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穿成炮灰(江河)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大佬穿成炮灰(江河)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大佬穿成炮灰》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江河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大佬穿成炮灰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大佬穿成炮灰》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江河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大佬穿成炮灰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戏精江河穿进各种奇葩世界,成为其中的炮灰,***操作一大堆。
为弟弟榨干妻女血泪的愚孝男,因心脏病而死的少年,年代文早死的二流子,被交换人生的农家子,被当成为星际穿越龙傲天送经验的炮灰踏板……
江河并不愿意当一个早死的炮灰,决定一直搞事,搞事,搞大事!
不管是哪个世界,江河都用绝对的实力翻身逆袭,成为人生赢家。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大佬,江河用事实证明,你爸爸依旧是你爸爸。炮灰?不存在的!

大佬穿成炮灰全文阅读

江海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县城离村里有点远,大哥出事第一天就有村民跑过来告诉他大哥要死了,还是为了给他凑路费上山打猎的缘故。
江海虽然着急,但回村的车不是能找就找得着的,村里有牛车的就里正一个,但他只有必要才来城里。
幸好第二天下午城里的林货郎要到周围几个村收些野果野味,特意让守城门的告诉众人有马车,就样还能赚几个钱。
马车上满满当当都是人,林货郞特意给读书人江海找了个最佳位置。
江海没有理会林货郞的殷勤,他向来聪明,悲痛之余已经在思考自己的未来,江家在他没考上秀才前基本是由大哥撑起来的,如果大哥去了,他该怎么办?
家里的农活都是大哥干的,他还能做些木匠工,一年下来还有些额外收入,这些年来如果没有大哥,他早就读不起书,上回在家妻子小陈氏还跟他叹气说家中银子紧。
如果大哥去了,家中没个顶梁柱,他可能就不得不放弃读书……
想到这里江海脸色阴下来,他有野心,也自信自己肯定能在***上走出一条青云路,前提是他能继续读下去。
不,也许不用放弃,大哥去世了,家里的银子凑凑还是够他去参加府试的,只要他这回考上秀才,一切迎刃而解。
秀才可以纳妾,秀才可以见官不拜,秀才可以免徭役免公粮,只要他考中秀才,即便家里穷得开不了锅也有大把商人送银子过来……
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这回他得考中秀才,他心下盘算着,大哥的送葬费能省则省,反正村子里也不流行风光大葬。
他选择性忘记那是因为村里太穷风光大葬根本葬不起的事实。
来通知他的村人离开太早,并不知道江河只是腿瘸,他理所当然的觉得江大郞应该是没得救了,要是真能救早就请大夫了。这点他有经验,上回村头的狗蛋已经没气了,家人就没找大夫,找了也没用也得出诊费。
村民十分同情,时不时瞅瞅江海铁青的脸,这都什么事啊,眼看着江二郞就要下场,江大郞死得太不是时候。
当然他并不知江二郞心里的想法,如果知道他肯定撇嘴,觉得江大郞死得不值。
江海坐在牛车上,春日的风吹过来还带着几分寒意,他大脑更清醒了,他不得不考虑一个残酷的事实,即便这回他去参加科举,他也没有必中的把握。
罗夫子曾经说过,他的天份在青云县算不错的,但放到整个国家,尤其是跟南方的读书人相比,他不值一提。
作为一个农家子,他不敢想自己考状元榜眼,他知道这有多难,所以他的目标是考个进士谋个七品官就心满意足了。
马车上人多,路上又无聊,几个人聊了起来。
“说起来罗家走大运,罗老太太病得那么重,罗家卖房卖地甚至将两个孙女***为婢就为了救她……感天动地啊!这不县太爷深受感动,给了他家老大一笔银子,还给了个牌匾‘孝子贤孙’,你看现在罗家生意好得很,大家都乐意去他们家买东西。”
“你们在说谁?”江海打起精神问。
“说罗家呢,梧桐巷子卖烧饼的罗家,他们一家倾家荡产救罗老太太,罗老太太是救活了,一家子也要去当乞丐,这不咱们县太爷的老母亲知道了,大为感动,借了他们家一笔银子,他们家的烧饼铺才能重新开起来。”
“多亏了那个牌匾,罗家烧饼铺改名孝子烧饼铺,这客人多了好几倍呢。”
“现在罗家在家中供了县太爷万家生佛,逢人就提及县太爷恩德……县太爷的好名声啊都传到咱们乡下了。”
“是个好官啊……”
江海不知道什么是政治作秀,他此刻就一个念头:名声!
只要他名声好,即便他卷子答得不够好,考官也会优先考虑他。
于是等快到家的时候,聪明的江海已经想好如何给江家刷名声:贞洁牌坊!大哥死了,大嫂肯定不能让她改嫁。
为她请块贞洁牌坊,这是一举多得的事。一来江家名声会变得更好,他自然水涨船高,一出去别人都会赞扬他江家家风好,认为他与众不同。
二来是大嫂不可能改嫁,家里的活可以让她干省下请人干农活的钱。至于她一个女人下田干男人都觉得累的农活,江海半点都不觉得没啥不妥,反正大哥死了,在外人眼里就是大嫂克死他的,一个克死丈夫的女人不该为婆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弥补婆家吗?
还有第三点,两个侄女小小年纪就看得出来五官不错,长大后找个有钱人家嫁过去还能得一大笔聘礼……这样即使他在***上天份不够江家的日子也差不了。
江海越想越美,他现在几乎不怎么伤心,反而觉得大哥死得太划算了,他的死成就了他的青云梦。
然后等他看到除了腿受伤几乎称得上生龙活虎的江河时,脸都要裂了。
**
老陈氏一看到心肝小儿子就哭了出来。
“二郞啊,你回来太好了,你去看看你大哥。”看到斯文俊秀的二儿子,老陈氏感觉有了依靠般,眼泪都要掉下来。
“娘,我这就去。”
江海脑子乱糟糟的,就像他捡到一百两黄金还来不及高兴就被人抢走了。
大哥为什么没死呢?他的青云梦一下子全碎了……
“你大哥可能受到打击太大,说话不好听,你多担待点。”老陈氏想了想又说,从早上开始,大儿子就一脸期待反复问她,什么时候请老御医过来,老陈氏已经招架不住。请御医是不可能的,除非不花银子!
大儿子仿佛看出点什么,又开始阴阳怪气。
老陈氏叹气,揉揉眼睛跟在江海后面走进江河的房间。
“大哥,我听到你受伤的消息就想回家,但没马车,路又远……”江海斯文的脸上满满都是陈恳,那紧握住他双手的大手,那眼睛里的泪意,将兄弟情深表演得淋漓尽致。
老陈氏欣慰地擦擦眼睛,这两兄弟感情多好啊,她对劝服江河放弃治疗又多了分把握,“大郞,你看二郞对你多好,没马车回村子他急得不行。”
江河同意,“是啊,二弟对我极好,只是身体太虚了……平日我舍不得坐马车走路到城里都要花上两个时辰呢。没想到二弟两个时辰路都走不了……唉,听说科举不是件容易的事,体虚的书生都熬不过去呢,真为二弟操心啊。”呵呵哒,真兄弟情深昨天就走路回村了,啧,还等到第二天有马车才回来,读书人真高贵啊,平日他坐个牛车到城里老陈氏都说他不勤俭。
江海眼睛一眯,果然娘说得没错,大哥有怨气,不过……这腿瘸了还能涨智商?
“大哥,我身体确实不够好,昨日听到你受伤就晕过去,等我醒来都是晚上了,不然我昨日就回来。”江海不慌不忙的解释。
“这么说来二弟身体确实令人操心,那你这回还是放弃科举吧,等后年再去吧,到时正好我身体治好了还能赚更多银子给你参加考试。”江河假惺惺地说,“为兄也是担心你抗不住,这每年都有考生死在考场上吧。”
江海脸色十分难看,他还没说话,老陈氏就勃然大怒,“大郞,你这是失心疯了,二郞还剩最后一场,只要考过就是秀才!他要是考中秀才,还怕没银子给你治腿?”
小陈氏也气得发抖,夫君还没上考场呢,大伯就咀咒他死在考场上,果然老话说得没错,这逆境才看得出人品!
江河马上翻脸,“娘,我就知道你不想给我治腿!什么等二弟考中秀才,他考秀才是明年的事,我的腿却是等不了,你没听老大夫说吗,这三个月内不治我这辈子只能当瘸子。”
老陈氏简直是伤透了心,使出妇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大郞啊,你这是要逼死娘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理?你明知二郞科举是咱们全家的大事,你让他不去考试娘就死给你看。老头子啊,我不活了,这就去地下陪你!”
老陈氏哭着要上吊。
江海急得对兄长说:“大哥,你看娘这么伤心,你先顺着娘吧……”
江河哭得仿佛他娘已经死了,“娘啊,您慢点,儿陪你一块死,你挂绳子多挂一根!对了,儿现在走不了路,麻烦您先抱儿子去上吊您再来……儿到地下一定继续孝顺您,让您黄泉路上也不***。”
江海回家第一日,获得满地鸡毛蒜皮,心力憔悴。

大佬穿成炮灰免费阅读

“我奶对我爹特别好。”二妞十分天真地对大嘴巴的桃花娘说,“每回家里杀鸡,奶说鸡汤最有营养都给爹喝鸡汤,没营养的肉给二叔。”
桃花娘兴奋极了,江家家风正,几乎没啥不好的传闻,她一直奇怪江老太婆名声好得不真实,现在看看,哪有什么完美的人。
啧,也就傻子江大郞觉得他娘对他比对二房好了。
桃花娘一边套话一边盘算着如何让全村人知道江老太婆是多么的“不偏心!”
“你们爱喝鸡汤啊。”十岁大的桃花捂着嘴笑,“我们家不一样,大家都更喜欢鸡肉呢。”
“其实我也觉得鸡肉更好吃。”小小的二妞学着大人叹气,可爱又让人想笑,“但奶每回非要给最有营养的鸡汤给我们,爹说咱们在感恩奶。”
“你爹还真孝顺啊。”桃花娘讽刺道。
“爹确实孝顺,昨天鸡汤时最大那块肉,爹还特意留给奶呢。”
鸡***确实是肉最大最多的,老陈氏简直要气死了,她自持有身份的人,是不吃鸡***的。当然她这话不能往外说,村里哪个长辈的被孝敬鸡***的不夸晚辈好,肉多又脆,味道倍儿棒!
桃花娘不知实情,再次下了个结论:江河就是个愚孝的!
“奶说我们牙好,所以每回吃的都是鸡骨头,这样才能锻炼咱们的牙齿,牙齿更坚固老了就不用担心豆腐咬不动了。”二妞继续天真地说,“大娃二娃牙齿就不好,每回只给他们吃糖。”
桃花一家子傻了,牙齿不好吃糖?
二妞一副你们真笨的模样看他们,“牙齿不好不能咬东西,这糖是***的,大娃二娃才能吃啊。”
大妞继续补刀,“糕点也是呢,大娃二娃太小了,牙齿不好,糕点软,适合他们的牙齿。”
二妞长叹一口气,“有时我也希望我牙齿不好,可我的牙齿又白又坚硬。”
真是好“慈祥”的奶啊!桃花娘这下子已经没八卦的心思,充满对两个小姑娘的怜惜。
“那大娃二娃肯定不能多吃肉了,他们牙‘不好’嘛。”
大妞摇头,“奶说老是吃软的东西也不成,偶尔他们也要练练牙齿,所以吃肉时要多练练,不然牙齿会不坚固。”
二妞呲牙让桃花娘看她又细又白的牙齿,“大娃二娃哥牙齿确实不好,又黄又臭,爹娘说我们要顺着奶,奶见识多广……唉,真希望大娃二娃哥牙齿变好点,这样说不定二妞也有机会吃一点点糖。”二妞指着自己的指甲盖,“我也不贪心,这么大的糖就可以了。”
桃花娘让桃花送两个姑娘回家,迫不及待朝村口走去。
她确实迫不及待想让村民们知道江老太婆有多么的“聪明能干”了,这么多善意的谎言,偏偏大房被她***得都相信了,大家一定得从中认真学习江家“和睦”的秘诀!
桃花娘相信全村人都十分想听她的新发现,村里能公正对待兄弟的家庭能有几个,哪个不是鸡飞狗跳的,偏偏江家和睦得令人嫉妒!
嗯,她的新八卦至少能让村子里热闹上一个月,啧,这个月不愁没人听她说话了。
桃花送完两个妞妞后回家,然后遇上在河边玩的江家两男娃。
农村人确实重男轻女,但像大娃二娃这么大还瞎玩的农村还是少见的。毕竟再怎么疼男娃,村里人也知道男娃以后要传宗接代的,真成废物了以后怎么娶妻养家。
小桃花嫌弃地扭过头,他们的牙齿又黄又难看,哦,还有口臭!
“臭丫头,你看什么!”大娃自尊心强,自然发现自己被人嫌弃了。
“你们都不漱口吗?”农村人用不起什么青盐茶漱口,但村头村尾柳树多的是,拿柳枝条漱口多简单啊。
大娃二娃生气了,“奶说以后咱们会换牙,吃再多糖也没关系。”
大娃故意露出一个个黑洞的牙根,“哼,奶说有钱人家的孩子经常吃糖,牙齿都这样,赔钱货,你家肯定没糖吃!”
桃花掉头就走,十分气愤,江老太太爱撒谎,她一定要跟娘说。
桃花偶遇小姐妹时自然宣传了番江老太太的表里不一,满意离去。
小姐妹们同样气愤,作为姑娘,她们家有啥好吃的都优先男娃,这是司空见惯,但这糖不能吃就不能吃,江老太太还编造谎言骗人就太讨厌了!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继承她娘八卦天份的桃花才踏进家门就听到两个***的吵架声。
她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也难怪娘老是要跟江老太婆过不去,实在是她家哥哥多,***多,天天闹,然后每回都被江老太婆嘲笑娘治家不严。
不过……想到家风“和睦”的江家,桃花觉得她家其实不和睦也挺好的,如果和睦需要将一房剥削到死供养另一房,她宁可不要家里这么和谐!
**
“娘,银子给大哥治腿吧,我就不参加府试了。”江海笑着,一点都看不出勉强的模样,“大哥的腿不治就瘸了,我机会还多着。”
小陈氏脸色变了,正要跳起来反对,被江海暗示抓住手后赶紧闭上嘴巴。
“儿啊,咱们江家的门楣就靠你了,你要不去你爹怕是半夜来找我。”老陈氏脸色十分沉重,“娘听说明年皇上极有可能大办四十岁的寿宴,虽说不加恩科,但秀才的名额比往年多二十个,这回考上的机会比任何一回都大。”
“娘,罗夫子说夫君这回大有希望啊。”小陈氏恳切地看着老陈氏:“您想想,夫君若考中秀才,以后当官了还可以拉拔咱们娘家,以后咱们就是官宦世家了。”
“娘子,你别说了,我不会让大哥为我牺牲的。”江海义正词严,“我宁可一辈子考不中也要大哥腿好好的。”
老陈氏反而下定决心:“二郞,你不想看到娘去死就不要说这样的话。”她一脸决绝,“你去考试,你大哥的腿等你考上咱们再治,我打听过了,瘸个一年半载再治还是有机会治得好的。”只不过到时得将腿上的骨头打碎重新治,痛苦个百倍治愈机会还低而已,为了江家,大郞肯定愿意牺牲的。
小陈氏心定了,一脸崇拜地看着江海,夫君以前教过她,这叫以退为进,她怎么老记不住呢。
**
“我不愿意!”江河斩钉截铁的拒绝,“为什么不是二弟延迟府试?”
老陈氏大怒,“你不过失去一条腿,二郞失去的是前途!你身为大哥就不能为弟弟着想吗?!”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如果不是我这些年终日无休的干活,二郞早就读不起书了。”江河讽刺道,“况且我并未要求不去考试,只是牺牲这一回而已,科举一生中无数回,我的腿就这么一条。”
但这一回是我最有可能考中的一次,江海默默地心中说,对眼前的大哥陌生不已,他考中秀才难道大哥不能沾光吗?只要他考上,以后他就不用这么辛苦,到时他请几个婢女伺候大哥,保证就算他走不了路余生也舒***服的。
大哥怎么这么不懂事……
老陈氏这下心脏病发了,“总之这事就这么定了,要怪就怪我这个当娘的,要怪就怪二郞读书改变门楣是你们爹的遗愿!”
“我想爹遗愿并不是让我当瘸子!”江河冷哼着。
白莲花江海每回都一脸愧疚,“都是我的错!大哥,我不读书了,我回家种田吧。”
江河马上一脸欢快:“好啊,非常好,你不读书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当农民光荣啊!正好我腿断了干不了活,田里的活你去干吧。”
江海噎住,大哥怎么反应与他想像不一样,他不知道什么叫以退为进吗?
哦,不止他不知道,老陈氏也不知道,她一听这话就捂住心口,大骂江河不孝,杵逆父愿母恩。
江河影帝附身,嚎得可大声了,“娘你偏心啊,我是不是你捡的,打小活都是我干的,弟弟啥活也不用干,你给他去考试的银子明明是我挣的,我只是要回来治病你也不给……这也就罢了,我受伤弟妹熬的鸡汤,全是鸡头鸡爪鸡***,弟弟啥毛病都没有,吃的都是鸡胸鸡腿……娘啊,你老说我不孝,我喝鸡汤的时候肉都舍不得吃,大半的鸡肉都给您送过去……”鸡头鸡***那么大个当然占了大半碗了。
“娘啊,你老说弟弟孝顺,哪回吃鸡肉他让你了,都是我这个不孝儿让你!”
左邻右舍听得津津有味,还纷纷议论着,他们也觉得不对头啊,江二郞确实像白眼狼的样子,啧,按江大郞所说的,他就算考上秀才也不是个好的。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