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魂(楚南柳瞎子)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封魂(楚南柳瞎子)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推荐给大家一部非常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封魂》,是由作者“夜星耀”倾心奉献给大家的,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楚南、柳瞎子。主要内容有:楚南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只有自己睡在棺材里,从他记事开始,就有这么个疑问。

小说介绍

推荐给大家一部非常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封魂》,是由作者“夜星耀”倾心奉献给大家的,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楚南、柳瞎子。主要内容有:楚南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只有自己睡在棺材里,从他记事开始,就有这么个疑问,他不想睡在棺材里,他想跟别人一样,但是迫于爷爷的威严,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一睡就是十四年,在他十四岁的那一年,他知道了自己的命格,知道爷爷都是对自己好,他特殊的命格带来的,还有很多不同寻常的经历。

小说简介

从我记事以来,睡的就是一口红色的纸棺,是爷爷用竹片和柳条,再添加画满符咒的红纸,编织而成的纸棺。
每晚睡前,爷爷会在棺前先摆个香炉,插上三支香点燃。
但是,香是祭拜给死人的贡香,然后围着纸棺,洒上一圈朱砂浸泡过的糯米。

封魂全文阅读

有些事情,说出来会觉得匪夷所思。
从我记事以来,睡的就是一口红色的纸棺,是爷爷用竹片和柳条,再添加画满符咒的红纸,编织而成的纸棺。
每晚睡前,爷爷会在棺前先摆个香炉,插上三支香点燃。
但是,香是祭拜给死人的贡香,然后围着纸棺,洒上一圈朱砂浸泡过的糯米。
爷爷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我妈怀我六个月的时候,爷爷的至交好友,柳瞎子,来我们家做客,刚进门就盯着我妈的肚子,眉头紧皱。
柳瞎子虽然瞎,但是个阴阳先生,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本事,看到他的脸色,爷爷当场就把柳瞎子拉到一边,询问怎么回事。
柳瞎子神色很凝重地说了几句话,爷爷脸色大变,在柳瞎子离开后的第二天,背着我妈,爷爷偷偷做了口纸棺。
那口纸棺,就摆放在我现在睡的屋,每天日落西山时,爷爷会去烧上三支贡香,洒上一圈糯米,平时门都是锁住的,谁都不让进。
自从柳瞎子跟他说了些事后,爷爷每天愁眉苦脸,没事就蹲在家门口抽旱烟,数着日子等我出生,但是他的脸上,就再也没有过笑容。
“造孽啊!”
爷爷嘴里,一直叨唠着这句话。
熬了三个月,终于等到我出生。
那个年代,医疗设备很落后,生孩子这种大事,只能找接生婆,在我出生那天,爷爷阴沉着脸,旱烟接着一根又一根,露出很复杂的神色。
哇的一声,终于等到屋内传来婴儿的哭声,爷爷猛然转身,接生婆急匆匆跑出来就说,生的是个大胖子,但是大人没保住。
爷爷听完,身体便立马僵硬在原地,旱烟杆落地都浑然不知,目露悲痛,失魂落魄地自语,“我楚家造孽呐,真的只能保住一个……”
我妈走后,我从小就跟爷爷相依为命,是他扶养我长大的,但是从出生以来,我就一直是睡的那口纸棺。
六岁之前还好,毕竟年幼,什么事都不懂,爷爷让我睡纸棺,就老老实实睡着。
但是满了六岁后,看着那口用红纸做成的纸棺,还贴满了符纸,就让我非常的抵触,说什么都不愿意睡。
有次我偷偷跑到爷爷的房间,想跟爷爷一起睡,结果爷爷立即暴怒,当场就拿棍子暴打了我一顿。
爷爷平时很疼我的,从来舍不得骂我,更别说打我,但是这次打得真狠,而且要求我,只能睡纸棺,不能睡床,不然会保不住小命。
我问爷爷为什么会这样,他也半字不提。
我们家从来不养猫不养狗,到了每年的七月半,我白天都不能出门,只能躺在纸棺里睡,而爷爷会半步不离守在纸棺前。
就好像有人要害我似的,他手里还握着把桃木剑。
七月半,就是我的生日,但我跟别人家的孩子不同,每年的生日,都是躺在纸棺里度过。
我记得很清楚,在我满十四岁那年,爷爷的好友柳瞎子来我们家了,在我没出生时来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但也我是第一次见到他。
来到我们家,爷爷明显的就松了口气。
按照柳瞎子的吩咐,天黑前爷爷就把门窗都给关了,而且都贴了符纸,在纸棺前,放着张桌子,摆上了苹果,猪头等供品。
然后点了根白蜡烛。
而柳瞎子本人,穿了身道袍,手里握着把铜钱剑。
“今晚你若能安然无恙度过去,日后就不用睡纸棺了。”
柳瞎子微笑着,摸摸我的头,对我爷爷语重心长道:“孩子也长这么大了,有些事,你可以告诉他了。”
我很期待地看着爷爷,爷爷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楚南,你的八字命格,属于极阴命格。”
“爷爷,什么是极阴命格?”我奇怪地问。
爷爷在纸棺前,边烧着纸钱说道:“人有三魂七魄,生为阳魂,死为阴魂,但是你的三魂七魄天生为阴,而且又是阴年、阴时、阴地出生,恰巧是七月十五,是鬼门大开之日,使得你天生又是极阴之体。”
“阴魂,极阴之体?”
我倒吸口冷气地问,“那我还是个活人嘛?”
“你这孩子,胡言乱语瞎说什么?”爷爷立即瞪眼。
我缩了缩脖子,柳瞎子解释道:“你天生阴魂阴体,是极阴命格,身上阴气极重,魂魄容易离体,易招邪崇。”
“所以,在你未出生之际,我就要你爷爷做了这口纸棺,是为镇魂棺,其一可以替你守魂,勉得还在娘胎,灵魂出窍而亡,其二,用来威慑邪崇。”
“如今你年满十四岁,天命初现,阴气最重,又是鬼门大开之日,哪怕有镇魂棺,也无法隔绝你身上的阴气,守住你的魂魄。”
“后果会怎么样?”我很紧张地问。
柳瞎子道:”今晚百鬼夜行,你稍有不慎,就会命丧黄泉,能不能煎过今晚,就要看你的造化。”
“瞎子,我柳家就这一根独苗,你得尽心尽力帮忙啊。”我爷爷焦急说。
柳瞎子郑重道:“我们柳家先祖欠你们楚家先祖一个天大的人情,我自然会尽力保这孩子一命。”
“这块玉佩给你。”
柳瞎子交给我一块阴阳玉佩要我戴着,然后认真叮嘱道:“今晚会闹得很厉害,孩子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躺在镇魂棺内都别睁眼看,也别出声。否则,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事关我的小命,我不敢不听,小鸡啄米样的点头。
叮嘱完,柳瞎子又交待起了我爷爷,而我躺在纸棺里,没过一会就沉沉睡着了,但是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很嘈杂的声音给吵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顿时就让我吓了跳。
只见屋内阴气森严,弥漫着一层白雾在翻腾,纸棺前供桌上的白蜡烛,烧起来的火焰竟然变成了绿火在烧。
那缕绿火时黯时亮,好像随时会灭掉。
而我爷爷,蹲在旁边在烧纸钱,但是屋内也没有风,火盆里烧着的纸,就像被人吹着飘到了空中。
爷爷很紧张,额头冒着冷汗,浑身哆哆嗦嗦,双手都在抖。
柳瞎子冷着张脸,立足在暗中,手中铜铁剑,不断挥舞,或劈或砍,斩着周围的白雾。
仿佛白雾里藏着有人,隐匿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声。
而屋子里的窗户和大门,竟然在砰砰的响。
响声很大,就像有人在外面拼命拍打窗户,撞击外面的大门,而且村子里的狗,今晚也叫得很凶,歇斯底里的在狂犬。
屋内屋外都闹得这么厉害,顿时吓得我瞳孔紧缩,差点尖叫出声,但是想到柳瞎子的叮嘱,我连忙捂住嘴,闭上了双眼,缩在纸棺内,一动不敢动,也不敢看外面。
但是就在这时候,感到周围凉嗖嗖的,好像有人对着我耳边在吹冷气,我还听到,有人在低声细语。
声音嘈杂,不止一两个,但听得不是很清梵。
我吓得寒毛倒立,紧闭着双眼,手里握着柳瞎子给的玉佩,连大气都不敢喘。
这种情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竟然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还是爷爷喊醒我的。
爷爷看着我,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跟我说往后没事了,不用再睡纸棺,而柳瞎子已经离开,但是临走前交待爷爷,他送给我的玉佩不能离身,任何时候都要戴在身上。
还特别叮嘱我不能去后山。
我们村的后山叫盘龙山,按风水相学来说,炎夏有二十四条龙脉,而盘龙山就是其中一条,古往今来,不知道埋了多少王侯将相。
到了最后几乎处处都是坟茔,往山里随便挖一锄,都能挖出人骨头来。
山里那么多坟,村民都不敢轻易上山的。
但是到了我十七岁那年却出现了例外,村民有事没事就往盘龙山跑,有人进山拣到了老物件,去趟县城买了彩电冰箱回来。
后山有东西捡,还能发财,村民对盘龙山也就没有了忌讳,成群结队的上山,就连村里最穷的杨光棍,都盖了新房,买上了轿车。
消息传到了县城,不时有陌生人出现在我们村,去盘龙山盗墓,挖老物件,这让我看着都很眼红。
这两三年,我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但是跟着爷爷做木匠,家里条件并不好,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要是能去后山拣老物件,像杨光棍样发笔横财,那就吃喝不愁了。
爷爷知道我那点小心思,就很严肃叮嘱我,“死人财不能发,你以为随便拿就没事了,这迟早都要还的,而且你是极阴体质,更不能踏足后山。”
我没跟爷爷争辩,心里却不以为然,虽然我是极阴体质,但已经长大***,还会有什么事发生在我身上?
再说杨光棍发了笔那么大的横财,也不见他有什么报因。
那天爷爷去隔壁村送货了,村里来了辆越野车,在我家门口停了停,下来个青年问路。
见我路熟,就要我带他们去盘龙山,出手也大方,直接拿出来一扎钱,我数了数有十张。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城里人这么阔气。
这笔钱是个不小的数目,我和爷爷做半年木匠,都挣不了这么多,犹豫片刻,我就点头答应了。
爷爷说我不能去后山,但只是带个路就回来,而且还跟着一车人呢。
但我没想到,去了趟后山就真出事了。
来到山里,我随便指了几座坟墓,等了半小时,就见他们拖了几个箱子回来,统统装上了车。
不过问路青年阴沉着脸,我注意到他手受伤了,流淌出殷红的鲜血来,只是随便包扎了下,而且我注意到,开车回去时,竟然少了两个人。
我没多问,送我到村口就下车了。
往家里走去,我顿时就感觉不对劲了,走起路来***轻飘飘的,突兀的一股凉嗖嗖的冷气,在我背后吹了起来。
猛然回头看,却啥都没有。
回到家吃晚饭时,我竟然吃啥吐啥,爷爷看着直皱眉头,“楚南你脸色很差,竟然还呕吐,这是啥情况?”
“我可能感冒了。”我撒谎说。
几次张嘴,都不敢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要是让爷爷知道,我去了趟后山,估量会把我打个半死。
然后我早早的回屋睡,但是心里不踏实,半睡半醒到了后半夜,突然发现,一股轻纱般的白雾,悄无声息从屋外涌了进来。
在白雾之中,还站着个披头散发,身穿清袍的女子,正目光冰冷地瞪着我……

封魂免费阅读

难怪眼瞎也能开车到处溜,不得不说,他这本事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你徒儿?”
爷爷愣了愣,误会更深,倒吸口冷气道:“你收盘龙山里的东西为徒?”
“爷爷想啥呢。”
我连忙解释,“小岩姐是个活人,并非盘龙山里的清袍女鬼,只是长得像而已。”
柳小岩也苦笑开口道:“龟爷您忘记了啊,我是丫头小岩啊。”
“小岩?”
爷爷嘀咕句,圆瞪双眼看着柳小岩,一时间懵逼住。
我爷爷跟柳瞎子是世交好友,柳瞎子曾经有个女徒弟,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但是没想到,长大后竟然跟清袍女鬼长得很相像。
“丫头你吓死我了。”
爷爷摇头苦笑,拍了拍胸膛。
他没想到闹了半天,是惊虚一场,额头的冷汗,都被吓得冒出来好几层。
“龟爷对不起。”
柳小岩愧疚道:“想不到你们要对付的厉鬼,竟然会长得跟我那么相像,把您老人家都给吓到了。”
“有啥对不起的,就是场误会。”
我爷爷笑眯眯道:“几年不见,你都长成大姑娘了,真的快要认不出来,长得水灵灵的,贼好看啊。”
说到这里,爷爷目露精光,着实被柳小岩的美貌惊艳住。
别看我爷爷是个六十多岁,老胳膊老腿的老人,其实人老心不老。
那心思猥琐着。

小编点评

封魂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