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洛小夕)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洛小夕)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火爆小说《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洛小夕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火爆小说《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洛小夕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介绍

洛小夕穿成了自己眼中的“妖艳***”秦瑶,
还因为救人救到底的精神,和自家的房客做了羞人的事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一不小心还中标了……
之后孩子的爹车祸了,眼看着要挂了。
为了激发孩子爹的求生欲,洛小夕制定了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期:
1、你只是孩子的爹,不是我老公。
2、养娃你有责任,抚养费一点不能少。
3、出院后来我这,不过我这房子没你的房间。

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全文阅读

那个女人和秦瑶一样,都是她的学姐,还是同系有交集并且关系很不错的学姐。
“你真的在这里!”女人怔怔地站着,好半响才开口。
洛小夕没有接话,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秦瑶,你知不知道,洛小夕没了……她发生火灾了!”女人一把拽住秦瑶的手,眼中闪着泪花,悲痛道。
洛小夕太意外了,虽然这个大了自己三年的学姐董芊芊平时和自己关系不错,但她伤心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来找秦瑶?
难道秦瑶和自己有什么连她都不知道的关系?
可是好奇归好奇,洛小夕这个时候也不能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
毕竟秦瑶的人设就是一个冷艳,心思诡谲,令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所以,她看了看董芊芊,随后一边掏出家门的钥匙,一边淡淡地说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瑶,你怎么能那么说,洛小夕好歹也是你表妹,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可我知道……你总是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每当你心里有事的时候,总会来到奉城,还不是因为你把小夕当做亲人?”
董芊芊后面的话洛小夕都没用心听下去。
因为一句她是秦瑶的表妹,就已经足够她震惊了。
在她还是洛小夕身份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和秦瑶有什么关系,虽然她妈妈也姓秦,但她没想过自己的妈妈会是秦瑶的姑姑。
这代表什么?
她的妈妈竟然是秦家现在当家的秦老爷子的闺女!
这下她有点明白,为什么她死了之后,谁也不穿而是穿越成了秦瑶。
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种渊源,秦瑶竟然是她的表姐!
而她从秦瑶的记忆里还真的确认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洛小夕也发现了一个关键,她虽然穿越成了秦瑶,可并没有完全融合秦瑶的记忆。而是每一次触发事件后,她才可以回忆相关的记忆。
而且,秦瑶的记忆库太惊人了,这就让咸鱼体质的洛小夕有点招架不住了。
所以,洛小夕回忆了有一会,却还没有找到秦瑶为什么在意自己的相关记忆。
此时,洛小夕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难道秦瑶对自己有姐妹感情?
这不能吧!
怎么她作为当事人什么都不知道呢?
就在洛小夕迷茫的时候,董芊芊的声音又响起了。
“秦瑶,都什么时候你还装,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小夕出事,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准备清明挑一天给小夕扫墓。”
扫墓!
乍一听,洛小夕心里可真是说不出的滋味。
这一转眼,她都死了三个多月了,等过了春节,眼瞅着就是清明……
她年纪轻轻,竟然沦落到要让人组团祭拜的地步。
洛小夕顿时欲哭无泪,深觉自己原来的人生结束的实在太苦哈哈了!
董芊芊当然没想过,眼前的女人早就换了芯子,还是她平时很疼爱的学妹洛小夕。
她还再继续抒发对秦瑶的不满。
“秦瑶,你总是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可我知道你在学校的一年甚至离开学校后为小夕做了多少事请。”董芊芊吸了吸鼻子垂着头,手还抓紧秦瑶的手臂,“别人以为你和小夕争风吃醋,凡事对她有意思的男生,你都要横插一脚。”
洛小夕眨了眨眼,流露出一丝迷茫,可就在董芊芊抬头的一瞬间,她又迫使自己换了一副淡然的面孔。
她真的不懂秦瑶了!
洛小夕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董芊芊。
董芊芊此刻拽着她的手臂,一脸的真情流露,显然十分了解事情始末的样子。
“我知道你根本不是对那些男生有意思,你是在保护小夕,还有那次小夕的同学嫉妒她背地里想要捉弄她,也是你帮她暗中解决,那人都被你搞退学了。”
董芊芊那么一说,洛小夕真的对秦瑶举动有点诧异了。
因为那次被人捉弄,她还记忆犹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师竟然放宽了交论文的时间,这让她有时间重新写过。
没想到论文稿子丢失过程竟然被秦瑶透析了,而且她还暗中出手教训了那个人,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她开始明白原来自己总被人拿来和秦瑶比,这从一开始就是秦瑶做的局。
她那么做竟然是为了保护自己。
可是,绕那么大圈子为什么?
洛小夕瞬间不懂秦瑶的脑回路。
到底秦瑶是因为血缘要保护,还是其他原因,这让洛小夕对于秦家多了一份好奇心。
只是,表面上洛小夕还是要保持秦瑶原本一贯的冷漠。
洛小夕把手臂抽了出来,垂下眉眼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缓缓地说道:“没想到,你想象力还挺好的。”
她可不能崩了秦瑶的人设,特别这个董芊芊很了解秦瑶,同时了解她。
这样的人太危险了,秦瑶恐怕也是考虑到很多,才没有直截了当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
而且秦瑶保护她的目的,有可能和秦家暗潮汹涌的家产争夺有关。
想到这里,洛小夕忍不住转过身,避免自己的情绪被董芊芊发现。
她慢悠悠走进水吧,接着给自己榨了杯鲜蔬汁,喝了一口才抬眼看着董芊芊,从对方的眼中她读出了很多情绪。
让洛小夕瞬间觉得,只怕这一次,董芊芊不会原谅秦瑶的冷酷无情了吧。
而董芊芊***咬了咬唇,她真的不明白,秦瑶为什么要装作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
“你要去是你的自由,我回自己家难道还要向你报备?”洛小夕的言下之意就是,我没赶你出去,已经算给你面子了。
董芊芊听得懂,自然是忍不住,一跺脚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看董芊芊走了,洛小夕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这熟悉的城市,心里却无法平静。她现在特别想去见自己的亲妈,她有很多疑问想要问。
直到现在,洛小夕才明白,她小时候每次探望爷爷奶奶的时候,都会问爸爸妈妈为什么从来不带他去探望外公外婆。
那时,爸爸总是无奈的叹气,而妈妈的神情总是带着悲伤,小时候她不懂,以为外公外婆可能不在了,现在她明白了。
有家不能回,亲人不能认的痛苦。她的妈妈,现在成了这个身体的姑姑。
而她的妈妈恐怕还是秦家不被承认的闺女。
洛小夕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叹了口气。
这时,手机传来了微信提示音,是董芊芊在学生会群内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假如谁想参加祭拜洛小夕的,可以到她这里报名。
结果,有许多人报名,多到洛小夕自己都有点诧异。
她从没想过,自己竟然那么受到好评,她一直觉得自己是默默无闻平凡无奇的大学生。
会把她和校花秦瑶相比,她都觉得这些人脑子不太好使。
洛小夕环顾自己身处的环境,看着这个比起自己曾经的家大了至少一倍的房子,不由得感叹秦瑶其实真的很可怜。
她有点不能相信,秦瑶真的心中有事就会来到这里找寻亲情的温暖。
因为,这个房子是那么冷清,丝毫没有家的温馨感。
洛小夕觉得,秦瑶不是当这里是避风港,她来到这里,到这个一个人的家,是为了让自己更清醒。
秦瑶是清楚知道自己的责任。
此刻,洛小夕顿时同情起了秦瑶,同时她不得不佩服秦瑶。
如果换做她,她可能会任性的一走了之。
就像她的妈妈一样,管什么家族、身份地位。因为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一想到自己的母亲,洛小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扪心自问她是很想去参加祭扫。
可她能去吗?
假如见到自己的父母,她应该说什么,做什么。她还能保持现在这样冷静吗?
洛小夕垂下头,双手轻轻抚在小腹,她忍不住会问肚子里的小家伙:“宝宝,你说我应该去送洛小夕最后一程吗?”
这一次洛小夕到没有头晕眼花泛酸水,但是她还是感受到小肚子突突跳动,这种跳动连接着她自己的心跳。
奇异的跳动,让她顿时有了一种和宝宝心灵相通的感觉。
洛小夕并不知道,此刻她肚子里的贺沐白则是悲痛欲绝。
刚因为亲妈的声音召唤而迷迷瞪瞪恢复意识的贺沐白,就听到如此惊天动地的消息。
他的小夕姐姐竟然没能逃过火灾!
命运的轨迹真的改变了,上辈子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爸爸救出了小夕姐姐,以至于后来他们的关系非常的融洽,儿时的他还不止一次希望小夕姐姐成为自己的妈妈。
可每次他提到这一点,爸爸总会沉默,让话题无法继续下去。
后来他知道,爸爸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忍心拖累小夕姐姐。虽然贺沐白不认为小夕姐姐会在意这些,可他却不能强迫爸爸。
假如,贺沐白此刻可以说话,他一定会说:要去,必须去。
因为,上辈子即使贺擎宇没有开口,可他却早把洛小夕当做自己的妈妈了。因为她时时照顾自己,甚至就算自己犯了法进了少年监管所都没有放弃他。
洛小夕此刻莫名感受到肚子里宝宝***的哀伤,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和宝宝的心跳相连,这种悲伤甚至感染了自己。
可洛小夕还没来得及和宝宝沟通一下,手机铃声又响了,急促的铃声令她感到手心都汗湿了。

穿成大佬私生子的妈免费阅读

洛小夕立刻拿起手机,电话果然是陆戚打来的。
电话一通,小伙急吼吼的声音就传来了:“瑶姐,贺擎宇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现在要送进重症监护室了,只是情况很不好,我听医生说他脑部的血块压住了视神经,已经失明了。而且手术风险极大,可他身边没有家人,连朋友都还没联系上。”
洛小夕呢喃道,“失明了……”
她知道贺擎宇有出类拔萃的珠宝设计天赋,即便他过去学的并不是这个专业,可却不妨碍他重拾家族技艺。
如果他醒来,发现自己的眼睛……
洛小夕不敢想象贺擎宇未来的生活。
“贺擎宇要做手术必须有家人签字,而且需要他恢复意识伤情稳定之后才可以做,最主要的是……就算做了手术,贺擎宇的眼睛也不一定会看得见。”
“连手术成功后也会看不见吗?”洛小夕声音是抑制不住的紧张。
就连陆戚也被感染到了,所以声音不由得有些颤抖:“医生说,时间越久,血块对视神经的损伤越大,复明的机会就越渺茫。”
“不是说,颅内血块有一定的概率会自行吸收的吗?”洛小夕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可陆戚却没有办法给她答案。
“瑶姐,要不等你好些还是来一趟吧,怎么说你们也是……”陆戚的声音顿时有些低落,他喜欢秦瑶很久了,从十八岁被秦瑶救了就对这个女人倾心不已。
可,陆戚有自知之明,知道秦瑶只是看重他的人脉。
就算知道秦瑶是个功利心重的女人,陆戚也甘愿为她付出,只因为他曾见过她疲惫而苍凉的神情。
虽然,那只是一瞬间,可却深深撞击了陆戚的灵魂。
陆戚有一段时间始终觉得,眼前的秦瑶并不是真正的她。
可真正的秦瑶,他却怎么都琢磨不透。
此刻的洛小夕,恨不得立刻飞到医院,可她知道重症监护室就算是家属都没办法随意***,何况她又不是贺擎宇什么人。
“陆戚,你有办法让我进重症监护室吗?”
洛小夕忍不住问道,他知道陆戚是个很有能耐的人,人脉很广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一些,除了他,洛小夕一时间想不出办法能去看贺擎宇。
“啊……瑶姐,你……你不是刚做了手术,要来至少等你好了才来吧。”陆戚支支吾吾道,他本来还想确定了贺擎宇没有生命危险了,就去看秦瑶。
给她送点滋补的汤水。
他以前听过自己奶奶说,女人流产等于生了一次孩子,要是不好好休养,那是会留下病根的。
“我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洛小夕轻轻抚着肚子,感受着小腹中那股强劲的生命力。
不知道怎么了,她感觉当她做下决定了之后,这宝宝像是知道了她的心意,莫名就有了一种默契。
“啊,那你怎么回秦家,马上就要春节了。”
“这个,我再想办法,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我进重症监护看贺擎宇。”
“办法我倒是有的,瑶姐我来接你吧。”
洛小夕“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在她的脑海中都是那晚贺擎宇的模样,他面色***唇色却微微泛紫,抱紧自己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
贺擎宇应该不认识她现在这个身份。
她自己回忆过秦瑶的记忆,他们两个确实没有纠葛,所以洛小夕很奇怪,秦瑶怎么会为了帮贺擎宇避开商业竞争的暗算,把自己搭了***。
这实在不像是秦瑶的风格。
而且在她穿越之前,秦瑶已经脱了贺擎宇和自己的衣服,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发生什么,洛小夕现在回忆起来,她觉得开始是贺擎宇一直在压抑。
之后他是失去意识了,所以……
陆戚很快就到了,一路上,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洛小夕的心都是七上八下的。
本来,她相信有肚子里的宝宝,贺擎宇一定会醒来。
可现在她却不敢面对了,因为如果贺擎宇醒来却发现自己双目失明,他要怎么面对,而她又要怎么告诉他。
还有那暗地里给贺擎宇下药的人,是不是这一次导致贺擎宇车祸的人呢?
“瑶姐,我和你说,一会到了医院,有个护士叫小丫,你应该记得,就是你资助过的那个卫校的女生。”
洛小夕扭过头,说真的她不记得了,也不想去找这些记忆。
因为秦瑶二十四年的人生见过的人太多太多了,要是让她一个个回忆,她觉得自己铁定要疯了。
所以,洛小夕就是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事到临头有需要,再去回忆秦瑶的记忆库也来得及。
“她就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等会她会和你换衣服,然后你就可以***,但是时间不能太长,只有十五分钟,你就必须出来。”
洛小夕点了点头,十五分钟,让贺擎宇感受胎心的跳动,应该是足够了。
从理论上来讲,她现在怀孕三个多月,单纯用手摸是感受不到的胎心跳动的,可洛小夕觉得,父子连心这话肯定是有用的。
所以,她说什么都要试试。
她会长话短说,希望贺擎宇能听得见。
说是容易,但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洛小夕换完隔离服,才感受到这种做贼心虚的心境是怎么样的。
因为隔离服的关系,她都有点听不清小丫和陆戚的话语声。
她只能看他们不断的用手势比划着,让她赶紧***。
洛小夕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重症监护室门口的,直到鼻子撞到冰凉的金属大门时她才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的密码按键,她才想起来小丫告诉她的密码。
立刻按了密码,洛小夕又把挂在脖子里的出入证放到感应器上,紧接着那两扇沉重而冰凉的金属大门才缓缓打开。
深深吸了一口气,洛小夕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走了***。
首先她看到一排干净明亮的玻璃,玻璃外是医护的工作台,而玻璃内有许多的大型仪器,以及一个病床。
“贺擎宇……”洛小夕忍不住低呼。
此时,办公桌旁有一个护士站了起来见到洛小夕的出入证便比了个手势:“小丫,该你去记录数据了。”
洛小夕心里慌得一批,连续吞咽了好几次,才抱起之前小丫千叮万嘱的记录本。
血压,心跳,体温,脑电波……
还有,还有什么来着……
洛小夕觉得自己脑子很混,就在见到病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时,她把之前小丫说的都忘光了……
“滴答”一阵阵仪器的声音传入洛小夕的耳中,让她逐渐回过神来。
是这些仪器维持了贺擎宇现在较为平稳的生命体征。
洛小夕抱着记录本,抬步走了过去,贺擎宇静静地躺着,他的口鼻上都有着洛小夕陌生的医疗仪器。
他的手背上有胶布封着的输液针头,他的头部没有外伤所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洛小夕知道,他伤在脑部。
内伤严重!
她还听小丫说,贺擎宇送进急救室的时候,连耳朵都在流血,她从没见过那么危重的病人。
他们都以为,贺擎宇救不过来了。
可他竟然挺了过来,虽然是深度昏迷,但没有脑死亡,而且心跳始终都保持着。
就连专家都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洛小夕看着贺擎宇苍白的脸颊,视线逐步集中到他的双眼。
这一刻,洛小夕心中冒起了一团愤怒的火焰,如果让她查到导致贺擎宇车祸的人真的是当初下药害他的人。
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些人。
洛小夕松开了手中的记录本,背朝着玻璃以防止其他医护会看见她的举动。
她轻轻执起贺擎宇的手,让他的指尖能触及自己小腹。
“宝宝,全靠你了,告诉你爸爸,你在等他,他一定要挺过来。”
洛小夕边说,边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连接着宝宝的胎动,就好像她肚子里的宝宝真的在照她的话去做。
此刻,洛小夕肚子里的贺沐白是真的依稀听见亲妈的话语,他爸爸还在昏迷,可是好像并不是因为火灾。但不管怎样,贺沐白都觉得他一定要呼唤爸爸,他爸爸一定会醒来的。
因为,这一世,他的爸爸妈妈一定会好好的在一起。
他已经失去小夕姐姐了,不能再失去爸爸妈妈了!
洛小夕握着贺擎宇的手,低声呢喃道。
“贺擎宇,这是你的孩子,虽然是个意外,可你一直都是个负责的男人,你不能丢下我们……”
说着洛小夕觉得不太对,她要继续说下去台词大概就应该是:【阿宇啊,你不能死,你死了我和孩子怎么办啊!】
脑内出来这样一个画面,洛小夕顿时浑身一颤,立刻又改口了:“不对,娃是你的,你必须负责。”
越说越不得劲,洛小夕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松手却没发现贺擎宇落在病床上的手,食指微微颤了一下。
“你不反对,我当你答应了。还有六个月,我可以给你六个月时间,到时候你的孩子,你得自己养,可不能全赖我身上!”
洛小夕说完,悄摸摸转过头看了看玻璃外,还好没人注意,洛小夕吁了一口气。
这时的贺沐白似乎也有点想法了,他好像只能听见亲妈对自己说话的声音,有时候还会模模糊糊,至于其他人说话,他就完全听不见。
难道,是因为他现在还太小了?
洛小夕四处看了看,想起自己还要替小丫干活,于是连忙拿起记录本,跑去看那些她都看不懂的仪器。
可还没靠近仪器,重症监护室内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警报声。
洛小夕一惊,回头就看到贺擎宇的手指好像弹了一下,接着心电监护也发出了报警声。
都不需要洛小夕冲出去,立刻就有医护冲了进来。
看到这样的景象,洛小夕第一反应……
跑!
她可不能连累小丫丢了工作,她站那里一定会穿帮的。
夺门而逃的洛小夕,自然没看到贺擎宇紧闭的双眼,眼球却在眼皮子底下左右晃动,脑电波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