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咸鱼有超感(肖时修叶烟)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如果咸鱼有超感(肖时修叶烟)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主角是肖时修叶烟的言情小说《如果咸鱼有超感》全本推荐;如果咸鱼有超感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白小夕扔下碗筷兴冲冲跑回卧室,不一会儿拎了个大袋子出来,往叶烟身旁的地板上一撂。

小说介绍

主角是肖时修叶烟的言情小说《如果咸鱼有超感》全本推荐;如果咸鱼有超感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白小夕扔下碗筷兴冲冲跑回卧室,不一会儿拎了个大袋子出来,往叶烟身旁的地板上一撂,“终于派上用场了,别客气,拿去用!”

小说介绍

三流大学毕业后,叶烟窝在老家踏踏实实做咸鱼,
直到某天,莫名其妙有了神奇感应。
本以为从此翻身走花路,
可是,这异能却怎么古里古怪的......

如果咸鱼有超感全文阅读

“所以,你现在怀疑是他前女友搞鬼?”白小夕一边往叶烟碗里夹鸡腿一边问道。
叶烟嘴里塞满米饭,腮帮子被撑得鼓起,“对。”一说话还能喷出几粒米来。
白小夕的弟弟白小枫举着碗默不作声地挪了挪椅子,白小夕看着叶烟顿顿吃得如此生猛却依然长得弱不禁风,而自己吃得小心翼翼却甩不掉这身白花花的小肥膘,不禁黯然神伤,问道:“那你什么计划?”
“跟踪,伺机而动。”叶烟答得斩钉截铁,说完转向白小枫,“小白,麻烦你再帮我扒下罗莉莉的网络信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资深信息技术宅白小枫点头,继续闷头吃饭。
白小夕扔下碗筷兴冲冲跑回卧室,不一会儿拎了个大袋子出来,往叶烟身旁的地板上一撂,“终于派上用场了,别客气,拿去用!”
叶烟看着白小夕因为兴奋而格外容光焕发的脸蛋,实在按耐不住好奇,放下饭碗俯身去扒拉袋子里的东西。
她先是掏出一顶劣质假发,再是一副大得能遮住整张脸的墨镜,还有一件又肥又大的长风衣,居然还有假胡子?
叶烟与白小枫面面相觑,异口同声:“你好变态!”
白小夕一听不乐意了,抓过叶烟手里这些稀奇古怪、花里胡哨的行头就往自己身上招呼,撅嘴道:“这是乔装,你们懂不懂!跟踪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当然不能轻易暴露自己。”
看到她乔装后的尊容,叶烟已经彻底失控,笑翻在地,白小枫则一本正经,“你这样出去确定不会被抓?真的很像会上法制新闻的变态暴露狂。”
白小夕气结。
***
罗莉莉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公司位于CBD一五星级写字楼。
叶烟发现罗莉莉本人比照片惊艳许多,虽不及周玉亭那边天姿绝色,但贵在用心,打扮得***出挑,恣意招摇,貌不惊人死不休,举手投足风情万种,风***入骨。
平心而论,苏昊铭与罗莉莉才是绝配,他们在一起就是为民除害。
罗莉莉的夜生活丰富多彩,每天下班都跟姐妹们一起混***,且出入都是消费不菲的那几家。为了近身探听,叶烟只得硬着头皮跟***,若不是苏昊铭买单,她早就弹尽粮绝,撂挑子罢工了。
头几晚,白小夕还自告奋勇跟叶烟一起,但很快便累得意兴阑珊,叶烟看着她眼下那片触目惊心的黑眼圈,于心不忍,“要不今晚你好好休息一下。”
白小夕如蒙大赦,感激涕零地进贡了自己的铂金眼膜,然后乐颠颠地敷上面膜回房躺着煲剧去了。
今晚罗莉莉出师不利,场子里的男人她一个也没看上,只得和落单的另一个姐妹坐那儿喝闷酒。
叶烟跟着她们坐到隔壁桌,黑脸拒绝了几个过来搭讪的小年轻,若无其事地侧耳偷听。
两人聊了几句,话题终于如愿以偿地拐到了“我的渣前任”。姐妹提起苏昊铭,罗莉莉冷哼一声,“其实该庆幸的是我,脱离苦海,谁嫁给他才是真的倒霉。”
那姐妹调侃道:“哎呦,没得到也不好这么诅咒人家吧。”
罗莉莉明显不悦,“切,你知道什么,苏昊铭就是一人渣。”
叶烟心下点头,苏昊铭是人渣这话绝对不假,于是端着酒杯一个扭身坐到了罗莉莉那桌,笑盈盈地说:“既然苏昊铭是人渣,你为何还要与他纠缠不清呢?”
罗莉莉神色恼羞地怒道:“你谁啊?我纠缠他?你听谁说的?”
“是我亲眼看到的。”叶烟镇定地看着她。
罗莉莉愣住,“你看到的?”她脸色一冷,警惕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苏昊铭那位倒霉太太请的私家侦探。”
罗莉莉闻言脸色陡变,起身就要离开,却被叶烟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别走嘛,不然我可就要把你在苏家别墅后院鬼鬼祟祟的画面发给律师了呀。”
叶烟确实见过一个神似罗莉莉的女人鬼鬼祟祟地从苏家别墅后院离开,上次登门苏家开车乱晃时无意间撞见的,至于监控里拍没拍到,她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也不是重点。
果然,罗莉莉脸上一阵风云变幻,还是乖乖坐了回来,眼神愤恨地瞪着叶烟,“我跟苏昊铭已经毫无瓜葛了,你们爱信不信,倒是你回去提醒她,嫁了人渣,就自求多福吧。”
***
一大清早,叶烟坐在早餐店里发呆。
昨晚过后,叶烟发现自己和苏昊铭都误会罗莉莉了,她爱的只是豪门,不是苏昊铭,浪费时间报复旧爱这种行为不符合其现实又精明的人设。
更重要的是,昨晚叶烟刻意抓过她的手,什么感应都没有,她与苏家别墅的诡影无关,至于她跟苏昊铭那些破事,叶烟没兴趣知道。
嘴里塞着油条,叶烟在记事本上“罗莉莉”的名字旁画了一个醒目的叉号。这时,沉寂多日的苏昊铭突然打电话过来,开场就是一段惊艳的哭腔,“叶侦探,那诡影要...要吃我!”
叶烟一进门,就被呛住了,别墅里烟雾缭绕,焚香味浓重,一路走***,墙上贴满各种符咒,反倒透出一股欲盖弥彰的诡异。
苏昊铭脖子手腕上挂满了佛珠佛牌十字架,显然被昨夜惊魂吓得不轻,煞白小脸上的黑眼圈丝毫不逊于叶烟。
他战战兢兢地开口:“昨晚,我有个应酬......”
叶烟心想这苏大少爷可是真爱应酬,放着家里的绝世美妻不顾,夜夜晚归。
“我回得晚,怕吵到玉亭休息,就睡楼下客房。”苏昊铭说到这,嘴唇开始止不住哆嗦,半天吐不出个整句。
叶烟无奈,只得伸手抓起他的手。
苏昊铭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刚要开口,却被叶烟制止,他只得听话闭嘴,定睛看着她闭上眼睛,巴掌大的一张素脸,干净剔透,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珠的转动有规律地轻微颤动着。
他正看得出神,叶烟忽然睁眼,吓得他一激灵,身子本能后退。
叶烟甩开他的手,说:“昨晚那个诡影出现在你床头?”
苏昊铭点头如捣蒜,抖得后槽牙咯咯响。
对于与苏昊铭身体接触,叶烟内心和生理上都是拒绝的,但刚刚见他说话实在费劲,才着了急直接上手。
叶烟从苏昊铭身上感应到的画面里,那张诡脸深夜出现在他床头,突出的眼珠子布满血丝正不住地盯着他,头发蓬乱,张着血盆大口,嘴里的獠牙又锋利又长,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架势,确实恐怖,她刚刚也被惊到了。
空气静默了一会,叶烟开口,“那张脸,你当真不认识?”昨晚那诡脸虽然可怖,但五官都还在该在的位置上,应该不难辨认。
苏昊铭嘟囔了一句,“老子怎么可能认识长相那么恐怖的怪物。”
颜控晚期。
“她一直在你周围出现,很有可能她其实暗恋你。”叶烟说得一本正经。
苏昊铭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叶烟无视他的眼神,问:“监控里依然什么都拍不到?”
苏昊铭颓然点头。
这时,门口传来***陈姨的声音,“造孽啊,真是造孽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她拎着一兜子菜走到客厅,抬头见叶烟也在,打招呼道:“哎呀,叶侦探来啦。”
叶烟点头,随口问道:“陈姨,刚听你念叨什么造孽,出什么事了?”
见她感兴趣,陈姨干脆把菜兜子往地上一放,“哎呀,刚我买菜回来,进了小区一拐弯就看到前面围了好些人,我好奇过去瞧了瞧,你们猜怎么着......”
苏昊铭根本没心情捧场,倒是叶烟识趣,紧忙问道:“怎么着?”
“全是猫的尸体呀,被埋在那里,听说血都被吸干了,残缺不全的,有的就剩张皮,惨不忍睹啊,我说怎么最近小区里的流浪猫都不见了呢,敢情是被什么东西给生吞活剥了呀。”
听到猫被吃,苏昊铭想起自己的coco总算有些动容。
“怎么发现的?”叶烟问道。
“被小区一家养的狗给刨出来的,那地方偏僻,今天也是赶巧了,听物业说那些尸体腐烂程度都不一样,应该是不同时间遇害的,但是都被埋在了一处,应该是同一个东西干的。”
“这小区里不知进了什么怪兽,吓人啊,物业怕引起恐慌,已经在安抚业主了,还组织了人在整个小区搜索排查。”陈姨说着,眼圈也泛了红,“也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coco。”
苏昊铭身子抖了一下。
叶烟:“这怪兽还知道刨坑集中掩埋尸体,智商不低啊。”
苏昊铭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
叶烟从苏家出来,特意绕到陈姨说的地方,发现现场已经被物业清理干净了,高档别墅区的物业效率就是高啊。
她开车离开别墅区,警觉地朝后视镜望了一眼,一个转弯拐向通往市中心的主路。
叶烟最近时常感慨这人要是倒霉起来,出门喝杯奶茶都能拉肚子。
不仅如此,上周白小夕借她的那辆红色小跑居然也莫名其妙地爆胎了,当时叶烟的第一反应是:“哇塞,难道我的颜值已经到了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地步?”
然而没来得及自我膨胀,就被4S店的修车师傅给无情戳破了,“小姐,你这车胎是人为的。”
叶烟站在4S店里一阵风中凌乱,白小夕忍不住说:“厉害啊,老叶,我在梵海兴风作浪二十几年都还平安无事,你这才刚来几天就有仇家了?还是你最近插手苏家的事碍了谁的道?”
胡思乱想着叶烟把车子驶进市中心茂丰商场的地下车库,她停好车下来,空旷的停车场安静异常。
她走着走着忽地停下脚步猛然回身,身后空空荡荡。
可能最近身上怪事太多,导致自己过于***了?刚刚路上甚至怀疑有车子跟踪自己,不然她也不会特意拐到这家闹市区的大型商场里来。
紧绷了一路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既然来了就去楼上打包些甜品回家犒劳一下白氏姐弟,叶烟继续朝电梯间方向走去。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隆声,叶烟本能回头,两束车头灯晃得她睁不开眼。
她感觉到车子正朝着自己全速过来,心里陡然明白,原来并不是自己***,真的有人要害自己。
可她的身子有如灌铅,根本不听使唤,心下一黑,老娘刚刚咸鱼翻身,还没来得及暴富,难道今天就要折在这儿?
就在车头即将撞上的瞬间,一道黑影凭空闪过,顷刻间带着叶烟飞出数米,速度之快,来不及眨眼。
肇事车辆撞人未遂,也不停留,油门到底全速逃离了现场。
叶烟惊魂未定,倒在黑衣人怀里,却听他噗嗤一声笑了。
她发现自己毫发未损,定了定心神,抬头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一张棱角分明、清越俊美的脸,勾着嘴角,正冲她眨了下眼。
叶烟不禁惊呼,“师兄!”

如果咸鱼有超感免费阅读

叶烟口中的这位“师兄”姓肖名时修,之所以喊他师兄,是因为他是外公的徒弟。不过,他倒不是跟外公拜师学医,确切说是多年前外公曾救过他一命。
说来,这位肖时修师兄也算是外公行医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大神绩。
外公救回他时,他腰椎和右腿损伤严重,非瘫即残,外公以血做引,给他施针喂药,本以为他能恢复如常已是大幸,没成想竟化腐朽为神奇,他不仅恢复矫健,身手更甚于常人,速度和弹跳力惊人,叶烟觉得送他去参加跑酷肯定所向披靡。
对于这个结果,连外公都始料未及,啧啧称奇。病愈后他便拜外公为师,与叶烟以师兄妹相称。
“来,我以奶茶代酒,谢师兄刚才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我来世再报!”叶烟举着一杯珍珠奶茶***脸笑道。
肖时修见她刚死里逃生,这么快就能神色如常地吃吃喝喝,心下感叹这丫头心可真大。
于是微笑回道:“好说,好说,只是小师妹你看着挺瘦……”说着上下打量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欠揍样。
“错觉!你一定是没吃早饭,低血糖,对,肌无力。”叶烟忙把桌上的饮料怼到他嘴前。
肖时修有些哭笑不得,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梵海?怎么也不打招呼?”
叶烟没好气地嘟囔道:“鬼知道你也在梵海,早知你在,打死我也不来!”
肖时修爽朗地笑了,“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说来我也很久没回去探望他了。”
提起外公,叶烟忽然心虚,她可是从老家偷偷溜出来的,摸不准要是跟他说实话他会不会把自己押送回去,于是打起哈哈,“你师父什么身体素质你还不知道嘛,自然是好着呢,你没事就别打扰他老人家了啊,添乱。”
“哦。”肖时修似是而非地看着叶烟,“师妹...你该不会是...”
“我没有!绝对......噗!”叶烟一急,嘴里的奶茶随口喷了肖时修满脸,她慌忙起身给他抹脸,肖时修抓过她手里的纸巾,吐槽道:“你属喷泉的啊,偷跑出来我又不会跟师父告发你,你慌什么?”
啊?不揭发啊,早说啊,叶烟放心地坐回椅子,一脸讪笑,“师兄的大恩大德,我都铭记于心,来世咱们一起报!”
肖时修无语地擦干净脸,说:“倒是你人生地不熟的,现在住哪里?”
“我暂时借住朋友家。”叶烟答得痛快。
肖时修稍放下心来,又嘱咐道:“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
叶烟一撇嘴,乐了,“怎么?想罩我?我们很熟吗?”自从当年他伤愈离开叶家医馆,两人确实鲜少见面,但每次碰面总免不了拌嘴吵闹不休。
肖时修眼睛睁得老大,一本正经道:“这话怎么说的呢,熟不熟我都是你师兄,你来了梵海,有事我当然要管。”
叶烟嘬着吸管心想当年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于是漫不尽心地回了句:“哦。”话锋一转,问道:“你警察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辞职做私家侦探了,怎么,嫌人民公仆俸禄低啊,不应该啊,你又不是差钱的主。”
肖时修叹了口气,“一言难尽。”
几年前死里逃生后,肖时修一心想回报社会,毕业后凭着过硬的身体素质和惊人的好腿脚考进了公安系统,一腔热血地要为百姓安居乐业、社会和谐安定抛头颅洒热血,结果没热血几天就被摁在了办公室里做文职,整天不是写报告就是印资料。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他爹老肖在背后作梗,老爷子怕他年轻气盛四处拼命,便动用关系强行给他转了文职。
人各有志,对肖时修来说不能在一线冲锋陷阵跟一只咸鱼没有区别,没多久便郁郁地辞了职,自己干起私家侦探,平时从前同事那里接些零碎的案子。
“害,不提也罢。”肖时修又重重地叹口气,算是收尾。
两人终于聊到刚刚停车场那一幕,叶烟这才心有余悸道:“刚才幸好你碰巧在那里,不然我今天真的就折了。”
“其实也不是碰巧,当时我正在跟一个案子。”聊起正事,肖时修也不自觉正经起来。
听到有案子,叶烟两眼放光,来了兴致,“什么案子?”
“一个人口失踪案。”
这案子因为目前不符合调查条件,但报案人又执意要查,便被转介到了肖时修手里。他正闲得无聊,便热情饱满地接了,跟雇主一聊,发现这案子还真有点蹊跷。
雇主高阳是本市一所重点中学梵海四中的数学老师,他要查的失踪对象是该校一名语文老师,女性。
校方说这位女老师是家中有事请了长假,后来直接提了辞职说是要回老家发展,只有高阳坚称她是出事了。
肖时修问他为何如此笃定,他才坦诚自己一直暗恋这位女老师,所以对她的一举一动都更为关注。
女老师“失踪”前,他几次看到一个戴墨镜的陌生女人出入她家,起初他以为是女老师的朋友,可一次聊天问起,她却支支吾吾否认。
女老师“失踪”当天,高阳约她吃饭想借机表白,但她却没有出现,转天便得知她请长假的消息,后来干脆辞职,至此音讯全无。
而女老师失踪后,高阳又看到那个戴墨镜的陌生女人从女老师家中出来,他觉得奇怪,就追了上去,那女人见到高阳跟见了鬼一样驾车而逃,他只记下了女人的车牌号。
“我通过车牌号查到了车主,是一位男性,名字是苏昊铭。”肖时修说。
“苏昊铭?”叶烟不由一惊,“那,那个陌生女人是?”
“他太太,周玉亭。”
叶烟被这个答案惊得失了言。
“所以,我今天是跟着那位苏太太到车库的。”
“她当时也在车库?”叶烟觉得自己好像离真相越来越近,而心里的迷雾却越来越大。
“对,她就是开车撞你的人。”肖时修说。
叶烟震惊又不解,“可她为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跟踪这位苏太太吗?”肖时修看着她继续道。
叶烟迷惑地摇头。
“因为我调查的那个案子里失踪的女老师,也叫周玉亭,你说巧不巧?”肖时修玩味地笑了。
叶烟脑子嗡的一声,头皮开始发麻,两个周玉亭,而且彼此还有一些说不清的牵连,于是问道:“你有那个周玉亭的照片吗?”
她接过肖时修的手机,照片里的这位周玉亭看起来很瘦,肤色略暗,齐肩直发,一副小巧的黑边眼镜,相貌平平,毫不起眼,但眼神温和,给人一种沉静之感。总之,跟苏家那位高挑艳绝的周玉亭无半点相似之处。
这样迥然的两个人怎么会有交集,还拥有同一个名字,实在匪夷所思。
叶烟随即把自己正在调查的苏家诡影原原本本告诉了肖时修,“师兄,你说这俩案子有没有关联?”
肖时修皱起眉头,“现在不好说,但确实诡异,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只有苏家的那位周玉亭,得逼她说实话。”
“对,还得向我道歉,她这简直是谋杀。”叶烟恨恨地说。
“走!”她突然气势汹汹地起身。
“去哪?”肖时修诧异问道。
“去等证据。”
***
午夜十二点,苏家别墅外,一辆JEEP安静地停在那里。
“这黑灯瞎火的,咱俩怎么跟做贼似的,这偷鸡摸狗的行为不符合我光明磊落的设定,人设,你懂不懂?”肖时修对大半夜被叶烟拉出来当狗仔的行为表示抗议。
叶烟完全不搭茬,问道:“就这门,你破门而入需要多久?”
“啊?你还要私闯民宅?”肖时修彻底崩溃了。
叶烟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忽然低声喊道:“来了,来了。”
肖时修凑上来,俩人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监视画面,画面里正是苏家厨房。
之前苏昊铭安装的几个摄像头都一无所获,叶烟不免怀疑监控被人动了手脚,所以她斥资拖白小枫买了一个最新型号的夜视高清超微摄像头,白天悄默默安在了苏家厨房,除了她没人知道。
画面里,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摸进厨房,“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叶烟一脸兴奋。
画面里的人影走到冰箱前打开门蹲下身来开始翻找,随后竟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那气势足像饿了三天三夜。
而随后最惊悚的画面出现了,她吃饱喝足重新站起身,原本瘦小的身影竟变得高挑婀娜。
叶烟和肖时修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二话不说同时冲下车奔向苏家别墅。
刚才还在抗议这次非法行动的肖时修此刻首当其冲,正准备暴力破门,就在他准备起脚的刹那,叶烟及时掏出了一把钥匙***锁孔。
肖时修傻眼了,“你哪来的钥匙?”
叶烟做了个让他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形势所迫,我白天偷拿了***陈姨放在鞋柜上的钥匙。”
被她这么一折腾恢复理智的肖时修开始在心底计算着偷钥匙私闯民宅在刑法里得判多久,还没算完门已经开了。
肖时修心想既然已经被拉上梁山,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吧,一个箭步冲进厨房擒住了里面毫无防备的女人。
大半夜的家中突然闯入一陌生男子,上来就抓自己,周玉亭立时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连连。
叶烟不知苏昊铭是否在家,又怕她的叫声惊动邻居,赶忙上来安抚,周玉亭见到她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停止了尖叫。
又见她从厨房的角落取出一个大小十分不起眼的设备,终于意识到一切已经败漏,颓然地跌坐在地,掩面痛苦。
幸好今晚苏大少爷服了安眠药已经昏睡不醒,不然得知让他战战兢兢的诡影竟是自己的枕边人,准得当场精神失常。
此等国色天姿当面落泪,连叶烟都于心不忍,一时间竟把对方白天冲着自己猛踩油门这茬给忘了,声音也不觉软下来,“说出来吧,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她伸出手去拉跌坐在地的周玉亭,一拉扯刚好看到她左肩露出的一块红色印记,心头一惊。
而就在她手指触碰到周玉亭手的同时,她眼前闪过了一些画面,感觉有丝丝缕缕的幽蓝色物质从指尖流入她的身体,触感冰凉,让她不由得颤栗,吓得立时收回手。
这时,身后的肖时修讶异地惊呼,“周……周老师?”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