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佟盛荷祝九郎)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佟盛荷祝九郎)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佟盛荷祝九郎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佟盛荷祝九郎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

小说介绍

佟盛荷一觉醒来,穿越到古代的一个农家女的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包子,未婚先孕,没有人愿意娶她。佟盛荷以为自己要带着孩子,在古代社会过苦日子,结果无意间救下了一个落水的俊秀书生,那人竟然要以身相许,不介意做她孩子的继父,佟盛荷欣然接受,有人愿意喜当爹,这是件好事吗?……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全文阅读

佟盛荷在河东村的生活一片大好,她满心闲情逸致,成日想着如何改善自己的小日子,时常无忧无虑,似乎根本没什么可忧心的。
可是,远隔几十里的佟家,家里险些闹开了锅。
从佟盛荷出事的那一天起,佟家从上到下,没几个不厌恨佟盛荷伤风败俗的。
这件事就像是地窖里一坛开始发酵的酒,佟家上下都力求赶紧将这坛酒毁尸灭迹,绝不能泄露出酒气,哪怕泼洒到阴沟里都好。
可是,这酒不会凭空消失,如果想将这坛酒无声无息地处理掉,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一日,佟家的老太太一早就发了话,要三房两口子明天去河东村走一遭,去看看自家那有伤风化的闺女近日闹出什么幺蛾子没。
又安排三房的明日去那媒婆家里一趟,问问怎么媒婆那儿到现在还没信儿。
说到最后,佟老太的目光刀子似的钉在三房两口子的身上,语气带着老大的不痛快,一脸嫌弃三房办事效率低下的样子。
佟盛荷的后娘钱喜倩赔着笑,道:“娘您别急,那丫头的婚事不会有差错。我跟媒婆说好了,只要亲事成了,她自己也能捞到好处。这送上门的买卖,傻子才会拒绝。想来是男方那边都嫌弃佟盛荷带着个累赘,才这般久的时间没有消息。实在不行,我明儿亲自去一趟媒婆家,大不了再给盛荷丫头带去,让媒婆说亲时给这丫头带去,让男方瞧一瞧那丫头的模样,还能有个不动心?”
盛荷爹佟大富耷拉着脑袋,在听到钱喜倩说要将佟盛荷带去相看时,坐在椅子上蠕动了下身子。
大抵是他也听不惯钱喜倩话里将佟盛荷当成个物品似的轻贱,可他所能做的反抗也只是挪动一下身子,皱皱眉头而已。
若他真站出来呵斥钱喜倩,怕是会被整个佟家的人反驳不应可怜有伤风化的女儿。
佟老太冷哼一声,“嘴皮子利索,我若不问,这事儿你想啥时候办?”
钱喜倩委屈地撇撇嘴,“哎呀,还不是立冬,这阵子受了伤,我这个当娘的不去伺候,岂不是要被人说闲话……”
佟老太眼睛一瞪,“你是拐着弯地说家里人爱嚼舌根呢?你对谁有意见心里不痛快就明说,少搁那儿挑拨离间好像谁欺负你了似的。老太我这些年当家就没有说我不公正地,我手底下管的媳妇,个顶个麻利勤快,唯有你,哼……”
佟老太算是给钱喜倩个面子,没接着往下说,可钱喜倩的脸上已经挂不住。
佟家五房儿子里,唯有佟大富原配去世再娶,另外四房的媳妇这些年早摸透了佟老太的脾性,表面上全都是一张张听话孝顺的笑脸,可暗地里,心眼一个赛一个多。
唯有她,从十几年前嫁进佟家开始,就不得佟老太的喜欢,这些年做小伏低,依旧没换来佟老太的半点垂爱。
佟家的子孙都在堂里,尽管佟老太没说什么太刻薄的话,可钱喜倩还是憋了一肚子的气,直到佟老太累了回房歇息,五房人才各回各屋。
佟大富心里气闷,临回屋前拐了个弯,出门找人闲聊。而钱喜倩一回自己那一方小院,便气呼呼的推开主屋的门,学佟老太那般一拍桌子,“气死我了!”
“娘,你跟奶计较个啥哩……”跟在钱喜倩***后面的佟春生进了主屋,“她不向来这样?甭管你人多好,事儿干的多漂亮,她眼里相不中的人,那就永远都相不中,你要跟她置气,怕是得气死在她前头哩!”

喜当娘这个夫君太无良免费阅读

钱氏算计好了每一步,几乎没有疏漏的地方,佟春生喜不自胜,“娘真是神机妙算,这般做的话,定不会有人以为佟盛荷还有什么聘礼,巴不得这倒霉鬼赶紧嫁出去!哈哈,娘,到时候,那笔聘礼,咱们就能自己收用了!”
“自然。”钱喜倩被儿子恭维的开心,一抹得意的笑容浮现出来,“那些聘礼,可足够咱们一家人的几年的花销。你大哥在衙门当差,若不是你奶不肯给半个子儿去孝敬县令,也不会一直这般不得宠。有了这笔银子,你大哥晋升有望,若当上了捕头,咱们还用看那几房人的脸色么!”
“娘说的是,”佟春生神情振奋,“到时候大哥当上了捕头,咱们就都跟着翻身啦!”
望着佟春生,钱喜倩又微笑着望着他,“所以春生,你且等一等,等你大哥出头之时,咱们娘俩的身价就会水涨船高。到时,让你大哥也帮你在衙门里找一份活计做,有你大哥帮衬,你还愁日子不好过么?”
若换了旁人,怕是都听得出钱喜倩这是要将佟盛荷的聘礼都用到自己大儿子的身上,就算那大饼画的再怎样大,任谁怕是都要失落一番的。
可佟春生素来是个少根弦的,听了钱喜倩的这番许诺,兴奋不已,连连点着头,“一切都听娘的!”
见儿子对自己说的没有任何异议,钱喜倩脸上的神情更加放松,心驰神往地站在了窗前,“我嫁进佟家这些年来,受尽了奚落苦楚,你爹那个窝囊的,见我被你奶训斥从来不肯帮着。他原配生的那两个小混蛋,也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哼,眼中没有孝道的人,哪儿会落得好下场?那死丫头如今这等结局,活该她咎由自取。佟立冬么……哼,倒霉的草包一个,摔断了腿,如今还要我来服侍!”
钱喜倩脸上尽是幸灾乐祸和厌恶的神色,任谁看了,怕是都要心惊于这妇人的狠毒与算计。
钱喜倩嫁进佟家的十几年,若说佟老太和另外几房妯娌都明里暗里地挤兑她,这话算是不假。
可若要说,佟盛荷和佟立冬兄妹俩给她脸色看,如今下场是罪有应得,那便是大大的瞎话。
盛荷爹的原配去世之后,那时的盛荷不过两三岁,正是有奶便是娘的年纪,哪懂什么亲娘死了后娘进门的事儿?
若要对两三岁的娃娃好,佟盛荷又怎会连一声娘都不叫钱喜倩。
只是那钱喜倩……
着实太过分了些。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法子,钱喜倩不光用在了婆婆身上,还用在了丈夫和继女继子的身上。
只是,恶妇永远意识不到自己做了多么令人深恶痛绝的事,反而总会以为自己才是受欺负的那个。
隔壁房,一只缠着绷带的腿半悬在空中,在空气中不可控制地发着抖。
伫立在一旁的拐杖,几乎要支撑不住那份突如其来的愤怒与失望。
主屋的娘俩对隔墙有耳的事情丝毫不知,佟春生依旧沉浸在方才钱喜倩给他画的大饼里,笑道:“娘,别气了,等到大哥晋升,咱们在整个泉岐县都能横着走!大哥那样孝顺,知道您在家里总受欺负,到时候肯定要把你和爹都接出去。娘,您就等着享福吧。”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