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佟盛荷祝九郎)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佟盛荷祝九郎)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佟盛荷祝九郎小说叫做《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

小说介绍

佟盛荷祝九郎小说叫做《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

小说简介

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佟盛荷以为自己要带着孩子,在古代社会过苦日子,结果无意间救下了一个落水的俊秀书生,那人竟然要以身相许,不介意做她孩子的继父,佟盛荷欣然接受,有人愿意喜当爹,这是件好事吗?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阅读

佟盛荷在河东村的生活一片大好,她满心闲情逸致,成日想着如何改善自己的小日子,时常无忧无虑,似乎根本没什么可忧心的。
可是,远隔几十里的佟家,家里险些闹开了锅。
从佟盛荷出事的那一天起,佟家从上到下,没几个不厌恨佟盛荷伤风败俗的。
这件事就像是地窖里一坛开始发酵的酒,佟家上下都力求赶紧将这坛酒毁尸灭迹,绝不能泄露出酒气,哪怕泼洒到阴沟里都好。
可是,这酒不会凭空消失,如果想将这坛酒无声无息地处理掉,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一日,佟家的老太太一早就发了话,要三房两口子明天去河东村走一遭,去看看自家那有伤风化的闺女近日闹出什么幺蛾子没。
又安排三房的明日去那媒婆家里一趟,问问怎么媒婆那儿到现在还没信儿。
说到最后,佟老太的目光刀子似的钉在三房两口子的身上,语气带着老大的不痛快,一脸嫌弃三房办事效率低下的样子。
佟盛荷的后娘钱喜倩赔着笑,道:“娘您别急,那丫头的婚事不会有差错。我跟媒婆说好了,只要亲事成了,她自己也能捞到好处。这送上门的买卖,傻子才会拒绝。想来是男方那边都嫌弃佟盛荷带着个累赘,才这般久的时间没有消息。实在不行,我明儿亲自去一趟媒婆家,大不了再给盛荷丫头带去,让媒婆说亲时给这丫头带去,让男方瞧一瞧那丫头的模样,还能有个不动心?”
盛荷爹佟大富耷拉着脑袋,在听到钱喜倩说要将佟盛荷带去相看时,坐在椅子上蠕动了下身子。
大抵是他也听不惯钱喜倩话里将佟盛荷当成个物品似的轻贱,可他所能做的反抗也只是挪动一下身子,皱皱眉头而已。
若他真站出来呵斥钱喜倩,怕是会被整个佟家的人反驳不应可怜有伤风化的女儿。
佟老太冷哼一声,“嘴皮子利索,我若不问,这事儿你想啥时候办?”
钱喜倩委屈地撇撇嘴,“哎呀,还不是立冬,这阵子受了伤,我这个当娘的不去伺候,岂不是要被人说闲话……”
佟老太眼睛一瞪,“你是拐着弯地说家里人爱嚼舌根呢?你对谁有意见心里不痛快就明说,少搁那儿挑拨离间好像谁欺负你了似的。老太我这些年当家就没有说我不公正地,我手底下管的媳妇,个顶个麻利勤快,唯有你,哼……”
佟老太算是给钱喜倩个面子,没接着往下说,可钱喜倩的脸上已经挂不住。
佟家五房儿子里,唯有佟大富原配去世再娶,另外四房的媳妇这些年早摸透了佟老太的脾性,表面上全都是一张张听话孝顺的笑脸,可暗地里,心眼一个赛一个多。
唯有她,从十几年前嫁进佟家开始,就不得佟老太的喜欢,这些年做小伏低,依旧没换来佟老太的半点垂爱。
佟家的子孙都在堂里,尽管佟老太没说什么太刻薄的话,可钱喜倩还是憋了一肚子的气,直到佟老太累了回房歇息,五房人才各回各屋。
佟大富心里气闷,临回屋前拐了个弯,出门找人闲聊。而钱喜倩一回自己那一方小院,便气呼呼的推开主屋的门,学佟老太那般一拍桌子,“气死我了!”
“娘,你跟奶计较个啥哩……”跟在钱喜倩***后面的佟春生进了主屋,“她不向来这样?甭管你人多好,事儿干的多漂亮,她眼里相不中的人,那就永远都相不中,你要跟她置气,怕是得气死在她前头哩!”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免费阅读

佟盛荷听得脸色犯沉,再也装不出慈眉善目的样子,将茶壶往桌子上一摔,“够了!”
她冷冷地看着二牛,这男人看着其貌不扬老实巴交的,可实际上心底有这么多花花肠子!
生不出孩子的就是赔钱货?
女人凭什么沦为男人的生育机器!再说,生不出孩子,就一定是女人的毛病?有埋怨的功夫,还不如找个老中医把把脉!
二牛被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佟盛荷,见她面沉如水,愣了愣,下一刻却误会了佟盛荷黑脸的缘由。
“妹子……妹子……”二牛赔着笑,五个粗短的指头试探着往佟盛荷的手腕边摸去,“你若不爱听她,我便不说了……”
“日后等你进了门,我便让她去后院那间柴房里住,绝不出来没事儿碍你的眼……”
佟盛荷盯着那张厚颜无耻的脸,冷声打断他的话,“够了!今天的话,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你往后,也别在我跟前说这样的话。”
二牛愣住,小心翼翼地道:“妹子,你……”
“我乏了,二牛哥,你回吧。”佟盛荷站起来,侧着身子往门边靠,送客之意明显不过。
二牛不知佟盛荷怎么就跟自己翻脸了,心想多半是自己方才说多了自家婆娘的事,惹得这丫头不高兴。
做男人可真难啊……
二牛叹了口气,“妹子,你好好歇着,回头我再来看你!”
说罢,二牛闷头往院子外走,却忽地看到院子篱笆上挂着的东西。
佟盛荷见二牛人影在院子里转悠半晌还不走,皱眉走进院里,同样看到了篱笆上的东西。
一只老母鸡,一些干果蜜饯,还有一块上好的牛骨肉。
谁送来的?
佟盛荷愣住,谁这么好心,会给她送这样的好吃食?
二牛盯着那老母鸡和牛骨肉,想起方才自己送的几个拿不上台面的包子,回头望了望佟盛荷,悻悻地溜走了。
佟盛荷将那些东西送进了灶房去,忽然想起晌午在她家挑水劈柴的祝九郎。
多半是他……
那人真是奇怪,分明是来向她致谢帮忙的,却连一句话都不肯说,甚至连名字也不肯给,实在傲娇的很。
想起那天他睁开眼时脸上的绯红和薄怒,原来古代的男人都这么害羞,佟盛荷忍不住噗嗤一笑,将面前的老母鸡当成那祝九郎的脸,轻佻地刮了刮老母鸡的鸡头。
院外不远处,身形玉立的祝九郎望着在灶房里笑得轻浮的佟盛荷,不知怎的,剑眉竟不自觉地微微蹙了起来。
这女人年纪不大,可行事作风恁地佻薄!
虽说是他的救命恩人,可她待人处事的方法,他老大不认同!
一个独自在家的孕妇,竟然打开门放陌生男人进家门!
也不知这两人方才在屋子里说了些什么,呆了快一炷香的时间!
祝九郎全忘了晌午他默不作声地溜进佟盛荷的屋子里,帮她做活儿时两人共处一院的样子。
此时想着佟盛荷方才的笑容,他心里莫名不***。
那眼底的轻佻,几乎和她那日轻薄自己时……一模一样!
祝九郎脸上不知怎地烧起了红霞,佟盛荷娇软的笑几乎让人胸口发滞,他猛地转身,决然地拂袖而去。
人虽走了,只是脸上的火热,如天边的火烧云一样,褪不去,烧不尽。
……
……
次日清晨,佟盛荷早早起来,熬了一锅香浓的牛骨汤,白白的骨头汤,上面撒了些翠绿的芫荽与香葱,不用多加调料,光洒些盐巴就分外有滋味。
这就是没被化肥和农药***过的天然食材啊……
佟盛荷一边喝着骨头汤,一边感叹着自己巧手做出来的美味。
那只老母鸡被她养在了鸡笼子里,早上还摸出了一个鸡蛋,情当她这院子里能出气的一个伴儿了。
喝完了牛骨汤没一会儿,佟盛荷的孕吐反应又出现了,扶着篱笆干呕几声,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这些日子一直都是这样,她每每吃完东西就会恶心干呕,也不知这妊娠反应到什么月份才能停。
略鼓的肚皮还是如她刚来时那般,不见一点成长,佟盛荷乐得肚里的娃娃长得慢些,从前见那些大肚子的孕妇,总是要扶着腰慢慢的走,哪儿像她现在似的,可以成日健步如飞。
晌午吃罢了饭后,到了她和月牙约定好的时间,佟盛荷安心等着月牙过来。
谁知过去了半个时辰,月牙却还是没出现。
月牙家处于村子的正中,佟盛荷家则在村子的西南,若要过来,的确要拐些个弯弯绕绕,中间还要经过一片僻静无人的长草地。佟盛荷担心月牙路上是不是有磕碰,于是便往月牙家来处寻去。
走到那片长草地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月牙。
月牙对面站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衣衫穿的里一半外一半,手里还端着个酒壶,满身的酒气,正笑嘻嘻的调戏着月牙。
“你这小妹子,在破庙那儿撞见我几次,咋还不走那条路了?哥哥我在那堵了你好几天也不见你人影,心里快痒死了!”那人说着,醉醺醺的脸往月牙身边凑了凑,“你这身上是抹了什么水粉,恁的好闻!快过来,让哥哥抱抱!”
月牙惊叫一声,丢了手里的篮子撒腿就跑,一回头,却看到了盛荷。
月牙惊惧不定,去拉盛荷的手,“盛荷,快跑……”
“别怕,”佟盛荷安抚仓皇的月牙,把她保护在自己身后,“他是谁?”
“董二楞,”月牙在盛荷背后,小声地说,“村里的臭酒鬼。他以前因为调戏妇女被抓进大牢几次,出来后又被人追着打,消失了好几年……”
佟盛荷不认识董二楞,听了月牙的描述,却也知道这人是个臭名昭著的惯犯,没脸没皮的色鬼。
“呀,咋又来了个水灵灵的小妹子?莫不是老天有眼,今儿让我得两个媳妇,做两回快活郎?”董二楞色眯眯的盯着佟盛荷,咧开嘴巴,“这妹子长得更好看,不过脸生,你是谁家的女娃儿?哥哥明儿就八抬大轿迎你过门,入了我的房,保你下不了床……”

小编点评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