小姐的声誉影响更大,何况敖家对于网络***的掌控是否有手段,希望奚小姐能够认真考虑。”
“其次,如果奚小姐想走法律程序,希望奚小姐能够有和敖家在法庭上对抗的觉悟。”
“最后……奚小姐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独自出现在偏僻无人大楼的某一间教室中,值得推敲。”
“……综上所述,请奚小姐不要误会,这不是侮辱,只是经过考虑,私认为直接让奚小姐开价是最有效的选择,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是的,时间很宝贵。”落针可闻的半分钟后,奚雀珂深吸口气,从沙发上起身,“不好意思,您的臭钱老娘一分都不想要。”
说罢,她转身离开校长室。
还没走出几步,她听见管家对那位从始至终无任何作为的校长说:“如果方便的话,夫人想约您吃顿饭,这事恐怕要给您添些麻烦了……”
她嗤笑一声。
一步一步离开办公楼,最里面的衬衫还是凌乱的。泪水不争气地往下流,她轻轻地擦了擦。
曾以为来到这里就可以摆脱因为无知野蛮而去霸凌的世界,谁知道一切好像还是没有改变,只是披上了一层更为虚假的外壳而已。
最繁华的城市,却虚假得像个无底洞。
绕到楼后,她坐进一辆跑车副驾驶。泪已经被夜风吹干了,也没什么表情,整个人都空洞洞的,连车里的烟味刺鼻都浑然不觉。
坐在驾驶室的人看她一眼,按灭了烟:“谈怎样?”
她还定定地看着前方,嗓子有些发哑:“不怎么样。”
“让你开价?”
“我让他们滚。”
苏野笑了几声,也觉得这做派的确像她:“但你应该狠狠坑他们一笔,然后我们十一一起找个地方度假去,或者你自己买套小房子什么的。”
他探过身,轻轻擦掉她眼角的泪痕,以及唇边晕染出来的口红。
知道他在说笑,奚雀珂不想接话。
无论发生什么,他总是这么云淡风轻,内心却深不可测得让人捉摸不透。
“怎么办,我家雀雀被欺负了。”他又拉着她手,不知道是逗她还是在哄。
“无所谓。”奚雀珂回过些神,深吸口气。
“你让我弄他们,我说不定帮你呢?”他搓她手指。
定了几秒,奚雀珂说:“我想啊,我当然想。但是不用了,谢谢。”
她告诉他自己在哪间会议室,告诉他自己好像被人跟上了。从门被反锁上的那一刻起,从那一刻起的每一秒开始,敖子桐都可能对她做些什么。而他就在几米之外的天文观测室,但她只能跟他说:[他锁门了,帮我叫人,你别来。]
校长室里,自己不能用他来和敖家博弈,不能用他来说——打起官司来你们必死无疑,我要你们声名狼藉。
他永远不能与她有任何瓜葛地露面,就像他们的关系永远见不得光一样。
他高高在上,纤尘不染。
北城顶流的大家族就那么几个,稍有搅动就是风起云涌。
“但他碰到我底线了。”
“我见不得我家雀雀受委屈。”
奚雀珂看他时,他正笑得十分撩人。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笼中之雀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