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长醉不愿醒(媂女阿玄萧沐天)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但愿长醉不愿醒(媂女阿玄萧沐天)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但愿长醉不愿醒》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媂女阿玄萧沐天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但愿长醉不愿醒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但愿长醉不愿醒》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媂女阿玄萧沐天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但愿长醉不愿醒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茫茫人海,孤舟摆渡,三百年前有缘,今日才能有约。
这是一段凄美的爱情传奇。讲述的是神之鼻祖鸿钧老祖的女儿(媂女)一生的爱恨情仇。一个世俗凡人眼里无所不能的上神,一个爱憎分明却优柔寡断无法快意江湖的上神,一个掌控的了他人的一切却无法控制自己命运的上神,一个想要摆脱命运却无能为力的上神,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出他人苦心经营的“局”,抵达命运的关头?又能否打开她千万年来的心结,改变她固有的观念,而这种改变将意味着她又不得不为她的挚爱、亲人、朋友承担某些责任,也将意味着她要失去……她该何去何从……
……

但愿长醉不愿醒全文阅读

天刚一亮门外就传来敲门声,一个侍卫来通报门外有个小男孩要见我。小男孩?在凡间,我倒真不认识什么小孩:“让他进来吧!”
不久,一个小男孩就走了进来,他刚一进来,就冲我甜甜的笑,然后快步小跑着朝我走来,嘴里一直喊着:“娘娘!娘娘!”
不仅是我愣住了,随后而来的雨萱、习远也楞了半天,我什么时候有了个孩子?
正莫名其妙着,那小家伙已经跑到我面前,瞎嚷嚷着:“娘娘抱!娘娘抱!”
我仔细看了他一眼,六七岁的样子,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让人心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十分可爱。
“喂!她可不是你娘!”雨萱粗鲁地说道。
小家伙用那双大大的眼睛盯着我,突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娘娘不要团儿了,娘娘不要团儿了……”
额,怎么办?我求救地看了看雨萱、习远。
“不许哭!”雨萱喊道。
他反而哭地更大声了……
雨萱无奈地冲我摇摇头……好吧,只能这样了。
我蹲下来,非常“慈爱”、非常耐心地说:“娘娘怎么会不要你呢,娘娘心疼你还来不及呢!”
小家伙的脸变的还真快,顷刻间乌云转晴,一下子钻进我的怀里,不顾眼泪和鼻涕,就用他的小红唇一直亲吻我,额……我一把把他从我怀里拉出来,面带笑容的、非常“慈爱”地用手帕把他鼻间的鼻涕泡擦掉……他又一下子钻进我的怀里,我的心不知为何触动了一下……
雨萱和习远同时向我竖起大拇指,我无奈地回了他们一眼。
“你爹爹叫什么?”我轻声问道。
他突然很郑重地看着我,说道:“娘娘忘记爹爹了?”
我勉强笑道:“怎么会?娘娘是要考考你有多了解爹爹,就知道娘娘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好好地照顾爹爹。”
小家伙会心一笑,大声道:“爹爹叫阿玄!”
阿玄?看了看雨萱,一脸白痴像,肯定什么都不知道,再看看习远,他先是一震,随后又一脸迷茫,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娘娘?娘娘?”小家伙打断了我的思绪,“你不是要考团儿的吗?”
“你爹爹最爱什么?”我接着问道。
“爹爹最爱娘娘你和团儿啦。”
这一句话愣是让我这张老脸一下子***到了脖子根,正在一旁喝茶的雨萱一口将茶全喷了出来,就连习远也是一副意想不到的表情。我强装淡定:“娘娘是说,你爹爹最爱的东西是什么?”
“当然是那幅画啦!”
“画?”
“嗯,那幅画里也有娘娘,娘娘在打秋千,爹爹在后面推!”
难道是那个梦境!那个戴面具的白衣少年?他心爱的女子和我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莫非这小家伙是他们的孩子,这就难怪他会将我认作娘亲。
“画中的爹爹是不是带着面具?”
“是啊,娘娘,跟团儿回家吧,爹爹非常想念娘娘,每天都会盯着那副画看上好几个时辰。”小家伙用哀求地眼光看着我。
“团儿乖,娘娘还有好多事没有办完,等娘娘办完了,娘娘就回家,好不好?”
“好,那团儿也不回家了,团儿要在这儿陪着娘娘。”小家伙抱我更紧了,“娘娘不要送团儿回家,团儿是偷跑出来的,爹爹一定很生气,会打团儿***的。”
其实,这小家伙也挺惹人怜爱的:“好好好,娘娘不送你回家,不过你要乖乖的。”
“嗯,拉钩!”小家伙郑重地答应了我。
“萱儿,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好吃的。团儿偷偷溜出来,一定饿坏了。”
“姐姐,不如我们带团儿去街上吃吧。”雨萱说道。
“好啊好啊!团儿好久都没逛过街了,爹爹每天只想着娘娘,很少陪团儿出去。”小家伙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好!”我摸摸他的头,“不过呢,要先去洗脸洗手,你看看你,都成小花猫了!”
“好!”他嘻嘻一笑。
“萱儿,带他洗洗脸吧。”
雨萱笑着走了过去,不想团儿却推开她,指着习远嚷道:“团儿要大伯伯给我洗!”
习远被他意外的人气震惊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雨萱被推开那一刹那本就绿了脸,却被团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逗得当场就笑出了声。习远求助地望望我,我摇摇头,他只好就范,拉着团儿的小手奔向脸盆。待擦完脸,正要给团儿洗手时,却见习远看着团儿摊开的右手问道:“这是什么?”
“胎记,漂亮吧?”小家伙得意地说。
我看到团儿的手心里,有一团蓝色的火焰,煞是好看。我瞥向习远,他的眼睛里似乎闪过震惊、喜悦,却最终被不解和疑惑所替代。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拍了拍他,他看了看我说道:“我只是觉得这胎记挺特殊的。”
那一天,我们四个人玩的很开心,团儿开始很黏我和习远,后来被雨萱几串糖葫芦就骗走了,这小家伙不是说很爱很爱我么?!
自从有了团儿,我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匆忙之中,我已没有时间面对心中的困惑,就好像从来没有烦恼,有的只是身为一个母亲最简单、最单纯的幸福。

但愿长醉不愿醒免费阅读

当我们回到萧府时,一阵嘈杂声令我们心中一震便寻声而去。声音是从沐天的院子里传来,当我们走过去时,才发现大家都在那儿。沐天被围在人群里,见我来,便笑着从人群里挤了过来。
“你来了,我正想派人找你呢。”沐天笑着。
“出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多人?”我困惑道,雨萱和习远领着团儿也走到了我身后。
“我看到神仙了!”沐天讪讪道。
我心里一震,表面却莞尔一笑:“神仙?”
“真的!我开始以为只是个梦,不过,等我醒来时,那本书真的在我身边,而且我走到哪儿,它便跟到哪儿。”沐天指了指身后,我这才看见沐天身后居然凌空悬了本书。
我瞬间愣住了,端详着那本厚厚的书若有所思道:“你昏迷的时候都看到了些什么?”
“像一场梦一样,我好像突然身处在大雾里,什么都看不清,前方隐隐约约有一丝光在闪动,因为好奇虽心有恐惧,但还是走了过去。光亮之处,有一个人站在云团上,悬浮在半空中,跟我讲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并把这本书赠给了我。”沐天凌乱地说着。
“你可看清他长什么样?”雨萱问道。
“雾特别大,根本看不清。”沐天回答道,“况且那人的身后散发着强光,刺眼到什么都看不见。”
“你还记得那人跟你说了些什么?”我问道。
“他好像说我本是天上的神仙,因触犯天条,贬为凡人,要饱受世间轮回之苦,如今给我机会,要我好好修炼,早日位列仙班。这不是瞎说呢嘛!”沐天笑了笑,但随即被我认真的表情冲淡了,似乎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叫这些人散了吧,我们屋里谈。”我心里颇为震撼,震撼之余却又是困惑,沐天确实是被贬下凡的仙人,只是是谁暗送天书助他飞仙?我不由看了看习远,他眉头微蹙,似乎不太高兴。
沐天点了点头,打发了围成一圈的众人,和我们一同进了屋子。这时候老夫人、萧之恭、萧沐宇皆听到消息赶了过来。或许是这样的事情太过离奇,他们都未注意到团儿。
“沐儿,来,让奶奶看看。”老太太慈爱道。
沐天将书递了过去,可书就像有灵性一样又躲回他的身后,沐天好哄歹哄地才将它递给了老太太。老太太端详着那本厚厚的书,思索了半日递给萧之恭和萧沐宇,二人看了半天皆摇头表示不知,老太太重新拿起书看着我道:“梦谣,你自小修仙习道,可认识这本书?”
她这样说虽没将我神的身份说破,但已明白地告诉大家我并非常人,这样,很多事情说起来、办起来也都方便了许多。我接过书,发现这本书虽厚却是一字未写,而我先前又丢失了部分记忆,是以,我这个所谓的上神也不知是何书,但碍于现在大家都知我非常人,若是一味摇头,有失“非常人”之身份,便端起架子看着习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小远,你来说。”
习远并未接过书,看了看我恭恭敬敬道:“此书识主,灵性充沛,应是上古遗书。以前随主子在山中问道时,曾听闻万年之前,有位道人,因参透上古遗书,并以此为神器,飞升为仙。然六根未净,妄动贪念,终酿成大祸,天帝震怒,剔其仙骨,削其仙籍,令其永坠六道轮回,不得踏入天界一步。萧公子今日有此福祉,实为机缘,应心怀善念,以惴惴敬畏之心参其真理,他日得道飞仙也未可知也。切不可妄动杂念,误入歧途,自遭天谴。”
习远长长的一番言辞,说得大家时而眼冒金光、神采飞扬,时而长吁短叹、面露惋惜之情……连我心里也暗叹这个闷葫芦编起故事来还一套一套的。
老太太似乎想了些什么,略顿了顿,说道:“沐儿,听清楚了吗?”
沐天整了整衣冠朝我与习远深深一拜,一本正经道:“沐天受教了,定常怀慈悲之心,不负众望!”
“如此甚好。”老太太笑了笑,领着众人欲离开。送至门口,萧之恭突然指着团儿问道:“他是谁?”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若是说我也不认识,可我现在也确实知道他叫团儿,而且团儿听了定会又哭喊着说娘娘不要团儿了,再者以萧之恭为人定会埋怨我不分青红皂白将一个外人随随便便引入萧府……
正思考着,一声稚嫩的声音飘入耳中:“我叫团儿,是来找娘娘的。”说罢,一下子扑到我怀里。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当然,除了习远与雨萱。
“娘娘?”沐天的疑惑的看着我。
我尴尬又勉强地看了看他:“这个……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你是怎么进来的?”萧之恭看着团儿问道。
他这一问,倒把我也问***了。我光顾着疑惑我何时多了个孩子,光顾着问这个孩子是谁,光顾着怎样逗这个孩子开心,却忘了问他是如何来到双生城的,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攻破幻象?!
“是我知团儿思母心切,故接他进城,没有提前告知城主,考虑不周,还望城主恕罪!”习远略欠了欠身子,算是赔了礼。我疑惑地望了望他,他略低下了头,没有看我。
“既然如此,是老夫多虑了。若是梦姑娘缺什么,尽管向沐儿开口,只当这儿是家,不必拘束。”
“谢城主抬爱。”我浅笑谢道,送他们出了院子,因心中疑惑重重,只同沐天寒暄了几句,便和习远他们回屋去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