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佟盛荷祝九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佟盛荷祝九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编带着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佟盛荷祝九郎,讲述了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佟盛荷祝九郎,讲述了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

佟盛荷祝九郎小说简介

佟盛荷以为自己要带着孩子,在古代社会过苦日子,结果无意间救下了一个落水的俊秀书生,那人竟然要以身相许,不介意做她孩子的继父,佟盛荷欣然接受,有人愿意喜当爹,这是件好事吗?……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阅读

烈日炎炎的午后,毒辣的太阳炙烤着河东村田里的稻子和麦子,浑浊的水被照的反着光,还在不断的加温,似乎下一刻就要咕嘟咕嘟的被煮开了。
在这样能把人晒化了的天气里,河东村的村民们也不敢懈怠了田里的庄稼,在家里吃完午饭歇了片刻,就匆匆地又去地里忙碌了。
这个夏日,出奇的热,但好在村里每户人家门前几乎都中了能遮荫乘凉的柳树,男人们去地里干活的时候,女人就在家里缝补衣裳,顺便把孩子抱出来,在树下避暑。
但村里有一户人家,整个小院四周光秃秃的,没有能遮荫蔽日的大树,甚至方圆一里没有个相邻,很是孤独。
佟盛荷拿着蒲扇坐在葡萄架子下面,风怎么扇都是热的,她干脆起了身,预备打两桶水把院里的地冲一遍。
这地被晒得快要冒了烟,再不浇点水充一下,怕是能把椅子烫着了。
这时代没有空调,没有冷风扇,到是有井水冰镇的西瓜,只不过,佟盛荷只能过过眼瘾,不敢多吃。
她刚把木桶放到井口里,就听院子外头一声喊,“哎呀,盛荷,你在做什么?快放下!”
院外跑进来一个青衣布衫的男人,三两步跑到佟盛荷身旁,夺过她手里的木桶。
佟盛荷无声的叹了口气,她已经有点习惯这样被“重点保护”的自己了,默默地同那男人说了要提水浇地的事儿,男人照做。
妹子,你这身子做点轻巧活计,缝个被褥,刺个女红还行,都有了身孕,怎么还能自己去提水桶呢?男人一脸责备地说。
佟盛荷讪讪地道:“我没那么娇气,实在太热了所以……”
“今时不同往日,你这可是两个人,千万马虎不得。”
说话间男人又提了两桶水,将灶房里的那口缸填满。
佟盛荷不知道佟立冬怎么今天这个时候过来了,便问道:“粮食还够吃几天的,怎么今儿这个时候过来了?”
佟立冬道:“明儿我要去镇上送阿清进学堂,顺便和四叔拜会一下秀儿丫头的日后婆家,且得几天回来,所以爹让我早点把吃食什么的送来。妹子,这几日我不能来,你一个人能行吗?”
佟立冬眉宇间有些担忧,但话问的又有些踌躇。
要是佟盛荷不敢一人在这小院独住,不也住了这么些时日么。
老宅那些人怕她未婚先孕的名声传出去不好听,所以把她弄到这个没人认识她的河东村来,这跟不管她的死活也没啥两样了。
佟盛荷没啥同意不同意的,上辈子她打小学开始就过着放养式的生活,如今魂穿到周朝来,倒还有几分怕和老宅的老古董们打交道。
眼前这佟立冬虽然也很刻板守旧,可毕竟是个年轻的,还是这幅身体的亲哥,对自己,还是有几分关心的。
佟盛荷便道:“能行,不用担心我,现在我除了有点孕吐之外,就没啥别的孕期反应啦。”
佟立冬忧愁地点点头,拿着褡裢一点点拿出给佟盛荷带的东西来。
白面,苞米面,高粱米,一些蔬菜……这几样司空见惯,但佟立冬又拿出一***袋的大米,让佟盛荷很意外。
“那些不好消化,哥给你拿了点稻米,你跟那些掺着吃。”佟立冬轻声说。
佟盛荷望着从前一天吃三顿也不稀奇的大米,此时颇有些感叹,点了点头,“谢谢哥。”
佟立冬将东西放好后,没急着回去,一件件跟佟盛荷祝福着要她注意的事项,“这两天我不在,你千万别自己干重活,那挑水担柴的活儿,千万别干了,听到没有?”
佟盛荷点头如捣蒜,佟立冬皱皱眉,“你别光点头,要搁心里头记着,爹也很惦记你,可他不敢来,他……”
佟立冬欲言又止,佟盛荷知道,那位素未谋面的老爹不来不过是畏惧家中祖母的淫威,不敢来看伤风败俗的闺女罢了。
佟盛荷沉默,听佟立冬继续道:“爹说,下次我们三个一起来看你,盛荷,你也想爹了吧?”
佟盛荷还没见过这幅身体的老爹长什么样的,但她很配合地点头,“想了。”
“唉,爹也想你……”佟立冬感叹着,叹了口气,他又开始叮嘱,“一会儿我去二牛家招呼一声,让他这几天跟他家***多照顾你一些,那些重活他会来帮你……”
佟立冬事无巨细地嘱咐了一遍,拿起空褡裢准备回去。
“哥,我送你。”佟盛荷道。
佟立冬有点意外,他这个妹妹这次除了事儿之后,真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遭遇……真会使人长大啊……
佟立冬有些心酸,一路恍恍惚惚的,佟盛荷陪他走到村口河边时他还给妹子想着今后的打算,谁知,河边忽然传来一声喊:
“哎呀有人掉到水里去了!快来救人呀!救人呀!!”
喊话的是个女子,冲四周看了一圈,指着佟立冬,“那个小哥,快去救人!”
“啊?”佟立冬的小白脸白了几分,尴尬道:“我、我不会凫水……”
“那、那咋办!”那女子急的直跺脚,“村里没女人会水呀,男人的都在东边的地里,哎呀,我去喊人……”
佟立冬愣愣地,正寻思着要帮忙过去喊人,忽然见到一个灰色的背影从他身边一闪而过。
“盛、盛荷!?”佟立冬看到身边人没了才反应过来,他怀着身子的妹妹,直线跳进了水里!
那可是两米深的河!水流湍急,一个不小心人就能没影,这村里人没几个敢在这深水区下去的,可他妹子佟盛荷,愣是跳下去了!她可怀着身子呢!
佟立冬的脸煞白煞白的,连忙宽衣解带要把佟盛荷给拉上来,却见他妹子在水里如鱼得水,速度飞快地向掉河里的人游去。
“盛荷,接着!”佟立冬将衣带扔下去。
“哥,把他拉上去!”
佟盛荷将佟立冬的带子系在了那人腰上,仰头对佟立冬喊。
佟立冬咬咬牙,先把那人拉了上去,再要去拉佟盛荷时,却发现佟盛荷人已经上来了。
溺水的是个相当英俊的后生,脸色煞白,双眼紧闭,怕是呛了不少水,佟立冬心慌的很,怕自家妹子有事儿,但看她精神抖擞地围着那人打转,心稍宽了些,站起来道:“我去找郎中,盛荷,你……”
佟立冬正要佟盛荷先回去换下湿衣服再看看郎中时,下一刻,佟盛荷扒开了溺水那人的嘴,将自己的嘴,严丝合缝地贴了上去。
佟立冬如遭雷劈,这青天白日的,他这个当哥的还在这儿看着,他妹子就、就亲上去了!?
佟立冬想起他妹子被人糟蹋后的那个早上,家里的祖母恨地直跺脚,连说佟盛荷天生是个反骨,早点把她嫁出去,省的祸害家里人!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免费阅读

距离那日佟盛荷下水救人过去了两日,这日上午,盛荷早上独自吃完了饭,正要去村里找月牙做手工说话,就见月牙从外头进来了。
“我正要去找你,你就来了?”佟盛荷笑眯眯地看着她,“快进来坐。”
“你家离我家有两里地呢,昨儿下了雨,路又不好走,你这身子,若路上有个什么磕碰啥的,谁付得起责任?”月牙同盛荷进了屋,将篮子里的针线活拿出来,开始与她唠起了家常。
“哎,那天你救上岸那人,我昨天在村里见到他了。”月牙道。
“见到了?”盛荷歪歪头,“我记得他长得倒是不错。”
那人那日被佟盛荷救起后,佟盛荷在大庭广众下亲吻了那人的嘴。
佟立冬在事后好久才接受佟盛荷所谓的人工呼吸的解释。
再说被救起来的那人,一睁眼看到个年轻姑娘在轻薄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佟盛荷推了个跟头,也不知他有急事还是害羞,竟连个谢字也没有的跑了。
佟立冬劈头盖脸将佟盛荷训斥了一顿,无意之中暴露了盛荷是个孕妇的事情。
一旁听到了一切的月牙这才知道佟盛荷的身份,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两人年龄相仿家境相似,由此相识成了朋友。
月牙道:“他是跟县里的官差一起来的,跟里正说了没几句话便跑了。哎,这人也是忘恩负义,不知你是冒着危险去救他的么?都不说过来谢谢救命恩人……”
佟盛荷淡淡道:“无妨,我不在意那些事。”
左右她精通水性,下去救个人还是十分有把握的。
两人提起此事只是一笔带过,谁都没有深究那人的身份来历。月牙说山脚下有一片杏子林熟了,问佟盛荷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摘杏子,佟盛荷正闲的发慌,欣然同意,只让月牙等她一会儿,她换身旧衣裳便出来。
佟盛荷换好了衣裳再出来时,却看到院子外头来了三个人。
一个长相还算过得去的妇人,一身青底蓝花的棉布裙,冷着脸,眼神漠然地看着佟盛荷,一副全身上下都在传达给佟盛荷“我鄙视你”的姿态。
妇人身旁站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一脸不喜人的容貌,瞪着三角眼,见佟盛荷站在门前不动,皱了皱眉头,不悦道:“怎么,几日不见,见着娘连叫都不叫一声了?还在那儿傻站着干嘛?赶紧过来!”
面前的妇人是这具身子的娘?
佟盛荷犹豫了下,走过去,“嗨。”
要她喊这面色不善的妇人娘,她一百个不情愿。
这妇人看着就是个不好相与的,这男人也是,一脸反派相!
妇人冷哼一声,眼皮都没抬一下,沉着脸转过去,声音倒是温和地冲身后人道:“王婆婆,您来瞧瞧?我可没骗你,我家这闺女虽说身子弱了点,但脸蛋可是周正的,这腰条也好,唉,要不是因为家里穷的拿不出嫁妆,这十里八乡少不得有一堆人上门来求亲!”
她身后,一个婆子头戴顶大一朵艳俗的花,身上穿红戴绿,手里一张巾子带着浓烈的脂粉香气,肥嘟嘟的脸上,嘴角一颗带毛痦子,毛儿还在迎风招展。
这样的打扮,不是窑子里的老鸨便是保媒拉线的媒婆,老鸨是需要几分姿色的,面前这婆子,必定是后者了。
佟盛荷嘴角有点黑线,啥意思,她怀着不知道哪个爹的娃呢,她娘就要把她嫁出去了?
没等她细想,那婆子满脸堆笑地走过来,胖乎乎的手开始佟盛荷身上摸索来去,那只手有意的在她腰上多摸了一把,像是在丈量尺寸。
佟盛荷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跳到一旁去,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那媒婆似乎对佟盛荷的条件很满意,“你家这丫头长得的确不错,我牵过这些年的红线,你家丫头模样算是拔尖的!长得好,你就别愁聘礼少!”
媒婆这话不是恭维,十六七岁的少女,本就是如花一样的年纪,几乎不用怎么收拾,就很让人赏心悦目了。且不论佟盛荷的长相如何俊俏,单是望向她的眉眼,便会看到黑润润的会说话一样的眼睛,佟盛荷自己对这长相也算是满意的。
妇人脸上终于带了点笑,将媒婆拉到一旁,与她轻声耳语些什么。
佟盛荷满腹的疑问,匆匆跟在一旁看傻了的月牙打了声招呼,让她先回去,便看向先前那男人。
这男人应当是她另一个哥……
佟盛荷想了想,客气地喊那人,“大哥,你们……这是要给我相亲么……”
她话还没说完,那男人瞪圆了眼睛,脸色古怪地看着她,憋了半晌大声道:“佟盛荷,你脑子进水了?我是佟春生,是你二弟!”
佟盛荷有些尴尬,这二弟长得这么老成,也不能怪他。
“二弟,”佟盛荷干咳几声,“这媒婆是给我找的?”
“不给你找的给谁找的?”佟春生冷笑一声,“你做了那伤风败俗的事儿,爹也不舍得给你浸猪笼,只想着赶紧给你找个人家打发了,嫁出去就省心了!佟盛荷,你在这儿给我小心点,若是你未婚先孕的风声走漏了,连累到家里的弟弟妹妹,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二弟还是不是人啊?她又不想未婚先孕,谁让这时代没紧急避孕药呢?
佟盛荷有点气胀,登时冷了脸,凉凉地瞥着那妇人同那媒婆说话。
佟春生的嘴却像是泄了洪的闸似的,试图狠狠地伤害佟盛荷的心,“其实娘已经给你找好了人家,大沟村有一户卖鸡的鸡贩子,不到五十岁,家中有几十亩祖上传下来的田地,他可放了话,谁要是能为他踅摸来个女人,便送一两银子给媒人,要是亲事成了,家中一半的田地都送给女方做聘!佟盛荷,你要是嫁进了这样的人家,也算命好,下辈子可以享福了!”
佟春生说着,用轻蔑的眼光看了看佟盛荷,似乎觉得对方听了他的话,应该对他们娘俩感恩戴德一般。
享福?
分明是生不如死啊!
佟盛荷在那儿愣了半晌,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是嫁女儿还是把女儿往地狱推?
她这幅身子也就十七八岁,竟然要把她嫁给一个快五十岁的鸡贩子?
秃头、龅牙、斗鸡眼……想想就反胃!
佟盛荷看着面前娘俩的眼神又冷了几分,怪不得老宅从来只有佟立冬一个人过来,剩下那一窝子,都是黑心肝的豺狼虎豹啊!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